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被中國電信重新定義的“第五張網”?

語言: CN / TW / HK

“第五張網”是什麼網?

2021年11月11日至15日,中國電信集團2021國際數字科技展暨天翼智慧生態博覽會在廣州琶洲會展中心舉行。在會議首日舉辦的博覽會主論壇——第十三屆天翼智慧生態高峰論壇上,公佈了“中國電信科技創新行動計劃”釋出AI、安全、視聯網、數字化生活、產業數字化等領域重點產品。此外,在論壇上還進行了數字生活節啟動暨數字生活生態聯盟成立儀式,以及廣東工業網際網路數字化轉型升級戰略合作簽約儀式。而最受業內關注的,還是高峰論壇上正式釋出 “天翼視聯網”平臺,該平臺是構建在移動網、寬頻網、物聯網、衛星網之上,被中國電信定義為“第五張網”。 “第五張網”的提出,也意味著中國電信又一張基礎網路架構的搭建完成。

根據釋出會資訊,“第五張網”旨在通過打造助力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基礎設施,將發揮泛在網路、集約運營,便攜交付等優勢,形成中國電信雲、網、邊、端、用、智、安、維端到端核心能力。

天翼視聯網是“中國電信落實國家數字中國戰略,推行雲改數轉戰略”重要舉措,是順應數字服務和產業發展趨勢而推出的新型業務。從釋出會的資料來看,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電信運營商影片服務網路。

目前,天翼視聯網的主要業務產品主要有:面向公眾的天翼看家(公眾和家庭),主要滿足家庭安防、愛老護幼、看家護院、看塘守地等場景;面向行業應用的天翼雲眼,主要有“平安慧眼、明廚亮灶、天翼應急、智慧商企”等系列資訊化應用,滿足基層治理、中小聚類、垂直行業智慧安防需求。

釋出會時,天翼視聯網接入的各類終端數達2000萬。近期,最新公開的資料則顯示為超過3000萬。發展勢頭可謂高歌猛進!

“第五張網”的本質

從第五張網的定義來看,它是構建在移動網、寬頻網、衛星網、物聯網這四張網基礎之上的一個 應用層網路,因而與其他四張網同屬一個層面是有所區別

與移動網、寬頻網、衛星網、物聯網在同一個層面的“第五張網”,應該是大概十年前當時討論比較熱門的一張網路,即由 國家電網提出的光纖複合低壓電纜(OPLC)是光纖網。 當時一經提出,被認為是一項極其重大的革新,甚至可以說是如果真正展開,將會是一場網路領域的革命。這張網的參與者涵蓋了電網、電信運營商、線纜製造商、通訊裝置商等。也正是因為參與者的產業鏈範圍更廣,涉及的利益調整更加複雜。雖然十多年過去了,但真正面向客戶市場,並沒有實質性進展。

與此同時,也是在十多年前,從更加高效整合利用社會資源角度,還開展了廣播電視網、網際網路、電信網的“三網融合”規劃,國家層面出臺了《三網融合推廣方案》,以在全國範圍推進三網融合,推動資訊網路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資源共享。從2010年開始的,2010年1月13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加快推進電信網、廣播電視網和網際網路三網融合,明確了三網融合的時間表。同年,第一批三網融合試點地區名單公佈,包括12個城市。2011年,第二批試點地區名單公佈。2013年,廣電總局和工信部合作共同實施三網融合推廣工作。2015年,廣電網路、湖北有線等廣電企業先後獲准開展網際網路接入、網際網路資料傳送等業務。“三網融合”推動網路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最終是更好促進競爭進而實現資費下調。從2015年開始,更是通過政府調控方式開展“提速降費”,極大地促進了網路接入的資費水平下降。儘管如此,“三網融合”並沒有在網路基礎上引發明顯的行業革新。

而在“三網融合”的過程中,也有過加入電網進行“四網融合”規劃和試點。在“十二五“”規劃中,就提出過重點發展智慧電網的規劃。雖然最終沒有能夠實現由“三網融合”向“四網融合”的規劃。但是國家電網的電力光纖入戶概念,還是隨著“三網融合”的推進,以為“在實施智慧電網的同時服務三網融合、降低三網融合實施成本的”部署開展了大量工作。國家電網和三大電信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合作,對傳統電網服務專案進行改造升級,例如無線電力抄表、路燈控制、裝置監控、負荷管理、智慧巡檢、移動資訊化管理等等。這對於整個電網的服務效率、監控預警和電力服務保障等都帶來了極大的提升。

我們可以看到,在整個基礎網路設施發展演進過程中,以國家電網為代表的產業鏈,不管是“三網融合”,還是“四網融合”,最終沒有能夠從網路基礎層形成一張新網——“第五張網”。

而不管是“三網融合”還是“四網融合”,從技術實現上,都沒有實現電信網、網際網路和廣播電視網三大網路的物理合一。“智慧電網”也沒有實現當初的規劃而構建出一張新的網路。因此,網路融合,最終主要表現在業務應用的融合,這種融合,水平更高,一方面技術上趨向一致,網路層更高效快捷地互聯互通,無縫覆蓋;另一方面,業務層上互相滲透和交叉,應用層的技術解決方案上也趨向更多的統一。結果上表現為各大網路運營服務提供商更加混業經營,業務更加趨同,同質化競爭更加激烈。而隨著廣電也加入5G網路大戰,在網路的競爭和混業經營上,也給原有三大電信運營商形成新的挑戰。而這個過程中, 相互之間的合作機會也隨著市場環境變化擦出新的火花,例如央視和中國電信合作推出的“慢直播”服務,就是雙方基於各自的優勢資源進行的由於合作探索。

綜上,蛇叔認為,中國電信提出的“第五張網”,是從網路應用層對“第五”進行了重新定義。實際上和其他四張網不是一個層面的。而是把基於其他四張網之上的以各類監控攝像頭為主的終端抽取出來進行了定義。由於中國電信所提出的“第五張網”所接入的各類裝置,每天都會產生大量的音影片資料,龐大的裝置數對整個生產組織和運維保障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因此,按照電信體系已經成熟的基礎網路的生產經營保障體系提升確實極有必要,而不單單只是一般的網路應用層服務保障的問題。

一句話總結,“第五張網”,是一張既依賴應用服務高效又依賴基礎網路安全穩定的新的網路。從根本上講,是在原有的網路接入增長市場越來越難的情況下,隨著社會治理、食品衛生安全、特殊行業應用以“所見即所得”在“最後一公里”的空白填補下,以影片應用服務為基礎拉動電信運營商其他網路接入增量市場的解決方案。根本上,還是為其他網路接入服務的。

“第五張網”的基本價值分析

從前文對被重新定義了的“第五張網”的本質分析可以看出,“第五張網”的基本價值,就是兩個方面,首先是對基礎網路的拉動價值,其次是其應用服務的價值。具體來講:

對基礎網路拉動的價值,簡單講,就是挖掘新的應用場景,開闢新的拉網線裝寬頻機會,獲得增量市場。主要收取的是寬頻套餐費用,以及終端裝置的費用。增量市場,一是來自政府基層治理“最後一公里”提升的需求,如平安鄉村;二是來自對食品安全監管能力提升的需求,如明廚亮灶;三是來自垂直行業的各類差異化應用,種養殖過程管理;四是創新類應用服務,如慢直播服務,針對重大事件、社會熱點的公眾關注。這些增量市場都依賴網路基礎能力的保障,從而具備一定的管道價值。總而言之,主要就是管道的價值,這是電信運營商的價值基礎。從2015年三大運營商執行“提速降費”政策以來,到2021年,財報資料看,營收規模能持續保持一定水平地增長,根本上還是對於管道連線價值的基礎。這個基礎價值,形成接入使用者規模,是進一步延伸價值的基礎。因此,在中國電信“第五張網”已經經過市場檢驗是行之有效的路徑的時候,將很快進入增量市場爭奪的階段。這個階段,中國移動憑藉過去慣常的價格戰,必將成為快速劃分增量接入服務市場的主要手段。結果上,表現為拼價格、拼速度、拼平臺基礎能力。在這種情況下,取得先機的中國電信,是否起個大早趕個萬集,也未可知。但這種趨勢,還是會比較明顯。

其次,應用服務領域的價值獲取。在應用服務領域,往往與電信運營商的服務體驗直接相關。再以“慢直播”服務為例,中國電信提供的“慢直播”服務,除了基礎資費包(即寬頻網路接入)外,額外的增值服務,是否能夠得到客戶的認可,即取決於客戶的購買力,更取決於增值服務的提供能力。例如,除了提供熱門旅遊景點的品牌露出之外,還能為客戶提供哪些可以付費的價值點,這還是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實現。差異化的價值服務,還取決於服務的提供是否能夠形成比較標準化的可複製化的能力,自己內部運營組織效率的保證。即,應用服務的價值提供,需要按照產品運營的思路,形成一定的打法。例如,為政府機構或者行業提供定製化的內容服務,資費是否可行,能夠得到市場認可。太重了,運營成本會增加。太輕,可能又不能滿足多樣化的行業應用需求。平衡點的掌握,更需要結合企業整體經營目標加以規劃,而這,對企業內部綜合經營管理水平的也提出了更高要求。一句話,行業內卷帶來的競爭壓力,只會更高。

守住管道價值,需要運營商之間有基本的共識,即不打價格戰。擴充套件應用價值,則更多取決於團隊對於需求的把握和滿足能力。

這兩個價值的獲取,各家為了自身的目標達成,都有不斷打破底線的衝動。

“第五張網”的主要問題分析

對於潛在的關鍵問題,從內外兩個方面來分析。

內部關鍵問題分析:

首先是視聯網平臺集約服務能力與需求的匹配不足帶來的機會損失問題。從視聯網的應用場景來看,行業跨度比價大,區域差異比較大,各地發展不平衡比較大,這都對平臺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既要有較強的平臺集約管理能力,更要有靈活的適應性要求。要求平臺具備一般通用能力基礎上,還需要具備較強的基於不同行業差異的裂變能力。如果在平臺能力建設上不足,勢必造成增量市場的機會損失。平臺能力建設問題,最關鍵的還是速度,速度不夠,除了不能充分發揮“第五張網”的先發優勢而造成時間價值損失之外,還會被友商的速度而喪失商機。

其次,視聯網既然是應用層的服務,在管道相對同質化的情況下,拼得主要是應用服務的差異化以及持續的運營能力。而服務的差異化,從現有的主要行業應用場景來看,主要不是內容運營能力,更多是對接入的終端所採集的大量的影片內容的處理能力,再就是基於這些影片內容的關聯分析和深度加工能力。只有這些能力提升了,才能獲取更多的價值。現階段,處於搶佔終端接入鋪設線路的忙亂狀態,在影片內容的處理分析和深度加工方面,還沒有足夠的運營思路,也沒有在這方面的團隊上有足夠的考慮。比如,作為“第五張網”最具特色的服務,“慢直播”為中國電信提供了快速搶佔管道價值的機會點,特別是有央視網等強勢媒體矩陣資源的整合,這已經形成了與中國移動明顯的差異化服務,這類服務就不那麼容易被價格戰所替代。但是,慢直播快速積累的旅遊景點、紅色教育點、重大熱點事件點這些資源,能夠把這類影片資源深度加工成能夠吸引使用者的短影片內容,從而提高黏性,這是需要重點考慮的問題。否則,已經形成的先手優勢也會很快拉平。畢竟,中國移動在影片服務方面砸資源也是大手筆的。

第三,團隊作戰能力。從去年開始,中國電信在供給側經營了比較大力度的調整。總體來講,就是把原來主要面向消費網路為主的生產經營組織轉向主要面向產業網路服務為主的生產經營組織。過去基地化/專業公司,進行了一輪力度較大的重組,這種重組,從地域、專業能力整合、橫縱向條線等方面進行了大重組,在原有的專業公司、關鍵部門基礎上,短時間內新設立了一批新公司,中電信數字城市科技有限公司、天翼數字生活科技有限公司、天翼交通科技有限公司、天翼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等,還在原有存續公司基礎上進行大調整,設立了中國電信數字智慧科技分公司(原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企業資訊化事業部)和中電信數智科技有限公司(原中國電信系統整合公司),等等。這麼大規模的組織機構的調整,從管理角度,無論是對總部,還是對和新設立的組織,都帶來了極大的挑戰。一方面要全力把握市場機會,另一方面還需要在團隊建設上跟上形勢需要。而團隊建設又有滯後性問題。這可能比前面兩個關鍵問題更加重要,即團隊要在不斷衝鋒中優化,滿足新的組織內控要求。

外部關鍵問題分析,主要從基本競合關係角度,談兩個方面:

首先是中國移動,主要是基於中國移動對於“第五張網”的反應來談。不管中國移動對於中國電信重新定義的“第五張網”的概念是否認可,那無非就是一些理論研究的細節問題。“第五張網”之下的增量市場機會,已經擺在了面前,在中國電信取得先手的情況下,中國移動目前在各地的進攻速度和力度都很大,行動上還是非常認可“第五張網”下的管道價值的。無論是平臺能力,渠道能力,團隊能力,都是非常有張力的。更不用說再配合必要的價格優惠。同樣,中國聯通在這些方面,也同樣重視。因此,從現在起,“第五張網”下的市場劃分,也更加白日化。

其次是廣電,主要是基於內容和與內容密切關聯的監管來談。內容方面,廣電系具有強的內容生產和深度加工能力,可以形成互補,如前面所提到的“慢直播”業務。從“慢直播”的一些選點來看,還富有非常明顯的重大宣傳任務,這樣一些場景的價值在於社會價值。但是,隨著廣電在5G業務的開展,廣電與電信運營商的競爭關係也會在一定範圍出現。此外,從監管角度,“第五張網”所接入的終端下的影片內容,既涉及直播業務牌照問題,也涉及重大公共安全領域的影片內容管控問題。這在未來都可能成為影響業務發展運營的關鍵因素,這也是值得關注的。

“第五張網”未來前景

從行業整體發展前景來看,“第五張網”的規模發展前景機會是很好的,賦能千行百業的影片應用服務,正在快速崛起。中國電信視聯網接入的終端數從2000萬增長到3000萬的速度,證明了這一點。社會治理最後一公里難題的解決,重大公共安全,社會熱點事件,都提供了廣闊的增量市場空間。

因此,“第五張網”將首先為電信運營商帶來難得的增量管道價值,這也是管道基礎價值(連線能力)進一步增強的基礎。而隨著傳統行業的數字化升級,數字中國的發展,無論是廣闊的鄉村,還是城鄉結合部,還是發達的城市,都越來依賴管道價值。

而在管道價值之上的應用服務價值,隨著消費網際網路向產業網際網路的發展,也會越來越高。這也有賴於電信運營商能夠在團隊能力提升的基礎上,進一步挖掘。通過整合產業鏈上下游資源加以拓展。

“第五張網”,確實是一張增量價值不錯的網,既有良好的社會價值,也有顯著的經濟價值。

開闢了一個好的礦,就看“礦工”的能力和速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