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這一“拳”30年的功力,誰擋得住?

語言: CN / TW / HK

作 者:金豆

來 源:正和島

隨著5G技術的快速發展,以及萬物智慧互聯時代的到來,製造業、農業、能源等傳統產業,都在加速數字化佈局與轉型。無論是國家巨集觀政策的頂層設計,還是提升產業基礎,實現產業鏈提質增效,或是企業市場化充分競爭下的現實需求,社會各界越來越多的達成一個廣泛共識,那就是數字化轉型已經成為進入這個時代的城門鑰匙。

“未來15年製造業將面臨著雙向受壓的局面,是我國製造業由大變強的關鍵時期。”在剛剛結束的一場商業論壇上,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產業基礎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陳學東對未來中國製造業做出了以上的研判。

自2010年以來,中國製造業增加值已連續11年位居世界第一。中國製造業能夠保持強勁的國際競爭力,與我國不斷深化改革、擴大開放息息相關。

在新的時期,面對全球疫情影響帶來的產業鏈和供應鏈挑戰,以及全球疫情防控要求、勞動力短缺、物流成本高企等因素形成的前所未有的壓力下,中國製造業如何錘鍊產業鏈強韌性,成為未來15年中國製造由大變強的關鍵。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專家委名譽主任、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諮詢委員會委員、工信部智慧製造專家諮詢委員會主任朱森第表示, “數字化轉型是錘鍊產業鏈強韌性的重要路徑和手段。”

01、國之大勢:一堂關乎生存和長遠發展的“必修課”

工信部部長肖亞慶表示,世界經濟數字化轉型已是大勢所趨。對製造業發展而言,數字化轉型已不是“選擇題”,而是關乎生存和長遠發展的“必修課”。

正和島首席經濟學家、民進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王林研判,資料要素正在成為改變國際競爭格局的新變數。

11月30日,工信部發布《“十四五”資訊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發展規劃》,《規劃》明確到2025年,製造業數字化轉型步伐明顯加快,全國兩化融合發展指數達到105。《規劃》要求企業經營管理數字化普及率達80%,企業形態加速向扁平化、平臺化、生態化轉變。

相關資料顯示,當前,我國已建成門類齊全、獨立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工業經濟規模躍居全球首位。我國工業擁有41個大類、207箇中類、666個小類,是世界上工業體系最為健全的國家。在500種主要工業產品中,有40%以上產品的產量居世界第一。自2010年以來,我國製造業已連續11年位居世界第一。

據統計,中國製造業企業500強資產總額、營業收入分別從2012年的19.7萬億元、21.7萬億元,增長到2020年的39.19萬億和37.4萬億元;最新發布的世界500強企業榜單中,我國工業領域企業有73家入圍,比2012年增加28家,增幅非常大。

2020年疫情的爆發,讓眾多企業清晰認識到應該加快數字化轉型,以應對不確定性帶來的緊迫性。通過這場疫情的影響,也讓企業家們發現,數字化已經通過各種形式滲透到產業鏈的各個環節,讓各個領域發展變化的時間軸加速縮短。

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不穩定性和不確定性的增強,這無疑在一定程度上激發了數字化服務的潛力,更加速了製造業數字化的發展程序。假如還不重視和進行數字化轉型,企業的競爭優勢勢必加速衰減,甚至不復存在。

因此,未來推動製造業數字化轉型,推動數字技術在製造業全流程、全領域深度應用,已然是國之大勢和時代要求。

對於“十四五”時期的數字化程序,肖亞慶提出,要認真貫徹“十四五”規劃綱要關於“推進產業數字化轉型”的部署。他指出,要開展製造業數字化轉型行動和中小企業數字賦能行動,提升研發設計、生產製造、企業運維等產業鏈各環節數字化水平。

或許,數字化轉型正是我國未來製造業由大變強的一條“沒有退路”的勝利之路。

02、任正非親自督戰,華為打出30年功力的一“拳”

一個不爭的現實是,雖然很多製造企業明白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性,但是大多數企業的數字化才剛剛開始,或者停留在初級階段。有些甚至是在跟風效應的影響下趕時髦,為了數字化而數字化,方向、方法與目標並不清晰。

前不久,任正非親自督戰,華為成立五大行業軍團的新聞攪動了整個科技圈和製造業。有人認為,這是華為深耕行業數字化,瞄準潛力無限的產業數字化轉型新藍海。新時期華為的數字化戰略佈局,及時給我國製造業加快數字化轉型打了一劑強心針。

1. 華為數字化變革歷程

通過梳理髮現,早在2013年,華為就已經開始數字化轉型,並驚人的每兩年登上一個臺階、提升一個緯度:

2013年,華為從製造體系著手,啟動公司級數字化運營轉型。

2015年,華為從數字化製造領域擴充套件到大供應領域。

2017年,“數字化轉型”被確立為集團層面最重要的戰略變革,華為內部變革全面圍繞“數字化轉型”展開。

2019年,因美國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華為公司進入“戰時狀態”,產品數字化變革重點工作轉向全力保障公司的業務連續性運營,打造自主可控的工業軟體及數字化使能平臺支撐體系。

2021年,美國對中國“根技術”出口限制越來越多,華為深刻認識到光靠“單打獨鬥”無法解決工業軟體與平臺被“卡脖子”的問題,只有聯合國內工業軟體生態夥伴,構建中國自主可控的數字化工業軟體與平臺“根技術”體系,才能徹底打破華為乃至中國工業企業受制於人的被動局面。因此,華為參與組建了中國數字化工業軟體聯盟(DISC),並將自身在產品數字化變革中形成的數字化使能平臺轉換為華為工業雲中的核心元件。

華為數字化轉型歷程

現如今回過頭來看,憑藉強大的研發投入與技術積累,華為的數字化轉型之路在鳴槍時,就已經贏在了起跑線上,甚至達到了傲視群雄的江湖地位。

華為30年的研發投入和技術積累,在今天的製造業數字化領域,已經沉澱了遠超同行的時間,還間接投入超過1000億人民幣。可以說,時間和金錢堆出來的護城河已經非常寬廣。

2. 華為數字化轉型的“三橫一縱一平臺”

作為一家非雲原生的製造企業,華為數字化轉型,首先選擇了為客戶創造價值的客戶交易、產品研發、生產供應三大主業務流上開展變革。通過業務物件數字化、過程數字化、規則數字化,橫向打通跨域業務斷點,縱向貫通戰略到執行。

為了支撐業務變革,華為在集團層面統一構建了數字化使能平臺作為底座,它包含兩個關鍵的基礎設施,一是公司級數字底座,彙集各BU/MU/FU資料,進行統一資料治理,並實現了資料服務化封裝和全域性共享;二是構建了公司級統一的雲化、服務化IT平臺HIS(Huawei IT Service),來沉澱各領域的數字化變革資產,避免重複造輪子。簡單總結就是: 三橫一縱一平臺

華為在數字化轉型實踐過程中有一個經典案例,那就是華為松山湖智慧工廠的實踐。在數字化、視覺化、智慧化的物聯網技術應用下,熱火朝天的、喧囂的大生產場景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機械臂和數字化裝置在程式指令下,“靜寂”地精確迴圈。

整個生產基地,從大卡車向基地運貨、物料自動倉儲入庫、生產線自動提取配件、產成品出庫,實現了全線智慧化管理。在智慧製造車間裡,每一臺生產裝置、每一位員工,每一件物料,均成為物聯網上的一個數字化、視覺化、智慧化的節點。

松山湖工廠的產線已經實現了高度自動化、數字化和智慧化,一條120米的生產線從物料上線到包裝完成只需要17個人,平均28.5秒可生產出一臺手機,該工廠目前共有近40條這樣的生產線。

3. 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

華為的數字化轉型,套用一句經典電影臺詞:這一“拳”30年的功力,你們擋得住嗎?

如同任正非所說“和平是打出來的”。所謂“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這30年功力的一“拳”,橫向打通跨域業務斷點,縱向貫通戰略到執行,對內避免了低效投入、重複投入和無用投入,實現生產力要素的全面升級,對外在市場化的充分競爭環境下,助力企業構建真正的護城河,提升在國內外市場中的核心戰鬥力,打贏數字化轉型這場硬仗,從而換來更長遠的穩定發展和更廣闊的市場空間。

毋庸置疑的是,華為在製造業數字化方面淌出了一條可借鑑、可複製、可推廣的轉型之路。

面向未來,隨著國際大環境的變化,華為期望結合產學研與政府,持續共同打造華為工業雲,踐行“Me for Me,Me for Customer,Me for World”的數字化轉型之路。

製造企業想持續打勝仗,這才是必須加快的戰略級佈局。

03、華為雲如何助力製造企業數字化轉型“穩準狠”?

朱森第認為,未來製造業數字化轉型的著力點要從產品的數字化入手,由產品的數字化帶動企業設計研發的數字化、生產加工的數字化、業務流程的數字化,再帶動企業整個管理的數字化、營銷的數字化,然後和新的技術融合,使得企業變成一個數字化的企業。

眾所周知, 目前全球公認的5朵雲——亞馬遜雲、微軟雲、華為雲、谷歌雲、阿里雲,只有華為雲,是製造業起家的雲服務提供商。 據瞭解,從2017年開始,華為通過華為雲,嘗試把30年建立護城河的經驗、方法、技術和工具對外開放,幫助政府和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

據瞭解,截至目前,華為產業雲已聯合300多家生態夥伴,為2萬家製造企業提供數字化轉型服務。華為雲已落地超140個產業雲創新中心,從業務流深入“研產供銷服”5大類製造場景,以電子、裝備、家居、小家電等產業叢集實踐經驗及優勢,拓展覆蓋到汽車、石化、鋼鐵、五金等15個產業叢集。

同時,產業雲創新中心還與高校、政府以及產教融合機構緊密合作,基於當地特色和發展需求,制定並落實了超20個ICT人才培養規劃,落地超50場開發者類大賽,培訓超20萬以上開發者,以滿足軟體類企業對人才的需求,打造長期合作共贏的創新生態。

華為超過30年的製造業經驗、研發投入,以及近十年來數字化轉型實踐,可以說是最懂製造業數字化轉型的痛點、堵點和爽點。華為雲針對製造企業數字化轉型和智慧升級更是做到了“穩準狠”:

1. 準:智慧生產(生產力要素提升生產裝備、產品)

製造業(尤其是大型製造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是一個超級複雜的系統工程,不能眉毛鬍子一把抓,要抓住製造業數字化轉型的牛鼻子,對準公司業務目標,使能主業成功,核心要圍繞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服務展開,提升研發生產環節的智慧化水平。

做好資料治理,基於資料模型貫通產品全生命週期資料,使能作業和運營效率提升是轉型成功的關鍵。

2. 穩:數字辦公(生產力要素提升人)

穩中求進,通過一個全場景穩定、安全、智慧、數字化協同辦公平臺,充分釋放“人”的生產力。企業與上下游供應商更緊密聯接和協同,行政更高效為員工提供各類服務,實現企業組織效率和執行效率的穩定高效。

數字化變革是漸進式發生的,要蹄疾步穩,不能急於求成,需要放到10年或者更長的時間維度去思考和衡量。建立一個穩定的並被賦予數字化使命的組織,以及架構先行(確保架構在一個較長時間週期內的可持續演進和保持領先)是數字化變革是否最終成功的關鍵。

3. 狠:科學管理(構建與先進生產力相匹配的新型生產關係)

工業數字化轉型本質是一場由數字技術驅動生產力升級並帶動生產關係升級的革命,一把手要有刀尖向內、躬身入局的戰略決心,要將數字化轉型提到集團戰略的高度並推動落實。

要聚焦在通過引入新的技術大量消滅問題,而不是簡單的把現有流程改來改去,反覆烙燒餅。要在理解複雜生產關係(流程/制度)的合理性基礎上,通過堅持技術升級和生產力要素提升來倒逼管理體系升級。

華為中國區副總裁、華為雲中國區總裁張修徵指出, 目前全球製造業都面臨著產業結構調整帶來的機遇和挑戰,世界主要工業強國都迫切想在製造業數字化轉型大勢中贏得先機,中國製造業更是到了從大到強的關鍵發展時期。

“中國製造業的高質量發展,需要工業軟體、工業雲平臺、工業網路和工業裝置的協同運作,需要裝置提供商、軟體開發商、雲服務商、整合商和企業使用者的共同努力。華為雲願意提供自身的技術、經驗和服務,與製造業行業夥伴一起攜手,在政府指導下,共建工業智慧體,推進製造業質變。”張修徵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