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營商紛紛成立數字科技公司背後,產業數字化業務的美麗與哀愁

語言: CN / TW / HK

“中國電信此次成立智慧科技分公司,是爭做核心技術自主掌控的科技型企業的重要舉措之一,將加快推動公司大資料和AI核心能力建設,進一步強化公司科技創新能力。”日前,中國電信宣佈成立了自家的數字科技公司。而此前,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也都已經成立了數字科技相關的專業子公司。三大運營商在產業數字化上的佈局日漸明晰。

長期以來,移動使用者和個人業務一直是運營商競爭的核心。而隨著我國5G建設和應用發展進入後半場,運營商在產業、家庭等領域的拓展,也成為其打破營收天花板、實現業務轉型升級的突破口。三大運營商紛紛加碼數字科技領域的投入,顯然也是看中了這一領域的重要戰略價值。

不過,以規模見長、研發投入比例一直較低的運營商企業,能不能真正拿出硬核數字科技,打造有競爭力的解決方案,也會是它們面臨的一個關鍵考驗。

中國電信在世界5G大會上的展臺(許諾 攝)

核心業務聚焦行業應用,運營商押注產業數字化

依託人工智慧、大資料等技術的行業解決方案,是這些運營商旗下數字科技公司共同的焦點。中國電信方面表示,電信智慧科技分公司將在31省市佈局,提供大資料和AI解決方案,聚焦政法、金融、校園、住建、工業等10個行業,拓展重點行業數字化應用,提供如大資料中腦、平安慧眼、明廚亮灶、智慧樓宇、智慧工地、烽火臺等20類產品及解決方案。

“公司還將聯合產業鏈上下游合作伙伴、SI(系統整合商)聯合打造行業解決方案,共建AI產業發展矩陣。”中國電信方面指出,“依託自有演算法及裝置打造多場景、多應用、可複製的標準產品和平臺,持續提升大資料和AI研發創新和運營能力。”

巧的是,就在幾天前的2022年世界電信日上,中國聯通方面也宣佈,要面向重點垂直行業成立裝備製造、智慧礦山、智慧鋼鐵、服裝製造等九大行業“軍團”,分別由中國聯通八個省級分公司以及聯通數科、聯通智網十家單位負責組建。其中,聯通數科是今年2月在北京成立的,由聯通旗下6家專業公司合併組成,集團副總經理梁寶俊擔任董事長,原政企客戶事業群常務高階副總裁李廣聚擔任總裁。

中國聯通董事長王曉初在為聯通數科揭牌時的講話中指出,組建該公司,是聯通大力整合“雲、大、物、智、鏈、安”(雲端計算、大資料、物聯網、人工智慧、區塊鏈、安全)等能力,“打造獨特創新競爭優勢、實現創新賽道差異化突圍”的重大戰略佈局。

中國移動旗下的“中移數智科技有限公司”則成立於2021年8月。公司成立時,由中國移動董事長楊傑、總經理董昕等人為新公司進行了揭牌。在5G網路建設高峰期已過、移動使用者數量見頂的當下,三大運營商在產業數字化方面動作頻頻,也體現出他們在轉型升級上的一些共識。

走出5G建設“尷尬期”,ToB業務表現亮眼

今年4月份,三大運營商陸續釋出了其2022年第一季度的經營情況。其中,中國移動實現營收2273億元,同比增長14.6%,歸母淨利潤為人民幣256億元,同比增長6.5%。中國電信經營收入為人民幣1196.29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1.9%,股東應占利潤為人民幣72.23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2.1%。同期,中國聯通營業收入達到人民幣890.22億元,同比提升8.2%;利潤總額達到人民幣57.14億元,營收、利潤均實現上市以來同期最高水平。

可以說,經歷了2019年的“谷底”之後,三大運營商都已走出4G流量見頂、5G網路建設投入巨大的“尷尬期”,財報都好看了不少。5G套餐使用者方面,今年一季度,中國聯通5G套餐使用者達到1.71億戶,中國電信5G套餐使用者約2.11億戶,中國移動的5G套餐使用者則達到了4.67億戶,三家5G使用者總和達到了近8.5億。5G套餐滲透率的逐漸提高,也讓三大運營商的移動ARPU(使用者月均收入)得以走出“跌跌不休”的窘境。

早在5G開始大規模建設之前,行業內部關於5G應用的前景,就有了“行業佔八成,個人佔兩成”的共識。“無論個人流量用量怎麼上漲,流量的單價都是越來越低的,這樣算下來,能給營收帶來的增量都是有限的,公司內部從上到下都知道,2B才是出路。”不止一位運營商內部人士曾這樣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說道。而在5G網路到位之後,圍繞著更好網路條件的行業技術和解決方案創新,就水到渠成地成為了發展重點。

目前,三大運營商都在其財報中單獨陳述其產業數字化方面的經營情況。中國移動一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當季DICT(大資料與資訊化)業務收入為人民幣237億元,同比增長50.9%。中國電信也表示,公司產業數字化業務收入達到人民幣294.14億元,同比增長23.2%。中國聯通財報則指出,一季度聯通雲業務實現收入人民幣91.2億元,同比提升114%;IDC(網際網路資料中心)實現收入人民幣62.31億元,同比提升14.5%。

產業數字化業務高速增長,低研發投入水平成隱憂

整體上,三大運營商產業數字化收入的增長速度要遠高於移動、固網等傳統業務。不過,從絕對數量上來看,這部分收入還無法跟傳統業務相提並論。而且運營商也都沒有披露這部分業務的盈利情況,增收之後能否增利,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即便成立了產業數字化的專業公司,運營商企業也要面臨外部競爭和內部創新等方面的挑戰。在消費網際網路已經相對飽和的當下,產業網際網路是被不少科技企業和傳統企業押注的領域。一位運營商省級分公司中層曾在與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交流時表示,雖然運營商都是大型央企,但是地方上也有不少從事相關領域的國企,圍繞一些大型政企數字化專案的競爭也是十分激烈的。

而像華為、騰訊、阿里這樣的科技網際網路公司,近年來也都在產業數字化方面投入頗多,運營商要避免在方案整合的過程中被“管道化”,就需要有自身的研發能力和核心技術。有意思的是,中國電信此次成立數字科技公司時,也稱其為“爭做核心技術自主掌控的科技型企業的重要舉措之一”。這裡的“核心技術自主掌控”,恐怕不只是相對國際科技巨頭而言,也是相對國內眾多科技企業而言。

不過,三大運營商長期以來以規模見長,在研發投入上的比例相比科技企業還是有不小的差距。中國移動、中國電信2021年的研發投入佔比都是略微超過2%,而中國聯通的同期研發投入則只有1.4%。三大運營商要真正實現業務轉型,研發能力上的補缺將是一個關鍵任務。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許諾

編輯 宋鈺婷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