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訊精密、美的都在佈局 汽車零部件賽道的“真香”定律

語言: CN / TW / HK

記者:曉加

編輯: 祺然

在汽車領域流傳着這樣一句話:“汽車不賺錢,賺錢的是零部件。”這不,不少大企業也打起了汽車零部件的主意。  

近日,“果鏈”企業立訊精密以100.54億元從奇瑞控股第一大股東青島五道口手中收購19.88%股份,另外獲得奇瑞股份7.87%、奇瑞新能源6.24%的股權。  

根據立訊精密發佈《關於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公告,2022年2月11日,公司與奇瑞控股、奇瑞股份、奇瑞新能源共同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並且,在此協議的基礎上,立訊精密與奇瑞新能源擬共同組建合資公司,專業從事新能源汽車的整車研發及製造,為立訊精密汽車核心零部件業務提供前沿的研發設計、量產平台及出海口。  

公開資料顯示,在此之前,立訊精密作為知名的蘋果代工廠之一,主要承擔的是AirPods等蘋果零配件的生產組裝,近年來,開始投身iPhone組裝領域。

從組裝手機到組裝汽車,立訊精密不是頭一家這麼幹的。比亞迪也是既組裝手機,又組裝車,富士康早在兩年前就跟菲亞特克萊斯勒、拜騰達成汽車代工合作。除了這些代工大户,同處製造業的家電企業也紛紛染指汽車零部件生產。  

從發動機、變速箱、底盤到電池、電機、電控,汽車供應鏈體系的重塑,給了它們歷史性機遇。

01

跨界者聚集 家電企業最多

2月16日,美的總投資110億建設的新能源汽車零部件基地在安慶市奠基開工。據稱,這是美的有史以來投資總額最大的一個項目。  

據瞭解,美的在安慶新能源汽車零部件基地約110億元總投資中,固定資產投資約65億元,項目規劃一期用地458畝,建成後可形成年產6000萬套產能,實現年產值400億元。主要生產助力轉向電機、新能源汽車電動壓縮機、新能源汽車驅動電機等品類產品,並打造熱管理、主驅動、輔助/智能駕駛三大系統研發中心及國家級實驗室。  

美的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方洪波曾公開表示,“新能源汽車的產業佈局是美的未來非常重要的戰略方向。”  

早在2018年,美的便開始佈局汽車主驅電機、汽車空調壓縮機等產業,並在2018年、2019年先後成立了廣東威靈汽車部件有限公司以及安徽威靈汽車部件公司。到了2020年,藉助收購合康新能,美的正式進軍新能源汽車產業。而此次安慶新基地的建設,則有望進一步擴大美的在汽車零部件的版圖。  

奧維雲網數據顯示,2021年1-11月,我國家電市場累計零售額規模為7022億元,同比增長4.9%。但與2019年同期相比,仍然下滑了7.4%。儘管2022年經濟穩定持續復甦,但行業想改變下滑趨勢,並不容易。  

在此背景下,傳統家電廠商投身新能源汽車業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與美的有相同想法的還有海海信、創維、海爾、TCL等家電巨頭。  

去年3月,海信斥資13億元收購日本三電控股,宣傳進軍汽車電子領域;  

5月,海爾開始涉足新能源汽車領域,與吉利在互聯網與智慧家庭互聯、營銷渠道與營銷創新模式、金融及物聯網支付等方面展開合作;  

董明珠曾直言,新能源板塊代表格力電器的未來,“如果做好了,我們接下來都希望格力電器幾個大板塊都上市,但有一條原則講清楚,不是為了圈錢。”格力造車之路,始於收購。去年9月,格力通過收購銀隆新能源,拿到新能源汽車的入場券。目前這家已更名為格力鈦的企業,不僅承載着董明珠的造車夢想,同時還擔負着她在新能源領域一展雄才的野心。  

此外,包括創維、TCL等家電巨頭也紛紛加速佈局新能源產業,而且大多以零部件作為切入口,這背後原因值得思考。

02

歷史的窗口期

經濟學家李稻葵認為,中國經濟有2個新增長點:一是“想方設法釋放10億人口的購買力”,二是“要讓產業堅持完成升級換代。”對於中國的企業而言,前者是龐大的市場未來可期;後者才是落地需要執行的戰略。  

工信部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十三五”時期,中國工業增加值由23.5萬億元增加到31.3萬億元,在此期間中國製造業在世界製造業的比重已接近30%。  

從2010年以來中國連續11年成為世界最大的製造業國家。我國製造業正在實現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創新能力顯著增強。但同時也應注意到,中國離真正的製造業強國還有一定的距離。特別是在疫情之後,全球經濟形勢仍然具有不確定性,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存在斷供斷鏈的風險,暴露出中國產業鏈和供應鏈上還存在短板和弱項,一些企業面臨經營的困難和壓力。  

如何頂住這種壓力,並且尋求突破?  

一方面,國家“雙碳”“雙循環”戰略給了不少企業新的啟發和落腳點:降低生產和消費品對於能源和原料的依賴、擴大內需,減小對外部市場的依賴成了必然趨勢。  

另一方面,汽車產業百年未有之變局也帶來了機遇。從燃油車到電動車,全球汽車供應鏈體系面臨重構。美國媒體發佈的2021全球汽車零配件100強企業中,作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中國僅有8家企業入選。前10位當中,無一家中國企業,均為德國博世、日本電裝、德國採埃孚等國外企業。  

電動汽車產業給了中國彎道超車的機會。截至2021年11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累計推廣量達到850萬輛,全球佔比超過50%。更關鍵的是,中國在關鍵材料、動力電池、電機電控、整車及充電設施、製造裝備、回收利用等的全產業鏈上下游均有完善佈局,且動力電池、驅動電機、整車電控等技術與世界先進水平持平甚至領先。  

也因此,汽車零部件產業成為中國製造轉型的新方向。  

“其實家電行業佈局新能源汽車零部件一點兒都不例外,中國的企業一直有着很強的政策指引性和敏感度,當雙碳、雙循環風起之時,這些企業早就聞風而動了。”一位行業分析人士向壹DU財經説道:“這次立訊精密花110億元的佈局可能只是商業的一個開端。真正的跨界潮還沒到。”  

03

汽車零部件賽道真的賺錢嗎?

近期,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公佈了2021年新能源汽車數量,總產量354.5萬輛,賣出352.1萬輛,同比增長在160%左右。  

但令行業尷尬的是,小鵬、理想、蔚來三家的財報信息卻顯示,2021年他們的銷量為“接近10萬輛,處於虧損狀態。  

眾所周知,汽車企業營收高,哪怕是二線三線車企,年營收也能在千億元以上。問題在於,哪怕是像福特這種全球TOP10的汽車企業,都無法擺脱虧損的命運。特斯拉汽車CEO馬斯克曾吐槽,“賣車根本不賺錢”。  

那麼問題來了,新能源汽車零部件可以成為賺錢的領域嗎?  

馬斯克給出了答案。  

他舉了一個例子: 在剃刀行業,賣剃刀並不賺錢,賣刀片才賺錢。汽車行業也是如此,賣車不賺錢,汽車周邊、維修、配件才真的賺錢。  

天風證券 的一份行業研究週報顯示,整車的零部件數量大約為1萬個,新能源車的“三電系統”成本約佔整車的50%,其中 電池 為新能源 汽車整車 製造中成本佔比最高的零部件,佔比約40%。  

從整體來看,國家正在促進我國汽車行業調整升級,鼓勵研發製造高質量、高技術水平的自主品牌汽車,對新能源汽車保持着較大的扶持力度。而一系列汽車產業政策的發佈,無疑對零部件產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對13750家規模以上汽車零部件企業統計,2019年累計主營業務收入3.6萬億元,同比增長0.35%。前瞻產業研究院對行業的預測頗為樂觀,據其預測,到2026年,我國汽車零部件行業主營業務收入將突破5.5萬億元。  

到底電動車零部件掙不掙錢?可以看看鄰國日本的表現。去年11月,據日經新聞報道,京瓷、日本電產、村田製作所、日東電工等7家日本零部件廠商受益於純電動汽車和高速通信標準5G的需求,實現營收、淨利雙增長,2021年4-9月7家企業合計營業利潤比上年同期增長73%。  

再退一步講,不論是代工企業,還是家電企業,原有行業利潤不斷壓縮,企業本身就承受比較大壓力。電動汽車零配件再怎麼説也比組裝一台手機賺得多,而且還是一個未來幾十年都會持續增長的藍海市場,這樣的機會不是誰都能遇見。  

“這一波入局的企業,很多過往都有汽車零部件生產研發經驗,比如美的威靈,富士康也早早十多年前就向汽車廠商提供電子產品。”從事新能源汽車驅動電機研發的李先生對壹DU財經表示。  

科技巨頭、互聯網公司、手機廠商紛紛佈局造車,由此也帶來相關產業鏈能力向汽車供應鏈遷移。不論是富士康還是立訊精密,都是從手機產業鏈向汽車產業鏈遷移。這可能是人類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工業能力的遷移,也是中國汽車產業真正彎道超車的機會所在。  

圖片來源於公開網絡,侵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