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端的2022:快手跳槽,蝦皮畢業,0offer,新冠陽性

語言: CN / TW / HK

theme: orange

工作五年來最難受的一年,凜冽的寒風颳在自己臉上、身上,深入骨髓。這時才真切地意識到,寒冬真的來了。

跳槽

入職快手還是 19 年的事情,那時候的快手,房補,三餐,下午茶,冰淇淋咖啡水果,而剛從一個小公司出來的我,像是土狗進城,我一邊興奮於公司的福利,一邊覺得自己終於進入大廠,在技術上也會有一定長進。

然而我還是太天真了。

在快手呆了整整三年,做了一個又一個後臺管理系統,表格和表單寫到想吐,在後端團隊做唯一一個前端,也經歷了很久沒有產品沒有設計沒有測試的日子。更別提當初面試時面試官說的 BI 平臺我連程式碼都沒有碰過。

我還是和應屆畢業時的我一樣迷茫(第一家公司也是我一個人做前端方面的所有事情,跌跌撞撞地成長),我不懂多人協作,我不懂工作流程,我也不懂我可以在哪些方面學習發展。我開始安於現狀,沉溺於舒適域的安穩,也不再想學習,不再想進步。不得不說,習慣了之後,每天躺的真的很舒服,不會有太多棘手的事情,同事之間相處也比較融洽。

讓我下定決心改變的是一次晉升的失敗和部門的變更,做好的專案送給了別人,結果晉升時以沒有專案為由不讓我報,緊接著把我安排到其他組,讓我去做了更邊緣的專案。一連串的操作給我看傻眼了。加之快手福利一項項的取消,隨之而來的一次又一次的裁員,我清醒地意識到,該離開了。

花了一個多月準備,終於在年後開始了簡歷的投遞,投了多家網際網路公司。雖然當時大家都在說環境不好,但還是很順利的拿下了美團和蝦皮的 offer (順便第三次掛了位元組)。考慮到我還是喜歡不太卷的公司,最終選擇了蝦皮。

蝦皮

入職蝦皮時,還是封控的時候,當時北京很多公司都在居家,蝦皮也不例外。所以我拿完電腦到工位時整個組都是空的。入職後,我也開始了居家辦公的生活。

應該是蝦皮的傳統,入職後有個 Entry Task 給每個人兩週左右的時間來完成,是一個簡單的 Demo 專案,用來熟悉公司的流程。我離職後已經歇了半個月,又開開心心地度過了兩週輕鬆的 Entry Task 時光。

後來到公司辦公,組內在做是一個緊急上線的專案,大家在會議室裡封閉開發,聯調測試,終於見到了組內同事,也認識了後端以及測試的同事,每天嘻嘻哈哈,雖然也加會班,但整體還挺開心的。不管怎麼說,我終於有一起合作的同事了,終於體會到了有產品設計測試和有人幫忙 Code Review 的感覺了。

再後來,我們做了一些技術專案,接觸到了之前沒寫過的東西,看到了別人的開發方式,團隊合作的方式。也會有一些業務專案,還有些需要國外團隊合作,不得不說,英語說不出口真是我最難熬的時候。

這裡有很多技術分享,各種週會都會有人進行技術分享,leader 也給我們留任務每週輪流技術輕分享。在此期間也養成了習慣,平時瀏覽到新技術多看兩眼,想著下次分享能不能講一下,同時也在同事的分享中學到了很多。

總體而言,蝦皮的工作體驗還不錯,不算卷,人也都很好,也終於感受到了我一直一直期待的技術氛圍。

裁員

一切都很好,如果沒有裁員的話。

入職的時候,各大公司都在裁員,而蝦皮在瘋狂招人成立。“這剛招人總不會被裁吧?”我抱著這樣的想法安安心心的看著別的公司裁員。事實證明,我確實很天真(sha)。

九九大促後,迎來了第一批裁員,眼睜睜地看著公司大群人數一點一點減少了三分之一,懷著忐忑的心情等到了第一批結束了,大部門leader也在週會上保證不會有下一次裁員了。哦。我還信了。

結果卻和傳言一樣,雙十一大促過後,又一批裁員開始了。

291671111973_.pic.jpg

當時我們剛剛開完週會,前一秒還在和後端對接需求,下一秒接到了HR的電話。

“你能來公司一趟嗎?”

離職流程很快,賠償 n+2 也沒有什麼需要再異議,我簽了字,拿著合同回了家,呆呆地看著電腦,一瞬間感覺到無所適從,我該做些什麼,我寫一半的程式碼還寫不寫?

面試

花了一個星期整理心情,我略倉促地開啟了新一輪的面試。這次一共投了 9 家公司。找同事內推以及 boss 上投遞,面了 6 家。

簡單來說,面試題基本分下面幾類

  1. 基礎知識八股文類
  2. 原始碼類
  3. 專案類
  4. 演算法類
  5. 工作流程、專案管理、未來規劃等

八股文問的不多,我擅長的演算法也沒怎麼考。原始碼我這次沒怎麼看都忘記了,答的很差,而專案又由於之前做了太多後臺管理,加上自己又沒有什麼技術追求,亮點太少。工作流程方面我更沒有什麼比較好的理解。總之,面試過程一言難盡。

最終面試結果

  • 小紅書1面掛
  • 理想汽車1面掛
  • Moka1面掛
  • 位元組2面掛
  • 猿輔導3面待定
  • 百度3面待定

我可,真的,是個 fw 啊。

陽了

面試還沒結束,嗓子就開始疼了,隨即而來的就是高燒,渾身疼,兩道槓。

271671111832_.pic.jpg

新冠疫情席捲北京,當然我也沒逃過,燒了四天後終於退燒,我還在躺在床上萎靡不振,接到了 HR 的電話,唯一過了三面的公司的 HR 的電話,問我降薪 25% 接不接受。

降薪

25%

可能到了那一刻,我才明白我所面臨的,是怎樣的困境。

我輕笑了下,說了不接受。

隨意吧。

在發燒躺在家裡這些天,我真的很累很疲憊,我現在只想好好休息一陣。至於工作,年後再考慮吧。

未來

我向來不是個有計劃的人,也從未想過失業這種困境來的如此之早。

短期計劃是系統的複習,從八股文到原始碼全部背一遍。演算法再刷一刷。好好過個年,然後年後再海投一波。

如果拿不到心儀的工資,就考慮下輕鬆一點的行業或國企,又或者,離開北京。

不知道再失業久了心態會不會崩,但是目前還好,至少還有些積蓄允許自己再躺一段時間。

可以預見的,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環境都會很差,機會只會越來越少。我也在反思自己,工作中除了完成任務,也應該思考如何提高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就像那句話,“只有在潮水退去時,你才會知道誰一直在裸泳。”

「回顧2022,展望2023,我正在參與2022年終總結徵文大賽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