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次登上熱搜的東軟集團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巨無霸?

語言: CN / TW / HK

在中國軟件市場上有價公司很特殊,它不是類似於BAT那樣的超級巨頭,卻又是一個隨處可見的公司,他的系統有可能就在你城市的核酸檢測系統之中,甚至於因為核酸檢測系統的問題多次被推上熱搜,這就是東軟集團,一個大家並不熟悉卻經常能在熱搜上看到的巨無霸公司,那麼屢次被推上熱搜的東軟集團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巨無霸?

一、屢次被“罵”上熱搜的東軟集團?

據中國經濟週刊的報道,4天之內,全市2000多萬人口,完成3輪全員核酸。艱鉅的檢測任務無疑是對成都核酸檢測系統的一次大考。就在這緊要關頭,成都核酸檢測系統崩了。一頭是滿頭大汗、穿着厚厚防護服的工作人員,一頭是等待了好幾個小時的百米排隊長龍。

“成都核酸檢測系統崩了”一詞在千萬成都人民的吐槽聲中,衝上熱搜。而成都市核酸檢測系統的供應商東軟集團也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東軟集團發佈聲明稱,出現的系統問題,原因為網絡故障,與核酸檢測系統軟件無關。

對於系統故障原因,東軟表示,據技術專家研判,目前出現的系統響應延遲、卡頓等現象與核酸檢測系統軟件無關。經排查,發現是網絡出現故障,在恢復網絡連接後,系統於14時左右再次恢復運行。具體網絡故障的原因,相關部門正在排查。

這件事到底是什麼原因其實還是一個未知數,現在沒有辦法給出明確的答案,不過最近幾年因為核酸檢測,東軟集團可謂是明星企業。據東軟發佈的聲明稱,東軟全場景疫情病原體檢測信息系統,已在國內17個省120多個地市部署應用,包括北京、上海、重慶、天津等人口超大型城市,已累計檢測超過140億人次。東軟核酸檢測系統在上海經受住了平均每小時超過600萬人次的峯值考驗,在北京經受住了平均每天超過2000萬人次的壓力考驗。

今年一月份西安“一碼通”發生故障,負責業務平台運維服務的就是西安東軟。當時東軟集團也在互動平台上做了迴應,表示該故障與應用層無關。

無論這些事件與東軟的關聯度到底如何,東軟這個名字卻逐漸被大家所認知,東軟的半年報顯示,截至2022年上半年,在醫療健康領域,東軟已服務600餘家三級醫院客户、2700餘家醫療機構客户、50000餘家基層醫療衞生機構,承擔了30多個省市的全民健康信息化建設。反饋在業績上,2022年上半年,東軟集團實現營業收入33.83億元,同比增長5.36%,以上年同期扣除東軟睿馳後的營業收入為基數,同口徑下還原後,該公司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6.73%;淨利潤8302.92萬元,業績同比增長13.93%。

二、東軟集團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巨無霸?

説到最近不斷走紅的東軟,很多人其實都比較陌生,這東軟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公司?我們該怎麼看東軟的玩法呢?

首先,東軟可不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企業。説起東軟,很多軟件圈的朋友可謂是如數家珍,因為東軟可謂是中國軟件產業中非常重要的一家公司,在東軟的官網上我們可以看到東軟的多個第一,國內最早上市的軟件企業,建立了中國第一個軟件園、第一家大學科技園,第一家計算機軟件國家工程研究中心,連續7年中國軟件出口排名第一。

東軟成立於1991年,其創始人是東北大學的劉積仁,作為中國最早的計算機專業畢業生,劉積仁是恢復高考之後的第一批大學生,在東北工學院讀了本科碩士,又去美國讀了博士,是中國第一個計算機應用博士,也正是如此劉積仁獲得了“軟件教父”的稱謂。1987年劉積仁回國,在東北大學(東北工學院)的計算機系任教,之後年僅33歲的劉積仁更成為了中國最年輕的教授。

之後劉積仁並沒有呆在象牙塔裏面做學者,當時日本阿爾派株式會社和東北大學推進產學研合作,劉積仁就藉助這個機會與日方合資成立了瀋陽東工阿爾派音軟件研究所與東北工學院開放軟件系統開發公司,而這兩家公司就成為了東軟集團的前身。

由於日本阿爾派本身就是一家做汽車軟件的公司,東軟也就自然而然走上了給汽車做軟件的道路,藉助這個優勢和中國蓬勃發展的汽車市場,東軟在1996年成功實現A股上市,並且成為了全中國A股第一家上市的軟件公司。上市之後,劉積仁憑藉着自己敏鋭的嗅覺,發現了中國各家企業信息化這個關鍵風口,提出了“要成為面向行業解決方案的提供者”的口號,一舉拿下了眾多企業的軟件外包業務,也成為了中國最大的軟件外包公司之一。

其次,從軟件外包巨頭到巨無霸集團。如果説汽車軟件和外包業務是東軟之前發展的兩大業務板塊的話,如今的東軟卻不止軟件外包業務這一個,2009年開始,東軟開始全面進軍健康管理賽道,不過之前長期積累的智慧城市、智能汽車、企業數字化等賽道同樣在全面推進,也就是説東軟已經成為了一個超級巨無霸企業。

據天眼查顯示,劉積仁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為 38家,實際控制企業達到 87家,涉及金融、製造、地產、租賃和商務服務等諸多行業。而東軟的上市體系也非常多元,除了我們前文提到的A股上市的東軟集團,還有2020年9月在香港聯交所掛牌的東軟教育。

除此之外,東軟這些年不斷拆分更是拆分出了一個巨大的準上市體系,分拆出東軟醫療、東軟熙康、望海康信。2021年5月,東軟醫療和東軟熙康同時衝擊港交所,但一直沒有下文。隨後,東軟熙康在2022年2月遞交了再次申請,東軟醫療在2022年9月1日遞交了第三次上市申請。東軟旗下國內最大醫院 ERP 軟件供應商望海康信也處於上市輔導中,2017年末最後一輪的融資的投後估值約46億元,擬衝刺科創板。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未來東軟很有可能還會再出現多個上市公司,到時候東軟系的上市企業無疑會更多。

第三,巨無霸東軟的未來我們到底該怎麼看?看到東軟這一系列的玩法,讓人最大的感覺就是這是一個超級巨無霸的企業,不過就是這樣的企業,再結合幾次讓人並不太愉快的核酸檢測系統的遭遇,讓人對於東軟的未來還是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

從東軟的優勢來説,這些年東軟的服務和系統已經遍佈了國內眾多政府企業事業單位之中,東軟在眾多領域的優勢的確非常巨大。不過,正所謂大有大的難處,由於東軟的產品線過多,市場過於繁雜,實際上這些年市場對於東軟的抱怨聲音並不少,最近一段時間因為核酸檢測上熱搜的東軟已經被不少聲音所質疑,即使不論這些,東軟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自身過大的毛病其實也逐漸凸顯,特別是最近幾年東軟的發展中研發較少的問題也被眾多媒體提及。

對於當前的東軟來説,這個隱形的巨無霸企業能否能像之前那樣發展得順風順水可能還是一個未知數了,屢次熱搜事件之後,東軟如何讓市場建立信心,這可能才是東軟最需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