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元宇宙商業之父”馬修·鮑爾:元宇宙怎樣改變一切

語言: CN / TW / HK

縱覽全球,被稱為元宇宙商業之父的馬修·鮑爾或是最瞭解元宇宙的專家之一,他歷任埃森哲戰略高管、亞馬遜全球戰略主管,在元宇宙方面的見解對馬克·扎克伯格、比爾·蓋茨、傑夫·貝佐斯等都產生了深刻影響。馬修·鮑爾日前出版的《元宇宙改變一切》受到了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奈飛創始人裡德·哈斯廷斯、索尼CEO吉田憲一郎 、微軟遊戲CEO菲爾·斯賓塞等大咖的聯袂推薦。

近日,馬修·鮑爾接受了貝殼財經記者的專訪,詳細闡述了他對元宇宙的定義,人類應如何構建元宇宙,以及元宇宙是怎樣“改變一切”的。馬修·鮑爾認為,實現元宇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這一程序早已開始,預計本世紀後半葉元宇宙將佔全球經濟的一半,當前元宇宙相關技術依然面臨著嚴峻且互相矛盾的限制,但一項技術的突破往往會使與之相關的其他技術的突破“加快進度”,因此要考慮建立元宇宙生態,而這一生態是單獨一家公司無法完成的。

對於當前攜元宇宙概念大火的NFT,馬修·鮑爾認為,區塊鏈、NFT等技術或許會成為當前元宇宙的部分基礎,但構建元宇宙並不需要區塊鏈和NFT。在他看來,中國最有可能產生最全面、可互操作和最早版本的元宇宙。

馬修·鮑爾。圖/受訪者供圖

本世紀後半葉 全球經濟一半將在元宇宙

貝殼財經:請介紹一下你對元宇宙的定義?

馬修·鮑爾:我對元宇宙的定義是:“一個大規模、可互操作的網路,能夠實時渲染3D虛擬世界,藉助大量連續性資料,如身份、歷史、權利、物件、通訊和支付等,可以讓無限數量的使用者體驗實時同步和持續有效的在場感。”

這段定義中包含8個元素(虛擬世界、3D、實時渲染、互操作性、大規模擴充套件、持續性、同步性、無限使用者和個體存在),需要強調的是,每一個元素都是一個關鍵要素,實現它需要經驗或技術的支援。當我們把這8個元素簡單化,它就組成了我們現在正在使用、分享和採用3D技術的網際網路。

貝殼財經:目前人類距離理想中的元宇宙世界在許多方面都存在技術差距,你能否從實現的難易度上對這些技術差距進行排序?你認為最大的技術差距來自哪裡?

馬修·鮑爾:大多數技術都不能完全分開,一個很好的例子是“網路”和“計算”部分之間的相互作用。

對於增強算力,最簡單、最便宜、最快的方法是建立遠端和邊緣資料中心。然而,元宇宙需要超低延遲,這通常意味著資料中心處理的資訊無法及時到達使用者。因此,許多人,如Epic Games的創始人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認為投資於客戶端算力(即手機)更有效。

與此同時,我們需要改善網際網路網路,原因與計算無關,因為即便一個表情包,使用者也希望立刻送達對方,如果我們做到了網路的改善,算力上面臨的挑戰也將變得簡單。

矽谷有一句古老的格言——“網路就是計算機”。元宇宙是一個我們從未見過的,由計算機組成並維持的巨大同步網路,使用者相互連線、相互依賴。

在硬體方面,當前混合現實裝置面臨著許多限制。例如,耳機不能太重、太熱或太貴,但它仍然需要強大的功能、長續航時間,還得進行許多智慧手機不需要的操作,如掃描周圍的世界。而且上述功能往往還是互相矛盾的,更重、耗電更多的裝置比續航短、輕量級的裝置功能更強大。因此,解決混合現實硬體需要考慮電池壽命、光學、5G網路或計算機處理器等多個領域的技術進步。這些技術進步都是相互關聯的,一個完成了就會讓另一個更容易完成,所以我們需要考慮改善生態系統。這就是為什麼元宇宙的實現如此困難——事實上,沒有一家公司能夠單獨構建元宇宙。

對於什麼是最大的技術差距,英特爾認為構建元宇宙需要將近1000倍的算力增長,所以對英特爾而言,最大的技術差距就在於算力。而在我看來,最困難的技術問題可能是聯網,因為這很昂貴,而且很難在全球範圍內以及城市和野外安裝基礎設施,最重要的則是人類自身的挑戰:在相互競爭的技術平臺之間建立新的標準和互操作解決方案,並修改網際網路協議套件本身。

貝殼財經:你認為人類社會達成元宇宙還有多久?

馬修·鮑爾:我認為已經達成幾十年了。以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為例,有人可能會說它始於1973年第一部手機的誕生,有可能會說它始於1991年第一個數字無線網路在挪威的啟動。1992年,我們有了第一部智慧手機;1999年,第一個主流移動網際網路協議(WAP)誕生。2007年,我們得到了第一部蘋果手機;2008年,我們有了第一部帶有3G和應用商店的蘋果手機,還有安卓系統,又過了十年,世界上有一半的國家擁有了移動網際網路裝置和連線。

我們甚至可以說移動時代始於20世紀50年代網際網路的興起,而直到現在,移動時代也沒有結束,實際上,它將轉變為元宇宙時代,而不是迎來“終結”。

所以我不會問元宇宙何時開始或何時達成,因為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每年所有潛在驅動因素都在增長,三維實時模擬功能越來越強大,應用越來越廣泛,也越來越重要。我們花更多的時間在虛擬文字上,因為更多的原因,也更重要。

英偉達的黃仁勳設想有一天元宇宙將佔世界經濟的一半。如果以此作為元宇宙達成的標準,我推測這將在本世紀後半葉實現。

構建元宇宙“不需要”區塊鏈和NFT

貝殼財經:在中國,在許多聲稱與元宇宙有關的商業活動中,NFT往往最為“吸金”,在你看來,NFT和元宇宙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馬修·鮑爾:許多人將區塊鏈、加密技術、NFT和Web3與元宇宙混淆,但它們是不同的。這些技術或設計哲學也許有一天會成為元宇宙的部分基礎,它們甚至可能是構建元宇宙一部分的最佳方式。

但構建元宇宙並不需要區塊鏈、加密技術、NFT和Web3,目前還不清楚它們是否會用於元宇宙,許多構建元宇宙的高層管理人員認為這些技術沒有任何未來。

貝殼財經:你認為元宇宙將以何種方式改變現實世界?

馬修·鮑爾:我可以簡單地說一下,當前世界經濟有20%是數字化的,剩下的80%經濟裡大部分也是由數字驅動的。為了構建元宇宙,我們正在討論從根本上升級和改造支撐現代世界的大多數數字技術。因此,元宇宙將會導致現有工業和文化產生普遍性的變化。

此外,當訪問計算機和網路資源的人員、時間、地點、理由發生改變時,世界將有無數種改變的方式。我們經常認為移動時代的重大創新是將計算機縮小為一個口袋大小的裝置,並從有線網際網路轉向無線網際網路。這是一個奇蹟,但這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訪問計算機和網際網路的人員、時間、地點、理由都發生了改變,元宇宙改變世界的方式與之同理。

貝殼財經:你認為元宇宙發展的最大動力是什麼?最大的阻力在哪裡?

馬修·鮑爾:“重力”就是 最大的力 。3D實時模擬的作用每年都在增加,它通過更有效的方式解決了更多的問題,這不僅涉及人類的休閒娛樂,還涉及軍事、醫療、教育、工程等領域。元宇宙相關技術每天都在證明自己,包括節約資金、改進流程、為數十億人提供娛樂,將人們聯絡在一起。

貝殼財經:你認為未來元宇宙的實現將是全球性的,還是會因為國家、語言、文化等的差異而出現“多重”元宇宙?

馬修·鮑爾:幾十年來,由於監管因素,網際網路一直處於分裂狀態,而且這種分裂正在加劇。歐盟的網際網路已經不同於美洲,我的家鄉加拿大正在採用歐盟的政策。而東南亞,特別是韓國、日本也在分裂。

15年前,幾乎全球主要的技術公司都是美國公司。然而,我們每年都看到網際網路上使用的服務和體驗越來越區域化。中國、韓國、日本和印度變得越來越獨特,非洲大陸和南美洲也是如此。這是因為網際網路變得越來越實體化和個性化,這使得外國公司很難在本土的電子商務、拼車或銀行業務方面領先。

元宇宙的理念意味著我們的生活、勞動、休閒、時間、消費、財富、幸福和人際關係會有越來越多的部分在虛擬世界中得到實現,這意味著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的而不是更少的監管差異,基於文化的發展和網際網路重要性的考量,我們將看到適用於不同社會的“個性化”政府監管,元宇宙應該為本地、區域軟體、內容公司提供更重要的服務。因此,雖然元宇宙將建立在許多相同的基礎,如相同的網際網路協議上,但我確實希望元宇宙在不同地區的技術和經驗會有所不同。

中國最有可能產生最全面、可互操作和最早版本的元宇宙

貝殼財經:在中國,騰訊和位元組跳動等很多公司都對元宇宙業務做出了相關佈局,在你看來,哪家中國公司離元宇宙最近?

馬修·鮑爾:我在《元宇宙改變一切》中寫道,我相信中國最有可能產生最全面、可互操作和最早版本的元宇宙。長期以來,我一直認為騰訊比全球任何公司都更接近它。它的規模、數字業務、視訊遊戲出版業務、賬戶系統和投資組合的多樣性都是非同尋常的。今天, 沒有其他公司能夠在 構建數字和虛擬企業的互操作網路的同時,也深入到了物理世界。位元組跳動是一家卓越的公司,其產品的專業知識、業績增長和雄心壯志持續震驚著全球科技和媒體界,兩者似乎都有可能在元宇宙中達到新高度。

但作為投資者、創始人和夢想家, 我的工作讓我相信 許多最偉大的元宇宙公司可能還不為人所知,也許還沒有被創造出來。在任何一個新時代的開始,除了當前的領軍者外,可能很難想象誰會是明天的領導者,但歷史上充滿了小公司的故事——就像騰訊和位元組跳動,這些曾經的小公司終有一天將成為巨人。

貝殼財經:在中國有一種觀點認為,如果科學發展的方向聚焦於虛擬世界,將影響物理世界的科學發展。人們將沉浸在元宇宙中,而不是積極探索空間,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馬修·鮑爾:我是一個戶外運動愛好者。我花了兩年時間在加拿大從事全職森林消防隊員的工作。我在帳篷裡住了幾個星期,除了徒步旅行、挖掘和抽水,什麼也沒做。當我在美國寫完書後,我在鄉下的小屋住了兩週,那裡只有28kb的撥號上網。

我認為外出是很重要的,許多技術比如AR對鼓勵外出能產生促進作用,如2D博物館APP讓博物館變得更受歡迎,因此有更多人會去博物館,我不相信元宇宙會取代親自去看足球比賽、與朋友喝啤酒或散步的體驗。

與此同時,我們必須認識到,在全球範圍內,大多數人的休閒方式是獨自一人在家看電視,在我看來,用更多參與、社交和沉浸式娛樂代替獨自看電視是一個積極的轉變。此外,我們許多人缺乏積極探索太空的財力或體力。對於全世界幾十億人來說,我們每週花十幾個小時或更多的時間,不是與家人在一起,或在戶外玩耍,而是在通勤。元宇宙將對此有所幫助,與所有技術一樣,元宇宙是一個平衡問題,健康的生活是多樣化和適度的。

值得關注的一個維度是,元宇宙的模擬技術,特別是圖形計算技術,在今天的科學中得到了廣泛的應用。例如我們使用GPU對物質和能量進行3D模擬,以此來發現新的藥物和新的相互作用,這一技術已經被用來建造更安全、更環保的建築。

貝殼財經:你認為未來“構建”元宇宙的主體是企業、政府還是使用者個人?在你看來,哪個公司或組織最接近這個職位?

馬修·鮑爾:主要的驅動因素將是企業,但最終個人使用者在互動、體驗和娛樂中賦予元宇宙意義,沒有這些,元宇宙將空洞無用。此外,少數企業根本不可能建立元宇宙想象中的一切,就像沒有哪個公司可以獨自建設一個國家一樣。但對我來說,政府對上述所有這些都至關重要。他們將確保企業構建的元宇宙繁榮——為使用者、獨立開發者和社會繁榮。沒有它,我不相信元宇宙真的能建成。

馬修·鮑爾著《元宇宙改變一切》,出版社:湛廬文化/浙江教育出版社。圖/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 李錚

校對 劉軍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