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银行营收下降净利反增近2成,服务及业务规则流程投诉量在该行各类投诉中最高

语言: CN / TW / HK

作者:王莉

出品:全球财说

近日,厦门银行公告表示拟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以下简称“可转债”),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0亿元。

厦门银行表示,此次公开发行可转债将进一步充实资本,提升资本充足率,从而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夯实其各项业务可持续发展的资本基础,有利于增强核心竞争力并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

厦门银行上市尚不足两年,资本充足率水平看起还不是很差。

资料显示,厦门银行成立于1996年,2020年10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一季报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厦门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62%、11.42%和10.19%,虽较上年末有所下降,但均处在同业中上水平。

资本相对充足仍补充资本,或为未雨绸缪,或为下一阶段看好市场而准备“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以提高其盈利能力。

营收下降净利增近2成

借用信用减值损失扭转局面

厦门银行2021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69亿元,同比增长18.99%。

但多少有些报喜不报忧之感。

净利润同比增长近2成,看起来似乎盈利性很强,不过其真实盈利能力仍需另外分析。该行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53.16亿元,同比却是下降的,同比下降了4.32%。在其“经营情况讨论分析中”,该行提到“盈利水平保持平稳”,但在具体描述中,仅提到了净利润大幅增长,而未点明营收同比下降。

有点拉垮的是,厦门银行利息净收入和非利息净收入2021年均同比下降。数据显示,该行2021年利息净收入和非利息净收入同比分别下降4.32%和3.94%。

对于营收下降原因,该行解释称,主要原因系上年同期数据包含本行通过诉讼收回的票据资管业务收入7.04亿元。认为此项收入为不可比因素。去年该行营收同比增超过两成,高增幅当然也有这个不可比因素影响。

报告期内,公司净利差和净息差分别为1.52%和1.62%,同比分别下降0.01个百分点和 0.03个百分点。

由于利率市场化不断深化,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政策的不断引导,公司积极响应有关政策导向,贷款平均利率下降影响生息资产收益率;同时,为加强流动性管理,负债成本下降幅度低于资产收益率下降幅度,导致利差同比下降。这个解释基本是银行业的同口径解释,银行业近几年净利差和息差处于下降通道。

如果说利息净收入下降是由于前述的不可比因素造成,非利息净收入的下降则是实打实的问题。非利息净收入下降主要是投资收益下降,投资收益是非息收入最重要组成部分。

厦门银行2021年投资收益同比下降超3成,该行将原因归结为基期投资收益偏高,其在报告中称“由于去年受疫情影响债券收益率总体下行较大公司基期投资益偏高,导致报告期投资收益同比有一定幅度的下降,下半年呈现下降幅度收窄的趋势。”

营收下降,净利的高增长缘何而来?营业支出的控制功不可没。

数据显示,2021年,厦门银行营业支出同比下降20.7%,借此一举扭转营收下降的局面,将营业利润拉至同比增长28.76%。

其中信用减值损失是降低营业支出的主力干将,信用减值损失同比下降49.23%,业务开支其实并没有减少,2021年业务及管理费同比增长15.52%,其中又属员工成本和其他办公及行政费用增长最多,分别同比大增60.57%和22.25%。

图片来源:厦门银行2021年年报

逾期增长

压降房地产贷款

厦门银行资产质量水平有所改善。

不良贷款率较2021 年初下降0.07个百分点至0.91%;拨备覆盖率370.64%,较2021年初上升2.61个百分点。

但不良隐忧仍在。

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贷款均上升,因而不良上升风险和损失风险加大。

图片来源:厦门银行2021年年报

可以看出来,厦门银行去年对房地产业贷款进行了压降,房地产业贷款在该行的行业贷款中从去年的第三位掉到了第五位,进一步来看,在该行各大行业贷款中,其他行业贷款额度同比都有提升,仅房地产业贷款被压降。与房地产业相关联的建筑业贷款排位在第四。

房地产贷款被单独压降,其实不难理解。该行各行业贷款中,房地产业不良率最高,达3.67%,其次为制造业,为3.17%,第三是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为1.7%。

逾期方面,该行逾期贷款还在增加。逾期贷款期末金额15.9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57亿元, 从金额上看,逾期最多的是1年至3年贷款,不过变动最高的是逾期3年以上贷款,即中长期贷款逾期最高,而往往这类贷款较难追回,变动多的其次是1天至90天贷款,可以理解为新增逾期。

图片来源:厦门银行2021年年报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没有重组贷款。在中长期逾期大幅增长情况下,没有重组贷款,某种程度上不是很科学,通过重组贷款方式,能尽可能多的收回贷款,减少损失,当然如果银行强力催收能力强的话,不考虑重组贷款也不是什么问题。

2021年对于厦门银行而言,一个好消息则是,在与宁波银行因为萝卜章问题“对决良久”后,终于盖棺定论。

去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就厦门银行与宁波银行的合同纠纷案作出了终审判决。意味着,最高院对于宁波银行深圳分行“印章伪造”的说法,也不予支持。宁波银行深圳分行将向厦门银行支付合计9.5亿元本金及相应的违约金、律师费、案件受理费等。

厦门银行在年报中也表示,截至本报告披露日,宁波银行已履行前述判决项下付款义务,本公司相关债权已实现。

厦门银行尽管实现上市,成为一家公众公司,但在很多方面仍有待提高。根据去年的投诉情况,该行服务态度及服务质量被投诉最高,其次是金融机构管理制度、业务规则与流程,这两方面的投诉在各类投诉中遥遥领先。

图片来源:厦门银行2021年年报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