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彼迎中國“大撤退”引發市場博弈 本土民宿平臺花樣“搶”房源

語言: CN / TW / HK

每經記者:李少婷 每經實習記者:楊卉 每經編輯:文多

5月24日,Airbnb愛彼迎中國(以下統一簡稱“愛彼迎”)宣佈自2022年7月30日起,暫停支援境內遊房源、體驗及相關預訂。

進入中國市場的這些年,愛彼迎交出的業績單一直不夠好看,最終在疫情及水土不服的壓力下選擇退場。而7月30日後,愛彼迎中國境內遊房源將全部下架。一時之間,途家、美團民宿、小豬民宿、飛豬民宿等國內民宿平臺一級梯隊成員,紛紛向愛彼迎的民宿主們投去了橄欖枝。

在電話採訪中,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文化和旅遊產業研究院副教授吳麗雲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對疫情下的旅遊企業來說,要吸引這些房東,除了給出一定力度的優惠,這場博弈最終或許還要看各自背後的資本力量。

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告別愛彼迎:有房東受到打擊

7月30日起,愛彼迎全部暫停中國境內遊房源、體驗等相關服務,聚焦出境遊業務。

幾年的本土化嘗試後,這個共享住宿“鼻祖”、老牌民宿“龍頭”還是選擇了退出。

至於超出“最後期限”的訂單,根據“愛彼迎房東社群”微信公眾號訊息,凡是今年5月23日(含)前生效,入住房源日期為今年7月29日(含)之後,或參與體驗日期在今年7月30日(含)之後的預訂,愛彼迎均將予以退款。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截至發稿,手機應用商店中仍可搜尋下載愛彼迎APP,但開啟後會出現業務調整的“彈窗”提醒,通知使用者2022年7月25日零點起APP將停止接受所在地區房源及體驗預定。

24日上午9點起,多個版本的“分手信”陸續開始出現,如“致中國房東和體驗達人社群的一封信”“平臺致中國使用者的一封信”等。到了24日下午,仍有部分房東沒能從打擊中緩過神來。在北京南三環運營民宿的李女士,就在記者嘗試通過平臺聯絡時表示,愛彼迎撤出對自己運營的民宿影響很大,心情不好拒絕了採訪。

同樣是在北京開民宿,把“雞蛋”分開裝的房東就要好很多。24日下午,劉先生通過愛彼迎APP透露,自己的民宿上線了多個平臺,損失一個平臺影響應該不大。且疫情下沒有外地遊客,各個平臺的預訂佔比都很低,基本以常住和線下客人為主。

對於此次退出,房東的留戀不比老客戶少。劉先生就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愛彼迎的友好度還是不錯的,尤其是對房東;而其他民宿平臺基本都是偏向客人。他表示,自己目前已收到了平臺的補償——後兩個月的服務費。至於其他安排,劉先生快言快語:“也不是他們員工,哪來的安置?到時間直接全部下架。”

難擋“水土不服”:愛彼迎中國境內業務規模小

對於此次業務調整,愛彼迎給出的理由是疫情影響。

愛彼迎表示,新冠疫情弱化了愛彼迎境內遊業務與出境遊業務的協同效應,境內遊業務相應地面臨高成本等運營挑戰。

但愛彼迎仍看好中國出境遊市場,並基於此作出了“舍一保一”的決定。

疫情對愛彼迎業績的影響大不大?根據Airbnb(ABNB.US)財報,2021年全年營收較疫情前的2019年增長了25%;2022年一季度業績更是大漲,營業收入達15.1億美元,同比增長70%,較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增長了80%;虧損幅度也有較大收窄。

整體業績還算不錯,那麼問題出在哪?根據Airbnb2021年年報,報告期內該公司亞太地區營收份額佔總收入的7%,相比2020年下降3個百分點。

圖片來源:公告截圖

再落到中國,業界有訊息稱其在華平臺的收入僅佔總收入的1%。對於1%這個數字,24日上午,一名接近國內某民宿平臺的業內人士通過微信向《每日經濟新聞》稱:“疫情後應該差不多。”上述業內人士表示,愛彼迎現在有所放棄是正確的選擇,“本來他們本土化一直就做得不是很好”。

華美顧問機構首席知識官趙煥焱更是在5月24日微信採訪中表示,最初愛彼迎看中的就是中國人的出境遊,欲借愛彼迎中國為入口,吸引中國遊客通過平臺預訂境外民宿。在中國本土民宿預訂企業相對強勢的背景下,愛彼迎本土化優勢並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嘗試本土化以來,愛彼迎頻頻在中國業務區“換帥”的行為也引起業內廣泛關注。公開資訊顯示,2017年6月,曾供職於原Facebook的葛巨集被任命為愛彼迎中國區負責人;2017年10月,愛彼迎聯合創始人柏思齊上任中國業務區主席,中國區業務則由公司駐新加坡地區總監蕭錦鴻臨時負責;2018年7月,原麵包旅行CEO彭韜出任愛彼迎中國業務區總裁。

彭韜上任後,愛彼迎本土化程序迎來了一個“小高潮”。根據愛彼迎此前釋出資料,2018年下半年,愛彼迎中國業務預計增長近3倍。2021年9月,彭韜卸任,愛彼迎中國業務區總裁也一直空置至今。

爭相“接盤”:本土民宿企業出手搶房源

愛彼迎撤退前,國內的民宿格局如何?

5月24日晚,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文化和旅遊產業研究院副教授吳麗雲在電話採訪中分析指出,2021年9月飛豬旅行宣佈戰略投資小豬民宿後,算上以攜程、去哪兒為流量入口的途家,背靠美團客群的美團民宿,再加上民宿“鼻祖”愛彼迎,共同構成了國內民宿業“諸強”。

愛彼迎表示退出後,其餘幾大“巨頭”陸續出手接納房源。

5月24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通過微信從途家相關負責人處獲悉,途家將對技術、服務、運營等方面進行升級,為全量接盤愛彼迎中國房源做準備。為承接愛彼迎在中國的房源,目前平臺已配備專門商戶服務對接團隊,並開通了綠色稽核通道,後續還將推出“一鍵上線”功能,並配備專門的民宿運營專家,提供優質的民宿入住體驗。

與此同時,美團民宿釋出了《致民宿房東夥伴們的一封信》,在表達了遺憾後,表示將從成立專屬房東服務團隊、新房東助力計劃、產品設計升級、激勵政策優化、房東社群上線等5個方面來助力房東經營。

美團民宿的公開信 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此外,5月24日晚間,飛豬提供資料稱,飛豬民宿、小豬民宿於24日推出了新房東入駐扶持計劃等舉措,並上線了24小時專屬熱線。截至目前已處理數百個房東入駐的後臺申請。同時,飛豬、小豬民宿將為新房東提供更豐富的運營資源、營銷活動和曝光機會。對7月底前在小豬民宿上線的新房東,推出入駐扶持計劃。

至此,各家的誠意已經擺上了檯面。但最終接盤如何,還要看後續的市場引入情況。

然而,身處各種“扶持”中的劉先生有些擔憂,“少了愛彼迎這個競爭對手,未來會不會有哪家形成壟斷?”

對此,吳麗雲表示,從目前的市佔率上看途家還是有一定優勢。若真能全盤接下愛彼迎的這部分市場,其一家獨大的格局很可能就形成了。不過她也指出,從目前各家積極“納賢”的舉動看,應該還沒有哪家與愛彼迎談判成功,即將被下架的房東還處於相對分散狀態,一定程度上有利於資源流動,促進市場的良性發展。

另一方面,大部分民宿主都不會只選擇一個平臺,愛彼迎留下的盤子看似大,但很多客群已經是各平臺本身就交叉掌握的,除了吸引新房東入駐,留下原有資源也很重要。要吸引這些房東,也要拿出一定的優惠。房東本來就是弱勢群體,接入平臺後話語權會越來越弱,初始談判很重要。不過,對疫情下的旅遊企業來說,這場博弈最後很可能還是要看各自背後的資本力量。

(文中劉先生、李女士均為化名)

每日經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