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雲音樂帶著丁磊的情懷上市:市值預估426億港元,盈利仍是難題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伍洋宇

懷揣著“村長”丁磊的情懷,年輕人的“雲村”終於上市了。

12月2日, 網易 雲音樂(下稱“網易雲”)正式掛牌港交所,發行價205港元,計劃募集資金32.8億港元,市值預估426億港元(摺合人民幣348億元)。

在12月1日的盤前交易中,網易雲股價一度跌去近5%。截至發稿,網易雲報204.4港元/股,較發行價跌0.3%。

“強社交”是網易雲最響亮的標籤,而把“雲村”做成一種社群文化的網易雲,也不僅僅有情懷光環——它大概是目前流媒體市場中唯一能與 騰訊 音樂抗衡的App。在越來越重視反壟斷的網際網路領域,網易雲的存在有它獨特的意義。

但資本市場的審視目光嚴格很多,單看發行市值,網易雲僅僅是 騰訊音樂 同期市值的一半。想撐住股價,還有太多的維度要通過投資人的考核。

既要延續情懷的故事,又得追趕落後的業績,這是上市後的網易雲必須要面對的雙線任務。

丁磊的情懷

從8歲開始,丁磊就喜歡上了聽音樂。90年代買不起CD,他就用調頻質量很差的短波收音機聽,後來遇到什麼壓力大的事情,他都會靠著音樂撐下來。

情懷是丁磊談及網易雲時繞不過去的話題,也因此留下了很多老生常談的故事。比如2000年網易上市的時候,曾有記者問丁磊,你現在有錢了,最想做什麼事情?他回答,開唱片公司。又或者,在網易,他很少過問遊戲以外的專案,網易雲卻是他始終主抓的一個產品。

對於這個產品他沒有停止過思考。到遙遠的阿拉善出差,司機放了一張有108首歌的光碟,聽得很陶醉,丁磊則對這些旋律完全陌生。他下意識的反應是,網易雲距離使用者太遠了,因而要求團隊與20個具有代表性使用者保持互動,以年齡、性別、口味、地區等維度區分,寫使用者的溝通紀要。

類似的邏輯不斷落到產品身上,進而演變出國內社交屬性最強的線上音樂平臺,並且延續至今。

今年是網易雲八週年,丁磊在內部講話中表示,雲音樂的核心競爭力是創作優質內容,並且留住使用者。

做原創音樂,他要求團隊去到最一線的位置瞭解使用者的喜好和習慣;做使用者運營,他希望團隊能夠多向優秀的網際網路公司學習,比如 B站 及其up主,“運營好人與人的網路平臺”。

除了自己愛音樂,丁磊也執著於網易雲員工的“音樂熱愛”。

2019年網易雲六週年,他說,在這個團隊,不熱愛音樂可以離開,因為你感覺不到充分的認同感。去年一月,他又在內部講話中提要求,“只聽歌不算,聽了之後要去思考、要去想、去鑽研,才叫熱愛,才會用愛發電。”

不過,當情懷被資本市場驗證,“用愛發電”的員工卻比想象中冷靜。

一位網易雲員工告訴介面新聞記者,公司上市並沒有帶給他什麼激情或是慶祝的氛圍。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聽說什麼喜人的上市福利,內部隨機抽了100位員工去香港觀摩上市儀式,被抽中的人裡沒有他。

除此之外,對於期權的發放,網易雲通常是在入職時進行分配,根據進公司的先後時間,員工們的行權價普遍在8-12美元不等。

雖然上市發行價定在205港元,但結合市場行情,上述員工認為這個價格撐不了太久。這意味著,跟著公司打拼到上市的員工們,可能最終並不能靠期權獲得太多收益。

情懷也要面對現實。

上市後的追趕

沒有人會質疑網易雲在社交上的強悍,除非焦點已經轉移到使用者規模、營收、盈利等層面。

騰訊音樂始終是它避不開的比較物件,尤其在體量上。截至6月30日,網易雲月活使用者為1.84億,線上音樂服務付費使用者為2614萬;相較而言,騰訊音樂月活使用者為6.4億,近7000萬付費使用者,均是網易雲的三倍規模左右。

不過網易雲的付費率為14.2%(僅看線上音樂服務),略高於騰訊音樂的約11%,只是相比海外流媒體巨頭Spotify近45%的數字還相差甚遠。

與已經上市的騰訊音樂相似,網易雲的兩大商業模式分為線上音樂版塊和社交娛樂及其他版塊。前者以會員訂閱為主,後者則包括直播、K歌、語音交友等虛擬物收入。

2021年前三季度,網易雲音樂總營收5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52%,經調整後淨虧損5億元;騰訊音樂單個第三季度總營收78.1億元,淨利潤為7.88億元。

在版權問題徹底得到改善之前,社交娛樂可能是網易雲追趕業績的最大指望。

2018年起至今年三季度,其社交娛樂板塊的收入佔比從10.6%提升至56.9%,已經成為主要收入。而今年Q1至Q3,騰訊音樂社交娛樂板塊收入佔比分別為50.8%、50.6%、49.2%,在內部顯得有些增長疲軟。顯然,網易雲勢必要在開拓其他變現渠道的同時穩住這一板塊的增速,不至於快速跌落。

事實上,網易雲引以為傲的使用者文化,其變現能力也有收縮的跡象。

上市檔案顯示,截至6月30日,其線上音樂服務每月每付費使用者收入從去年同期的9.3元降低至6.8元,是歷史最低點;社交娛樂服務每月每付費使用者收入則從551.9元降低至526.5元。

版權迴歸之後,大概率能帶動其月活使用者基數上升,但在使用者付費意願走低的前提下,能否帶動付費率及每付費使用者收入提升還存有疑問,畢竟此前騰訊音樂拿下近90%的版權池,也沒能收穫更高的使用者訂閱率。

至於版權,無論是財報會議還是網易雲App上,丁磊已經不止一次公開喊話,反壟斷之後會拿出“最大誠意”、“不計代價”拿下更多非獨家合作。

這可能是網易雲在未來幾年能否實現盈利的最重要影響因素。

在版權爭奪戰打響之後,遲遲拿不下更多版權的網易雲,其內容服務成本佔比已經來到歷史最低,即便如此還是沒能實現盈利。

它本來已經有一個相對清晰的盈利節點。單看其負毛利率,從2018年至2020年,該數字從114.7%收窄至12.2%,更在截至今年6月30日的兩個季度轉正為0.4%。但版權採買放開之後,網易雲的內容服務成本勢必又將面臨增長。

此外,網易雲目前有市場上規模第一的獨立音樂人群體,已超過30萬人,要保證平臺原創音樂的質量,需要大力投入的音樂人扶持計劃顯然也不能夠停下,畢竟這是網易雲能夠與其他平臺拉開差距的主要優勢之一。

至於什麼時候才能實現真正的盈利,這是上市後的網易雲和投資者接下來需要認真考慮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