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Haun Ventures:15億美元加密基金如何管理?

語言: CN / TW / HK

位於Crypto技術棧底層的公司一旦成功,將會達到萬億美元市值。在為這一類東西定義階段時,我們考慮的問題是萬一它成了最後的贏家,會達到怎樣的規模?

原文標題:《A dive into Haun Ventures with the firm's first deal lead, Sam Rosenblum》

原文作者:Connie Loizos,TechCrunch

原文編譯:0x9F,律動 BlockBeats

Sam Rosenblum 從未想過他會在一家專注 Crypto 的投資公司工作。作為一個南加州人,「我生命中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戶外晒太陽、打球以及和朋友們一起玩耍」。直到他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讀大學,Crypto 才真正成為一門學問。Rosenblum 曾在美國司法部工作,又在一家商業諮詢公司擔任過分析師,但隨後在 Visa 工作的一年讓他看到了數字資產的蓬勃發展——以至於 2014 年 Coinbase 招募他和他的同事時,Rosenblum 果斷抓住了這個機會。

這次跳槽相當值。當時 Coinbase 還是一家 30 人的公司,在 Rosenblum 加入後的五年裡迅猛發展。後來,他決定加入 Coinbase 同事創辦的 Crypto 基金 Polychain Capital。事實上在去年 a16z 前合夥人 Katie Haun 邀請他加入剛成立的新公司時,Rosenblum 正籌劃憑藉在 Coinbase 和 Polychain 的關係網募集自己的基金。

現在,Rosenblum 和曾在 Index Ventures 待過四年的 Chris Ahn,一起幫助 Haun 將她的公司 Haun Ventures 在今年年初獲得的 15 億美元資本承諾用於投資。為了更好地瞭解這家年輕的公司如何運作,以及它如何在當下市場行情不好的情況下進行投資活動,上週晚些時候,我們採訪了住在愛達荷州太陽谷的 Rosenblum。聊天內容摘錄如下,考慮到篇幅和清晰度,內容經過編輯。

TechCrunch: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a16z 是 Polychain Capital 的投資人,而 Polychain 創始人是 Coinbase 的 1 號員工。Katie 是 Coinbase 的董事會成員,還在司法部當了十年聯邦檢察官。你則在司法部度過了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年時光。有這麼多的緣分,你們第一次認識是在什麼時候?

Sam Rosenblum:Katie 和我第一次見面是在 2017 年,當時她剛加入 Coinbase 董事會。在我離開 Coinbase 之後,我們並沒有保持特別密切的聯絡。但去年 11 月,那時我正籌劃啟動自己的風險基金,為此我和一些朋友做著融資之前的推銷準備和頭腦風暴。他們恰巧也是 Katie 的朋友,Katie 從他們口中聽說了我在做的這些事情。她主動聯絡了我,跟我說了她的想法。後來我飛到門洛帕克,和她一起在斯坦福校園裡走了幾圈,決心加入她的團隊。之後,就到現在了。

TechCrunch:你是 Katie 聘請的首位交易負責人,眼下你們有多少員工?

Sam Rosenblum:我們現在一共有 12 個人,交易團隊有 3 個人。我們可能會保持整個公司的精簡和靈活。今年交易團隊會增加一兩個人,但絕不會再多了。Haun Ventures 將穩定在 15 到 20 人左右。

雖然說起來很好笑,但需要澄清的是我們部署的是一個傳統基金,實際上呼叫的都是美元。收到的資本承諾中,沒有一個是以 Crypto 的形式。

儘管採取非常激進的 Crypto 策略,但我們的結構相當普通,是一個典型的風投結構。我們最終決定通過兩個基金完成 15 億美元的基金融資:一個是 5 億美元早期基金,另一個是 10 億美元用於略後期階段的加速器基金。

TechCrunch:Marc Andreessen 和 Chris Dixon 是你們的有限合夥人。除了他們,還有哪些個人或公司是你們的支持者?

Sam Rosenblum:我們大多數有限合夥人是機構,從主權財富基金到大學捐贈基金,再到養老金計劃乃至醫療系統。也有一些個人,都是 Katie 和我的朋友,或者說是公司的朋友。

TechCrunch:我看到很多 Web3 交易和專案在後期支援上,沒有用「A 輪」「B 輪」「C 輪」之類的典型術語。在你們看來,什麼構成了後期階段?

Sam Rosenblum:關鍵的區別只在於:專案開發到了哪一步,現在有什麼用途。階段的概念看起來與傳統的科技風投也許有點不同。歷史上看,科技風投的劇本往往是到最後你投資的公司成長為十億乃至數十億美元的獨角獸,Crypto 領域中處於技術棧上層的公司也是這個劇本。不過當你望向技術棧底層的公司,也就是各種 Layer 1 協議網路。一旦成功,它們達到的可遠不止數十億,而是數萬億美元的市值。因此,在為這一類的東西定義階段時,我們考慮的問題是萬一它成了最後的贏家,會達到怎樣的規模?這些才是我們關注的事情。

TechCrunch:目前為止,你們參投了哪些專案?

Sam Rosenblum:現在差不多有十來個,橫跨不同的交易結構和資產型別。

TechCrunch:你們支援的兩家公司最近都宣佈了融資,包括 Zora 這一成立兩年的以太坊 NFT 市場籌集了 5000 萬美元的新資金。這是在早期還是加速階段?

Sam Rosenblum:Zora 團隊這兩年一路走來,已經有過好幾次相當重要的轉折點。要定義它們是在第幾輪,真不好說。你給不了它一個典型的分類,說它是在 A 輪 B 輪什麼的。無論怎麼定義,都不太夠恰當。關於他們的發展方向,他們接下來會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宣佈。我不會提前透露,但他們確實在以一種非常酷的方式進場。

TechCrunch:他們之前籌集過資金嗎?

Sam Rosenblum:是的,他們籌過資金。我不知道他們在公開場合就從誰那裡籌到資金說過什麼,但他們在投資者眼裡是個偉大的團隊。我們常與之合作,對他們很瞭解。

TechCrunch:身為投資者,你是如何找到這家公司的?

Sam Rosenblum:我實際上在 2018 年左右就認識了 Zora 的聯合創始人。它們整個聯合創始團隊都來自 Coinbase。

TechCrunch:那麼 Highlight 呢?這是一家成立 14 個月的公司,聲稱為創作者提供 NFT 和社群功能。這家公司哪裡吸引了你?

Sam Rosenblum:Highlight 團隊同樣令人印象深刻,成員來自 Web2 的 Square(現在的 Block)、DoorDash 以及其他精心設計的 Web2 產品和服務。最終,他們想做的是讓那些還不是 Crypto 工程師專家的人,也能夠用 Web3 工具建立一個社群。為了實現這一點,Highlight 所以是一個無程式碼平臺。

TechCrunch:基於 Highlight 這個非常有限的資料樣本,看起來你在關注許多正進入 Web3 世界的 Web2 運營者和創始人。是這樣嗎?

Sam Rosenblum:我們同樣願意支援那些已經在 Crypto 領域投入十年的創始人,投入一年的也一樣。我們真正關心的是他們對自己正在構建的東西的決心,以及對為什麼要建立它們的獨特洞察和直覺。

TechCrunch:Web3 還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補,你們是否會以投資者慣常的視角來考慮這當中的利益衝突?例如我看到有很多鑄造 NFT 的公司,你們會再投資一個嗎?

Sam Rosenblum:這個問題相當重要,尤其是對 Crypto 風投而言。在一般的 Web2 環境中,創始人或初創公司在一系列非常明確的前提條件上進行構建,譬如 TCP/IP、HTTP、SMTP 這些我們每天都在使用的網際網路協議。

創始人在 Crypto 領域要做的事情恰與此相反,技術棧的每一層都在並行發展。即使是 Crypto 技術棧中最基礎的部分——去中心化共識的理念——也存在這種去中心化共識或共識機制型別的不斷革新。

因此在每個構件都在發生革新的情況下,創始人和初創公司往往就算不改弦易轍,至少也要在創業過程中將很多新的資訊納入考慮。

我們確實認真對待過沖突的理念,我們確實想確保我們是我們投資組合創始人真正好的夥伴,所以我們不會把它們置於危險境地。但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創始人可能會創立兩家不同的初創公司,最初的理念類似,卻最終建立在 Crypto 技術棧的不同層面上。所以,在事情的走向上有很大的靈活性。

TechCrunch:談到 NFT,Katie 在離開 a16z 之前完成的最後一筆交易是 NFT 音樂版權初創公司 Royal,在去年 11 月 a16z 領投的融資中它籌集了 5500 萬美元。Haun Ventures 有參股嗎?

Sam Rosenblum:你說得沒錯,那是一筆 a16z 牽頭的交易。交易的一部分是 Katie 加入其董事會。Katie 現在還是 Royal 董事會成員,但它此刻不在 Haun Ventures 的投資組合中。

TechCrunch:這是否讓你們在投資另一家 NFT 音樂版權創業公司時更加棘手,還是讓你們更有機會參與 Royal 的後期融資?

Sam Rosenblum:這是個好問題,我認為兩個選項都有可能。數字化版稅管理和鏈上版權很有意思,也是一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類別。這是非常複雜的領域。我推測會有相當多真正有才華的創始人在這裡進行構建,在他們試圖服務的市場以及如何服務方面可能都會嘗試各種不同的方法。我們肯定將持續關注這一市場。

說到 Katie 的董事會席位,她也是 OpenSea 的董事會成員。這讓我想起最近與 Benchmark 的 Sarah Tavel 的對話,他說像 OpenSea 和 Sorare 這樣的 Web3 公司(均得到 Benchmark 的支援)實際上是建立在去中心化基礎設施上的中心化公司,從來沒有真正想成為完全去中心化的實體。你同不同意?

Web3 概念的核心就是去中心化這一思想,但我認為很多人可能沒有想過這一點最後有多重要。在我看來,中心化的平臺將會而且應該為某些用途而存在。Crypto 技術棧去中心化的重點在於,平臺沒有能力「鎖住」他們的使用者。

不針對任何一家 Web2 公司,但你想想這些社交網路,你的每一個行動——上傳的每一張照片、所謂的社交圖譜、親朋好友網路,都被一箇中央看門人維護和管理,你沒有辦法清空這些資訊。Crypto 的理念是,你可以在一箇中心化的平臺釋出內容,但完全可以帶著你的關係網離開這個平臺,因為它們都建立在一個底層的開放基礎設施上。

TechCrunch:過去一兩週 Crypto 崩盤,加密貨幣市值損失了 4000 億美元。你對現下發生的事情有何看法?這似乎是個好時機,一切都在出售,而你們有 15 億美元可以支配。

Sam Rosenblum:我從 2014 年起就在這個領域工作了。我加入 Coinbase 的時候,處境和如今有些類似。有三年左右的時間,你可能不得不埋頭苦幹,再也感受不到過去一年裡這個領域的種種興奮。

Crypto 熊市真地很難熬,財務、心理、情感上都是如此。但歷史證明,很多最好的 Crypto 專案就是在這種時刻誕生的。回顧過往,比特幣在 2013 年年末崛起,但在 2014 年年初呈現崩盤的徵兆。以太坊在 2014 年 6 月預售,大漲大跌在 2017 年和 2018 年的週期中再次上演。我們在其中經歷狂喜,又面臨崩潰。但就是在 2018 年,一些驚人的專案如 Uniswap 和 dYdX 在這一時期成立。因此我認為表面來看,也許未來幾周到幾個月內,我們會看到 Crypto 領域一些新的初創公司和專案誕生。從現在起的三四年後,當我們再回頭看時將會慨嘆一聲:「哇,這是上個 Crypto 寒冬中誕生的。」

TechCrunch:Haun Ventures 是否註冊為投資顧問?

Sam Rosenblum:沒有,我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免稅風險基金。

TechCrunch:有人說 Coinbase 現在正在出售,投資人 Cathie Wood 剛剛花了 300 萬美元購買股票。既然你有很多錢可以支配,你們是否會或者說已經入股 Coinbase 之類最近遭受重創的上市公司

Sam Rosenblum:我個人持有 Coinbase 股票,記不得誰說的了,但有人說對於那些不一定能接觸到驚人的早期交易的普通人來說,能夠在 2018 年以不到其 C 輪估值 2 倍的價格投資 Coinbase,似乎是一個世紀購買機會。我個人傾向於同意這一觀點。由於持有 Coinbase 股票,我當然認同本週是一個相當特殊的購買機會。但顯然人們應該做必要的研究,以做出獨立的財務決定。作為一個基金而言,我們真地不關注公開的股票市場。

[更正:在本文發表後,Haun Ventures 提醒我們 Katie 不在 Rotal 董事會中。該公司還寫信給我們澄清,Haun Ventures 目前是一個免稅的註冊投資顧問,並計劃年內完成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