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製菜賽道初起,如何挑選“潛力龍頭”?

語言: CN / TW / HK

【閱讀提示:本週本訂閱號推出“餐飲 ”專題,五 篇文章講解餐飲板塊, 歡迎持續關注。下週將 推出“紡織服裝“專題, 敬請期待。】

作為典型的萬億賽道,餐飲業的重大變化總能引發市場矚目。近兩年,雖然受疫情拖累,但餐飲業的一項重大變革依舊引發資本市場高度關注,這就是預製菜賽道的崛起。

作為餐飲業的“中央廚房”,預製菜的崛起是餐飲業分化細化的必然趨勢。隨著冷鏈物流的日益完備,大型連鎖餐飲集團紛紛建立起中央廚房,統一製作、冷鏈配送,確保各門店出餐的標準化和便捷化;與此同時,一大批專注特定半成品菜的加工企業也順勢崛起,愈發受到資本矚目。尤其是疫情之後,預製菜與C端“懶人經濟”融合,更是在電商平臺狂刷了一波存在感。

問題來了,風口初起、群雄逐鹿,如何尋找具備“王者之相”的參賽者呢?

B端預製菜,乘風而起

在城鎮化、消費升級、外賣崛起等多重因素推動下,近年來,我國餐飲業市場規模穩步提升。統計局資料顯示,2012-2019年,我國餐飲收入從2.33萬億元增至4.67萬億元,年複合增速為10.44%,顯著高於GDP增速。

在市場規模快速擴容的同時,從節約成本、穩定品質、提升效率等角度出發,餐飲業對半成品和成品菜餚的需求快速提升,預製菜賽道乘風而起。預製菜,是指經過洗、切、搭配等預加工的成品或半成品菜,廠商通過中央廚房提前把菜加工好,然後再採取冷凍或真空等一系列方式進行包裝儲存,或在C端渠道進行售賣,或配送至B端餐飲門店。現階段,B端和C端結構約為8:2,以B端為主。

就C端來看,預製菜比自己DIY好吃,比外出就餐便捷,屬於“好吃中最便捷、便捷中最好吃”的價效比之選,受到消費者青睞;就B端而言,相較於自制菜品,預製菜品可實現菜品的標準化,還可以為餐飲企業節省人工成本和租金成本,並通過規模化採購降低原材料成本,有效緩解餐飲行業“四高一低” (高食材、高人工、高房租、高能耗、低利潤) 的難題。外賣的爆發式增長,更是顯著放大了預製菜快速出餐的優點。

廣義上看,預製菜包括即食食品 (如各類罐頭、火腿腸等開袋即食食品) 、即熱食品 (如泡麵、速凍水餃、自熱米飯、風味烤魚等) 、即烹食品 (需要二次烹飪加工的半成品) 、即配食品 (經過清洗、分切等初步加工的半成品配菜) 四大類,但從消費升級的角度看,含食品新增劑的常溫即食食品並非朝陽賽道,所以從投資的視角,我們主要關注後三類預製菜,多以速凍食品的形式呈現 (反過來不成立,速凍食品並非都算預製菜)

根據國家標準,速凍食品的溫度標準是-18℃,從工廠到餐桌全程冷鏈運輸,不需藉助防腐劑,且能最大程度上保留食材風味,符合健康飲食和中餐消費的趨勢。根據中金公司研究部資料,2010年-2020年我國速凍食品收入複合增長率為13.8%,超過其他食品飲料子行業。而據艾媒網資料,2019年美國人均速凍食品消費量為60千克,歐洲為35千克,日本為20千克,而我國僅9千克,仍有很大的發展潛力。

預製菜賽道的崛起,迎合了餐飲行業分工細化的趨勢,有助於餐飲企業將資源聚焦於菜品開發、餐廳運營和服務提升等更高效的領域。據中國冷凍冷藏食品專業委員會資料,2020年我國預製菜行業收入313.81億元,在速凍食品行業中佔比約為20%,人均消費量處於日本1970年的水平,未來前景廣闊。

目前,國內預製菜領域市場集中度低,競爭格局分散,缺乏全國性龍頭。既有聚焦該賽道的預製菜企業,如味知香、真滋味、好得睞等;也有速凍食品企業的產品線延伸,如安井食品 (速凍魚糜及肉製品為主) 、三全食品 (速凍米麵製品為主) 、立高食品(速凍烘培半成品&成品為主)、海欣食品 (速凍魚糜為主) 、惠發食品 (速凍丸製品為主) 、千味央廚 (速凍米麵製品為主) ;同時,金龍魚、溫氏股份、聖農發展、龍大肉食、國聯水產、頤海國際、西貝、廣州酒家、711、便利蜂等也都沿著供應鏈進入預製菜領域。

風口初期,尋找未來的“王者”

當前,國內預製菜賽道既處於快速發展前期,也處於激烈競爭時期。

由於中式菜餚種類繁多,且多數菜品程式複雜、標準化難度高,現階段適合預製菜操作且具備較高市場接受度的單品有限,主要集中在米麵、火鍋燒烤、裹粉、水煮、調理等少數領域,這些領域進入門檻低,加上市場中缺乏有統治力的龍頭,導致大量新興創業公司也紛紛加入戰局。

所以, 在現階段,持續優化成本+持續拓展銷售渠道成為行業競爭的主旋律。在這個階段勝出的企業,攜B端優勢切入C端,雙輪驅動,就有望持續保持競爭優勢。 需要注意的是,中餐菜品種類多,且居民口味多樣,原料材料和冷鏈運輸也存在最優距離邊界,所以預製菜領域不可能一家獨大,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企業爭奪的還是細分領域的龍頭位置。

在未來一段時期內,B端餐飲市場依舊是預製菜企業競爭的主賽道。我國餐飲行業集中度低 (2017年餐飲業百強佔比僅 7%,連鎖餐飲佔比只有1%) ,單店或少量連鎖經營的中小餐飲商戶主導市場。據中國飯店協會資料,我國餐飲店的平均壽命只有約500天,面對巨大的生存壓力,中小餐飲機構必然更注重食材的價效比。 對預製菜企業而言,只有做到成本最優,且渠道網路充分覆蓋,才能在競爭中佔據主動。

就預製菜產業鏈而言,上游是米麵、畜禽、水產、豆製品、根果蔬菜等產品,預製菜企業屬於價格的接受者;而在下游,面向大型連鎖餐飲集團,新興的預製菜企業處於乙方位置,而中小餐飲機構則只看價效比,對應的是隻注重成本、缺少發展潛力的低質低價預製菜廠商。 故而,從產業鏈分工看,預製菜企業缺乏談判優勢,生存空間易受產業鏈上下游雙向壓制,若不能在產業鏈上做深度延伸,便很難發展壯大。

從國際經驗來看,亦是如此。美國的預製菜龍頭SYSCO通過併購來持續擴充品類,並不斷向上遊食材領域延伸,同時通過自建物流體系來降低配送成本、確保食品安全,當前,其營銷和物流網路遍及全球90多個國家,年營收超過600億美元;日本的預製菜龍頭神戶物產,則實行產銷一體模式,從農產品生產/進口到食品加工、流通銷售一肩挑,全面降低成本、提升綜合競爭力,當前在日本已佈局近千家終端銷售門店。

就國內預製菜賽道而言,目前多方入局,市場仍處於風口期,企業相對容易找到活下來的細分市場,還沒到比拼綜合實力的階段。但投資者尋找的是未來的行業龍頭,必須從綜合實力的視角來挑選投資標的。站在這個視角,預製菜製作與品牌打造只是入場門票,企業要想提高勝率,供應鏈能力才是王道。即要麼在上游食材環節有難以撼動的成本優勢,要麼在物流和渠道方面建立起全面領先優勢。

按照這個標準, 規模較小的新入局者可以被排除在外,跨界入局的傳統龍頭反而更具想象空間。

代表性企業:國聯水產

國聯水產成立於2001年,2010年在A股上市,產品線以南美白對蝦加工為主,以小龍蝦、羅非魚、海鱸魚等為輔,是國內規模最大的對蝦加工銷售企業,也是A股最大的水產上市公司。

公司早期業務主要集中於對蝦出口,2014年前後,公司提出做全球海產供應平臺,引入海外優質水產資源進行內銷,開始從“走出去”轉向“引進來”。但一直到2017年之前,公司海外市場營收佔比基本都在70%以上,且以美國市場為主。2018年之後,受貿易摩擦及之後的新冠疫情影響,公司出口業務大幅受阻 (如據公司公告,2018年9月美國進口執行10%關稅後,公司大部分初級加工產品訂單流失;2019年5月執行25%關稅後,影響繼續放大) ,2019和2020年均出現大幅虧損,反過來也加速了公司向國內業務轉型的速度,2020年,國際業務收入佔比已降至45%左右。

當前,公司產品線主要有三大類:全球海產品精選系列,如阿根廷紅蝦、沙特蝦、黑虎蝦、北極甜蝦、鱈魚、帝王蟹等;初加工類,如生熟帶頭、生熟蝦仁、魚片、小龍蝦肉;預製菜系列,主要包括水煮、裹粉、米麵、調理、火鍋燒烤等系列。

2020年,公司預製菜實現收入約7.3億元,營收佔比16.24%。雖然佔比不高,但從發展重心看, 公司正著力擺脫水產品初加工的定位,向以預製菜品為主的餐飲食材和海洋食品轉型。轉型成功後,公司毛利率將有望顯著上臺階,帶動公司投資邏輯發生拐點式改變。

當前,預製菜賽道參與者眾、競爭激烈,國聯水產之所以能夠快速崛起,與其長達20年的水產品行業經歷密切相關。

一方面,公司預製菜以對蝦、小龍蝦、羅非魚等食材為主,食材成本佔生產成本的九成以上,作為國內最大的對蝦加工銷售企業,公司在控制食材成本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另一方面,對蝦等水產品具有較強的季節性,公司全球採購優勢有助於熨平季節波動,確保材料穩定供應,在拓展大型B端餐飲企業時更具競爭力。

現階段,公司產品以直銷為主,主要發力B端餐飲機構,B端營收佔比超過60%;在C端,主要通過直營的形式對接大型商超和電商平臺。一切都還是剛剛開始的樣子,未來如何,尤未可知。

風口初起,賭誰有“王者之相”難度很大。投資者更好的選擇,就是在買入價格上尋找足夠的安全邊際,只要買入價足夠便宜,既便看錯了,也無大礙。

【注: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在任何情況下,本訂閱號所載資訊或所表述意見僅為觀點交流,並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

本文由公眾號“蘇寧金融研究院”原創, 作者為蘇寧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薛洪言,封面圖來自壹圖網

(我們精心篩選了“餐飲”相關股票名單,內附30餘個分析指標,可在 “蘇寧金融研究院”公眾號後臺回覆“進群”,掃碼新增小助手微信, 入群免費獲取名單。)

編輯:孫江永 毛德芬

點選“閱讀原文”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