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化騰、曾毓群“擠破頭”衝進這個全新賽道,三位清華校友剛剛拿下數億融資

語言: CN / TW / HK

鈣鈦礦這條隱祕的賽道逐漸浮現,這些大廠在下怎樣一盤大棋?

作者丨巴里

編輯丨子鉞

頭圖丨攝圖網

騰訊,正在罕見殺入能源產業。

近日,崑山協鑫光電材料有限公司(下稱協鑫光電)宣佈完成數億元人民幣B輪融資。此次融資由騰訊領投,所融資金將用於進一步完善公司100MW鈣鈦礦生產線和工藝。企查查顯示,協鑫光電發生投資人變更,新增廣西騰訊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約5.97%。

為什麼說“罕見”?

據睿獸分析顯示,在騰訊投資的1246個投資事件中,只有5起是能源行業,這其中更是有3起發生在今年,分別是英國核聚變技術研發商First Light Fusion、廣汽內部孵化的動力電池獨角獸巨灣技研,以及此次投資的協鑫光電。

協鑫光電是一家鈣鈦礦光伏技術企業,創始人是三名清華校友。2020年,這家公司曾進行了Pre-A輪的1.8億元融資,主要投資方包括崑山高新、道達爾能源、寧德時代。

如今,光伏技術歷經第一代的晶矽、第二代的碲化鎘薄膜兩代更迭。鈣鈦礦由於其更高的光電轉換效率、更低的元件及度電成本,被視為下一代最為主流的光伏技術。

近兩年,在這個戰場上,除了三峽集團、京能集團等國資紛紛進場,高瓴資本、長城汽車、碧桂園創投、復星集團等大牌VC/CVC都接踵而至,此次騰訊作為網際網路大廠的入局,也讓這條不為人知的前沿技術賽道變得更加熱鬧。

有投資人透露,協鑫光電此次B輪融資十分火爆,不少投資機構為了搶到份額不惜擠破頭,但騰訊最終成為B輪唯一的投資人。

三位清華校友聯手改變光伏行業

協鑫光電是一家鈣鈦礦太陽能元件供應商,專注於鈣鈦礦太陽能元件的研發,提高鈣鈦礦電池的光電轉化效率,降低太陽能電池的成本。

官方介紹,協鑫光電製備的45cm×65cm鈣鈦礦元件,經權威光伏元件商業認證機構TÜV Rheinland認證,效率達15.31%,是目前全球面積最大、元件效率認證最高的鈣鈦礦元件。

這家公司的身後是三位清華校友。公開資料顯示,協鑫光電的三位創始人都來自於清華⼤學化學系。生於1981年的範斌清華本科的畢業設計就是關於三代光伏技術。在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讀博期間,他師從該校鈣鈦礦結構電池發明者Michael Gratzel,研究有機光伏(OPV)。

獲得博士學位後,範斌回到家鄉廈門,與清華時期同宿舍的兩兄弟田清勇、白華一起創辦了惟華光能。不過,他們並沒有選擇目前傳統的晶矽電池技術,而是選擇了範斌更為擅長的鈣鈦礦技術。

範斌、田清勇、白華(從左至右,圖源:協鑫光電官網)

他堅信,這項轉換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前沿技術在未來更具前景,將徹底改變光伏產業。兼任廈⻔⼤學材料學院教授、副院⻓的白華也十分認同這一想法。

不過,在當時由於鈣鈦礦技術太過超前,從實驗室到大規模量產還需要大量的工程化實踐和研發資金的投入,並且也由於技術太過專業,很多機構並不敢輕易投資。

還不僅如此,伴隨歐美“雙反”調查,中國光伏產業也陷入低迷,公司也因此一度面臨“入不敷出”的困境。

這時,光伏巨頭協鑫集團的董事長朱共山恰巧在尋找新技術的投資標的。他相信晶矽技術不會永遠繁榮,一定會有新的技術替代者。

於是,惟華光能進入到了他的視野。

2016年,範斌接受協鑫集團入股,成為協鑫集團的控股子公司,也因此,新公司協鑫光電獲得了足夠的資金支援。

去年10月,協鑫光電宣佈,投建的全球第一條100MW大面積鈣鈦礦光伏元件中試線正在攻克量產工藝難題,目標尺寸達到1m×2m,元件效率達到18%以上,成本低於晶矽70%,壽命超過25年以上,計劃2023年投入量產。

這條生產線的投建,意味著鈣鈦礦技術已經從實驗室邁入大規模量產階段,正式開啟商業化之路。

這條隱祕的賽道

騰訊、寧德時代、長城都來了

矽料作為目前光伏產業鏈上游的重要原材料,其價格飆漲成為了過去一年光伏行業經營環境複雜多變的重要原因。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資料顯示,2021年矽料價格累計上漲177%,最高漲幅達224%。在矽料價格飆漲的刺激下,整個產業鏈價格整體上揚。

為了抵抗風險,光伏企業正面臨新一輪轉型,而技術革新則成為了降低成本、提升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

這次騰訊的入場,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賽道——鈣鈦礦光伏技術。

鈣鈦礦,從字面理解,很難不讓人和礦產聯絡在一起,但實際上,這是一種化合物新材料。

這種新材料,因其具有轉換效率高、材料供應充足等優勢,被業內普遍認為是最具商業化前景的新一代光伏技術。

具體來說,過去十年,鈣鈦礦的光電轉化效率快速發展,從3.8%增加到25.6%,已經接近晶矽電池。從理論極限來看,鈣鈦電池單層電池理論效率極值可達31%,晶矽/鈣鈦礦雙節疊層轉換效率可達35%,而三節層電池理論極限可能升值至45%以上。

在成本上,鈣鈦礦產品以基礎礦為原料合成產生,再涉及部分玻璃、TCO、封裝膠膜等,整體原材料成本較低,且生產過程能耗低,整個工藝流程可在一個工廠裡完成,單位產能投資可降低至晶矽產線的一半。

協鑫光電CEO範斌甚至認為,鈣鈦礦的度電成本有望比火電還低,跟火電拉開一毛錢到一毛五的成本差異,從而實現光伏對火電的大規模替代。

可以說,無論是在能量轉換效率還是成本上,鈣鈦礦已經吊打傳統晶矽電池,將光伏這一新能源帶到了全新高度。

特別是俄烏衝突後,歐盟再度將能源獨立提上日程。5月18日晚間,歐盟公佈名為“RepowerEU”的能源計劃,大力發展太陽能光伏等新能源,以此來擺脫對俄羅斯的依賴。國家能源局資料顯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光伏元件生產國,光伏產業鏈價值量約佔世界的80%。中國光伏產業鏈相關企業無疑將成為最大受益者。

因此,這也成為了近來不少企業和投資機構看好鈣鈦礦技術的重要原因。

早在兩年前,寧德時代就已經開始將鈣鈦礦技術作為其佈局光伏的切入點。

2020年,協鑫光電進行了一輪Pre-A輪的1.8億元融資,主要投資方包括崑山高新、凱輝智慧新能源基金、瑞庭投資等。這其中,凱輝智慧新能源基金為法國道達爾能源在華入股的投資基金,而瑞庭投資的實際控制人則為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

今年5月5日,曾毓群在寧德時代業績說明會上稱,公司鈣鈦礦光伏電池研究進展順利,正在搭建中試線,寧德時代參與太陽能光伏電池領域這一事實終於得以確認。

鋰電池巨頭切入光伏領域也起到了巨大的帶動作用,包括通威股份、東方日升、隆基股份等十多家上市公司也已經開始涉足鈣鈦礦領域。

就在寧德時代投資協鑫光電的第二年,長城汽車掌門人魏建軍投資的極電光能也完成了2.2億元Pre-A輪融資,由碧桂園創投、九智資本領投,建銀國際、雲林基金跟投。

2021年1月,纖納光電宣佈完成C輪融資,共計3.88億元,由三峽資本領投。8月,高瓴氣候變化投資團隊在碳中和領域投資的鈣鈦礦光伏企業曜能科技完成數千萬A輪融資。

根據睿獸分析顯示,近兩年鈣鈦礦領域的融資金額已經超過10億元,包括高瓴資本、三峽資本、九智資本、騰飛資本、中海前沿、啟迪之星、京能集團、陽光電源、金風科技、長城汽車、碧桂園創投等均參與了鈣鈦礦領域的投資。

誰能率先實現大規模商業化無疑就能夠佔盡先機。

其中,協鑫光電、極電光能、纖納光電等公司正不遺餘力地爭搶100MW鈣鈦礦元件量產線的建設。去年,由湖北萬度光能總投資60億元的可印刷介觀鈣鈦礦太陽能電池生產基地專案、泰州錦能總投資20億元的鈣鈦礦銅銦鎵硒疊層電池全產業鏈專案,也宣佈正式落地。

這些大廠在下怎樣一盤大棋?

與其說這些產業資本和VC是看重了鈣鈦礦這項前沿技術所具備的商業價值,不如往更大層面來說,是看中了其所在的新能源賽道,乃至整個“雙碳”領域的生態佈局。

在這個賽道,最具標誌性的無疑是特斯拉。大家都知道特斯拉新能源車不錯,卻不知他們的屋面光伏瓦才是王炸級產品。

早在2020年,埃隆馬斯克就認為,特斯拉的太陽能業務可能與公司的汽車業務一樣大,甚至更大。他還表示,過去幾年特斯拉的資源主要集中在Model 3的生產上。然而,由於現在一切看起來都很穩定,他想專注於特斯拉的太陽能領域。

如今,特斯拉能源部門推出了包括Powerwall電池和太陽能屋頂系統等產品。Powerwall不僅可以儲能、檢測斷電情況,還能夠在停電時為住宅提供供電的電池。搭配太陽能,利用陽光充電,可為家電連續供電數天。

特斯拉大尺寸太陽能屋頂,圖源:electrek

2021年開始,寧德時代陸續與中核鈦白、晶科能源達成合作,開始大力佈局光伏、風電以及儲能業務。

寧德時代副董事長黃世霖也曾公開表示,碳達峰、碳中和只有兩條路,一是能源生產端、一是能源消費端。而在生產端,必須要推進清潔能源替代,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光伏。針對光伏間歇性的特點,相應的儲能配套也應跟上,將來最主要的清潔能源電站模式,當屬光儲或者風儲。

長城汽車的魏建軍同樣正在“雙碳”領域下一盤大棋。

他所投資的極電光能已經宣佈在2021年第三季度建設50MW平米級中試線,並在2022年下半年將第一代鈣鈦礦光伏元件產品正式推向市場。

隨著光伏市場BIPV(光伏建築一體化)概念的火爆,加之鈣鈦礦元件透光性好和顏色可調的特性,正好滿足了建築的需求。

為此,極電光能還計劃在2022年陸續推出鈣鈦礦發電石材、光伏幕牆玻璃及鈣鈦礦發光量子點產品。極電光能還表示將相繼推出二代、三代產品,分別針對分散式光伏專案和太陽能汽車車頂等應用場景。

在魏建軍的佈局規劃中,極電光能只是其中一環。目前,極電光能還與鋰電新勢力蜂巢能源、專注氫能及燃料電池技術及產品研發的未勢能源,以及與愛情地產簽訂了戰略合作,並結合長城汽車國際級“制-儲-運-加-應用”一體化供應鏈生態,構建起更廣闊的新能源疆域。

在2020年度報告中,長城汽車就寫道:未來,“碳達峰”、“碳中和”將會是驅動全球實現能源革命、能源結構轉型的核心邏輯,我們看到電動化和清潔化是未來能源革新的方向。

此次騰訊出手鈣鈦礦光伏技術領域,在業界看來也同樣基於這個邏輯。

2021年4月,騰訊成立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事業部,宣佈首期投入500億,同時針對碳中和方向,專門設立了“碳中和實驗室”。

2022年2月,騰訊釋出《騰訊碳中和目標及行動路線報告》,宣佈開啟“淨零行動”,承諾:不晚於2030年,實現自身運營及供應鏈的全面碳中和。同時,不晚於2030年,實現100%綠色電力。

此前,可持續社會價值事業部副總裁許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騰訊並不將“減碳”看作成本,而是一種新模式的探索。

儀徵資料中心是騰訊在華東最大的自建資料中心,2020年開服,計劃部署超過30萬臺伺服器。今年2月,騰訊雲“儀徵資料中心”分散式光伏專案正式併網發電,此次分散式光伏專案為資料中心自用,每年發電量會超過1200萬度,可以減少1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

2022年,騰訊已經集中籤訂共計5.04億千瓦時綠電交易合同,鎖定了6個風電光伏專案的年度部分發電量,預期能夠覆蓋騰訊的資料中心2022年在廣東省用電量的一半左右。

目前,光伏已實現每度電成本趨近或低於火電(2021年光伏最低中標價低至0.1476元/kWh,火電價格因燃料價格波動從0.1-0.4元/kWh不等,基於20年長期煤價平均為0.189元/kWh)。有業內人士預測,2030年或2050年全球光伏發電在總髮電量中的佔比將達20%-30%。

不過,作為第三代光伏技術的代表,鈣鈦礦要真正實現產業化還有一段路要走。

極電光能科技有限公司總裁于振瑞表示,鈣鈦礦技術與晶矽直接競爭為時尚早,可能還需要2-3年。第一個挑戰是,如何把元件做到平米尺寸的同時,仍然保持元件有較高的效率,這就需要將膜層做均勻、把控好質量。

第二個挑戰是,業內對鈣鈦礦仍有穩定性的質疑,主要原因是鈣鈦礦技術最初就給人留下了不穩定的印象。如何讓大家都相信鈣鈦礦元件能達到25年的壽命,這涉及到材料體系、器件結構和封裝等問題。

目前室內測試中,即使按照比標準規定更嚴苛的條件進行加速老化,鈣鈦礦元件仍然能夠通過測試,即功率衰退小於5%。鈣鈦礦壽命達到25年時沒有問題,但仍需要解決大規模量產的良品率問題。

鈣鈦礦技術已被列入《“十四五”能源領域科技創新規劃》,其產業化突破被作為了重點任務。根據《創新規劃》的發展目標,2022年,我國鈣鈦礦電池要初步具備量產能力;2025年,單結鈣鈦礦電池量產效率達20%;2030年,鈣鈦礦電池實現產業化生產。

關注該領域的投資人對創業邦表示, 市場上存在不少鈣鈦礦領域的投資機會,但主要投資者多集中在國資和大型產業資本,真正出手的VC並不多。 其原因就在於,這些顛覆性前沿技術的投資週期普遍偏長,這就要求投資人本身對於該專業領域要具備足夠的認知和敏感性。

隨著騰訊、高瓴等市場化基金的進入,鈣鈦礦領域的融資規模和速度有望提升。

本文為創業邦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創業邦將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如需轉載或有任何疑問,請聯絡[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