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設計的寒冬:設計師上門討賬,不達標回家被裁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經濟觀察報(ID:eeo-com-cn) ,作者:丁文婷,原文標題:《設計師上門討賬 不達標回家被裁》,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11月25日,成都一家大型民營設計院給全體員工發出了“控本增效”倡議書,提醒員工節約每一滴水,每一張紙 (包括辦公用紙和洗手間手紙) 。倡議書的末尾,加粗字體寫着一條口號“再次明確,保持清醒,節衣縮食,控本增效”。

就在不久前,類似“節衣縮食”的倡議,也在萬科集團內部發起過,這並不讓人意外,但讓這家設計院員工驚訝的是,在這加粗字體的下方,簽字欄前端,還有一行小字,要求每個員工填寫自願降薪的額度,並簽名確認。

建築設計行業降薪裁員潮已經開啟了。

上海一家頭部設計院員工吿訴經濟觀察報,“隔壁工位的同事,前一天還加着班,第二天早上來上班的時候,就被通知裁員了”,人事通知他當天把全部東西收拾好,並把手續辦完,之後就不用來了。

上海某設計院員工提供的一份該院內部收集整理的信息顯示,上海有15家民營設計院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裁員降薪,一些設計院延遲發放工資,一些停發了績效,一些則分級別對工資“打折”。

“實際情況比表格中的還要糟糕一些。”一名中型設計院負責人陳興表示。房地產開發商降薪裁員,固步自保的同時,建築設計行業也迎來寒冬,設計院業務量急劇收縮,設計出貨量鋭減,只能“吃老本”。

回款困難也是擺在許多設計院面前的難題,只能縮減最大的成本開支——人工成本。該名負責人表示,民營設計院,尤其是主做住宅的設計院受到影響最大,與房企幾乎是“脣亡齒寒”的關係,降薪裁員也是設計院暫時的“保命途徑”。

一、項目量鋭減

今年,房地產行情對大部分民營設計院影響非常大,陳興介紹,建築設計院承接的項目主要為住宅項目和公建項目。公建項目多是市政項目,雖然民營設計院也會接到一定量的公建項目,但是大體量的公建項目還是會給到國企,所以以住宅設計業務為主的民營設計院受到房地產行業影響比較大。

而不同民營設計院受到的衝擊又不盡相同,主要看合作伙伴是誰,陳興表示,建築設計院都是看合作伙伴吃飯,“稍微有點規模的民營設計院一般都有自己的戰略合作公司,而合作伙伴們的生存狀況則直接影響了設計院的生存狀況”。

和一些央企、國企開發商合作的設計院,即使在大環境緊縮的狀況下,依然會有一些項目。設計院手裏的項目會慢慢減少,但並不會直接斷掉。“而一些民營設計院,幾家戰略合作伙伴如果都是資金比較緊張的,沒有拿地,可能今年直接沒項目可做了”。

但即使與大量拿地的開發商合作,一些設計院也陷入了困難。“拿了地遲遲不開工、不開盤的比比皆是。很多項目都因為缺少資金沒有啟動。”一名上海頭部設計院的員工喬磊表示,其所在設計院負責的一個項目,前年拿的地,總共三期,一期二期設計都完成得比較順利,三期本該從2020年年末啟動,但直到現在仍未啟動。

“其實方案已經出好了,圖也畫好了,我們一直在諮詢能否開工,企業回覆比較慢,可能兩三個月聯繫一下我們局部需要改動的地方,就這樣斷斷續續拖了一年。”他説,做一期二期的時候行情還可以,也沒聽説資金緊張,進展還算順利。但三期趕上了今年,房企資金就更緊張了。“這個項目資金需求要十幾個億”。

喬磊所在的設計院是上海“數一數二”的民營設計院,但今年業務量遭受了斷崖式下降。往年,其所在設計院負責住宅設計的所,一個季度新接到的項目量大概在1-2個,而從今年9月份開始,就沒有再接到新的項目。

一家上海中等規模的民營設計院設計師肖元表示,公司一般一年可以接到3-6個10萬方左右的項目,但今年只接到了一個上海爆雷房企的商住項目。“按照今年行情,好點的設計院能接到一兩個,差一點的可能一個都沒有”。

除了戰略合作伙伴,小開發商項目也成了各家設計院爭搶的一塊“肥肉”,喬磊吿訴經濟觀察報,為了搶到小開發商的項目,設計院也會在合同中加上一條,遇到資金問題不啟動可以往後推遲。“所以雖然今年搶到了一點小開發商的項目,但沒一個啟動了的”。

二、全員“回款”

延遲啟動和無法推進的項目進度直接導致設計院無法按照節點收到款項,正在推進中和已經完成的項目回款也成為難題。

一位上海市設計院員工吳彤表示,11月,其公司打出“全民回款”的口號,不論什麼部門什麼崗位的員工,如果是去業主那邊要錢,可以不來上班、不畫圖。“一個部門有一個人要回來了一些設計費,就被全院通吿獎勵”。

向開發商要錢並不容易,該院另一名員工表示,其單位內的一家分院曾向一家TOP10房企討要設計費,該房企對接人説,我們都裁員了30%,你們都還沒裁,我們比你們慘。好景不長,該院也在不久後開啟了裁員。

“作為設計師,我們還是挺關注自己做的項目的回款,因為這直接與績效獎金掛鈎。但今年這個行情,我們聽天由命了。”肖元説,年初,組裏還總是在羣裏交流回款情況,5月份的時候,領導也在羣裏通知回了300萬,但此後就沒有任何關於回款的好消息。

“每一次問,他都説現在誰有錢啊。我們也就不問了,躺平了。”肖元説,去年做了河南某房企的兩個項目,都施工了也沒能籤合同,也就沒有拿到錢。 “與小型開發商項目不同,絕大部分設計院在和戰略合作伙伴合作時都是不簽訂合同的,有些甚至會在工程快做完時簽訂,這就導致了今年回款更加困難”。

一位前30強房企設計部門的員工表示, 目前開發商都在做選擇題,手裏頭就這麼點錢,要還外債,還要還銀行利息。 “供應商、施工方、設計院,錢到底先給哪邊?門窗、塗料之類的進不來沒法繼續,總包如果不幹活也不行,設計院如果不配合,完成不了驗收。”所以對一些已經完成項目的設計費就只能拖着設計院。

若合作方是資金鍊出問題的房企,回款更遙遙無期了,肖元表示,某上海爆雷房企是自己公司主要甲方公司之一,目前與該房企合作的項目已經全部停止了。“目前領導層都非常焦慮”。

一家爆雷房企華東設計部前員工吿訴經濟觀察報,他在梳理片區合作的設計院時發現,公司欠了浙江一家民營設計院近5000萬設計費用未付。與其合作的上海中森建築與工程設計顧問有限公司、朗詩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博森建築設計有限公司等知名設計院都有不同額度的設計費未結。

為了回款,一些設計院甚至下達“死命令”:如果人均回款達不到80萬元,則年底啟動強制裁員措施。

肖元吿訴經濟觀察報,人均80萬元的回款是這幾年來大部分設計院的“紅線”,也可以説是基本生存線,以往達不到可能會扣年終獎或者團隊集體降薪,“但不達標就裁員是今年才見到”。

三、降薪裁員潮

喬磊所在負責住宅設計的所總共不到40人,但最近已經裁掉了近10人。“越是大公司越艱難”,在喬磊看來,小公司人員比較少,經濟壓力相對小一些。“因為房企需要比較強的設計能力和一定規模的設計團隊。一線城市一些規模大點的設計院都會與開發商有一定業務往來,雖然業務能力不同情況也不同,但總趨勢都是下滑的。”

我們設計院算是業務能力比較強的,吳彤介紹,二批次集中供地中,他所在設計院承接了四五塊,而他所在的所又是設計院中效益最好的所,10月份的產值已經完成了。但即便如此,吳彤仍未逃過降薪的命運。“只要薪資級別在4級以上,即便不是領導,績效也被停發了”。

同樣一家業內認可度較高的上海知名設計院員工表示,其所在所上半年業務擴張迅速,每個人都有至少10個面試指標,至少要面10個人,而最近則要裁人,又設定了裁員指標。“上半年招人,下半年裁人,非常戲劇化”。“一般都是先裁員後降薪。”肖元介紹,一般是裁員之後進行一波降薪,一個月後可能會進行第二輪裁員降薪,通常是分級別、按梯度打折,比如領導打6折,中層打7折,基層打8折,“原因很簡單,裁員時公司會和其他員工明確説明,我們先裁員後降薪,你不選擇走的話就需要接受降薪”。

而對留下來的設計師們來説,除了接受薪資打折和懸而未決的年終獎,甲方開發商的要求也發生了一些變化。“越是市場不好,設計人員越累。”喬磊感歎,雖然已經三個月沒有接到新項目,但加班仍然是家常便飯,甲方會持續要求我們改方案。

不着急推項目,有時間才會不斷要求修改,在喬磊看來,開發商的精細度要求普遍更高了,一點瑕疵都不想留,“以前由於開發商趕時間,可能兩三個月就要出方案,他們經常加班熬夜來審方案,有些就掐得不那麼細”。而現在,出方案的時間普遍可以延長1-2個月。一些甲方要求每一個方案都做三個方向,以供選擇。“圖紙都要改爛了。”肖元表示,過去普遍情況可能改三遍,現在的項目要改幾十遍甚至上百遍。

寒冬之下,一些設計費的“行規”也被打破。

一名設計從業者表示,通常來説,設計院的設計收費在每平方米20-30塊錢不等的區間。而上海金山區的一個住宅項目,有設計院每平方米14塊錢也做了。“這個價格本來屬於‘短平快’。”他説,接不到活時,肯定會有這樣的設計院出來擾亂市場。

“現在還不是最難的時候,許多設計院手上還有去年、前年的項目可以打磨。”陳興説,由於設計行業受到地產影響存在一定的週期性滯後,地產今年上半年陸續裁員,設計行業則在下半年或年底動作集中。項目也是如此,設計院下半年可能做的是上半年或是去年接的項目。而下半年來,設計院今年接的項目量“跳水”,或直接斷了新項目,將直接導致明年一些設計院無活可幹。

“明年才是大考,能先撐到過完年再説。”陳興説。

文中陳興、喬磊、肖元、吳彤為化名。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經濟觀察報(ID:eeo-com-cn) ,作者:丁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