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魚餌”躥紅,比盲盒更燒錢?

語言: CN / TW / HK

疫情之下,當越來越多的人,通過露營、騎行等方式,實現與大自然的親密接觸時,也有一部分人,在漁場揚起釣竿,甩起了擬餌。

“對抗性和對於漁獲的未知是路亞最吸引我的地方,尤其是當你到一個陌生的釣場,通過不斷的嘗試,有魚咬擬餌的那一瞬間,感覺整個人都很興奮愉悅。”95後釣魚愛好者王凱回憶道。

“選用的擬餌到底適不適合自己所處的釣場、不同擬餌釣上來的魚又有什麼區別”,這種需要憑藉不斷探索實踐來獲得的成就感,正吸引著更多群體入坑。

據《2020抖音資料報告》顯示,釣魚成為了抖音使用者最愛的休閒運動,相關影片獲贊超過8億次。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釣魚方式之一的路亞,由於相較臺釣,在裝備輕便和運動性上略高一籌,更是成為了90、00後一代年輕人,第一次拿起魚竿接觸釣魚的新選擇。

此前小紅書釋出的五一假期資料顯示,在今年五一期間,除露營相關搜尋量同比增長746%外,與露營關係密切的戶外運動,路亞、飛盤、騎行等熱度大幅上升。

相較於其他大熱的戶外運動,路亞對於新手來說,具有不小的挑戰性。

“露營、騎行也燒錢,但是花在裝備上的錢能直接看到效果,路亞不一樣,最終能釣上多少比較依賴於個人結合漁場、魚種類等因素的綜合判斷,新手上來花萬把塊錢買根DAIWA達瓦的竿子,不一定就比買二三百塊入門竿子的人釣得多”,王凱告訴氫消費。

在竿、線、輪之外,由於基於不同魚類要選擇不同的擬餌,這部分也常常讓新手困惑,“擬餌類別還挺多的,比較大的區分可以分為硬餌、軟餌、亮片幾類,但每類又可以細分出很多細化的產品,對於沒有老手帶的新手來說,基於不同漁場選擇合適的擬餌也是一種挑戰”,王凱表示。

但即便如此,仍無法阻擋越來越多年輕人,興致勃勃地拿起釣竿,衝進路亞的陣營裡。

01.“時尚+輕便”路亞接棒露營熱

疫情之下,當越來越多的人,通過露營、騎行等方式,實現與大自然的親密接觸時,也有一部分人,在漁場揚起釣竿,甩起了擬餌。

當憑藉輕便、時尚等特點幫助新手們完成釣魚初體驗的同時,也讓路亞成為了具有接棒露營熱潛力的下一項戶外運動。

新入坑的王洋回憶,第一次關注到路亞,還是因為看《親愛的客棧》裡“四字弟弟”易烊千璽與陳翔釣魚的場景,當時覺得太酷了,而這種集休閒和時尚於一身的氛圍感,讓王洋選擇了通過路亞開啟釣魚之旅。

作為眾多釣魚方式之一的路亞(Lure Fishing),最早起源於北美,相較於臺釣的固定竿、線、漂,路亞需要釣魚者通過反覆甩竿、拋擬餌以及回收線、拉回擬餌的方式,讓擬餌在被拉回的過程中,在水中呈現模仿小型魚、蝦的泳姿,從而引誘水中的魚類對其進行攻擊,最終實現誘魚上鉤。在經過40餘年的發展,路亞在全球得到了推廣,併成為了一項運動。

由於路亞釣法的獨特,可以讓釣魚愛好者們,從繁重的裝備束縛裡解脫出來感受漁趣。

“臺釣得帶釣箱、釣臺、竿包、輪包等一大堆東西。路亞裝備輕便,能玩的花樣多,加上不斷地拋餌去找魚,增加了運動量,於是就入坑了。”入坑不到一年的鄭健說道。

相較於新手的鄭健,中逵路亞的教練平鼎,入坑路亞的原因則是因為路亞的趣味性。

“路亞最吸引我的點在於,通過自己的知識積累去找到魚,然後再把它釣上來的過程非常有成就感”,平鼎進一步解釋道,“翹嘴屬於巡遊性魚類,遊動很快,就比較考驗對於拋餌時間以及距離的把握,而像鱖魚,喜歡在水底的石頭縫裡躲藏起來,你無法通過水麵直接觀察到它躲的位置,這就需要你去用假餌不斷地試探。不同漁場的魚群品類是不一樣的,而如何憑藉技術去釣到這些魚,這就是路亞地樂趣所在了。”

而在輕便、趣味性之外,路亞的社交氛圍,也是吸引釣魚愛好者入坑的關鍵。

▲中逵路亞已釋出近百篇路亞相關知識,氫消費截圖

擁有7年路亞經驗的王翔認為,與三兩好友驅車趕往漁場,工作、生活中的壓抑能得到暫時的疏解和放鬆,“因為對於路亞本身而言,也需要通過社交去構建自己的圈子,這個圈子能帶給你的首先是釣場的資訊,比如哪個釣場的魚口怎麼樣,最近是否新放了魚等等,這些資訊能夠讓你玩得更暢快,另外作為新手也需要融入圈子,從而讓自己更快的入門。”王翔說道。

然而,無論是基於緩解壓力、追求健康生活方式,還是享受慢下來的生活節奏,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國內路亞這一細分市場正在飛速增長,據中國釣魚協會發布的不完全資料顯示,在中國,約1.2億人年釣魚次數為4次,其中“路亞”每年有20%的增長。

02.買擬餌像拆盲盒

伴隨著“路亞熱”,其氪金屬性也逐漸顯現。

從2007年接觸路亞至今,資深玩家韓一偉在路亞上的開銷接近20多萬,用他的話來說,這種氪金程度算不上重度。

“竿、線、輪子、擬餌構成路亞結構,而這個構成中的每個部件都有很多大牌,比如DAIWA達瓦、shimano禧瑪諾、瑞典的阿布等等,圈子裡有些發燒友,動輒花費上萬去購買大牌的魚竿也不鮮見,同時,竿子的硬度、長度又有區別,這也增加了更多的消費選項,另外輪子這塊最常見的是水滴輪和紡車輪兩種型別,且不說追求品牌和個性化,哪怕是基於體驗兩種輪子的差異性,路亞愛好者至少也會購進兩種輪子,再加上不同的魚種需要不同的擬餌,線也是五花八門,花銷專案可想而知”,韓一偉說道。

而在平鼎看來,路亞在擬餌上的燒錢程度,甚至要超過竿子。

“竿子、輪子這塊的燒錢,更多是來自於追求大牌,比如達瓦的竿好點的上萬甚至幾十萬都有,輪這塊如果選擇禧瑪諾(Shimano) 這種頂尖的品牌價格也會高,另外大牌周邊還有一些配件像手套、頭巾、遮陽帽可以追,但和追牌子相比,路亞更多錢燒在假餌開銷上”,平鼎說道,“畢竟對於部分人來說,牌子的溢價是滿足面子,條件允許也無可厚非,條件不允許,買根一二百的路亞竿子也能用,不存在不可替代性,但假餌是無法降級找平替的。”

據平鼎介紹,不同魚類會有不同的擬餌對應,通俗意義上,可以分為硬餌、軟餌、金屬亮片三大類,其中硬餌可以分出米諾(Minnow)、鉛筆(Pencil)、波爬(Popper)等多種細分,軟餌則可以分出蠕蟲軟餌(worm)、蛆蟲軟餌(grubs)、生物型軟餌等等,另外如果更細分一點的話,即便是硬餌中的米諾還可以細化分出很多種造型。

▲北京某垂釣園陳列的擬餌,氫消費攝

“甚至不同牌子的相同型別擬餌,由於製作工藝在使用中也會呈現出不同的泳姿,並適用於不同的水層,從而吸引不同的目標魚,往往選購擬餌就像開盲盒一樣,而這恰恰也是最燒錢的。”平鼎說道。

而或許是基於釣魚裝備多樣性的特點,也吸引了抖音、快手、小紅書等平臺上的眾多達人針對假餌釋出測評內容,獲得了不少釣魚愛好者的關注。

一個比較顯見的例子是,抖音上的科學釣魚賬號,其內容主要圍繞魚竿和餌等進行測評,目前粉絲數已達199.9w,獲贊超過607.4w。

▲“科學釣魚”抖音號收穫近200w粉絲關注,氫消費截圖

“我關注他那會,只有1000多粉絲,現在已經達到了這樣的粉絲量,也可以看出釣魚愛好者對竿、餌料以及擬餌的高關注度。”平鼎說,即便在抖音、快手上類似測評內容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滿足路亞愛好者對假餌的狂熱,但相較於竿和線,擬餌的測評仍難解愛好者對假餌體驗感的渴望,“竿子、線的測評都有清晰的引數,比如線測評無非就是線的直徑、順滑度、拉力、耐磨這些,達到了就是好竿和線,但是餌沒有,在水中的泳姿能否到達它本身應該到的水層,只能靠自己摸索。”

03.線上線下產業熱

路亞資深愛好者張凱發現,近些年來身邊玩路亞的年輕人多了起來,“以前週末去垂釣園臺釣的中年人比較多,相對來說路亞這邊的人少一些,但現在能明顯感覺路亞的人數多起來了。”

這一切與短影片、直播平臺的助推不無關係,當垂釣行業吸引了更多年輕人加入時,顯然,兼具潮流與娛樂的路亞是更受年輕人青睞的垂釣選項。

▲社交平臺上有關路亞的話題收穫高播放量,氫消費截圖

以抖音為例,在#路亞標籤下的相關影片播放次數高達259.4億次,此外#2020dou來釣魚標籤下的相關內容,目前播放已達3.2億次。

在直播短影片內容中,點贊量較高的除漁具測評外,與日常垂釣、盤黑坑老闆相關的內容也備受熱捧,而在部分賬號下的商品櫥窗中,還配有與路亞相關的漁具、擬餌等商品。

五一假期宅家看“雲釣魚”的凌逸,便在關注的主播店鋪中下單了一個水滴輪,在他看來即便受疫情影響,北京的部分垂釣園關門無法親臨現場,但觀看主播路亞同樣很解壓,“尤其當假餌被拋進大片的水面後,主播不斷地調整搖輪去吸引魚,在魚咬擬餌,主播拉的那一個瞬間簡直太解壓了。”

雖然線上短影片直播平臺以及京東、淘寶等電商平臺會分走部分消費者,但對於線下漁具店的經營者來說,遠未形成衝擊。

經營漁具店的羅雲認為,雖然相較於線下,線上平臺在價格上會有一定優勢且可選種類不受侷限,但線下門店的優勢在於消費者可以看到並直接上手接觸到實物,另外線下門店也能夠更個性化的根據當地魚類的種類對商品品類做出調整,而這種小而美的狀態,是電商平臺難以實現的。

“比如在北京,大家要是釣鱸魚,正常的1.98m、2.08m、2.10m的竿子都可以用,但在湖北釣翹嘴和鱖魚比較常見,需要進行遠投,也就需要選擇長竿子,否則假餌丟擲的距離太近,根本夠不到目標魚。”羅雲說目標魚的不同,還會對路亞竿本身的材質提出要求,“比如屬於精細作釣一類的鱖魚,不需要竿子太長,但是對竿的敏感度需求較高,同時對竿的硬度也有一定要求。”而這些本地化的服務,線上難以觸達。

路亞的上揚,也帶動了線下漁場、垂釣園的生意,在5月13日氫消費走訪北京某路亞垂釣園期間發現,即便是在週五工作日當天,自下午兩點到達該垂釣園後,除園內已有的十餘人外,此後的兩三個小時內,仍有路亞愛好者陸陸續續入園。

▲北京某垂釣園內工作日下午仍有不少人享受路亞,氫消費攝

在和氫消費交流的過程中,垂釣園管理員透露,這種客流基本是常態,節假日會更多一些,“週末有些釣友會直接約上朋友或帶上家人,在這兒邊露營邊玩路亞。 ”

而對於垂釣園的收入構成,平鼎指出主要包括門票、漁具店的賽事贊助、魚的回收以及周邊餐飲。

“首先說門票這塊,一般門票維持在150-200元/人上下,有些漁場也會因為魚池新放了魚進去,對門票進行浮動,可能放魚的第一天門票漲到300,第二天200,第三天恢復成日常門票,這是一部分收入”。

“另外有些漁場也會打擦邊球,比如對外宣傳拉了1000斤魚放進池子了,但實際上只放了600斤,但釣友不一定都能察覺,此外,即便是放600斤,在下一次拉新魚進坑之前,能夠被釣走的可能也就在6-7成的樣子,而池子中剩下的魚還會有人來向釣場收走”。

此外,平鼎指出,釣場還有一部分的收入來自於舉辦賽事。比如漁具店、漁具品牌聯合釣場舉辦賽事,通過賽事實現漁具店和品牌的曝光,這些肯定也需要給釣場贊助費”,平鼎說道,“因此經營好一點的漁場一年賺個50-60萬很輕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氫消費”(ID:HQingXiaoFei) ,作者:肖嶽,編輯:李可馨,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