僅靠辣條,衛龍撐得起600億估值嗎?

語言: CN / TW / HK

今年4月,衛龍獲得由CPE源峰和高瓴聯合領投,紅杉中國、騰訊、雲鋒基金等知名機構跟投的36億元Pre-IPO融資,而在此次融資後,衛龍的估值達600億元。 近日,衛龍也在兩次遞交上市申請後終於通過了港交所上市聆訊。

據瞭解,衛龍於今年5月12日就曾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不過按照港交所主機板上市規則,申請企業遞表時間超過6個月未獲批,其招股書就會自動呈現失效狀態。在招股書失效前最後一天即11月12日衛龍便再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此次從遞表到通過上市聆訊只用了兩天時間。

01一家做辣條的憑什麼上市?

衛龍做辣條的故事充滿了傳奇色彩。

2001年,僅有高中文憑的湖南小哥劉衛平帶著弟弟劉福平,從平江一路北上,在河南漯河開了一家麵筋小作坊。這就是衛龍的前身。劉衛平雖是草根出身卻硬生生把市場上貼有“垃圾食品”標籤、單價五毛的辣條,做到了單價五塊、年營收超40億元。

根據衛龍的招股書, 衛龍的產品組合非常簡單,僅僅包括調味面製品、蔬菜製品、豆製品及其他產品共三大類。其中,公司的主要營收來自於前兩者。 2020年,衛龍調味面製品及蔬菜製品產生的年零售額均超過10億元,其中,四大拳頭產品大面筋、魔芋爽、親嘴燒和小麵筋產生的年零售額均超過5億元。

資料顯示,衛龍的調味面製品在銷量上仍佔絕對優勢。2018年-2021年上半年,衛龍銷售調味面製品15.55萬噸、17.33萬噸、17.95萬噸以及9.47萬噸。

衛龍在招股書中也表示, 得益於調味面製品的售價上升以及產品組合改變,公司毛利及毛利率呈現出逐漸增加的趨勢。 資料顯示,衛龍公司毛利率由2018年的34.7%增至2019年的37.1%,並進一步增至2020年的38%。

近年業績穩步增長也是衛龍敢於上市的底氣。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衛龍的總收益年複合增長率達22.4%。淨利潤分別為4.76億元、6.58億元、8.19億元,其中,2020年淨利潤率為19.9%,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這一資料高於2020年中國休閒食品行業約10%的平均淨利潤率。

02衛龍值不值得投資?

招股書顯示, 衛龍是中國最大的辣味休閒食品企業,擁有強勁的增長勢頭和頗具影響力的品牌。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按2020年零售額計,衛龍在中國辣味休閒食品市場排名第一,市場份額達5.7%,是排在第二名企業的3.8倍。同時,衛龍辣條還深受“Z世代”的喜愛。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顯示,衛龍95%的消費者年齡為35歲及以下,55%的消費者年齡為25歲及以下。

值得一提的是,衛龍近兩年來一直在大力佈局電商渠道。招股書顯示,衛龍的線上渠道收益由2019年2.5億增加至2020年3.8億。2020年上半年至2021年上半年,線上渠道產生收益增加41.6%,線上收益的增長,主要系2021年上半年以來,公司不斷增加網路廣告以及與新的電子平臺的合作。

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衛龍營收分別為27.52億元、33.85億元和41.2億元,其競品公司三隻松鼠、洽洽食品、良品鋪子等在2020年的營收已分別達到97.94億、52.89億和78.94億元。但衛龍的估值卻遠高於這三家上市企業,原因或許在於衛龍的淨利潤率:2018年至2020年,衛龍的淨利潤分別為4.76億元、6.58億元、8.19億元,淨利率分別為17.3%、19.4%和19.9%。2020年,三隻松鼠、洽洽食品、良品鋪子淨利潤分別為3.01億元、7.90億和3.44億元,淨利率為3.07%、15.22%、4.36%,遠低於衛龍。

對於“值不值得投資”這個問題,資本也用真金白銀交出了答案。衛龍公司招股書顯示, 中信產業基金(CPE源峰)、CWL、高瓴資本、騰訊、雲峰基金、紅杉資本中國基金、DucklingFund L.P、厚生投資、海松資本、上海泓漯等10家投資者共認購衛龍1.47億股,已經支付對價金額6.59億美元。

03上市行,光靠辣條可不行

雖離正式IPO僅差臨門一腳,但衛龍的增長困境也是長期存在的。衛龍招股書顯示,其產品SKU非常少——除了大面筋、魔芋爽、親嘴燒和小麵筋之外,幾乎沒有其他爆款產品。這也暴露出衛龍當前最大的問題: 產品線過於單一。 根據其招股書,從2018年至2020年,衛龍至少有超過65%的營收來自於“辣味食品”。

雖然近些年衛龍在不斷拓展新產品的邊界,但是依然由調味面製品佔據主導地位,業務結構並不均衡。 就長期而言,依賴單一的產品結構並不利於企業的發展。 同時,無論工藝產品線如何改進,高糖、鹽、油依舊是衛龍旗下大部分產品難以擺脫的“特點”,辣條更是如此,好吃與健康本來就難以兩全,而食品安全問題更是不容忽視的。

資料顯示,作為衛龍產品的重要生產企業,平平食品涉及的133起司法案件中,排在首位的即是產品責任糾紛,達48起。據瞭解,平平食品還曾於2015年因生產的親嘴燒、大面筋產品不合格,被漯河市質檢局責令其停止生產、銷售不合格產品並罰沒款合計8.57萬元;2018年,衛龍部分產品因添加了山梨酸及其鉀鹽、脫氫乙酸及其鈉鹽,被原湖北省食藥監局判定抽檢不合格;2019年315晚會曝光辣條食品生產亂象後,衛龍等一眾辣條生產企業再度被推向風口浪尖;截至發稿日期,在黑貓投訴平臺上仍有470條投訴結果,投訴多關於食品安全方面。

除了浮於表面的產品單一問題之外, 衛龍在渠道端也經歷著“大象轉身”的艱難。 招股書顯示,衛龍目前9成收益來源於線下經銷商,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衛龍的經銷商銷售網路覆蓋62.5萬多個零售終端,其中約80%位於低線城市。

不僅如此,過去幾年,衛龍的經銷商更換也頗為頻繁:在2018年初982家,終止430家;2019年初1849家,終止554家;2020年初2592家,終止2132家。衛龍在低線城市佈局廣泛,主要受制於產品的單一性,而低線城市的經銷商,在管理上相對較難。 這就形成了一個負面的迴圈。

對此,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渠道來看,衛龍目前在一二線城市覆蓋率相對偏低。此外,從線上與線下一體化經營角度來看,其線上渠道也有拓展空間。整體來看,企業未來如能補齊線上與線下短板,拓展一線城市增長量,會有一定增長空間。”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青年投資傢俱樂部”(ID:TheYoungInvestorClub) ,作者:葛泓雨,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