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未減的刷酸市場,何時跌落神壇?

語言: CN / TW / HK

據互聯網聲量顯示,“刷酸”概念從2020年4月開始大幅度走高,環比增長229%,5月持續高漲環比增長40%。

此外,從小紅書平台搜索“刷酸”一詞,相關筆記顯示結果高達23萬+。

刷酸的媒體輿論規模不可小覷,市場規模也十分亮眼:2020年6月至2021年5月,“刷酸”線上市場規模近7.5億元,月均銷售增長率約為13%,2021年Q1銷售額同比增長達到104%。

但火爆的刷酸給消費者帶來一股潮流的同時,也逐漸使市場走向偏移。

國家藥監局在去年8月發佈《科學認識“刷酸”美容》的科普文章,抖音電商也在8月26日發佈《關於“含酸類化粧品”發佈/宣傳規範及專項治理公告》,規定含酸類化粧品不得使用“刷酸”、“刷酸治療”等詞語,對違規行為將採取商品下架、警告等處理措施。

政策和平台陸續收緊,刷酸在市場上卻未減火熱,被眾人捧上神位的刷酸,何時跌落神壇?

從成分變成標籤

刷酸一般可以分為“醫療刷酸”和“護膚品刷酸”。

醫療刷酸也叫化學剝落術,是通過高濃度的酸塗抹於肌膚上,剝落不同的深度的皮膚,造成可控損傷並促進皮膚再生。

醫學刷酸需要在正規的機構進行,因為對“酸”的濃度一般要求較高,“刷酸祛痘”治療時果酸常用濃度為20%、35%、50%和70%,水楊酸常用的濃度為20%-30%。

這種化學剝脱術治療的醫護人員須具有皮膚科執業醫師或護士資格,護士需在醫師指導下操作。

“護膚品刷酸”是通過塗抹不同濃度符合國家標註的果酸或水楊酸產品,達到基本的清潔,去角質,清潔毛孔堵塞加速新陳代謝等效果。

化粧品中對酸的管理要求已經持續了很多年,而且對於酸的濃度是有添加限量要求的,比如水楊酸在淋洗類化粧品中添加上限是3%、駐留類產品中添加上限是2%。

添加在化粧品中的酸一般來説是安全的,這類產品在市場上也頗受消費者歡迎。

在當前熱賣的刷酸產品中,棉片類因為酸類濃度低、方便操作、性價比高備受用户歡迎。

美國品牌stridex水楊酸棉片是目前含酸類化粧品中銷量最高的產品,根據天貓平台公開銷售數據,這款水楊酸棉片月銷量已超20萬。

除了水楊酸棉片之外,含酸類護膚品中還有一個超級大單品,就是刷酸面膜。

目前,博樂達、畢生之研、潤百顏等功效護膚品牌,自然堂這類傳統純淨護膚品牌,以及芙清密鑰等院線護膚品牌都紛紛推出含酸類護膚品。

在眾多含酸類面膜當中,博樂達水楊酸面膜在天貓平台月成交量超5萬,並且通過“刷酸搭配”推薦,帶動水楊酸洗面奶和水楊酸凝露熱賣。

芙清密鑰的水楊酸面膜在美粧頭部博主駱王宇以及眾多達人的推薦下在抖音上爆火,抖音電商平台顯示,這款面膜總銷量已超百萬,並且品牌店鋪口碑評分高達4.91分。

多年以前,刷酸就開始在國內流行,從專業醫院到醫美企業,再到如今日化護膚品全面開花。

刷酸這個概念實際上已經深入人心,大家對於刷酸的認知幾乎就等同於“祛痘、去閉口、去角質”。

所以,即使抖音這類電商平台禁止商家使用“刷酸”宣傳字樣,含酸類化粧品也並不會因此受到很大影響,水楊酸、果酸等成分變成了“祛痘去閉口”的標籤,由此帶來的後果也只能是消費者買單。

變了味的刷酸

在天貓平台搜索“刷酸”,目前仍然顯示有近2000件商品,種類覆蓋了面膜、精華、水楊酸棉片等多個產品。

黑貓投訴平台上不乏消費者對“刷酸”產品的投訴,以下截圖中對淘寶、拼多多、京東的投訴描述均為買到的是假貨。

而最近在抖音和小紅書十分火爆的“MDB微酸小氣泡積雪草面膜”,號稱“李佳琪推薦”,並且憑藉許多美粧博主的推薦迅速出圈。在天貓旗艦店官網可見,該店鋪粉絲20多萬,面膜排名第三,月銷4萬+。

但是在小紅書上搜索相關產品,映入眼簾的幾乎都是消費者的差評避雷帖。“爛臉”、“爆痘”、“過敏”、“刺痛”等等問題不在少數。

在產品的詳情頁面可見,該產品包含水楊酸、乳酸和果酸三種酸,天下美商分別詢問天貓旗艦店和淘寶旗艦店的客服,三種酸的含量分別是多少時,但是兩家客服給出的回答並不一致。

此外,刪除品牌名搜索“微酸積雪草面膜”會發現許多同樣包裝的產品,而官方通過昆凌參加的綜藝的《生活真美好》和李佳琪背書,但是在《生活真美好》中未曾發現該產品為節目贊助,李佳琪的直播推薦視頻也是拼接而成。

黑貓投訴也不乏相關投訴該產品的安全問題。

除了上述提到的“MDB微酸小氣泡積雪草面膜”以外,在天貓可見到另一款刷酸產品The Ordinary精華,其宣稱產品本身包含30%的果酸,但這與國家藥監局要求的“跟化粧品α中-羥基酸及其鹽類和酯類(包括蘋果酸、檸檬酸等果酸)的含量不得超過6.0%”相悖。然而該產品在旗艦店的銷量居於第二,有着20萬+的評價。

刷酸產品的火爆,一方面代表着消費者的市場需求,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同質化競爭的可能性加劇。

可以被用來刷酸的“酸”種類並不多,其作用也是為了改善肌膚狀況,多數為縮小毛孔、白嫩肌膚等,因此不同產品之間的差別可能並不大,各個品牌之間也很少具有能夠拉開差距的核心要素。

由於消費者之間的皮膚狀況存在差異,所以不同產品帶來的效果也不盡相同,皮膚敏感者在使用不適合的產品後更可能出現炎症反應,由此來看,消費者的刷酸需求與市場產品的不斷迭代是否成正比還尚不明顯。

去年8月,國家藥監局發文《科學認識“刷酸”美容》,而#刷酸美容需在醫療機構開展#的話題也一度登上微博熱搜榜,閲讀量高達4000多萬。

兩者的聯動帶動更多人理性看待刷酸並且科學刷酸,一方面強調了日常自行護膚可能存在的風險來提高安全意識,促進了刷酸行為的科學性與安全性,另一方面也規範了刷酸的市場,為含酸類產品的發展提供了更合適的環境。

在#刷酸美容需在醫療機構開展#熱搜詞條下,有網友指出,“刷酸需要慎重,許多人自己在家刷酸,掌握不好濃度反而爛了臉”。所以專家稱,專業的刷酸還是要去正規的醫美機構。

時至今日,刷酸市場的“瘋狂”未減,局部地區的“雷雨”也從未斷絕。

除了配合國家和平台的相關管理,品牌方也應迅速擴大自身獨特優勢以領先市場,消費者也應該樹立正確的需求觀和消費觀,選擇合適的刷酸產品或刷酸項目,多方合力使刷酸朝着合規化、安全化的方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