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蔚小理看上的欣旺達,開始露出“黑馬姿態”

語言: CN / TW / HK

當各家車企都開始“逃離”寧德時代之後,身為二線廠商的欣旺達開始露出野心。

昨日晚間,“動力 電池 新貴”欣旺達公佈2021年年報業績。

在這份成績單裡, 最受市場關注的動力電池業務較去年 同比增長584.67% ,在公司營收佔比中從墊底一躍升至第四的位置,同時毛利率更是出現較大幅度,離“盈虧平衡”僅有一步之遙。

在業績增長的背後,欣旺達在眾多角色的目光焦點處已矗立許久: 車企們渴望它成長,寧德時代等電池廠開始對它多了一絲忌憚。

如今欣旺達帶著自己的轉型美夢,慢慢在動力電池領域展現出黑馬潛力。

由虧轉盈,欣旺達有更大的目標

早在2008年,欣旺達就已經進入了動力電池市場,最早從事電池PACK產品的研發。但由於沒有涉及最關鍵的電芯業務,欣旺達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缺失核心技術的電池在市場上很難得到車企的信任。

2014年,欣旺達決定收購東莞鋰威,涉足電芯業務,在此後幾年裡,欣旺達先後得到了吉利、雷諾 日產 、東風等車企的訂單。

但從國內動力電池裝機量排名來看,欣旺達的動力電池業務卻始終在10名左右徘徊。一方面欣旺達的主營業務在消費電子產品市場,轉型不充分導致動力電池生產線並未得到充分應用,近些年一直處於“佛系發展”的階段。資料顯示,2016年欣旺達的動力電池佔公司總收入還有6.39%,到2020年卻不足2%。

另一方面, 欣旺達難以獲得中高階主機廠的訂單 ,只能從事一些冷門車型的動力電池系統研發。

可以說,在2021年前,動力電池業務僅僅是欣旺達的副業,但一個轉機出現了。

隨著近兩年消費電子產品市場越來越趨於飽和、手機銷量逐漸下滑,欣旺達亟需尋找新的突破口,因此公司加速了動力電池業務的佈局。

此外,隨著動力電池從“買方市場”轉向了“賣方市場”之後,原本不受車企待見的欣旺達一下子迎來了眾多車企的認同。

據欣旺達2021年半年報披露,欣旺達的上半年訂單新增15款車型,其中不乏上汽、廣汽等知名車企。而吉利汽車更是與欣旺達合作成立了合資公司,佈局混合動力電池。

在多方佈局下,欣旺達的動力電池業務在2021年迎來了突飛猛進,全年實現收入29.33億元,同比增長584.67%;營收佔比為7.85%,較去年增加6.41個百分點。儘管因為上游原材料漲價導致該業務繼續虧損,但相較於前幾年有了大幅改善。

被車企信賴

當前,二線電池廠都面臨著一個共同的問題: 車企的信任度

早在2020年,欣旺達就曾與億緯鋰能競爭供應寶馬48V電池,最終落敗。對此欣旺達稱:“這個專案的競爭我們也總結了我們沒拿到的原因,與產品無關。”

儘管身為消費級電池的巨頭,但欣旺達在動力電池領域是名副其實的“三線小廠”,資料顯示,2020年度國內動力電池裝機量排名,欣旺達甚至沒有進入top15,自然很難得到車企的信任。

反過來,當電池廠的話語權開始超越車企後,陷入電池焦慮的車企又需要找到新的電池廠來保證供應。這一點在寧德時代身上有了體現,一些車企們苦“寧王”久矣,紛紛露出擺脫寧德時代的訊號。

對於投資欣旺達,有業內人士表示,欣旺達在技術上值得信任,混動、插混、純電的電池技術都支援。更重要的是, 作為一個動力電池的“小公司”, “佛系”的欣旺達 背後涉及的車企並不多,更加適合投資

在國內的車企陣營裡,新勢力們的話語權相對弱勢,他們對寧德時代依賴性更強。有資料顯示,在目前國內的動力電池市場,前十名 供應商 瓜分了近95%的份額,剩下20多家只佔5%。其中,寧德時代又是絕對的主角,裝機量份額佔一半以上,牢牢把控著電池的分配權。 如何抓住上游電池、晶片的議價權和控制力,就成了新勢力們希望解開的心結。

有訊息稱,新勢力們一直都在嘗試發展寧德時代之外的電池供應商,包括 比亞迪 、億緯鋰能、中創新航都傳言與蔚小理有過合作意向。如今,他們又聯手押注了欣旺達。

據悉,在2月的投資後,理想、小鵬、蔚來的關聯公司將分別持有欣旺達電池公司3.2%、3.2%,以及2.0%的股份。其中欣旺達更是直接成為小鵬某款車型的A供公司,供應50%的電池量。

在蔚來、小鵬、理想以及上汽、東風等車企的幫助下,欣旺達或許在2022年又將迎來一次快速生長。

機遇與風險並存

雖然欣旺達的勢頭不小,但想衝擊一線梯隊還是有不小難度。

有研究機構在分析 財報 時,指出了對欣旺達營收能力的懷疑 。財報顯示,欣旺達營業總收入為373億元,淨利潤僅有不到8億元。而在負債率上,欣旺達資產負債率高達60%,2021年的全年負債總額達到了288億元。去年第三季度末,欣旺達的負債率曾一度高達76%,這在整個製造業領域是個比較危險的資料。

為了減少虧損,欣旺達會表示通過股權融資優化資本結構。根據最新訊息,欣旺達計劃為動力電池業務再融資30億元。另有統計資料稱,去年8月到今年3月,短短半年內,欣旺達動力電池的專案投資計劃已超500億元,包括此前山東棗莊200億、南昌200億以及最新的珠海120億元的生產基地計劃。一旦遇到市場波動和行業下滑,公司資金鍊將面臨嚴峻考驗,很難再支援後續的擴產計劃。

再從電池業務來看, 目前電池廠愈發受到來自上游鋰礦等原材料的限制

自2018年以來,寧德時代、比亞迪等頭部電池廠就在全球範圍內斥巨資多家採礦等上游公司。進入2022年,受到“妖鎳”事件的影響,電池廠和主機廠更是對於上游資源產生了焦慮。對於“業內小透明”欣旺達而言,受到原材料的影響將比一線廠商更大。

一邊是對動力電池的野心,一邊是高額投入的風險,“黑馬”欣旺達的前路還有很多不確定。

最後,記得關注微信公眾號:鎂客網(im2maker),更多幹貨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