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商业化落地,粤港澳大湾区人工智能走到哪一步了?

语言: CN / TW / HK

数据智能产业创新服务媒体

——聚焦数智 · 改变商业

引言

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从初次提出到政策落地已走过二十多年的时间。深港湾区这一概念雏形被提及之初,目标就是“对标旧金山”,纽约湾区和东京湾区与之并称为“世界三大黄金湾区”。放眼全球,“湾区经济”是经济发展中不可忽略的版图,立足中国,对标世界,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在于经济和科创的双重发力,致力于成为世界第四大湾区。

今年以来,受到国内疫情反复和国际结构性通胀等因素影响,经济增长仍有放缓趋势。长三角等地的疫情对大湾区企业供应链造成冲击,包括汽车制造、集成电路、消费电子等支柱性产业。尽管客观环境并不让人满意,但从创投融资方面来看,大湾区诸多产业中仍有值得振奋的消息。根据南都湾财社的消息,新能源智能汽车一跃成为热门的投资赛道,截至2022年5月15日,“车链”创投10亿人民币融资案例就有7例。“车链”繁荣的背后,是AI+行业在应用层的发展结果,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作用结果。

大湾区或将诞生下一个“东方底特律”

在国家大力发展数字经济的背景下,人工智能技术已经成为基础设施建设的新范畴,广泛出现在多个行业的生产和应用中,包括互联网等C端领域和制造等传统行业,被称为智能化转型中的“核心生产力”,其带来的经济增量不容小觑。根据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的追踪研究显示,在我国的四大经济圈中,珠三角在人工智能企业数量和区域竞争力上并不算突出,但产业和创新资源“南移”的趋势显而易见。人工智能行业的细分赛道中,金融、医疗和工作是融资热度最高的,工业的数字化进程整体上并不如金融这类起步较早的赛道,但其中汽车和电子制造业、电力热力供应的数字化发展仍然可圈可点。

粤港澳大湾区在建设之初就已经将人工智能纳入大力发展的内容,在产业政策、基础设施建设多方大力支持下,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2020年,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印发《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规划正式开启,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项目也于同年动工。

发展至今,这一试验区形成了“一江两岸三片区”空间格局,三个片区各有侧重,涵盖了软件、数字金融和信创等产业,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广东省实验室也坐落于此。2021年,广州继深圳之后,成为全国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深圳具备通信产业基础,发展侧重智能芯片、智能网联汽车、智能机器人等产业,广州拥有完善的产业链和更为丰富的应用场景,发展侧重于工业和商贸等领域。除了核心城市,佛山、东莞、珠海等城市也发布过发展人工智能的相关政策。

郎咸平曾经说过世界三大湾区的成功因素:拥有天然良港,陆上交通便捷,配套的交易中心,重要的制造业中心,以及科研机构或院校的人才输送。粤港澳大湾区有三个港口城市在世界集装箱吞吐量位居前十,与华东地区和西南地区形成辐射网络。港交所、深交所和上交所南方中心都坐落在大湾区,为金融投资活动开展提供了便利。

大湾区早年间在制造业、服务业、物流等行业的累积,已然形成了发达的体系。香港高校和高等院校在深圳的研究院拥有强大科研能力,为大湾区提供了创新型技术人才,同时,聚集的资源和城市人才引进政策也对各地的人才具有吸引力。

2021年中国共披露了2208起单笔融资过亿的巨额融资事件,78%的融资事件发生在创投最活跃的15座城市,包括大湾区的深圳市、广州市和珠海市。医疗、先进制造、企业服务、传统行业、消费和汽车出行等领域融资占比居高,汽车出行的融资金额高达1476亿元,新能源汽车制造和自动驾驶领域的多个独角兽企业的巨额融资事件拉高了汽车出行领域的平均资额。

图 2020-2021年国内创投市场top15城市及其融资数量 来源:烯牛数据

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依照底层到应用的逻辑,构成了人工智能的产业链。大湾区既拥有华为、腾讯这类龙头企业,人工智能业务布局庞大,具有示范效应。也有行业细分领域内发展势头迅猛的独角兽企业,比如号称“AI第一股”的商汤科技,涵盖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车四大板块;大疆创新这类专注于无人飞行器和飞行影像系统的公司;以及小马智行(Pony.ai)、文远知行、小鹏汽车这类专注自动驾驶技术和智能汽车的企业。

智能汽车已是创投圈炙手可热的存在,深圳作为大湾区的核心城市之一,在我国的智能网联汽车投资、融资活动集中的城市之中位居前列,从2016年到2021年上半年,深圳的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投资、融资事件以车联网和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为主。从2021年自动驾驶专利数量来看,大湾区的企业具有领先优势,其中有四家企业诞生于深圳。深圳市拥有发达的制造业基础,同时也有创新发展的潜力。今年7月,深圳市发布了《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这是中国第一部智能网联汽车相关的法规,被认为填补了中国智能汽车在法律层面的空白,为无人驾驶的商业化发展铺平了道路。银河证券的研究报告认为,这一《条例》是全国首个对L3及以上级别自动驾驶权责、定义等重要议题进行详细划分的官方管理文件,基于此,自动驾驶或将迎来飞跃式发展。

图 2021年自动驾驶专利排行榜TOP100 数据来源:零壹智库

在汽车圈的“东方底特律”之争中,广州也是热议的城市之一,涌现了一些不错的公司。例如:小马智行成立于2016年,在中美均推出了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在广州和硅谷都设立了总部。小马智行已经完成D轮融资的首次交割,整体估值达85亿美元,较上轮融资提升约65%,现金流达近10亿美元;文远知行的总部同样坐落于广州,从成立至今已获九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广汽集团、宇通集团、商汤科技、启明创投等。据科创板日报的数据,文远知行在过去一年时间中公开累计融资额近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72亿元。

自动驾驶在大湾区的发展前景持续向好,但商业模式目前还没有完全形成清晰的体系,由于现实路况的复杂,现实的应用场景还有值得继续探索的地方。从具体的应用场景来看,国内诸多城市进行了无人驾驶测试,深圳正是大湾区的代表,网约车出行是具有较高价值的场景之一。

粤港澳大湾区打出“组合拳”

大湾区的核心城市各具特色,优势互补,能够为人工智能的发展提供强大竞争力。广州和深圳在政策层面对人工智能进行了战略部署,《广东省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2018-2030年)》将广州、深圳、珠海确立为人工智能产业的核心技术实验区和人才高地,以东莞、佛山、惠州为全国智能社会应用先导区和创业创新集聚区,重点发展腾讯等5大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并提出到2025年,产业核心规模达3000亿元,产业规模达18000亿元的目标。

广州市在2020年曾推出为期两年的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行动计划,从提升创新能力、培育产业发展、引入和培育企业、构建产业生态、拓展应用场景五个方面部署重点任务,可以看出智能制造是广州的发展重点。除了加强自身的创新能力,资源的引入也是关键。以推进智能交通应用为例,在计划中明确提出要积极引进自动驾驶龙头企业,建设穗腾联合实验室,在2019年推出了穗腾OS应用于广州地铁,该表了城轨车站的运营和管理模式,2021年推出了穗腾 OS 2.0,从生产、组织到运营模式都得到了更新,聚集了物联平台、策略引擎平台、大数据平台、算法平台和开放平台五大核心平台,未来预计仍将进行更新迭代。但是广州在专利申请方面落后于其他城市,在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这类新一代数字技术中的技术优势并不明显

深圳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优势在于完善的AI产业链,在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各个层面都有行业领先企业。基础层发展芯片、传感器等这类提供基础服务的设施,有海思半导体这类具有竞争力的企业。在技术层提供机器学习算法、智能语音识别技术、计算机视觉算法技术,有商汤科技这类独角兽企业。应用层的涵盖范围广泛,将算法技术落地于不同行业的场景之中,金融、医疗和工业等热门领域也有深圳企业涌现。

据2020年的数据显示,深圳企业提供的人工智能就业岗位占全国总量的10.5%,全国排名第四。企业靠近最近的行业动态,同时拥有资金和技术优势,能够吸引优秀科研人才,实现产学研协同发展,达到良性循环促进创新。根据深圳市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白皮书的信息,深圳的人工智能发展在基础研究实力上有待进一步提升,底层算法和核心零件对国外深度学习框架的依赖程度较高,华为、腾讯等龙头企业也尚未形成完善的开源社区平台。同时,城市的现实状况制约了人才引进。

香港是国际经贸金融中心,同时拥有中国和全球优势,在国际金融、航运和贸易中同样处于有利地位。其科研机构的实力也不容小觑,最为典型的则是香港人工智能及数据实验室(HKAI LAB),由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AHKEF)和商汤科技共同合作投资,获得香港科技园公司(HKSTP)及阿里云支持。

政策方面,2017年12月香港创科局公布的《香港智慧城市蓝图》就已经提出利用人工智能及其他新兴科技将香港构建成智慧城市,港府还曾在财政预算中将人工智能、金融科技、智慧城市和生物科技同列为香港具有发展优势的四大范畴。在香港特区政府的《2021年施政报告》中特别提到了北部都会区的建设问题 ,将要借助与深圳接壤的地理位置优势,结合两地的优势,打造“双城三圈”的空间格局。在港深紧密互动圈形成完整创科生态系统,发挥香港在教育、科研和科技创新方面的潜力,实现“南金融、北创科”的格局,而深圳可以在城市用地以及优势产业上实现互补,港深发展进一步融合。

图 来源:《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

澳门则是葡语系国家和中国的交流桥梁,这一点与香港特区的定位有别,在地理位置上处于大湾区西部,靠近粤西城市,与珠海南端的横琴一水一桥之隔。国务院在2021年印发了《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旨在促进澳门经济走向产业多元化发展,进一步发掘大湾区的潜力,其中也专门讲到了发展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产业。澳门具有丰富的旅游资源,第三产业比重较高,价值土地和人才资源的问题,经济发展一度受到掣肘,而人工智能的应用能够帮助打造“智慧城市”,在交通、医疗、城市的灾害防治等方面提供便利。

可以说,澳门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商汤科技在2021年落户澳门,对于产业布局规划进行了详细部署,从澳门生活的方方面面发掘数字化转型的可能性,从2020年开始,澳门镜湖医院就已经陆续引进商汤SenseCare:registered:智慧诊疗平台搭载的多款AI应用。澳门本土的科技创新能力在大湾区并不具备显著优势,同时面临着人才缺口,但是其应用场景却是一片广阔蓝海,加之深合区建设的政策扶持,这也为澳门高新技术产业指明了方向。

结语

在智能汽车产业,大湾区已经走在了前列,技术落地走向商业化,成为数字经济建设中不可忽视的力量。“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随后国务院印发的指导意见中指出要“建设世界级城市群”,其中广州、深圳、香港和澳门是核心城市。发展到今天,粤港澳大湾区已经取得了阶段性发展,涌现出一批巨头企业和独角兽企业。面对“十四五”时期的新格局,大湾区拥有了新的角色定位。基于优越的地理条件,大湾区正在成为区域间协同发展、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的重要桥梁。

参考文献

艾瑞咨询:《2021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研究报告(IV)》

中国信通院广州分院:《粤港澳大湾区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20年)》

德勤:《新发展格局下的大湾区——“十四五”时期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重点》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智库:《湾区经济分析 | 2021年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分析报告》

烯牛数据:《2021年中国创投市场数据报告》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投融资报告》

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广州市关于推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行动计划(2020-2022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办公室:《行政长官2021年施政报告》

智慧芽:《2021年人工智能专利综合指数报告》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