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地產CVC如何闖關科創圈?|對話碧桂園創投管理合夥人牛若磊

語言: CN / TW / HK

摘要:“我們是一家目標清晰,也有能力長期在市場上持續活躍的機構。過去三年,我們的投資速度、數量和金額都在持續上漲。但上漲不是永無止境的,達到目前規模後,再往上提速會相對緩慢一些。”

本文來自全天候科技,閱讀更多請登陸www.awtmt.com或華爾街見聞APP。

作者|胡描 編輯|羅麗娟

碧桂園創投打響在硬科技投資領域的第一槍,是在“藍箭航天”的專案上。

彼時,作為碧桂園集團直屬股權投資事業部——碧桂園創投剛成立不久。而“藍箭航天”的還是一個在國內尚在起步階段的“商業航天”專案,具有投資金額大,科研風險較高,回報週期長的特點,讓大多數投資人望而生畏。

“我們花了近半年的時間,把全行業的企業都訪談了一遍。”碧桂園創投管理合夥人牛若磊告訴全天候科技,最終他做出了判斷:“實際上不管是遙感、通訊,還是導航,對商業航天都有巨大的需求,而國內商業航天的發展還受到運力不足的限制。”在巨大的供需不足之下,定位為中大型液體火箭製造商的“藍箭航天”有著不錯的發展潛力。

2019年12月,碧桂園創投以5億元人民幣,獨家投資藍箭航天C輪融資,並以此切入到“硬核科技”領域。碧桂園的入局,讓藍箭航天受到了更多的關注,在此後一年內,藍箭航天獲得了連續融資,領投機構除碧桂園創投外,還有紅杉基金、經緯中國、基石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

迄今,碧桂園共領投了3輪藍箭航天融資,公開資料顯示,後者估值從30億元一路已漲至超百億元。

一家地產CVC投資了與其主業毫不相關的商業火箭,這也讓業界對碧桂園創投的投資邏輯和投資方法感到不解和好奇。

不僅是商業航天,在“硬核科技”領域,碧桂園創投還重倉了半導體、先進製造、碳中和等賽道,諸如紫光展銳、盛合晶微、萬華禾香、蜂巢能源等都是其“狩獵”成功的專案。目前,沿著半導體產業鏈的枝蔓,碧桂園創投還看向了“元宇宙”的硬體廠家。

雖然依託於碧桂園集團,碧桂園創投在資金、人才、品牌等多個方面,起點都比大多數初創投資機構更高,但早期也並非一帆風順。

“初期對我們來說最大的一個挑戰是,大家雖然對碧桂園很熟悉,但是對碧桂園做投資這件事情,並沒有非常高度的認知。大家都知道我們是一個地產集團的CVC,但是不知道我們的投資邏輯、方法是什麼,我們是不是一級市場一股可持續的力量。”牛若磊告訴全天候科技。

這也讓碧桂園創投開始思考,如何成為更有競爭力的新進入者。

牛若磊透露:“碧桂園創投從成立到現在,主要使用的都是自有資金去投資,我們的資金從某種程度上面說,是一個有序的資本,一個沒有時間限制的資本,只要被投資企業能夠持續的創造投資回報,理論上我們是可以永續下去的。”

碧桂園創投管理合夥人牛若磊

而在自有資金的優勢下,碧桂園創投的投資選擇可以與市場上大多數投資機構做出差異化。

在3年的摸索中,碧桂園創投探索出了一條“啞鈴”式的投資模型,即投“兩端”——早期和成熟期的專案。

成熟期的專案需要的投資金額巨大,但參與競爭的投資機構相對較少,碧桂園創投能夠在其中發揮資金量的優勢;而早期專案,雖然專案、投資機構眾多,但缺乏產業投資人,依託碧桂園集團的資源,創投部門也有不錯的競爭力。且對早期專案的佈局,還能為其成長期專案“蓄水”。

在跑通了投資組合的模型後,碧桂園創投的投資速度有了明顯的提速。截至目前,碧桂園創投已投資超90家企業,其中有26家獨角獸,有10家成功IPO,13家已完成下一輪募資。

“過去三年,我們的投資速度、投資數量和投資金額都在持續上漲。但 這個上漲它不是永無止境的,任何機構在達到一定規模後,再往上提速都會相對緩慢。”牛若磊說。

對於行業與市場對他們的疑問,而碧桂園創投打算用時間來證明自己會長期在市場上參與投資。

“只要我們能夠長期存續下去,我們就一定會取得成功的,這是檢驗成功的唯一標準。”牛若磊說。

以下為全天候科技 與碧桂園創投管理合夥人牛若磊 對話 內容 ,經 整理:

全天候科技 :地產企業為LP對你們的投資行為有什麼影響?碧桂園集團對你們有哪些要求?

牛若磊:2018年碧桂園集團提出了轉型高科技綜合性企業,碧桂園創投伴隨著這個背景而成立。創投的業務主要在給主業高科技轉型升級中提供投資角度的支援。

因此,我們的投資領域都與科技轉型的方向密切相關, 簡單來說是 四大主題: 科技、消費、大健康,以及地產產業鏈。

雖然我們2019年才開始做投資,但碧桂園在中國已經深耕了30年,是一個知名度很高的品牌。相比一個新的機構,碧桂園的品牌實際上給予了我們很多“入場”的機會。

同時,碧桂園是一個大型的綜合地產集團,產業化垂直整合是重要的經營理念。所以我們在投資時,也自然養成了以產業鏈思維尋找投資標的,沿著產業鏈的上下游持續深耕的投資方法論。

全天候科技 :碧桂園創投成立僅3年,與資歷悠久的頭部PE、VC相比,哪些方面還有欠缺? 要如何 彌補?

牛若磊: 相比很多初創投資公司,我們不管是資金優勢、品牌優勢,還是團隊本身,從第一天創立時就在多個方面有獨特的優勢。

但投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也是一個需要積累的行業。耳熟能詳的許多投資機構都在這個行業很多年了,我們在市場上跟他們碰面時,的確存在一些競爭難度。

初期對我們來說最大的一個挑戰是,大家雖然對碧桂園很熟悉,但是對碧桂園做投資這件事情,並沒有非常高度的認知。大家都知道我們是一個地產集團的CVC,但是不知道我們的投資邏輯、方法是什麼,我們是不是一級市場一股可持續的力量。

實際上, 我們是一個目標非常清晰,有能力長期在市場上參與投資的機構, 這個需要用時間來證明。

全天候科技 :碧桂園創投投資的很多專案都是“硬核科技”,進入這些行業有門檻嗎? 如何 跨越門檻?

牛若磊:硬核科技領域每一個細分賽道,專業性都特別強,有極高知識門檻。我們借鑑了產業思維的方法論,進入到每一個新行業都會用產業投資的打法,去做全產業鏈分析,主要有兩個切入點:

一個是去尋找產業鏈上的核心企業,我們把它叫做“鏈主”。比如我們在半導體行業投資的第一個專案紫光展銳,我們認為它就是一個產業鏈的核心企業,它的上游是軟體供應商,下游是中芯國際這些製造商,以及封裝測試、渠道代銷商等等。我們投了紫光展銳這樣一個“鏈主”,再延展出去投資這個行業就會容易很多。

圖片由碧桂園創投提供

另一個切入點就是去發現產業鏈裡最大的阻礙, 我們把它叫做“鏈阻”, 我們投資 這個環節 ,把瓶頸開啟,這個產業就有可能會迎來爆發式的發展。

以商業航天行業來舉例,我們不太需要去研究火箭該怎麼發射,更多的是從市場、行業的角度做研究。不管是遙感、通訊,還是導航,對商業航天都有巨大的需求,但我國商業航天發展現狀還無法滿足,我們經過調研發現其中最大瓶頸是運力不足。

國內做商業航天的企業也有很多,但“藍箭航天”是唯一一個定位在中大型液體火箭的企業。我們在眾多的火箭公司裡挑選了運力最大的標的,主要是瞄準產業鏈瓶頸的考慮。

在商業航天領域,我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投資另外一家企業。主要的原因是,我們認為這個瓶頸還是沒有打破,在打破瓶頸之前,我們對這個行業會審慎觀望。

全天候科技 :投資硬核科技,好像都會有藍箭航天這樣“週期長,投資大”的問題,是不是也意味著需要更多的耐心,更多的投入?

牛若磊:是的。很多的投資機構都會提到長期投資、長時間陪伴,但投資機構的投資策略,需要跟自己的投資基金期限匹配,只能投基金年限覆蓋期間的專案。

碧桂園創投從成立到現在,主要使用的是自有資金去投資,我們的資金從某種程度上面說, 是一個永續的資本,一個沒有時間限制的資本,只要被投資企業能夠持續的創造投資回報,理論上我們是可以永續下去的。

當然我們還是組合型打法。這個投資組合裡有成熟較快,資本化較快,有退出視窗的專案;也有硬核科技,可能研發週期很長,有一定風險,但一旦成功,就可以給我們帶來很高投資回報的專案。

全天候科技 :碧桂園創投會給自己投資邊界設定界限嗎?比如什麼會去投,什麼不會去投?

牛若磊:我們不會因為主業是地產而限制自己的投資範圍,這方面沒有明確的界限。 但從投資階段來看,我們是一個投早期、投成熟期的“啞鈴”模式,我們很少會去碰成長期的這些公司。

這是我們自己優勢的一個總結。 主要使用自有資金,因此資金在投資規模、投資時間上,以及風險承受能力上,可能都跟市場化基金有所不同。

比如中後期階段,我們投資了不少的超級獨角獸,估值可能在百億美金,甚至更高。單筆投資金額可能會在10億,甚至更多。我們發現,在這個範疇裡,能夠出手的機構數量大幅減少,面臨的競爭也會小一些。這個階段可能回報率相對較低,但它可以容納相對大的資金,也有相對穩健的收益,是我們比較偏好的一個階段。

另一頭,在早期我們也做了一系列研究。我們發現A輪及以前雖然有大量VC機構參與,競爭激烈,專案也多,但卻很少有產業投資人蔘與。於是在早期,我們以產業投資人身份介入,很有優勢獲取專案。我們會做相對大的投資組合,以規避單一專案的風險。

而成長期專案,他們可能已經有了自己的商業模式,已經在快速成長。但依然有不確定性,可能同一條賽道還有多家企業在競爭,鹿死誰手還不清晰。

與此同時,投成長期的機構又非常多,競爭激烈。所以我們暫時戰略性的選擇了迴避。

但我們會對自己投過的早期專案持續投入。我們的早期專案到了成長期把握會更大,我們也更願意去扶持。 相當於為成長期專案做了一個蓄水池,與其在成長期去找,還不如我再往前走一步。

這是我們結合自身的情況得出的策略,沒有對錯,每個機構都有自己的偏好。

全天候科技 :你們曾強調過“全生命週期陪伴”,這個怎麼理解?

牛若磊:我們希望伴隨早期企業持續成長,做全生命週期的投資人。

我們的資金屬性決定了我們的靈活性,從早期,到成長期、成熟期,甚至IPO,IPO之後,我們都可以去加入。

在早期發現了優秀的創業者,伴隨的時間越長,我們對他的信心會越大,我們就能把資金投入到這些最有潛力的專案上,這也會增加我們的投資回報。

很多的優秀投資機構都是靠小部分專案創造了絕大部分收益。我們也是如此,希望在優秀的企業身上持續加註來創造高收益,而不是“廣撒網”靠專案數來創造收益。

不過“全生命週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們成立也才3年,還不可能完全做到。但我們已經有很多持續投資的案例,比如藍箭航天,我們連續領投了三輪,從30億的估值一直到現在100多億的估值;遇見小面我們獨家投資兩輪,合成生物學賽道的“藍晶微生物”,我們也是連投兩輪。

全天候科技 :從半導體、元宇宙、商業航天,到線下餐飲專案遇見小面,碧桂園創投跨越的賽道很多,你們怎樣去解決多賽道的挑戰?

牛若磊:在投決層面,我們對不同行業的判斷都是同樣的維度和標準。雖然跳了不同的行業,但是在判斷的依據上,還是要回歸商業的本質:看供需關係、競爭格局,以及估值是否合理等等。

 我們也有一套自上而下的“研究引領投資”的方法論。

我們的硬性規定是團隊在進入新行業前必須做深入行研,以判斷行業是否值得我們投入時間、精力,是否可以產生好的回報,是否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路徑去介入。原則上沒做過行業研究的專案,不能進入投決範圍。

 在研究上有三類“智庫”資源可以調動。首先是集團資源,在內部找行業專家給予意見,特別是地產產業鏈方向。其次是我們外部第三方的專家庫。

第三類是被投企業。我們現在已經有近百家被投企業,他們對所屬的產業鏈非常熟悉。產業鏈思維的投資也成為我們非常大的資訊來源。

不過雖然有很多資源可調動,但更多需要團隊自己挖掘資訊。我們有一套體系化的行研標準,團隊成員需要按照框架收集資訊收集,並得出原創性的結論。

我們目前所有的投研工作都是高度數字化、體系化地開展,而不是自由發揮。

全天候科技 :碧桂園創投成立3年,投資數量達到了90多起,投資速度似乎還在不斷提高,你怎麼看當前的投資速度?

牛若磊:保持比較高的投資效率,一方面源於投資團隊的努力和擴充,但更多還是來自於我們體系的搭建。

比如針對早期專案、中後期專案,我們有一個高度統一的投資方法論,但具體操作流程上是有差異的。為什麼需要團隊在投專案之前要先看行業,作用就是內部達成共識:投還是不投?要投什麼樣的企業?關鍵成功要素是什麼?達成一致,推專案時效率就會提升很多。

總體來說,我們的團隊建設、體系打造,這三年都在不停的完善,所以也可以發現從2019年到現在,我們的投資速度、數量和金額都在上漲。

但我也想強調, 我們現在的投資規模在市場上已經不算小了。上漲不是永無止境的,任何機構在達到一定規模後,再往上提速都會相對緩慢。

全天候科技 :碧桂園創投與被投企業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

牛若磊:很多企業接受我們的投資,對我們的產業背景是有很大憧憬的。比如消費企業會希望他們的消費品、服務可以進入社群生態。科技企業可能會希望產品進入產業場景。這些合作本身對雙方都是有利的。

碧桂園創投在集團各業務線和被投企業中間,起到的是一個橋樑的作用。我們會把被投企業的訴求做好傳達,促成他們之間的共贏合作。像遇見小面,他們希望能在我們總部開一家店,我們把需求對接給商管部門,他們通過市場化的談判,最後達成了合作。

碧桂園創投2022年以來投資情況一覽 圖片由碧桂園創投提供

與我們集團主業無直接關係的行業,比如半導體,因為我們從上游的設計到下游的封裝測試、製造等都有投資,我們也會積極地組織這些產業鏈的企業坐到一起去碰撞和交流。

同時我們可以給予企業一些賦能,不僅是在產業層面,在組織建設方面,在他的人力、財務、法務、公關等不同的領域,都能夠給予他們幫助和意見。

當然了,我們的一個原則還是幫忙不添亂。我們只提供幫助,而不是主動要求。

全天候科技 :現在是否已經到了驗證碧桂園創投成果的時候了?

牛若磊:每一個時間點都在驗證。每一次我們的投後會議,每一次給LP的定期彙報,每一次在各大媒體的出現,都是一個持續對碧桂園創投的評估。

我們持續在做投資,我們每年都有投出,可能也有退出。這是一個持續的檢驗——被市場,被LP檢驗的過程。

我們最終是否成功,取決於它能否長久的存在於這個行業,成為活躍的投資人。只要能夠長期存續,就一定會成功。

投資是一個週期性的行業,有高峰有低谷,但是隻要持續堅持下去,這就是檢驗成功的唯一標準。

全天候科技 :碧桂園創投未來還會關注哪些賽道 哪些型別的專案?

牛若磊:我們未來要關注的,跟我們現在關注,以及過去關注的還是高度一致的。

但未來我們對科技屬性的要求會越來越高。早期專案可能更關注它的科技原創性,對“硬核”會要求更嚴格一些。並且,也會規避掉一些非原創式的創新。

風險提示及免責條款

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本文不構成個人投資建議,也未考慮到個別使用者特殊的投資目標、財務狀況或需要。使用者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據此投資,責任自負。

收藏 分享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