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雜牌木業”到“原創木藝”,南康背後的木製傢俱變遷史!

語言: CN / TW / HK

9月7日,南康區舉行2022年第三季度重大項目集中籤約活動。據瞭解,此次共有18個簽約項目、總投資102億元,涵蓋建材冶金、新材料、傢俱生產及配套、智慧家居等多個領域。從參與、跟跑再到領跑家居產業集羣板塊,南康傢俱在規模、市場、品牌等方面都贏得了認可。

此前,中國第九屆傢俱產業博覽會在南康如期舉行,儘管今年以來傢俱行業受疫情、地產等因素影響,市場表現相對低迷,但本屆博覽會的線上線下交易額還是突破了100億元。

不少經銷商表示,南康的傢俱展每年來看都不一樣,感覺越來越精緻,設計感越來越強。南康傢俱的不斷升級,依託的正是南康產業的轉型與調整,這個三線小鎮憑何創出千億產值,背後也是一部南康的“練功升級史”。

南康家居小鎮如何“無中生有”?

事實上,南康的林木資源相對貧乏,但南康卻成為了江西的“實木之都”,從零開始孕育出一個產值數千億元的傢俱產業,南康到底為什麼能夠“無中生有”?

這便要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説起,歷史上,由於南康資源貧乏,經濟發展一直落後,這也讓不少“南康人”選擇南下打工,其中,做木匠、打傢俱成為南康人的一大謀生手段。

乘着改革開放的春風,當時有上萬的南康手藝人從江西南下到了廣東,在順德這邊的傢俱廠打工學習,這批手藝人也成為了日後南康家居產業的先行者。

1995年,南康撤縣建市,開始大力發展民營經濟,而當初那批外出打工的手藝人也紛紛回鄉創業,並帶來了沿海改革開放城市的技術理念和創業心得。就這樣,南康花了大概10年的時間,從一批批簡易搭建的木棚,到變成正規的傢俱城,成為了具有集聚效應的木業家居產業羣。

可以説,當初第一批的南康手藝人“上岸”了,南康的傢俱產業也進入了高速增長期,但快也不一定的好事,產業膨脹過快,大家還沒摸索出成熟的產業模式時,往往也容易走錯路。

此時,從“草根”發展起來的南康傢俱廠大多仍停留在勞動密集型產業,產品類型單一,技術含量較低,大多均成為了南方傢俱品牌的代加工廠。

彼時,曾有南康廠家表示一張木牀只能賺5-10元,利潤越來越低,不少廠家只能壓縮成本,説是實木傢俱,但卻是雜木類的實木傢俱,這也導致了南康傢俱的口碑持續下滑,全國越來越多地方喊出了“拒絕南康傢俱”的口號。

痛定思痛,南康的傢俱企業開始思考轉型問題,一方面,通過提高產品品質來形成口碑,積極發展“南康品牌”;另一方面,從“等客來”到“走出去”,實現從“坐商”到“行商”的改變。2000年以後,在大家的努力下,南康的家居產業鏈也開始了良性發展。

2008年,在地產行業高速發展的帶動下,整個家居行業也迎來了爆發週期,南康也不例外。2016年,南康傢俱的產值突破了1000億元;2021年,僅5年時間南康傢俱的產值已經翻了一倍多,達到了2270億元,南康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傢俱生產製造基地。

南康背後的木製傢俱發展史

正如南康家居產業的發展一樣,木製傢俱在市場中的發展也經歷了不少曲折,南康當年踩過的雷,比如“雜木品質過低” “貼牌水貨充斥市場”等情況,也是木製傢俱行業繞不開的坑。

早期的木製傢俱往往更具備中華文化的氣韻,但正因為如此,其產品設計也較為單一,往往給消費者留下了傢俱尺寸寬大、色彩凝重、設計陳舊、價格昂貴等的傳統印象,因此,早期高端人羣以及中老年人才是木製傢俱的消費主力。

特別是對年輕消費者來説,由於木製傢俱較為昂貴,在產品設計和使用體驗上也並不符合年輕人的審美,一度讓木製傢俱面臨消費者斷層的尷尬。家居新範式認為,年輕人不瞭解木製傢俱,而木製傢俱又走不進年輕人的內心,雙方互相不理解像極了“隔代人的代溝”。

除了在產品設計上具有“年齡斷層”之外,木製傢俱的質量問題一度也成為了勸退消費者的原因。

過去十多年間,由於貼牌代工的利潤率低,以及木材價格的持續走高,不少企業在資金週轉的壓力之下,為了生存也曾忽視了產品的質量,比如木製傢俱中不僅充斥着雜木,甚至以劣質人造板代替實木,由此產生了環保、安全性等問題,導致不少消費者談“木”色變。

家居新範式認為,一家企業把木業的口碑做壞了,就需要更多企業把質量提上來了,才能改變消費者的固有印象,這正是南康傢俱當年為何要痛定思痛,從根本改變傢俱產業鏈的原因,為此,木製傢俱在過去這些年也經歷了不少的誤解。

直到近些年,隨着人造板的合格率提高、環保性增強,加上零甲醛、E0級綠色板材的出現,以及實木貼面的紋理質感越來越逼真,在歐派、索菲亞、尚品宅配等為代表的板式定製企業,憑着簡約、時尚風格獲得更多年輕階層的青睞的背景下,木製傢俱才將當初消費者對其的有色眼鏡摘走。

另外,在木製傢俱中,特別是實木傢俱,其標準化程度非常低,一些獨特的實木傢俱,甚至難以在世界上找到另一款一模一樣的替代品,畢竟每一種木材的紋路都不一樣。

在這樣的情況下,實木傢俱的製作就十分依賴師傅的手藝,導致其人工費用逐年攀升, 而且由於各個師傅手藝不一,也容易出現產品穩定性低和返修率高的問題,智能化程度低也是實木傢俱面臨的問題之一。

可以説,南康家居產品經歷過的問題,也是木製傢俱這些年的經歷,從被消費者拒絕到接受,再到走入更多不同的消費羣體,木製傢俱走過了不少冤枉路。

從南康看木製傢俱的升級

那麼,木製傢俱要如何才能順利地實現升級轉型?家居新範式認為,不妨從南康家居小鎮的“升級史”中找找答案。

如何讓年輕消費者認可木製傢俱,是行業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據《2020-2021年中國家居行業大數據及標杆企業研究報告》顯示,當前中青年羣體為家居消費主流,26-40歲人羣佔比為65.0%。

消費者在不斷更新換代,而家居行業也隨之變動,舊一代消費者喜歡木製傢俱的紮實耐用,但新一代的消費羣體除了追求實用之外,普遍更喜歡簡約個性、時尚潮流的產品,顏值也非常重要。

家居新範式認為,要改變這一痛點,木製傢俱的設計也要創新,以南康家居小鎮為例,其先後引入了多家知名院校和國際國內頂尖設計機構入駐,以此來提升區域傢俱企業的原創設計能力。

對其它木製傢俱企業而言,同樣需要從產品設計開始轉變,比如可以適度引入多元化材料,實現木製傢俱和軟體家居相結合,提高產品的舒適度和美感度;餐桌也可以加入巖石和玻璃材料,來提高傢俱與人體直接接觸部位的舒適度。

此外,學會與年輕消費者溝通也很重要。據《埃森哲2021中國消費者調研》顯示,電商網站已經成為消費者選擇商品的重要信息渠道,為此,傳統傢俱企業也要活化自己的銷售模式,由“線下為主”向“線上線下”轉變。

南康的傢俱企業近來也在大力推廣以抖音、快手、小紅書等平台為代表的社羣營銷,通過電商平台+電商直播,構建了“線下直播、線上接單、網紅帶貨”的傢俱電商銷售新模式。

如何實現產業鏈的全面升級,則是木製傢俱企業的第二個難點。家居新範式認為,除了產品設計需要升級之外,如何提升產品品質、解決木製傢俱標準化程度低的問題,對木製傢俱行業的持續發展也至關重要。

目前,南康家居小鎮正嘗試通過區塊鏈、5G、大數據等技術,改變傳統產業的生產流程和生產模式,讓全產業鏈“共享生產、協同製造”,推動南康家居產業數字化升級。

這對其它傢俱企業來説也有重要參考意義,比如上文提到的“多元材料結合”,這將要求木製傢俱企業進一步打通自身的供應鏈平台,藉助數字化來增加企業的信息化程度。

此外,要改變木製傢俱標準化程度低的難題,則可以將其分拆成不同零部件,在零部件標準化的基礎上,通過柔性產業鏈來提升企業的生產效率,這同樣要求企業的生產方式要從“製造”向“智造”提檔。

最後,如何與“整家定製”的趨勢相融合,也是木製傢俱的難點之一。相較於板式傢俱而言,價格更為昂貴的實木傢俱要參與到“套房定製”中,往往受限於材料、價格等問題。

因此,家居新範式認為,與其要取代板式傢俱,不如考慮植入櫃類定製傢俱中,通過實木框架、板木結合,或與真皮、布藝、巖板、藤材、玻璃等多材質結合,來攻佔高端定製市場,展示木製傢俱獨有的奢華屬性。

此外,走出“木製傢俱”加入到“泛家居”也是另一大招,比如南康家居小鎮早在2020年便通過格力電器智能製造項目,積極推動南康“傢俱+家電+家裝”深度融合,從簡單的產業聚集向產業鏈條邁進。

整體而言,木製傢俱已經伴隨人類走過數千年,尤其在中國,實木傢俱具有悠久的歷史和文化傳統,在家居行業的整體發展過程中,跟其它傢俱品類一樣,木製傢俱也要經歷設計、品質、品類的適時調整,迎合低碳、綠色與可持續發展的需要,與行業一起,實現數字化的智能升級。

正如南康的家居產業一樣,儘管經歷了早期的野蠻生長,如今也已開始走向5000億市值,並從單核時代邁入“家居+傢俱+家電”融合發展的三核時代,木製傢俱作為中華文化的傳承之一,其也必定能在持續升級的過程中,繼續勃發生機,成為更多消費者的首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