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西不再掌舵Twitter:矽谷大廠求穩 巨佬疲態難掩

語言: CN / TW / HK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2月2日早間訊息,據報道,傑克•多西(Jack Dorsey)在北京時間11月29日辭任 Twitter 執行長,由原CTO帕拉格•阿格拉瓦爾(Parag Agrawal)將接替自己出任CEO,佈雷特•泰勒(Bret Taylor)則會擔任董事會主席。

除了多西之外,不少科技大佬如今紛紛選擇“隱退”。

2015年,當傑克•多西(Jack Dorsey)以臨時CEO的身份迴歸Twitter時,他將這款應用稱作“當今最接近全球意識的東西”。讚美之情溢於言表。

倘若不知道背景,你甚至會誤以為他是在宣揚某種宗教,但如今多西卻離開了他的“神壇”。

從某種意義上講,多西的離職並不令人意外。一年多來,激進投資者Elliot Management一直向其施壓,要求他推動Twitter增長,改善財務業績。他還同時兼任服務公司Square的CEO。在外人看來,他似乎遲早會卸任其中一個CEO頭銜。(多西在電子郵件中表示,離開Twitter是他自己的選擇。)

但多西心中還有其他夢想。他對自己的工作感到厭煩和不安,希望尋找新的冒險樂園。

其實,有這種想法的科技大亨不只多西一人。

因為酷愛旅行,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今年從 亞馬遜 辭職,去追逐他童年的太空夢。 谷歌 的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也在2019年卸任,此後一直投資飛艇和飛行計程車等未來色彩濃厚的專案。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仍在運營 Facebook ,但這家公司已經改名為Meta。之所以選擇“元宇宙”這個轉型方向,似乎就是為了向如今已然以求穩為重的大公司文化重新注入新奇和刺激的元素。

Recode編輯彼得•卡夫卡(Peter Kafka)今年寫過一篇文章,他認為今年的科技高管離職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矽谷的節奏——從激進變成了求穩。

矽谷巨頭已經成長為規模龐大、利潤豐厚的印鈔機,不再需要具有遠見卓識的創始人來掌管,只需要聘請稱職的職業經理人來確保既定的發展節奏,規避災難性錯誤即可。

然而,這也從側面折射出科技巨頭的無聊乏味。面對政治爭議和棘手難題(如虛假資訊和仇恨言論)帶來的沉重負擔,當今最龐大的科技巨頭的創始人越來越厭倦於管理自己一手創立的帝國。他們深感迷茫,找不到簡單易行的解決之道,畢竟,開創新天地才是他們的興趣所在,而修繕舊王朝並非他們的所長。於是,他們紛紛退位讓賢,奔向新的樂園。

多西的新目標似乎很明顯。他痴迷於比特幣(這是他的Twitter個人簡介中唯一提到的東西),他在談論加密貨幣和去中心化網路時激情滿滿的樣子,像極了當初對Twitter的不吝溢美。

“我這輩子恐怕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工作了。在我看來,沒有什麼能比這更能為世界各地的人們賦能的了。”他6月份在邁阿密舉行的比特幣大會上如是說。

多西留著濃密的鬍鬚,看起來深不可測,他的健康習慣也很怪異,這些特質在矽谷為他吸引了眾多擁躉。週一,比特幣粉絲為多西的辭職歡呼雀躍,他們認定他會利用騰出來的時間支援加密貨幣事業。(但更可能的情況是,他將繼續在Square推動加密貨幣專案。事實上,他已經開始在那裡建立去中心化金融業務。)

多西並未對此置評,所以現在無法確切知道他辭職背後的故事。但他為何會在參與Twitter的發展超過15年後,在如今變得焦躁不安?答案不難理解。

他在2010前後的網際網路繁榮時期初試牛刀。彼時的美國,成為熱門社交媒體應用的聯合創始人是件很酷的事情。你會成為各大會議的座上賓,媒體更是會把你捧成顛覆性的創新者,你的公司會讓投資者爭相入股。運氣好的話,甚至還會受邀前往白宮與奧巴馬總統見面。那時,社交媒體正在改變世界,所有的重大事件都圍繞這種渠道展開。只要流量不斷增長,生活就無比美好。

但如今再要掌舵一家美國大型社交媒體公司,不再像當年那麼好運。當然,你同樣可以名利雙收,但會因平臺上的“仇恨言論”和“錯誤資訊”而備受指責。你再也沒有時間顛覆和創新,只能不停地遊走於文山會海間透不過氣。甚至還要時不時地飛往華盛頓,忍受政客們的頤指氣使。真正炫酷的年輕人不再甘願為你效勞,他們忙於把玩NFT,熱衷於在 we b3中開發DeFi應用,而監管機構也會緊緊地勒住你的脖子。

從許多方面來看,今天的加密貨幣領域都繼承了早期社交媒體公司那種鬆散、隨心所欲的精神。加密貨幣創業公司大舉融資,廣受關注,四處宣揚烏托邦般改變世界的使命。加密貨幣的世界裡也充滿了各種怪才,他們不走尋常路,對風險滿懷渴望,而web3(一個圍繞區塊鏈構建的去中心化網際網路願景)也的確包含了許多工程師們熱衷於解決的複雜技術問題。

以上種種因素,再加上流入加密貨幣的鉅額資金,便為已經疲乏的科技員工營造了一片誘人的新大陸。他們希望重新裝入年輕時那顆滿懷樂觀的心臟——也許對CEO來說也是如此。

“矽谷技術是守舊派,分散式加密是革新派。”另一位加密推動者兼Twitter早期投資人納瓦爾•拉維坎特(Naval Ravikant)本月在Twitter上寫道。

作為移動支付系統開發商,Square一直都是多西追求加密夢想最理所當然的出口。但他也曾試圖將比特幣的一些原則融入Twitter。該公司去年增加了比特幣小費功能,還啟動了一個名為“藍天”(Bluesky)的去中心化專案。這個專案的目標是建立一套開放協議,允許外部開發人員構建類似Twitter的社交網路,但其規則和功能卻不同於現有的Twitter。

從多西手中接過Twitter帥印的阿格拉瓦爾一直在密切參與這些專案,所以即便多西離開,這些專案也不太可能就此消失。

科技大亨們紛紛引退之際,非議也不期而至:有人認為,他們只是想逃避責任,要麼飛入太空,要麼在加密貨幣的世界裡逍遙自在,把爛攤子留給別人。

不過,這些大亨不約而同選擇此時交接權力並非全無道理。何況,當多西親身體會過權力中心的滋味之後,也難怪會著手推進網際網路去中心化的選擇。畢竟,他的第一步是拿自己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