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復工創業者:揹負數百萬貸款,住工廠、吃盒飯只為“求生”

語言: CN / TW / HK

【獵雲網(微信:)上海】5月23日報道(文/孫媛)

復工復產,在2022年的五月,成為了上海創業者最關注的四個字。

從3月上海封控至今的2個月間,買菜難已逐漸被下午茶自由所取代,居家辦公也開始有了新的kpi統計方式,薪資打折更是成為不少企業的常態。人們開始逐漸習慣被“宅”家,卻依然對外界翹首以盼,“何時能上班”成為了重中之重,而這裡面,最焦慮迫切的莫過於滬上的創業者。

5月5日這一天,對於衡元創始人沈躍華來說,具有非常的意義。帶著18名員工一起踏入熟悉的崇明工廠,這是他們復工的第一天,也是接下來要一起共同生活的開始。

工廠裡沒有熱水器用於洗澡,沈躍華都做好接下來日日擦身的準備,幸好有一位員工拿出自家的兩臺淋浴器,安裝到公司解決了洗澡問題。辦公室沒有床,沈躍華與員工一起在辦公室和會議室打地鋪,睡在充氣床墊、硬紙板上的集體生活雖然艱難,員工們的感情卻越來越深厚。

復工第一天,電工安裝淋浴設施

對於這個創業20多年的沈博士來說,生產企業不開工就意味著每天虧損。四月份的虧損已經相當嚴重,六月還即將面臨400萬的還貸關口。虧損以及現金流的壓力,讓她意識到不復工的可怕性,這種焦慮感和求生欲在4月中旬達到了峰值,而大客戶的4通電話則是成為了沈躍華復工復產的關鍵轉折點。

客戶電話轟炸、物流成本數萬,壓力在4月中旬達到沸點

崇明區從3月28日開始封控,沈躍華剛開始沒有感覺到過多的焦慮,當月員工薪資都是全額發放。4月10日,負責5G基站專案的客戶第一次催貨時,沈躍華還樂觀地表示:我們有庫存,只要復工就能發貨,說不定下個禮拜就可以了。

作為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面向全球市場的5G基站產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衡元的調溼片作為不可缺少的元件,自動雙向(吸收和放出)調溼,保護晶片、元器件不被溫差形成的凝露破壞。調溼片如果無法按期交付,就會影響整個基站產品的出貨。

第二天,客戶又兩次致電,緊張感從常溫到達了沸點,客戶不僅要求發貨,還需要明確的物流時間。

客戶的電話輪番轟炸,讓沈躍華那兩天一聽到電話響就開始神經緊張,好在第二天物流車對接好了,明天上午就可以來拿貨,晚上就會抵達園區。當晚司機睡在馬路上,早上6點在園區工作人員的監督下,車得以開到了園區裡面,司機全程不下車。

由於無法跨鎮流通,本鎮只有兩位女員工。那兩個女孩搬運300多箱貨,非常艱難,她們甚至都不會用叉車,直到中午12點半才搬運結束。

這期間,客戶的電話每10分鐘來一個,司機甚至幫客戶做起了現場直播,催促搬貨。

兩個女孩搬運300多箱貨

這一次發貨給了沈躍華一些信心,想要復工的前提就是打通物流,但同時也付出了較大的經濟代價,為了這一趟300多箱貨,沈躍華花費了數萬元,也讓她意識到了跨省物流通行證的重要性。

“我的供應商基本上不在上海,而在江浙,復工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原料需要跟上。”

研讀了市商務委該證申請所需要的檔案和流程,沈躍華髮現最難的一點在於駕駛員的閉環管理非常嚴格,需要靠譜規範的物流企業+駕駛員。

這裡面涉及到一個協議,即在這將近一個月裡,司機只對接衡元這條線路,做到“一個人,一家企業,一條線路,一張通行證”,只有唯一性安全行為達成一致後,物流公司才可以開工。

把詳細進出路程整理成檔案,按照經委要求從下到上去審,再通過跟物流公司溝通,僅用了3天就拿到了證。物流的打通讓沈躍華的焦慮到達峰值後有所緩解,在4月末提交復工申請時,萌生了希望。

打通物流,意味著衡元收發貨並可以通過崇明的點運到物流公司,再通過物流公司江蘇和浙江的物流園區,分發到全國各地,這樣一來不僅繞過了上海的物流園區去分發,兩個物流園區還可以替代互補。

“我們有300多家客戶,分散在各個行業,除復工復產之外,物流的通暢對我來說影響非常大,光生產還不夠,還需要把原材料運進來,貨都發出去。”

從薪資打折到住工廠、吃盒飯,現金流斷裂比虧損更可怕

5月3日,在幾家公司的聯合要求下,崇明政府主管部門組了一個聯合評審的群,各個部門在一個微信群裡進行復工的聯合評審,最終富盛園區有6家企業獲批,在5月5日開啟復工復產。

當天,當衡元團隊的第一批18名復工員工抵達工廠時,沈躍華開了個會議,包括對於工資發放的安排:到5月10日發放工資時,居家辦公員工4月薪資打8折,無法現場作業的一線員工4月薪資按照上海要求的最低收入發放。

這對於沈躍華來說,是一個不得已的決定。

溼度管理產品有淡旺季,上半年尤其是第一季度就比較淡,現金流很緊張,而公司在第一季度又為了後面的產能投入了一些裝置,外加美國市場的投入,故而2022年第一季度本來就是虧損的。虧損在疫情封控下持續加大,沈躍華更害怕資金鍊斷裂,以及6月即將需要償還的400萬貸款。

“3月28日崇明封控,4月10日我還在給員工照常發工資,所以從員工層面,他們沒有明顯的危機感,但是這一個月以來直至復工,大家心裡對大環境都有預警。”

18名員工如沈躍華所料,對於薪資打折是理解,而對於復工則更多是興奮。大家從家裡帶了鍋碗瓢盆、行軍床,甚至還有拆下來的即熱型熱水器,準備打一場生存硬仗,畢竟進了園區就別想回家了。18名員工涵蓋了品控、物流、倉管甚至保潔人員、生產管理,以及11名一線工人。

一線工人作業

“我們跟傳統企業不一樣,一個流水線幾道工序都需要人來管控,所以幾個人復工遠遠不夠。”5月8日,沈躍華又新增了6名復工人員,於是24人的復工隊伍勉強將產能恢復近60%。

但即便產能跟上了,運力依然遠遠不足且成本高昂。

“從崇明到浙江、南京,每擺渡一次額外的增加成本就是4000元/車,第一車的時候花費了8000元,物流成本比原來高了不止一倍。所以產能恢復60%,由於高成本,利潤依然不足原先的80%。對於全球市場的影響也很大,我有很多調溼材料是出口的,亞馬遜店要上新品,這些新品的樣品如果不能及時送到亞馬遜倉庫,基本上後面要耽誤兩三個月的銷售業績。生產樣品的物料也因為快遞沒開通而無法採購,對我後面的新品推廣影響很大,疫情讓產品的更新迭代不可控。”

復工復產遠未抵達常態,企業自我設限成最大絆腳石

雖然沈躍華的工廠已開工近3周,但她依然能明顯感受到,目前復工復產的情況還遠遠未抵達常態。以上海跨境電商這個行業為例,工貿一體復工佔比估計不到10%,純貿易企業反而可以通過居家遠端辦公等形式,通過外地的供應商,把上海港換成寧波港、深圳港、天津港來發貨,在疫情下迎來發展機遇。

5月20日,上海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了《關於我市持續鞏固疫情防控成果有序復工復產的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明確上海要分三階段推進復工復產:第一階段,即日起至5月21日,集中恢復產業鏈供應鏈;第二階段,5月22日至5月31日,擴大復工復產;第三階段,6月1日以後加快全面復工復產。

將復工復產的進度縮小範圍至崇明區,據其觀察,雖然陸陸續續有企業復工獲批,但總的來說數量不多;另一方面復工復產對於鄉鎮政府挑戰很大,需要有一定的企業服務能力和意識。

園區復工人員排隊做核酸

在沈躍華看來,最終復工復產這個命題還是要靠企業自己爭取。

“復工復產雖然是艱難的,但是隻要企業根據自身情況,多思考,多探索各種方案,制定出完善的閉環計劃,還是有希望實現的。但很多企業會自我設限,即使他們也有很大的資金壓力,但是積極嘗試的意願不夠強。如果不去嘗試,光是抱怨並不能解決問題。”

通過這次疫情,沈躍華開始思考,後續的產業鏈可能會多點佈局來保障供應鏈不受影響。

“即使沒有疫情,我也會做工業4.0這方面的提升,生產裝置更加自動化、智慧化。在多點佈局時,複製整個工藝流程和裝置的效率更高,通過遠端都能看到每個工序生產過程,打造成雲車間。”

現如今工廠只設點在上海,是導致公司全國進出口物流都被卡住的主要原因。疫情倒逼之下,沈躍華明白需要形成一個更有彈性、更多元的規劃,來保障物流在疫情下的通暢,這也將是其投資人所關注的重點。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