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裔CEO制霸硅谷,印度人膨脹了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時代週報(ID:timeweekly) ,作者:馬歡,原文標題:《印度裔CEO制霸硅谷,印度人膨脹了:我們一出生就是天才》,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繼微軟、谷歌和IBM後,推特也迎來了一位印度裔CEO。

北京時間11月30日,推特創始人傑克·多西宣佈辭去CEO一職,由首席技術官帕拉格·阿格拉瓦爾 (Parag Agrawal) 接任。阿格拉瓦爾出生於印度孟買,2011年起進入推特工作,此前曾在微軟、AT&T和雅虎任職。自2017年10月以來,他一直擔任推特的首席技術官,負責機器學習方面的技術戰略。

多西表示,阿格拉瓦爾是“幫助公司扭轉局面的每一個關鍵決策的幕後推手。他是一個全心全意的領導人,是我每天都在學習的對象。我對他擔任我們的CEO一職給予全然的信任”。

相比較於阿格拉瓦爾的技術背景,外界對他的印度裔身份更感興趣。

近年來,國際大公司的CEO裏,印度裔的比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漲。目前硅谷的排名前幾的科技巨頭,除了蘋果外,幾乎全都被印度裔CEO包圍 (微軟、谷歌、IBM、Adobe) 。而在其它世界500強企業中,如百事可樂、萬事達、聯合利華、標準普爾等,其CEO級別的高管位置也都被或曾被印度人收入囊中。

除了CEO這一金字塔尖的人羣,在一些互聯網巨頭的管理層和工程師中,印度人的佔比也非常高。數據顯示, 硅谷有三分之一的工程師是來自印度,中高層管理者中,印度人的比例則更高。

相比之下,以技術聞名的華裔工程師,普遍都投身一線技術崗位,而少有上升到CEO的案例出現。雖然英偉達CEO黃仁勛和ZOOM CEO袁徵是華裔,不過這是由於他們本身就是公司創始人,而非通過提拔、升遷獲得最高職務。

出於對身份認同的喜悦,印度網友在社交平台上歡呼:“我們印度人一出生就是天才!” 印度跨國企業馬恆達集團的阿南德·馬恆達在推特上甚至這麼形容:“我們可以高興和自豪地説,這就是起源於印度的‘流行病’、一種‘印度CEO病毒’,而且沒有疫苗可以應對。”

一、會説英語,也敢説

美國普遍媒體認為,印度CEO之所以能在硅谷的激烈競爭中脱穎而出,其關鍵在於他們“強大的專業技能,出色的溝通和管理技能,良好的適應性,還有勤奮”。

在這當中,語言能力是一大優勢。

和人們刻板印象中的“印度口音”不一樣的是,大部分來美國打拼的印度精英有着非常優秀的英語能力。

由於英國的長期殖民統治,使得英語和印地語並列為印度官方語言。雖然受母語的影響,印度人説英語帶有濃重的口音,但大多數印度人並不拘泥於口音上的偏頗,也絲毫不影響他們精準地將意思表達出來。印度人對於用英語的方式來思考問題以及表達觀點輕車熟路。

除了會説,印度人也敢説。在社交方面,印度人也非常活躍。印度人的教育並不像儒家文化那樣,提倡謙虛忍讓,而是鼓勵學生多多表現自己,從小開始學會辯論和演説。

在印度的學校裏,社團的負責人都是像美國總統競選那樣產生的,想要成為領袖得先有説服人的口才。這也讓印度學生從小獲得了鍛鍊溝通協調能力的機會。

而在普通技術崗位上,語言優勢的作用並沒有很明顯。但要上升到公司高層管理,印度人則將其在溝通方面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

硅谷華裔創業家王維嘉曾在比較印度裔和華裔的文章中寫道,“其 (印度裔) 口語的流利度強,語言能力直接影響溝通能力,特別是管理的人越多,負責任越大,溝通能力越重要。”

王維嘉還提到,印度的法律、政治制度和美國更相似,更加容易融入美國社會,“像谷歌CEO皮查伊去國會作證一點也不怵”。

二、印度式團結

印度民族文化中的“抱團文化”也助力了印度人在海外的晉升。

20世紀80年代初,第一代硅谷印度創業家崛起時,他們意識到移民來美的難處與障礙,於是開始幫助前來追隨的同胞。

美國科技企業家、印度裔學者維韋克·瓦德瓦表示,第一代企業家如太陽計算機系統公司聯合創始人維諾德·科斯拉,就起到了這樣榜樣作用。這些早期成功者不但成為年輕一代的榜樣,還親自對新移民提供指導。

1992年,在美印度人還成立了硅谷印度企業家協會,專門為初來乍到的印度青年提供尋找導師、拓展人脈、創業孵化和資金支持等幫助,力圖培養新一代硅谷的印裔創業者。

經過幾代印度企業家的努力,硅谷早已建立起了一個成熟的印度圈生態,各類行業擁有強大的人脈關係網。

在這種抱團文化的影響下,硅谷常常可以看到印度人在職場的互相提攜。硅谷人曾經戲稱:如果有一個印度人進了某家公司,很快他就會介紹他的親朋好友也進來;如果有一個印度人和別人發生了衝突,那麼其“老鄉”也會站在他這邊。

《金融時報》稱,即便如今硅谷的印度裔高管已經數不過來了,印度人不再需要像最初那樣,付出非常大的代價才能打入科技行業,但他們互幫互助的習慣仍然延續着。這種“抱團”很有必要,比起其他外來羣體,印度人更明白這個道理。

三、華裔:説不過,自己當老闆

印度人在硅谷展現出英語熟練,善於溝通,無論是本國多元文化或移民經歷都能很快融入等優勢。

InfoQ曾有一篇文章對比了華人與印度裔的領導力,並表示: 華人是典型的技術型領導者, 主張內心修為,務實低調,傾向於個人奮鬥,喜歡在技術方向上深鑽; 印度裔則是典型的商業型領導者, 他們更關注傳遞價值觀,注重培養溝通能力、管理能力、影響力及對商業的理解,這更貼近西方文化中領導力的內涵。

美國教育諮詢公司WholeRen Group的CEO Andrew Chen曾評價, 中國學生通常是優秀的學術研究人員,但他們缺乏“軟技能”, 主要體現在語言能力、溝通能力、社交技巧、談判能力等多方面,這本質上反映了中西文化的巨大差異。

當然,這並不代表華人沒有自己的優勢。如今湧入硅谷的除了有華人碼農,還有來自中國的資本,華人創業之勢亦十分熱烈。

來自山東、碼農出身的袁徵因視頻軟件Zoom而風頭正勁,一度擊敗谷歌CEO登頂美國最受歡迎CEO。3位華人創業者——Tony Xu,Andy Fang和Stanley Tang創立的Doordash,目前已成為美國最大外賣平台之一。還有被稱為美版拼多多的Wish,有把共享單車帶到北美的LimeBike,華人企業家們將在中國國內可行的模式帶到美國,尋找一套屬於自己的模式。

作為來自中國的移民,袁徵在20世紀90年代申請美國簽證時,曾被拒籤8次,在第9次才成功。當時他“甚至不會説英語”,出生在山東的他,當時就算是説普通話,也有很重的口音。但最終,在“碰撞”之後,他克服了文化和語言障礙。

袁徵認為, 在硅谷成功的祕訣“主要還是文化問題” :“比如,很多中國工程師在做項目時不願跟人分享。然而這裏卻很透明,所以你就算項目沒有完成,也應該開誠佈公地溝通,想出一條解決道路。”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時代週報(ID:timeweekly) ,作者:馬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