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點中國:專注早期,成就高命中率

語言: CN / TW / HK

THECAPITAL

“儘管美國大型LP對中國市場的疑慮仍在,但作為亞洲第一大經濟體,他們無法忽略中國的吸引力。中國是巨大的消費市場,增量趨勢具備確定性。”

本文2777字,約4分鐘

作者 | 顧白  編輯  |  吾人

來源 | 融中財經

(ID:thecapital)

紅點中國合夥人施明娟

海外長錢加配中國的趨勢始終不會改變。而成熟理性的LP繼續投資中國、重倉中國的前提,是找到各類優秀的GP。

紅點創投進入中國市場已有18 年,這是一家源自美國硅谷的頂級風險投資基金,2005年設立中國辦公室,2016年10月,他們宣佈成立首支1.8億美元的中國基金,由紅點中國團隊獨立運營,重點投資中國TMT領域早期項目,聚焦企業IT服務和消費互聯網。至今,紅點中國團隊已投資100多家國內互聯網、IT技術企業和科技公司,包括奇虎360、樂逗遊戲、秒針系統、APUS、梆梆安全、XSKY星辰天合、青藤雲安全、小馬智行、360數科、燧原科技、瀚博半導體、慧程智能、仙途智能等眾多明星企業。

紅點中國在去年完成了新一期美元與人民幣基金募資,目前,紅點創投在全球範圍內管理的資產總額超過60億美元,紅點中國獨立管理的資產總額超過10億美元。雖然中國基金獨立運營,但和美國基金之間始終維持緊密合作,利用雙方在全球市場的資源,幫助被投公司開展國際協作與資源共享。如今,紅點中國積極參與中國本土的偉大創新機會,助力優秀的創業者打造世界級的領先企業。

以下內容為融中財經與紅點中國合夥人施明娟對話實錄:

融中財經: 這兩年有些美元基金紛紛從消費轉向醫療或硬科技,您如何看這樣的趨勢變化?紅點中國是否也有調整投資策略?

施明娟: 很大程度上,如果基金管理規模較大,市場影響力較大,當這些機構轉投科技,引起的關注度就更高一些。其實大家都有在看這些相關賽道,只是投資佔比的問題。

就紅點中國而言,在前沿科技領域,我們重點關注AI、車聯網、集成電路、智能製造等新興科技技術;在企業IT服務市場則深度佈局大數據與雲計算、網絡中心基礎設施、信息安全及SaaS服務等細分行業;在消費互聯網領域,我們慎重遴選在消費服務、交易平台、跨境出海等領域的優質公司。

關於賽道的選擇和投資邏輯,其實早在幾年前我們就開始有所調整。以美元一期基金為例,2017年募集完成,目前三分之二投在了消費互聯網賽道。而美元基金二期,這一比例則變成了三分之一。關於消費投資,目前確實會更謹慎。長遠的(投資)機會肯定有,但短期出手會慎重。

上半年,資本市場對於Web3.0、元宇宙投資比較火熱。很多投資消費的美元基金都在關注,就像去年投拉麪和咖啡,今年追 Web3.0和合成生物,我們謹慎參與,也會關注一些出海跨境的項目,但我們還是主要專注前沿科技和企業服務賽道。

融中財經:早期機構都想去投非共識項目,但隨之而來風險增加。紅點中國會更傾向什麼樣的項目?如何在安全的風控標準下投到好項目?

施明娟: 其實投資還是要對大趨勢做判斷。紅點創投在2010年就開始關注企業服務,是國內最早開始關注此賽道的投資機構之一。到現在,30%投消費,70%甚至更多的錢都在硬科技和企業服務領域,有些在2016年前後投進去的早期項目,現在已經臨近IPO。

2017年前後,消費互聯網發展逐漸進入瓶頸期,企業服務和科技投資的機會越來越多。紅點中國開始佈局工業4.0,包括AI、半導體、自動駕駛、車聯網、智能製造等相關的項目,並且A輪領投了AI芯片企業燧原科技,在市場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力。

紅點中國投資的80%項目是A輪或A輪之前,但種子投資很少,我們一直堅持研究驅動型的早期投資策略,這源於我們的專業團隊和專業判斷。

對於好公司,要從賽道、市場天花板、團隊、產品力、銷售力等各方面綜合考量。不同階段,這些指標的偏重點不一樣。根據“水桶定律”,我們希望項目可以多項均衡發展,儘量不要有明顯短板。早期項目的短板如果不去加強,到了中後期(項目),這些短板就會成為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無論是團隊搭建、財務或銷售力等。

比如企業服務,我們始終更關注企業獲得市場認可的能力,針對ToB能做出優秀的產品,從產品技術到商業模式螺旋上升。

融中財經:有些科技項目直接表示現在不接受美元機構投資,而想要人民幣基金。紅點中國是否有遇到這樣的情況?   

施明娟: 確實會有,但並不是説所有企業都不接受外資,還是要看企業性質,比如安全類、軍工類,確實比較注意外資比例。而信創項目,也會有一個25%的外資比例天花板。其實,直到去年下半年之前,大部分美元基金比人民幣基金出資要大方,市場供需決定。

如果企業接受雙幣投資,融資壓力會小很多,美元基金可能能夠給到更高的估值。而人民幣基金,從2018年資管新規以來,形勢低迷了一段時間。所以創始人需要對外資比例有所考量,外資要不要拿,什麼性質的錢該拿,外資比例又該如何控制等等。

目前大多數ToB企業在國內的上市路徑是通暢的,投資機構也不用擔心退出。至於退出的時機,未來兩三年有計劃退出的企業,基本首選都是科創板或者創業板。

融中財經:有人説“美元基金把很多項目的估值抬高了”。您是否同意這樣的説法?

施明娟: 市場本身確實就是供給和需求決定。好項目還是有很多,當美元的供給超過項目的需求變化,必然會把估值給抬高。

現在,大家都更加珍惜手裏面的“子彈”,這是其一。其二,估值方面,要合理化也依賴於投資人更強的能力。對於企業而言,大家也有共識,即使是很好的企業,在當下這樣的時間點,對於估值可以不用咬的那麼緊,核心還是要在寒冬裏儲備糧草。很多80分以下的企業,很可能被不好的環境拖垮。

融中財經:受到疫情、俄烏戰爭等因素影響,3月以來,全球資本市場持續低迷,國內美元基金募集也受到影響,大規模美元基金募資受阻。紅點中國新基金的募資是否順利?

施明娟: 我們還是比較幸運,去年完成了二期人民幣基金募集。這次募資我們也發現,其實產業基金和國有企業,面對美元機構是很友好的,他們會更看重從業經驗、與境外機構間的互動以及引入先進的管理理念。

相對的,美元基金的募資有些波折。自去年上半年啟動美元募資,當時市場還比較樂觀,但是到7月,受到宏觀環境因素影響,出資人開始變得比較謹慎,很幸運10月我們完成了首關。

不過,無論從短期還是中長期來看,外國資本都不會放棄中國市場。

其一,中國擁有巨大的消費市場,具備相對較高的增長率。即使今年以來,受到地緣政治和疫情的影響,導致美元出資人越發敏感和謹慎,募資雖有些波折,但這都是短期的。並且,一些歐洲、中東和東南亞的資本都還在很積極在看多中國,關注中國機會。

其二,未來不是一蹴而就的。未來美元基金與人民幣基金的差異會越來越小,越來越多的國際玩家會通過美元直接進入中國市場。前提是要堅持開放的決心,建立相對公正的秩序。從長期戰略角度來看,中國一級股權投資市場一定會越來越健康,越來越市場化。

其三,如果越來越多外資能夠直接進入中國,確實是對外匯的有益補充。我們對美元或對外資還是很有信心的。短期會有顛簸,但是這條道路肯定是暢通的。

其實自2020年開始,很多美元LP對於中美之間的穩定性存在一定質疑,決心不夠。但我們最近也有接觸一些比較頭部的機構,管理規模上千億美元,他們都有在考慮怎麼進入中國市場、直接參與中國投資。希望能夠以開放的決心和穩定的政策,增強他們投資中國的信心。

E N D

0 1 0 - 8 4 4 6 4 8 8 1

0 1 0 - 8 4 4 6 7 8 1 1

-

·     ·

  |

  |

  |  

2 0 2 2

L P G P

3 0 - P E

2 0 2 2 - V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