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设计的寒冬:设计师上门讨账,不达标回家被裁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 ,作者:丁文婷,原文标题:《设计师上门讨账 不达标回家被裁》,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11月25日,成都一家大型民营设计院给全体员工发出了“控本增效”倡议书,提醒员工节约每一滴水,每一张纸 (包括办公用纸和洗手间手纸) 。倡议书的末尾,加粗字体写着一条口号“再次明确,保持清醒,节衣缩食,控本增效”。

就在不久前,类似“节衣缩食”的倡议,也在万科集团内部发起过,这并不让人意外,但让这家设计院员工惊讶的是,在这加粗字体的下方,签字栏前端,还有一行小字,要求每个员工填写自愿降薪的额度,并签名确认。

建筑设计行业降薪裁员潮已经开启了。

上海一家头部设计院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隔壁工位的同事,前一天还加着班,第二天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就被通知裁员了”,人事通知他当天把全部东西收拾好,并把手续办完,之后就不用来了。

上海某设计院员工提供的一份该院内部收集整理的信息显示,上海有15家民营设计院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裁员降薪,一些设计院延迟发放工资,一些停发了绩效,一些则分级别对工资“打折”。

“实际情况比表格中的还要糟糕一些。”一名中型设计院负责人陈兴表示。房地产开发商降薪裁员,固步自保的同时,建筑设计行业也迎来寒冬,设计院业务量急剧收缩,设计出货量锐减,只能“吃老本”。

回款困难也是摆在许多设计院面前的难题,只能缩减最大的成本开支——人工成本。该名负责人表示,民营设计院,尤其是主做住宅的设计院受到影响最大,与房企几乎是“唇亡齿寒”的关系,降薪裁员也是设计院暂时的“保命途径”。

一、项目量锐减

今年,房地产行情对大部分民营设计院影响非常大,陈兴介绍,建筑设计院承接的项目主要为住宅项目和公建项目。公建项目多是市政项目,虽然民营设计院也会接到一定量的公建项目,但是大体量的公建项目还是会给到国企,所以以住宅设计业务为主的民营设计院受到房地产行业影响比较大。

而不同民营设计院受到的冲击又不尽相同,主要看合作伙伴是谁,陈兴表示,建筑设计院都是看合作伙伴吃饭,“稍微有点规模的民营设计院一般都有自己的战略合作公司,而合作伙伴们的生存状况则直接影响了设计院的生存状况”。

和一些央企、国企开发商合作的设计院,即使在大环境紧缩的状况下,依然会有一些项目。设计院手里的项目会慢慢减少,但并不会直接断掉。“而一些民营设计院,几家战略合作伙伴如果都是资金比较紧张的,没有拿地,可能今年直接没项目可做了”。

但即使与大量拿地的开发商合作,一些设计院也陷入了困难。“拿了地迟迟不开工、不开盘的比比皆是。很多项目都因为缺少资金没有启动。”一名上海头部设计院的员工乔磊表示,其所在设计院负责的一个项目,前年拿的地,总共三期,一期二期设计都完成得比较顺利,三期本该从2020年年末启动,但直到现在仍未启动。

“其实方案已经出好了,图也画好了,我们一直在咨询能否开工,企业回复比较慢,可能两三个月联系一下我们局部需要改动的地方,就这样断断续续拖了一年。”他说,做一期二期的时候行情还可以,也没听说资金紧张,进展还算顺利。但三期赶上了今年,房企资金就更紧张了。“这个项目资金需求要十几个亿”。

乔磊所在的设计院是上海“数一数二”的民营设计院,但今年业务量遭受了断崖式下降。往年,其所在设计院负责住宅设计的所,一个季度新接到的项目量大概在1-2个,而从今年9月份开始,就没有再接到新的项目。

一家上海中等规模的民营设计院设计师肖元表示,公司一般一年可以接到3-6个10万方左右的项目,但今年只接到了一个上海爆雷房企的商住项目。“按照今年行情,好点的设计院能接到一两个,差一点的可能一个都没有”。

除了战略合作伙伴,小开发商项目也成了各家设计院争抢的一块“肥肉”,乔磊告诉经济观察报,为了抢到小开发商的项目,设计院也会在合同中加上一条,遇到资金问题不启动可以往后推迟。“所以虽然今年抢到了一点小开发商的项目,但没一个启动了的”。

二、全员“回款”

延迟启动和无法推进的项目进度直接导致设计院无法按照节点收到款项,正在推进中和已经完成的项目回款也成为难题。

一位上海市设计院员工吴彤表示,11月,其公司打出“全民回款”的口号,不论什么部门什么岗位的员工,如果是去业主那边要钱,可以不来上班、不画图。“一个部门有一个人要回来了一些设计费,就被全院通告奖励”。

向开发商要钱并不容易,该院另一名员工表示,其单位内的一家分院曾向一家TOP10房企讨要设计费,该房企对接人说,我们都裁员了30%,你们都还没裁,我们比你们惨。好景不长,该院也在不久后开启了裁员。

“作为设计师,我们还是挺关注自己做的项目的回款,因为这直接与绩效奖金挂钩。但今年这个行情,我们听天由命了。”肖元说,年初,组里还总是在群里交流回款情况,5月份的时候,领导也在群里通知回了300万,但此后就没有任何关于回款的好消息。

“每一次问,他都说现在谁有钱啊。我们也就不问了,躺平了。”肖元说,去年做了河南某房企的两个项目,都施工了也没能签合同,也就没有拿到钱。 “与小型开发商项目不同,绝大部分设计院在和战略合作伙伴合作时都是不签订合同的,有些甚至会在工程快做完时签订,这就导致了今年回款更加困难”。

一位前30强房企设计部门的员工表示, 目前开发商都在做选择题,手里头就这么点钱,要还外债,还要还银行利息。 “供应商、施工方、设计院,钱到底先给哪边?门窗、涂料之类的进不来没法继续,总包如果不干活也不行,设计院如果不配合,完成不了验收。”所以对一些已经完成项目的设计费就只能拖着设计院。

若合作方是资金链出问题的房企,回款更遥遥无期了,肖元表示,某上海爆雷房企是自己公司主要甲方公司之一,目前与该房企合作的项目已经全部停止了。“目前领导层都非常焦虑”。

一家爆雷房企华东设计部前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他在梳理片区合作的设计院时发现,公司欠了浙江一家民营设计院近5000万设计费用未付。与其合作的上海中森建筑与工程设计顾问有限公司、朗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博森建筑设计有限公司等知名设计院都有不同额度的设计费未结。

为了回款,一些设计院甚至下达“死命令”:如果人均回款达不到80万元,则年底启动强制裁员措施。

肖元告诉经济观察报,人均80万元的回款是这几年来大部分设计院的“红线”,也可以说是基本生存线,以往达不到可能会扣年终奖或者团队集体降薪,“但不达标就裁员是今年才见到”。

三、降薪裁员潮

乔磊所在负责住宅设计的所总共不到40人,但最近已经裁掉了近10人。“越是大公司越艰难”,在乔磊看来,小公司人员比较少,经济压力相对小一些。“因为房企需要比较强的设计能力和一定规模的设计团队。一线城市一些规模大点的设计院都会与开发商有一定业务往来,虽然业务能力不同情况也不同,但总趋势都是下滑的。”

我们设计院算是业务能力比较强的,吴彤介绍,二批次集中供地中,他所在设计院承接了四五块,而他所在的所又是设计院中效益最好的所,10月份的产值已经完成了。但即便如此,吴彤仍未逃过降薪的命运。“只要薪资级别在4级以上,即便不是领导,绩效也被停发了”。

同样一家业内认可度较高的上海知名设计院员工表示,其所在所上半年业务扩张迅速,每个人都有至少10个面试指标,至少要面10个人,而最近则要裁人,又设定了裁员指标。“上半年招人,下半年裁人,非常戏剧化”。“一般都是先裁员后降薪。”肖元介绍,一般是裁员之后进行一波降薪,一个月后可能会进行第二轮裁员降薪,通常是分级别、按梯度打折,比如领导打6折,中层打7折,基层打8折,“原因很简单,裁员时公司会和其他员工明确说明,我们先裁员后降薪,你不选择走的话就需要接受降薪”。

而对留下来的设计师们来说,除了接受薪资打折和悬而未决的年终奖,甲方开发商的要求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越是市场不好,设计人员越累。”乔磊感叹,虽然已经三个月没有接到新项目,但加班仍然是家常便饭,甲方会持续要求我们改方案。

不着急推项目,有时间才会不断要求修改,在乔磊看来,开发商的精细度要求普遍更高了,一点瑕疵都不想留,“以前由于开发商赶时间,可能两三个月就要出方案,他们经常加班熬夜来审方案,有些就掐得不那么细”。而现在,出方案的时间普遍可以延长1-2个月。一些甲方要求每一个方案都做三个方向,以供选择。“图纸都要改烂了。”肖元表示,过去普遍情况可能改三遍,现在的项目要改几十遍甚至上百遍。

寒冬之下,一些设计费的“行规”也被打破。

一名设计从业者表示,通常来说,设计院的设计收费在每平方米20-30块钱不等的区间。而上海金山区的一个住宅项目,有设计院每平方米14块钱也做了。“这个价格本来属于‘短平快’。”他说,接不到活时,肯定会有这样的设计院出来扰乱市场。

“现在还不是最难的时候,许多设计院手上还有去年、前年的项目可以打磨。”陈兴说,由于设计行业受到地产影响存在一定的周期性滞后,地产今年上半年陆续裁员,设计行业则在下半年或年底动作集中。项目也是如此,设计院下半年可能做的是上半年或是去年接的项目。而下半年来,设计院今年接的项目量“跳水”,或直接断了新项目,将直接导致明年一些设计院无活可干。

“明年才是大考,能先撑到过完年再说。”陈兴说。

文中陈兴、乔磊、肖元、吴彤为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 ,作者:丁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