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掉115億,市值還剩70億,叮咚買菜套牢多少資本?

語言: CN / TW / HK

對於深陷虧損泥沼中的叮咚買菜來說,大本營上海盈利成為不多的亮點。戰略上常有“不要計較一城一池得失”的說法,僅有一個城市盈利,況且還是公司總部所在地,其商業模式能否最終跑通,成為巨大的問號。

在二級市場上,叮咚買菜深度破發,已然被拋棄,百億資本難以從容退出。

叮咚買菜(DDL.NYSE)四季度財報顯示,營收54.8億元,同比增長72%。淨虧損為11億元,較去年同期12.5億元有所縮窄。

2021年全年營收為201億元,同比增長77.5%;全年淨虧損64.3億元,比上一年(2020年)虧損31.8億元,增加一倍不止。

再加上叮咚買菜2019年虧損18.7億元,最近三年,叮咚買菜累計虧損115億元以上。

2017年,叮咚買菜創立,2017年、2018年兩個年度顯然不會盈利,如果加上這兩年虧損規模,叮咚買菜總計虧損或在130億元以上。

IPO前,叮咚買菜融資10輪,可統計的融資總額摺合人民幣大約110億元。換言之,最近3年,叮咚買菜基本把融資都“搭”進去了。

要說叮咚買菜毛利率不算低,2019年至2021年分別是17.14%、19.68%、20.1%,隨著規模擴大,展現出規模效應,毛利率逐步改善。

和同行每日優鮮相比,後者2019年、2020年毛利率分別為8.68%、19.42%,叮咚買菜毛利率略勝一籌。

四季度,叮咚買菜的毛利率27.7%,相比上個季度提升9.5個百分點,和2020年同期15.1%相比,增加12.6個百分點。

規模提升明顯,毛利率持續改善,叮咚買菜到底虧在哪兒?

叮咚買菜共擁有10個食品研發加工工廠,約60個城市分選中心和約1400個前置倉,前置倉面積達50萬平方米。

前置倉最大優勢是配送時間短,叮咚買菜主打“29分鐘到家”口號。前置倉離消費者越近,越能保證生鮮的質量和服務標準化,代價是更高履約費。1400個前置倉需要巨大的成本覆蓋。

資料顯示,叮咚買菜僅僅去年季度總運營成本和費用達到65.2億元;其中銷售成本約40億元,同比增長46%;履約費用約18億元,同比增長47%。營銷費用和研發費用分別是3.6億元、2.8億元。

公司CEO樑昌霖曾透露,經營一年以上的前置倉,日均單量在1000單左右,客單價65元,才能實現盈利。

按照1400個前置倉規模,每天1000單,客單價65元,每天GMV(不完全等同於銷售額)大約是9100萬元,全年GMV則大約是332億元。

四季度營收增速與第三季度111%增幅相比,明顯放緩,且與第三季度61.9億元營收相比,首次出現下降,降幅約11%。第四季度,叮咚買菜前置倉新增 25個,僅為三季度新增數量約10%,在三季度,叮咚買菜新增前置倉239個。

如果叮咚買菜維持1400個前置倉規模,2022年整體GMV增長在50%左右,則有望在2022年四季度實現盈利。

實際運營中,新店難以在短時間內達到盈虧臨界線,而老店也會因持續虧損而選擇關閉。如果保持在1000家店達到日均單量1000,客單價65元,已經非常不錯。

公司對外披露,上海地區於去年12月份實現盈利,整個長三角地區也在第四季度實現UE(單位經濟模型)轉正,不久將在全國實現全面盈利。

如果以一城一域的盈利,進而看到全面盈利,則顯得過於樂觀。

上海區域平均客單價超過66 ,每單毛利率28%以上;全國平均客單價不到60元,毛利率為27.7%,兩者相差並不大。

履約成本對比,叮咚買菜上海區域履約費用率15%,全國平均履約費用率32.58%,是上海區域的兩倍以上。履約費用主要包括人力、物流、包材、促銷、倉庫租金等幾大方面。而履約費用是除營業成本外的最大支出,且屬於剛性支出,很難過多壓縮。

上海前置倉密度更高,履約費用也較低。從公司角度來看,認真經營出一個樣本,舉全公司之力讓上海區域盈利不難,甚至一線城市 廣深都可能陸續盈利,但要想全國其他城市都像上海看齊,短時間內還做不到。

這就是為何叮咚買菜四季度財務或許是上市以來最好,而資本市場卻不買賬,當前生鮮電商很難講出新故事了。

叮咚釋出四季度財報後,2月15日至2月23日6個交易日持續下跌,股價也跌至最新的4.85美元,並逼近前期低點3.9美元。

叮咚買菜發行價為23.5美元,上市後一度漲至46美元,3.9美元歷史低點和高點相比,回撤超過9成;即便是最新價4.85美元和發行價相比,也是破發近80%。

股價如此低廉,叮咚買菜想繼續通過股權融資,基本沒希望了。2021年兩輪融資超過10億美元,軟銀、紅杉、今日資本等高位入場都被套牢。

叮咚買菜最新市值11億美元(70億元人民幣左右),在其估值10億美元左右入場的資本,難以從容退出,有多少打算繼續陪跑,又有多少打算割肉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