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帥後的Twitter該怎麼辦?僅快速推出新產品還遠遠不夠

語言: CN / TW / HK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2月1日上午訊息,據報道, Twitter 聯合創始人傑克·多西(Jack Dorsey)週一辭去了CEO一職,公司首席技術官(CTO)帕拉格·阿格拉瓦爾(Parag Agrawal)成為了繼任者。

多西今年45歲,是矽谷的“怪人”之一,一位嬉皮的自由主義者,也是一位真正的科技遠見卓識者。對於辭職,多西沒有給出具體原因;但他表示,公司“已做好準備從創始人的管理中走出來”。

在致員工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他說自己對新任CEO阿格拉瓦爾有一種“骨子裡”的信任。阿格拉瓦爾已在Twitter任職10多年,自2017年開始擔任CTO一職。

一位知情人士稱,作為Twitter與激進投資者埃利奧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休戰協議的一部分,多西的辭職計劃已經醞釀了一年多。該知情人士稱:“這件事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了。這是一個長期計劃的一部分。”在2020年11月提交的一份監管申報檔案中,Twitter也曾指出,已“按照最佳實踐更新了CEO繼任計劃”。

早在2020年3月,埃利奧特管理公司曾要求多西下臺,並提名4位新董事。隨後,雙方達成了一項休戰協議,多西繼續擔任CEO,而埃利奧特管理公司獲得了Twitter一個董事會席位。

受該訊息的刺激,Twitter股價週一一度報於52.15美元,上漲約11%。但收盤時,公司股價下跌了2.74%。

阿格拉瓦爾繼任CEO之後,為確保順利過渡,多西將繼續擔任Twitter董事會成員,直到其任期在2022年股東大會上屆滿。除了阿格拉瓦爾被任命為董事會成員外,Twitter還宣佈,自2016年以來一直擔任Twitter董事會成員的佈雷特·泰勒(Bret Taylor),被任命為董事會的獨立主席,即刻生效。泰勒目前擔任 Salesforce 的總裁兼COO(營運長)。

激進投資者向多西開火

大約兩年前,激進投資者埃利奧特管理公司向多西開火,稱他被數字支付公司Square的另一份工作,以及包括比特幣在內的其他興趣,分散了注意力。

多西是Twitter的聯合創始人,但也建立了數字支付公司Square,並同時擔任Square和Twitter兩家公司的CEO。

此外,他還曾表示,計劃至少花半年的時間在非洲探索數字加密貨幣的機會,但後來取消了行程。為此,持有Twitter約4%的股權的埃利奧特管理公司希望多西能夠卸任CEO。

去年3月,多西在舊金山舉行的 摩根士丹利 (Morgan Stanley)大會上曾為自己辯護稱:“我的日程安排有足夠的靈活性,可以專注於最重要的事情。我很清楚什麼是對兩家公司都至關重要的事情。”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個利益相關者委員會最終同意,如果多西達到具有挑戰性的業績目標,他可以留任。但與此同時,埃利奧特管理公司則在幕後繼續運作,試圖通過一種更正式的繼任程式來接替多西。

在辭去Twitter CEO的同時,Square週一表示,多西將繼續擔任其CEO。

2008年多西被驅逐

多西於2006年與他人共同創立了Twitter,但2008年底曾被驅逐出公司。當時,Twitter董事會成員弗雷德·威爾遜(Fred Wilson)宣佈,多西不再不適合領導公司。

據報道,董事會當時給出的理由是:多西有一個不好的習慣,即每天提前離開公司,去參加瑜伽課。當時,多西辭去CEO一職後,繼續擔任董事長。2015年,在前任CEO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辭職後,多西又重返Twitter,再次出任CEO。

對多西來說,他重返Twitter,有點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於1997年重返 蘋果 的味道。但他的額外使命是:讓Twitter扭虧為盈。隨著競爭對手 Snap chat和TikTok越來越受歡迎,Twitter對於如何應對日益激烈的競爭缺乏清晰的願景。

在他掌權的第二個任期內,多西因其在言論自由方面的做法,而受到美國監管機構的多次質詢。尤其是在1月6日的美國國會騷亂事件後,Twitter決定封殺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股東的擔憂

一位股東表示,新任CEO上任後,擔心Twitter會撤回之前的業績目標。但Twitter週一已經表示,公司2021年的業績目標,甚至是2023年的業績目標,都不會改變。

Twitter今年早些時候曾表示,其目標是到2023年底擁有3.15億可貨幣化的日活躍使用者,並在2023年將年營收至少翻一番。

另一位大股東表示,多西能夠做出一些重大的戰略改變,如取消一些權威規定,包括調整時間線,取消140個字元限制。但隨著他在Square的財富飆升,以及考慮搬到非洲一段時間,多西對Twitter的專注度降低了。

多西擁有Square 13%的股份,而在Twitter的持股比例為2%。去年,Twitter的廣告收入增長了14%,達到29.9億美元,低於前一年24%的增幅。

Twitter前歐洲副總裁布魯斯·戴斯利(Bruce Daisley)表示:“這有點像足球俱樂部的管理者:一旦離開俱樂部,很少有人會記得他們。但多西的離開,有點像亞歷克斯·弗格森(Alex Ferguson,知名足球教練)那樣的人物,雖然他的表現可能欠佳,但員工們仍然非常懷念他。”

至於新任CEO,斯坦福大學電腦科學博士畢業生阿格拉瓦爾,戴斯利稱,他是一個“非常聰明、沒有私心的人”。但戴斯利同時指出,阿格拉瓦爾不是那種“矽谷式的能言善辯”,不是一位優雅的溝通者。

Twitter的另一名前高階員工也認為,阿格拉瓦爾不是一位“精明的”、商業驅動型的領導者。該員工稱,阿格拉瓦爾可能會繼續推動多西的努力,將數字資產和其他“去中心化”的產品引入平臺。該員工說:“他不會像 亞馬遜 CEO那樣誇誇其談。”

工程學為先

繼續探索去中心化

任命阿格拉瓦爾為新任CEO表明,Twitter已將工程學(engineering)作為其首要任務。

在擔任CTO期間,阿格拉瓦爾幫助領導了“Twitter將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引入公司”的工作,並一直在追求“重建社交媒體公司運營方式”的長期雄心。

阿格拉瓦爾也是Bluesky的關鍵人物。Bluesky是一家由Twitter資助的組織,正在尋求為社交媒體公司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共同標準。例如,這樣的標準將允許不同的社交平臺在相同的技術上執行,並允許使用者在不同的服務上釋出內容。

多西曾表示,Bluesky的工作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完成。而投資研究公司Baird Equity Research分析師週一在一份報告中稱,目前,投資者希望阿格拉瓦爾的技術實力,有助於推動Twitter的廣告“引擎”增長。

Twitter的大部分收入來自在其網站和應用程式上銷售廣告。但廣告專家表示,Twitter在提供精準廣告以推動產品銷售方面,遠遠落後於規模更大的競爭對手 Facebook

Twitter之前曾表示,希望將精準廣告業務的營收比例提高到50%,而目前這一比例僅為15%。

新CEO面臨的挑戰

在過去的一年裡,Twitter加大了吸引創作者的力度,包括收購時事通訊服務Revue,增加實時音訊功能Spaces,引入小費和“超級關注”(Super Follow),允許創作者對推文收取費用等。

現在的問題是,新任CEO阿格拉瓦爾是會加快這些努力,還是會在一些努力失敗的情況下另闢蹊徑,優先考慮其他方案。

阿格拉瓦爾一直在負責加快產品的研發,試圖打破Twitter推出產品緩慢的記錄。他今年3月份曾表示:“當我們聽說,Twitter產品交付速度慢時,我們感到很受傷,但我們把它當作動力。”

至少與過去相比,這種局面有了改觀。Twitter已經推出了與Facebook類似的創作者工具。最近還推出了直播購物,加入到了其他大型社交網路和許多初創公司的行列。在時事通訊方面,Twitter還打敗了諸多勁敵。

如今,與產品負責人凱文·貝克普爾(Kayvon Beykour)合作,阿格拉瓦爾將有機會繼續發揚這些產品。這似乎是板上釘釘的事,Twitter已經向投資者發出訊號,開發新功能以吸引創作者是當務之急。

錢要花在刀刃上,阿格拉瓦爾也將不得不做出一些艱難的選擇,即找到這所謂的“刀刃”。有報道稱,Facebook一直在重金吸引創作者、名人和影片製作人,來主持節目或製作原創內容,每節節目的費用在1萬美元至5萬美元之間。

而像亞馬遜這樣更強大的重量級公司,也在向“有能力通過推薦產品賺取佣金的創作者”示好。這些挑戰已經超出了“及時釋出產品”的範疇,也是新任CEO必須面對的挑戰。

對於阿格拉瓦爾出任CEO,激進投資者埃利奧特管理公司表示支援,稱“他們(阿格拉瓦爾和泰勒)是Twitter在當前這個關鍵時刻的正確領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