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石头」续集:昌敬100亿身价够不够造车?

语言: CN / TW / HK

从石头科技到石头汽车,昌敬的“疯狂石头”之路还在继续。

2014年,名不转经转的昌敬决定创业,他邀约3名合伙人共同出资20万元,创办了智能扫地机器人项目——石头科技。两年后,搭上了小米生态的快车,让石头科技从两轮自行车升级到了四轮越野车。

2020年,石头科技登陆科创板,股价一度飙升至1494.99元/股,成为科创板第一高价股、A股市场上仅次于贵州茅台的第二高价股。石头科技也被市场称为“疯狂的石头”、“扫地茅台”。

而昌敬作为这辆“石头赛车”的缔造者,身价也坐上了火箭,直飙200亿,7年时间,超过1000倍的回报。

就在看似功成名就之时,市场上传来昌敬将亲自领军成立石头汽车的消息。在蔚小理的头部阵营已经成型之时,市场上仍有投资人用资金投票,选择为昌敬站台。投资人的第一个赌注是,这位80后创业者,能否融到更多的、足够的钱,支撑到石头汽车的量产。

昌敬,可以吗?

1999年,昌敬考上了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他前脚刚刚迈进校园的同时,另一位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毕业生走出了校门,这个人叫何小鹏。

命运埋下伏笔,20年后,他们两个师兄弟,站在了同一条赛道上,同场竞技。

华南理工培养了不少大佬,最被外界熟知的,当然是赫赫有名的“三剑客”——TCL李东生、创维黄宏生、康佳陈伟荣。3人是同班同学,都就读于78级无线电专业,日后,各执掌一家彩电企业,占据中国彩电市场的半壁江山。

不同于师兄们的创业之路,昌敬毕业后,踏踏实实的过了8年的朝九晚五的生活。“从13号线转4号线,地铁马上就要开了,我赶紧冲过去,刹那门正好关了,我被夹住,估计几秒后就挂了。一群人拼命把我往车厢内拉,终于在地铁启动前把我拉进车厢。死里逃生,要珍惜生命啊。”昌敬曾发微博记录。

自毕业后,他先后加入了遨游天下、微软、腾讯等公司就职,按照这样的节奏,昌敬似乎就要被命运所磨平棱角了。

2010年,腾讯营收达到196亿,年利润80亿,让那些当初错失机会的投资人悔得直拍大腿,但他们想象不到的是,十年后,腾讯营收4820亿,年利润为1227亿。同一时间,在大厂待了一年的昌敬每天挤地铁,等机会。终于,他决定“下海”,自己搏一把。他跃跃欲试的创办了美图软件——北京魔图精灵科技有限公司。

当时,双创之风渐起,投融资开始走热,以李开复为代表的投资人也出了名。而魔图精灵背后的金主——北京创新方舟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就曾由李开复担任。虽然赛道是模式创新的主线路、投资人也正当红。但不到一年时间,百度收购了魔图,让昌敬再次离开并入职百度任高级经理。昌敬恢复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和每一位程序员一样,一边加班,一边吐槽幼儿园费用高的生活。

直到2014年,昌敬拉着从微软出来的前同事丁迪、毛国华、吴震共同出资20万元,创办石头科技。其中昌敬认缴出资 12.24 万元,占61.2%,丁迪认缴出资 3 万元、毛国华认缴出资 3.4 万元、吴震认缴出资 1.36 万元。

但谁也没想到,昌敬这12万块钱,让其成为福布斯排行榜中人。

“2013年,我在国内搜索扫地机器人,只有两家品牌,也没有什么数据。我调研了20多个扫地机器人产品,很多都是随机清扫,体验不好,没有一款产品让我觉得真正取代扫地的产品。另外,扫地机器人是一个软硬结合非常复杂的产品,而我自身的优势就是机器人爱好者,又有软件背景。”

有了计划,昌敬和另外3个技术人员凑在一起开始着手产品的研发。一开始,昌敬琢磨着,硬件就是组装个轮子、加个马达风扇,但在具体操作中,团队发现,刷子什么形状、吸口多大、都没有答案可抄。

为了更好的解决问题,昌敬招募了一批来自微软、华为、英特尔的技术专家,组建了研发中心。经过40天的努力,团队开发出了一个Demo。

当时,小米产业链正在全行业搜索项目,而智能扫地机器人这一细分赛道刚好撞上了正在崛起中的小米生态,借助小米的背书和投资,石头科技迅速发展起来。昌敬曾回忆第一次见到雷军的情景,“雷军对产品有严格的要求,第一次见他非常忐忑,他给我们提了很多细致的意见,包括盖的缝隙能否小一点等等。”

经过26个月的研发,石头科技的产品终于落地。2016年9月,公司推出小米定制品牌“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之后陆续推出了自有品牌“石头智能扫地机器人”和“小瓦智能扫地机器人”。自此,石头科技开始进入“疯狂的石头”旅程。

产品商大刀阔斧拿下市场之外,石头科技的资本之路也是顺风顺水。2020年,石头科技登陆科创板时,距离昌敬创业不过五六年时间,而距离石头科技第一款产品上线,也仅仅3年。

谁也没有想到,石头科技的上市,缔造了一次科创板神话,10个月时间,石头科技市值突破700亿,更曾一度超过1400亿。几年前还在抱怨幼儿园高额费用的程序员昌敬,身价最高时达到了231.66亿元,更是以25亿美元财富位列全球福布斯第1249名。

但好景不长,但4个月后,石头科技股价跌至675.89元/股,达2021年年内最低值,昌敬的身价也由231.66亿元跌至104.73亿元。

股价惨遭戴维斯双杀,市场有疑虑:“扫地机器人,真的值这么多钱吗?”

在股价暴跌之际,石头科技的营收能力也似乎触到了天花板,一直以来培养其长大的小米生态,正在制约其发展。昌敬陷入两难。

一直以来,石头科技都被视为小米生态中的一环。

成也萧何。背靠小米,石头科技成立第四年,收入就超过了10亿。2017年,石头科技收入10.11亿,其中超90%的收入来自小米。

败也萧何,小米生态链产品的质优价低的要求,决定了小米对生态链企业的成本压缩到极致。对于生态链企业来说,做小米的生意,毛利天花板触手可及。

昌敬决定,去小米化。

由于石头科技前期对小米的依赖性过强,以至于去“小米化”之路坎坷难行,2020年上半年营收下滑正是小米定制产品订单减少导致。虽然去小米化带来业绩阵痛,但从昌敬的角度看,石头科技要打破长期低利润率的危机,就不能再当“小米打工仔”,坚持自主品牌道理已经是不得不走的路。

昌敬是个战略高效主义,决定后,石头科技几乎是断臂求生,2019年到2021年,石头科技国内收入分别为36.23亿、26.62亿、24.72亿,连续两年出现下滑。但营收下降之时,石头科技的独立生存能力在增强。2019年到2021年,石头科技自有品牌收入占比分别为66%、91%、99%。

这不仅是昌敬的选择,同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华米也在去小米化。在两家同步去小米化的时候,似乎走上了相同的路,一方面,去小米化的成功,石头和华米的自有品牌出货量都在增长,另一方面,两家都走上了海外扩张之路。

2021年华米自有品牌出货量超过80%自有品牌来自国际市场,北美地区自有品牌出货量同比增长200%。石头科技也走上了国际化之路,并为此建立起了全球分销网络,同时,在美国、日本、荷兰、波兰等地设立海外公司,开启当地的人员招聘,拓宽海外渠道。

石头科技2021年年报中,海外数据尤其抢眼。石头科技营收同比增长28.84%,其中境外收入增速超80%,达到33.64亿元,成为其最重要的营收来源。同一天公布的2022年一季报也继续以22.30%的营收同比增速。昌敬又一次赌对了方向。

无论选择在2014年做智能扫地机器人,还是痛下决心去小米化、开拓国际化之路,昌敬几次选择都踩中了时代的机会。8年工作经验,让昌敬敢于望天,同时也有低头耕地的能力。

在石头科技飞奔之际,昌敬关注到另一个时代机会:新能源汽车的时代来了。他决定,再一次下注。

早在2020年,昌敬就已经酝酿着造车大业。不过,他一没技术二没人。做扫地机器人出身的昌敬跨界做汽车,消息传开,市场哗然。有业内人直言,“是要做超大型扫地机器人吗?”他意识到,要真正的投入到新能源汽车的故事中,首先需要拉来一个靠谱的技术负责人。为此,他找来了前威马汽车CTO闫枫加入团队。

业内盛传,昌敬是个越野车爱好者,这次跨界创办石头汽车,产品初步定位是与奔驰G级相当的硬派越野车,并采用增程式混动技术路线。

虽然是越野车迷,但昌敬大概率只是一个超级玩家,从自身的技术背景、从业背景看,和汽车产业毫不相关。如果一定要说些许关联,昌敬此前曾表示,“一方面,扫地机器人上的激光雷达,是和谷歌无人车的激光雷达逻辑一样,我们相当于把无人车技术运用到了扫地机器人领域;另一方面,我们把相关路径规划和定位技术搬到了室内,运用在扫地机器人上。”

但即便如此,仍有投资人选择相信。

2020年4月,北京石头启迪科技有限公司(“石头汽车”)完成2.4亿美元天使轮融资,北京石头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石头科技”)的老股东高榕资本、北极光创投等机构已投资该项目。

投资人的下注,值得玩味。

行业的格局初定,后来者能否居上?这是问题一;

石头汽车的首款车型选择了高端型越野车,价格能否被市场认可?这是问题二;

今年以来,蔚小理因芯片问题,产能下降,自产芯片的能力如何?这是问题三。

但最重要的是,钱的问题。当初,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说,没有400亿造不了车,如今,昌敬能否在汽车量产前,融到这么多钱?

今年1月,据36氪援引多位知情人士消息报道,昌敬的造车项目洛轲汽车(石头汽车),已于2021年底完成新一轮由腾讯领投的1亿美元融资。腾讯作为领投方,在本轮融资的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美元,而此前并无造车经验的昌敬,其项目洛轲科技已估值20亿美元,还在进行新一轮融资。

另据资方人士透露,蔚来资本和美团也曾有相关人士与昌敬有过接触,洽谈投资事宜,不过遭到拒绝。该资方人士分析称:“可能在昌敬眼里,蔚来资本意味着蔚来,美团意味着理想汽车。”

从当前的市场格局看,新能源市场仍处在百花齐放的阶段,市场不会被一两家企业垄断。但后来者不少,这不仅是技术竞争,更是融资大战。昌敬过去的创业经验,有时代赋予的机会,同时还有小米生态的助力。而这一次造车,全新的领域、全新的玩法。

作为同门师兄何小鹏,已经率先出发,稍晚一步的昌敬,能否造车成功?还要画一个问号。时代造就英雄,更多时候,不是人推动产业的发展,而是在刚好的时候,有一个愿意下注的人出现。过去,昌敬赌对过,这一次,机会与挑战并存。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节点财经”(ID:jiedian2018) ,作者:电解液,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