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峰汽水,緊急撤回IPO

語言: CN / TW / HK

在排隊逾11個月後,冰峰卻在臨門一腳時選擇了撤回申請。

文 | 黎曼

來源 | 東四十條資本

又一家國產飲料老品牌試圖衝擊IPO,上一次在資本市場掀起熱潮的是北冰洋,這一次,輪到冰峰汽水了。

不過,在排隊逾11個月後,冰峰卻在臨門一腳時選擇了撤回申請。2022年5月18日,發審委釋出公告稱,因冰峰飲料撤回申報材料,故取消對其發行申報檔案的稽核。

這讓冰峰未來的資本之路增添了更多不確定性。

01、冰峰汽水沉浮錄

相信在不少80、90一代的記憶中都有橘味汽水的身影:北京胡同裡的北冰洋,山東朋友從小喝的健力寶、廣州的是亞洲沙示、天津的是山海關、上海的叫正廣和、西安的叫冰峰汽水……

這些承載著我們兒時記憶的老品牌,有的已經銷聲匿跡,有的躲在貨架角落裡積灰納塵,但也有一些品牌正在滿血復活。

比如,作為“84歲”的北冰洋,曾一度停產消亡,卻在2020年重組上市,重獲資本市場一席之地。

而年過“74歲”,和涼皮、肉夾饃組合為“三秦套餐”之稱的陝西冰峰,也在試圖叩開資本市場的大門。

謀求上市的背後,冰峰正處於內憂外患之際: 於外部,市場規模連年下滑,冰峰市場份額不到中國市場千分之一;於內部,產品單一,難以走出陝西市場。接下來,冰峰又該如何講述自己的資本故事?

冰峰在一眾地域品牌中成立較晚,1948年成立於西安,而坊間也流傳了一段冰峰的故事。

一名商人從天津引進汽水生產裝置,打算去新疆生產,在途徑西安時突然遇到一場持續很久的大雪,機器運不走,後來便當機立斷就在西安的東大街馬廠子建成西安第一家汽水廠——西北汽水廠,生產“洋氣水”。

當時它的名字就叫“汽水”,沒有品牌。“冰峰”這個品牌的出現是在1953年,當時國營西安市食品廠建廠,西北汽水廠公私合營後併入,在西關正街成立了汽水車間,才叫冰峰。

為何取名“冰峰”?來源也頗有意思。據說,當時汽水廠在經營過程中又偶然下了一場十分罕見的大雪,廠裡的井轆轤被凍的像一座小山峰,差點停產。老闆覺得與雪結緣,於是給汽水品牌取名“冰峰”。

翻看冰峰汽水的發展脈絡,其實可以將其發展分為兩個時期。第一個時期,從成立起至2012年,據守陝西。2012年開始,冰峰不再只著眼於陝西本土,企圖放眼全國,並開始用現代化的手段造就第二個時期的冰峰。

在第一個時期,冰峰花了64年紮根陝西,但生存之路卻也並非順風順水,甚至經歷過生死存亡之際。

冰峰成立後,在西安發展迅速。1984年,銷量破千萬的冰峰,據說,在西安市蓮湖區南小巷55號的西安市食品廠門口,等著接貨的個體商販都能排出巷子口。後來,冰峰引進了德國O+H全自動汽水生產線,產銷量達到年3000萬瓶。

冰峰的最大危機,從1993年開始,由於可口可樂、百事可樂等外來品牌的入侵,市場競爭激烈,冰峰市場份額一度銳減至30%,陷入蕭條。1995年之際,可口可樂推出了進貨價比冰峰便宜5分的玻璃瓶裝可樂,再次擠壓冰峰的市場份額。由於經營困難,冰峰一時資金匱乏瀕臨倒閉,傳出佳話的是,最終是全體員工紛紛解囊集資才解決了難題。

為加大自身競爭力,1998年,冰峰大力開發新產品,推出了蘋果味、可樂味冰峰汽水。2008年,為了提升產能,冰峰進行了整廠搬遷,搬遷次年便銷量翻一番,年銷售突破1億瓶。在這個過程中,冰峰堅持了獨立發展,為日後求變留有一席之地。

在越來越多新品牌出現及營銷手段出現後,冰峰也開啟了自己的第二個快速進擊的時期。

這個時期對冰峰來說,是內憂外患。在外部,碳酸飲料市場規模在連年下滑。前瞻產業研究院資料顯示,國內碳酸飲料的市場規模在2013年約為782億元,期間歷經增長再下降,2018年降為761億元,至2019年約為864億元,2013-2019年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為-1.65%。而可口、雪碧、芬達、健力寶等更多的產品出現,擠佔了冰峰更多的市場份額。於自身而言,冰峰主力產品單一:作為一個本土品牌,冰峰在陝西市場就佔了80%以上的份額,難以走出地域,成為掣肘冰峰發展最為關鍵的問題。

02、陝西的本土情懷

一位陝西的朋友與我分享,冰峰絕對是陝西人家居必備好物,是從小陪伴她成長的老物件了。打著“懷舊情懷+本土情感”的符號,冰峰在陝西獲得青睞,並在冰峰的銷售份額上佔壓倒性優勢,佔比超80%。

根據招股書顯示,冰峰在2018年至2020年分別實現營收2.86億元、3.02億元和3.32億元,淨利潤分別為6969萬元、7767萬元和6525萬元。在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2021上半年,陝西地區對冰峰主營收入的貢獻分別為87.44%、81.73%、80.23%和77.79%。

在產品上,冰峰汽水主打橙味汽水,但也代表著冰峰主力產品過於單一。為了迎合需求,冰峰在2019年推出酸梅湯,2020年推出無糖橙味汽水、低糖酸梅湯;無糖、去膩、有“茯”共享的原味茯茶、西柚茉莉茯茶、玫瑰荔枝茯茶三款健康茶飲品,但是效果並不明顯。

從冰峰主營業務收入產品構成情況可以看出,2018至2020年,以及2021上半年,冰峰橙味汽水的銷售額分別為2.47億、2.5億、2.7億和1.7億元,佔其主營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6.38%、84.38%、81.48%和79.24%,穩定在80%左右。貢獻值第二的產品是酸梅湯,在2020年佔主營收入的14.78%,不到2020年橙味汽水佔比的20%。茯茶及其他口味的汽水合計貢獻值在2020年到達最高,也不過才3.74%。

在冰峰招股書的風險提示中也同樣反映了這個問題:“公司銷售收入主要來自陝西,存在一定的銷售區域集中風險,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公司未來的業務拓展。如果公司不能有效開發陝西省外新市場,拓展更廣闊的產品市場區域,將對公司未來成長產生一定影響。”

正因如此,自2017年,冰峰開始破冰電商渠道。2018年至2020年,冰峰電商渠道銷售佔比從1.43%提升到6.09%,銷售額三年翻了五倍。

除了傳統商超、傳統本地媒體,冰峰也出現在了當下最火熱的抖音、小紅書、公眾號等主流渠道。它還覆蓋了羅永浩、薇婭、李佳琦等知名主播的直播間,試圖出圈。

2019年5月底,冰峰還與盒馬生鮮推出聯名款汽水,牽手新零售;去年年底,不僅推出了“我zou是愛西安”新裝冰峰,還宣佈網路上人氣火爆的白客、易小星、鄭合惠子正式代言西安冰峰。

此外,冰峰依舊在繼續深化陝西區域標籤,打出知名度。

比如,冰峰與陝西的標籤產品涼皮和肉夾饃捆綁在一起。這三者被稱為“三秦套餐”。冰峰還打造了一句在陝西廣為流傳的廣告詞:“從小就喝它”。

根據招股書,此次冰峰IPO擬募資的金額為6.69億元,佔比最大的資金用途就是營銷網路升級及品牌建設,打算花3.4億元。另外,1.99億元用於玻璃瓶裝生產線的改擴建、4032.99萬元用於資訊化管理平臺建設。

3.4億的營銷費用,這對於一年收入僅有3億的冰峰來說絕對是大手筆。據冰峰透露,其將持續投入包括商超渠道建設,如全國性連鎖商超如華潤萬家、大潤發、麥德龍、7-11、全家等,也將持續投入餐飲渠道,其在當地已經擁有100多家一級分銷,400多家二級分銷,以及1萬-2萬家終端經銷。

03、資本盯上老品牌

在上面一系列大刀闊斧的品牌升級背後,冰峰背後也早就站上了投資機構。

根據天眼查股權穿透圖顯示,西安糖酒集團持有冰峰99%的股權,久悅酒業持有其1%的股權。而西安糖酒集團早於2015年就拿到了盈信國富戰略融資,一躍成為冰峰的最大股東,佔比38.7%。

據瞭解,盈信國富集團是將原盈信投資集團優質資產注入形成,成立於2003年,其主要投資方向為大消費、金融等。

盈信國富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是林勁峰,是一名資深的價值投資人。在林勁峰的投資軌跡中可以窺見,其熱衷於投資白酒,是西鳳酒的投資人。此外,林勁峰還是徽酒集團董事長。

冰峰在引進投資機構深圳盈信國富後,於2016年成立西安冰峰飲料有限責任公司,主要運營飲料資產,隨後便開始推進上市事宜。2019年股份制改革完成後,公司更名為西安冰峰飲料股份有限公司。

衝擊IPO,外界認為,冰峰正試圖炮製另一個版本的北冰洋,進軍資本市場。

兩年前,大豪科技釋出公告稱,籌劃購買控股股東北京一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持有的北京一輕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權。這其中就包括“北冰洋”品牌系列飲料產品。借道大豪科技,北冰洋成功上市,助其注入了活水,從此重新活躍在北京各大商架上。

在汽水飲料行業,想要重新復活的不僅有北冰洋和冰峰。青島的嶗山可樂、武漢的漢口二廠也在近年開始在市場上活躍,這背後多多少少都站著資本的影子。

比如,漢口二廠學起了網紅包裝鼻祖元氣森林,更換了風格日系、能當花瓶用的包裝,利用社交網路收割年輕一代。根據天眼查顯示,漢口二廠目前也已完成3輪融資,交易金額過億元,投資名單中不乏高瓴創投的身影。

此番夢碎IPO,冰峰未來的資本之路如何佈局,增添了更多不確定性。

合作諮詢

投中資訊小助理( 微訊號: ChinaVentureWeixin

掃碼下載CVS投中資料

全庫 免費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