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投圈炸了!這隻獨角獸估值縮水950億,該拿什麼賭明天?

語言: CN / TW / HK

最近,新消費標的們的日子很難熬。

前有咖啡品牌TIMS中國自降身價,現又有一家獨角獸下調估值。

美國生鮮電商巨頭Instacart公開宣佈,將估值下調, 從390億美元降至約240億美元

這一舉措引起市場震動,畢竟這家美國第二大獨角獸公司一下子 減了15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近955億元)

或許現階段,在這場不確定性很強的戰役裏,沒有人能保證什麼,這已經是一個信號,即 那些乘上風口的獨角獸們的估值正在跟隨市場的變動而集體回落

1

市場情緒悲觀

Instacart為首的獨角獸之所以下調估值,很大原因在於目前市場 呈現的不確定性

我們都知道,無論國內外,最近新股可謂是觸到了一個冰點,不怎麼受待見。

畢竟宏觀層面上的多重因素不可忽視,俄烏衝突、新冠疫情再加上各大央行加快緊縮的腳步,這一切都使得市場環境表現低迷,情緒上的預期較為悲觀。

基於這樣的宏觀環境,在國內的新股不再受到熱捧,尤其是那些盈利能力不穩定的標的頻頻破發,投資者不賺錢反而賠了本進去,有的甚至中一簽虧掉1.2萬,讓人直呼“扛不住”!

在海外,新股的表現也同樣不盡人意。

不同於去年美股IPO市場的盛況,2022年一季度的表現可謂是反差強烈,Dealogic數據顯示,2月17日至3月14日期間,美股沒有出現過一次傳統的首次公開募股(IPO)。

與此同時,截至3月22日,高盛、花旗、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美銀等5家國際投行今年以來通過IPO獲得的佣金收入合計僅為1.8億美元,全然不及去年同期(23.72億美元)。

2

盈利模式存疑

而除了對市場環境的擔憂,這些獨角獸本身的盈利模式也還處於艱難探索之中。

嚴冬一來,自然瑟瑟發抖。

就拿本文的Instacart為例,它所在的生鮮電商賽道的盈利模式是個“老大難”問題。

首先,我們無法否認生鮮電商背後藍海的巨大潛力,2021年生鮮電商交易規模達4658.1億元,同比增長27.92%,尤其是隨着經濟的發展,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消費支出明顯提升,在疫情的催化下,生鮮電商站上風口,不斷有入局者加入進來。

Instacart也抓住了這一機會,它的創始人是梅赫塔,在創業這條路上可謂是越挫越勇,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開始思考起來互聯網和購物的關係,於是創辦了Instacart,後來還曾被《福布斯》雜誌評為“美國最有前途的公司”。

圖片來源:網絡

2020年疫情的突發使得這家公司備受矚目,消費者送貨上門的需求不斷爆發,公開信息顯示,Instacart一年的訂單數量增長了500%,平均每筆訂單的消費金額增加了35%;截至2021年12月,Instacart在美國生鮮、雜貨配送市場的佔有率為52%。

而看到了公司的發展潛力,資本自然不會錯過這一機會,頻頻遞出橄欖枝,造就了它的高估值。

但是,表面的光鮮並不能掩蓋它的焦慮,當疫情常態化,紅利觸及天花板之後,Instacart的增長成了問題,主動降估值也成了意料之中的無奈之舉。

圖片來源:官網

畢竟,這年頭,做生鮮電商的還真是不好賺錢, 競爭內卷下高企的成本 會壓得它們不堪重負。

持續虧損是常態,更難受的是閉店裁員、資金鍊斷裂,然後撐不下去就黯然離場。

這是一個 很燒錢 的賽道,生鮮產品本就有高損耗率,難以標準化,同時,為了覆蓋最後1公里,保證時效性,配送的成本一下子被拉高,再加上吃完流量紅利後客單價難以保障,養不活自己可太正常了。

而那些想要燒錢擴規模的品牌們,在這種背景下,只會陷入惡性循環,畢竟打價格戰沒有太大的意義,流量紅利早已結束,可以套利的空間所剩無幾,這並不是能保證高履約能力和質量的好辦法。

曾經那麼春風得意的入局者們,眼見着一個個同行倒下,別説能成為贏家了,現在都在低調求生,想要破局,找到自我造血的辦法。

如今,生鮮電商們只能拋開所謂的估值光環,好好打磨基本功,畢竟 供應鏈、倉儲物流上的技術壁壘需要突破,成本端更需要有效把控。

更為關鍵的是,本業已經存在增長瓶頸,那麼還得尋找新的增長點,打造差異化,於是他們又盯上了 預製菜

餐飲行業的工業化東風吹過,疫情擾亂下宅經濟加速滲透,做飯技能或許需要加滿點,簡單易操作的預製菜便成了人們,尤其是年輕人的新寵。而生鮮電商切入這一賽道是有一定優勢的,畢竟幾番折騰下,它們已經擁有一定體量的用户和設備基礎。

但是如何更勝對手一籌,還是得看 供應鏈的水平以及產品的創新研發能力 ,這一細分品類還處於起步中,它們也還在探索試水。

3

新消費的泡沫破裂

不僅僅是生鮮電商,其他新消費賽道,例如盲盒、新式茶飲等都已經顯出了增長瓶頸,高估值下的泡沫開始被擠出,而這是一個自然進化的必然過程。

説到底,新消費的風口好蹭,但想要很快、很好地獲得回報,是很難的。

這已經不是一個盲目追求增長的時代了,在莫測的市場環境下,或許在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想要更加安全的落地。

這也意味着,畫餅的故事終究要告吹,長期不盈利光講成長性的邏輯或許就是在“耍流氓”。

説到底,帶着投機心理,非理性的盲目入場是有代價的,適時出清也是必然。 上一次出現還是華麗登場,下一次現身未必就不是灰溜溜退場 ,被資本無限溺愛的新品牌們終究需要正視現實,接受現實,最後努力改變現實。

4

結語

首先,我們需要明確,消費是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之一,它藴含的力量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然而,近期,新消費獨角獸頻頻下調估值,已經説明了它們面臨着短期內無法改變的盈利困境,隨着市場悲觀情緒的進一步蔓延,這些公司需要卸下、甚至忘記估值光環,所謂的高估值有時候是浮雲,不如調整預期,短期存活下來才是階段性勝利,學會在沉澱中汲取力量,找回初心,堅定初心,用心做產品,貼近消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