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創業,好好做生意

語言: CN / TW / HK

很久以前,創業不叫創業,叫下海做生意。做生意,自然是不能做賠本買賣的,自然是要賺錢的。

後來,市場太好了,隨著中國市場一浪一浪的利好,無論是巨集觀的,還是微觀的,出現了一種全新的方式,叫做融資型創業。這東西最早是在矽谷出現的,叫風險投資。

那時候,大多數人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可以不用盈利,就可以融到錢。原來估值是和實際資產可以不掛鉤的,起碼暫時可以不掛鉤。

第一批用這一套吃螃蟹的,現在正在研究人類的未來和生命科學,已經號稱自己不喜歡錢,對錢不感興趣。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融資的都是看不起賺錢的人了。賺錢的人都說自己在做點小生意,而不賺錢的都說自己在做偉大的事業。

顯然,基於網際網路和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VC模式,與網際網路的馬太效應高度匹配,成就了很多企業。

但隨著線上、線下流量幾近枯竭,國際環境、資本市場出現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疫情反反覆覆,諸多因素疊加,告訴我們一個常識,那個完全靠融資創業的時代,已經徹底結束了。

現在創業就是做生意。

同志們,丟掉幻想,準備戰鬥。

我所理解的創業是一個永不停息的人間戰場。

為什麼永不停息,因為對於一些人而言,事業是畢生的追求,存在感、成就感是畢生的追求,或者賺錢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

那麼既然你要去觸控蠟燭上最亮的光芒,那你就得受得了疼,別叫,沒人讓你去摸。

所以我從創業中學到的第一課便是 一切皆有代價,一切

你選擇快速大量融資,那可能會死於對企業失去掌控力,或者死在資本的扭曲中。

你選擇精耕細作,可能死於上下同行的惡性擠壓。

選擇低門檻進入的行業,那麼很快會發現那就是血海。選擇所謂的藍海,99%基本上是前人全死了的死海。選擇吹牛逼,那麼就得吹下一個牛逼來圓上一個謊言。

選擇實幹,那就得耐得住寂寞。

選擇抱大腿,就可能站錯隊。選擇低價出貨,那就得承受被拖死的可能。

世界上永遠不存在一個萬般皆好的狀態和選擇,如果有,那就是做夢。

選擇任何的發展方向都需要付出代價。真正的戰略在於根據自己的資源和優勢,去選擇戰術和作戰目標。一切與自身情況不匹配的戰略,都是狗屎。

我學到的第二課便是 創業歸根結底還是生意

【創業】 到底是什麼鬼?為什麼很多人說他不是生意,很多人看不起做生意。我也是一直沒有想通。

以前我是沒想過跑來【創業】的,我所想做的是【下海經商】,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年做生意好像成為貶義詞,非得說成【創業】。

一切的創業,最終都是【生意】,無論你是想短期套現,做大了賣掉,或者自己一輩子搞下去。

【生意】是底層的元邏輯,不可顛覆,不可忤逆 一個創業者必須直面生意的殘酷,理解生意的本質,尊重【生意】的鏈條和生態,才有機會往下走。想長期走下去,以及能走得下去,便是事業。

單點的生意,基於當下的價差,但價差會變動,所以往往難以形成事業,但有本事也可以把不停做的各種單點生意變成你的事業,這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當一個生意人選擇把一個倒買倒賣的事情變成了長線作戰的時候,他就向企業家走出了第一步,走向了事業,此刻便會發現,原來解決二維的事情就可以了,現在多了時間、空間、人、事等更多複雜因素,一下子變成四維了。管理難度成幾何倍上升。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覺得當年做點買賣挺好賺的,非得做事業,一做事業感覺都白賺的原因。

這是我學到的第三課, 想做事業是需要付出N倍執著和堅忍的力量 。別動不動賺了點小錢就覺得自己很牛逼,其實差得很遠很遠。

企業發展的瓶頸和問題多到難以細數,也就是不存在一刻完美狀態。在大公司乾的時候,覺得有N多可以改進的地方。

如今覺得有N+1可以改進的地方,但為什麼不做,無外乎資源、精力及回報的考慮和限制。往往返回去看一家活了N年的公司的當年的產品,都是覺得像狗屎一樣。所以做事業不是做藝術家,不是作一幅完美的畫,而是做出持久的生命力,即使他一開始不怎麼完美。

所以從旁觀者而言,關注一家企業,必須關注5年以上,方知任何的戰略都有代價。任何的模式皆有瓶頸,任何的奇蹟都是幻象,任何的存在皆為合理。

不因一朝一夕之波動而浮躁。

不因一時之困境而動搖。

不因他人之流言而百念生。

方可撥開千絲萬縷,找到這家企業真正的成功之道。

最近報道里說三星因為銷量劇增,股價大漲,於是一片讚美,然而一年前無數評論員都在黑三星,正如今天被黑的小米一樣,不看五年以上,懂個屁。

所以不懂節奏者,不可操大盤。

那麼下一句我想說的就是 無核心壁壘者,無以成大業, 這是我所學到的第四課。

前幾年我們都說網際網路是開放透明的,所以大家都可以來創業,後來證明這是假象。

大多數流量的走向是封閉的,大多數產品的背後是少數人控制的,表面上最鬧騰的一圈人,所分的就是10%不到的市場,基本就是大玩家的炮灰。

如果你做的事情所有人都能做,比如美少女直播自己吃飯,那麼請問你有什麼核心競爭力?沒有這一些,你賺的也就是辛苦錢和市場行情的錢而已。

成就真正的事業,必須要握住一些稀缺資源,比如生產原料,比如配方,比如品牌等等。

創業者最不值錢的感動,就是把自己說得很辛苦,很久不陪家人,不會有人因為你很辛苦給你錢,只會因為你能給他帶來錢而給你錢。被你感動的投資人只存在軟文裡,因為資本不相信眼淚。

在追求核心價值的道路上,會經常冒出N多賺小錢的機會,和所謂的合作機會。

如果選擇上鉤,你所耽誤的便是最不可再生的資源——時間,這便是我學到的第五課, 永遠不要浪費時間

這也是大量企業正在犯的錯誤,著急做流水,著急做點什麼證明自己,但做的都是一直在賺小錢,但也沒什麼大用的事情。

比如一些融了幾千萬,但還在賣一些雜七雜八東西的機構,實在搞不懂他們為什麼要做這個,也不能跑出很多利潤,也不能為長久帶來發展,還要花很多人和資源。

以及,不要整天談一些虛空的合作。合來合去,你會發現,大家都想空手套白狼。真正有實力的,都是等人來合作的。

不浪費時間還包括了能花錢解決的專業問題,就不要求人情,人情只能用一次。

以及說話別廢話,做事別拖沓。

記住——將軍趕路,不追小兔。

從創業之後,時間對於你的意義就會發生變化,以前慢慢來的事情可能就變成必須得今天做完的事情。

而深夜這樣的時間則變得格外的有存在感。過去這個點都是在呼呼大睡,現在可能給你睡也睡不著。

此刻你面臨的是心魔。 創業歸根結底是在和自己作鬥爭, 這是我學到的第六課。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為勝喜,不為敗悲,尤其是文科生,作為一個語文課代表,我過去最擅長的就是抒情寫文章。

然而,這些感性因素在創業中,沒有什麼用,你悲,客戶也不會選擇你。你喜,上帝也不會眷顧你,而情緒往往是最消耗人精力的,別花這力氣。有太多其他重要的事情等著你。

從前,我以為自己是個孫悟空,什麼都可以。後來我覺得自己是一隻豬八戒,為太多東西所困,其實,每一個人都是這樣,或許,我們還是沙僧,一生都用來尋覓打碎的琉璃盞。

後記

疫情反覆中,我有很多企業家朋友,都在負重前行。

最近和不少於50個企業主交流,超過80%的認為,今年比2020年還要困難。

超過70%真正明白了過去自己的能力其實是一般的。

值此時機,我想大家一定要先放棄妄念。現在已經不是比格局的時候了,比誰能活得久的時候到了。

保現金流不斷,保核心骨幹有飯吃,保核心能力不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