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立根,行業立範,發展立本:中國工業網際網路的2.0新徵程

語言: CN / TW / HK

中國資訊通訊研究院資料顯示,中國工業網際網路產業規模已突破萬億元大關。工業網際網路在製造業的研發、生產、運營等環節得到了廣泛應用。5G、AI等新一代資訊科技與工業場景進行了緊密結合。

在一系列初步成果奠定之後,工業網際網路開始逐漸步入深水區。核心任務從落地推廣,變為如何統籌多個製造業領域的工業網際網路實踐,驅動工業網際網路與國家戰略、各行業福祉緊密結合。可以說,中國工業網際網路建設正在從概念科普與技術探索的1.0階段,走向重落地、重平臺、重長期發展的2.0新徵程。

不久之前,工信部發布了《工業網際網路專項工作組2022年工作計劃》。其中將工業網際網路的目前發展週期,明確為“提檔升級”新階段。這一階段,主要有夯實基礎設施、深化融合應用、強化技術創新、培育產業生態等重點任務。

本文將從機遇、實踐、未來發展三個維度,統覽中國工業網際網路的2.0新徵程的全貌。

從政策制定、頭部企業探索,再到行業普惠,這一階段工業網際網路發展正在經歷一系列深層變化。

機遇與挑戰並存:作為“大國重器”的工業網際網路

今天,我們愈發能夠體會到工業網際網路的價值。今年,有21個省區市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將工業網際網路列入年度工作任務,多地正加快工業網際網路示範區建設。

在最近討論中國產業升級態勢不變的文章中,其中重點論據就是“工業網際網路創新發展成效顯著,“5G+工業網際網路”滲透多個重點行業,我國創新應用水平已處於全球第一梯隊”。

可以說,工業網際網路正處在大風起時。製造業在何時都是國之重器,在智慧時代的經濟發展、產業升級中更是尤其如此。

資料顯示,我國工業網際網路行業應用正不斷深化。一季度,工信部發布了123個工業網際網路試點示範專案和4個產業示範基地,打造了車間級、企業級、叢集級等新標杆。工業網際網路標識解析體系國際根節點、國家工業網際網路大資料中心等75個專案建成投入執行,全國“5G+工業網際網路”在建專案總數達到2400個。

這一階段,工業網際網路的新目標、新價值被不斷明確,社會共識不斷凝聚。工業網際網路究竟對中國經濟、中國製造業意味著什麼?這個問題已經有了一系列最新答案。

比如在5月23日舉辦的金磚國家工業網際網路與數字製造發展論壇中,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髮表了以《以工業網際網路驅動中國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為題的主題演講。其中提出:當前中國製造業高質量發展機遇和挑戰並存,工業網際網路等新一代資訊科技是破局關鍵。“近兩年新冠疫情和國際政經形勢變動給全球及中國經濟發展帶來了極大不確定性。越是在困難的環境,越是需要工業網際網路這類新興技術實現產業發展方式的轉變和產業鏈位置的提升,增強我國製造業的發展韌勁、效率和質量。”

另外李東生還提出“工業網際網路為製造業高質量發展注入新動能”。具體來說,工業網際網路可加速製造業實現智慧化、綠色化與服務化轉變。從企業角度看,工業網際網路可助力企業建設智慧工廠,提升生產效率與運營能力,增強企業綜合競爭力。從行業角度看,工業網際網路正從產線走向產業鏈,帶動製造業產業鏈、價值鏈整體的連通與升級。

從全球來看,工業網際網路概念自2012年提出後,歐盟等發達經濟體和中國、東盟等發展中經濟體陸續跟進,出臺製造業數字化轉型的相關政策。“總體而言,工業網際網路為全球各國實現綠色復甦和持續發展提供了共同機遇和技術動力,製造業的數字化轉型也已成為世界各國推動經濟增長、保持競爭優勢的戰略共識和關鍵抓手。”李東生說。

綜合來看,工業網際網路是一局不容有失的競賽。同時也要看到,工業網際網路在今天還面對著多方面的挑戰:比如新技術探索落地,深入發展需要探索;行業需要統籌,避免重複建設;小企業需要普惠能力,跟進時代發展,獲得數字化紅利。

這些問題不能用紙上談兵的方式解決,必須深入行業,以探索和實踐來獲得答案。

立本、立根、立範:中國工業網際網路的探索程序

中國工業網際網路的最新發展與探索,可以總結為三個“立”字:為技術立根,為行業立範,為發展立本。在這個階段,一系列頭部企業都進行了產業落地、平臺化搭建的工業網際網路探索。

華為依靠全產業鏈的ICT技術優勢,在多個方面進行了工業網際網路探索。比如在企業資料通訊技術上,以“IPv6+”賦能工業網際網路,為企業帶來雲網一體能力;在行動通訊領域,與運營商合作探索5G+工業互聯的新探索。

在落地層面,華為煤礦軍團與陝西紅柳林煤礦聚焦“智慧協同”示範礦井建設。以華為領先的ICT技術深度融合礦業OT生產和IT支撐系統,建設覆蓋智慧綜採、智慧掘進、智慧輔運、智慧主煤流、智慧選洗等多場景應用,形成了一個貫穿礦山工業全鏈條、全業務、全過程、全覆蓋的工業網際網路架構體系。

百度智慧雲打造了開物工業網際網路平臺,以雲智一體的戰略推進工業網際網路落地。在全球電子電路基材供應商生益科技的常熟工廠,基於開物工業網際網路平臺不僅實現了半成品的視覺質檢和整個廠區的安全生產,還實現了預測性維護、生產環境監控等多重價值。

TCL也在工業網際網路層面進行了積極的佈局探索,實踐企業數字化轉型。據瞭解,TCL是中國較早開始探索數字技術與製造業融合的企業。早在2015年就提出了全球化的智慧產品製造企業這一定位。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大量製造業企業面臨發展瓶頸和下行壓力,但TCL兩年來卻實現了營收、利潤雙增長,2021年全年營收實現2523億,達到世界500強規模。其逆勢增長很大部分來源於數字化探索帶來的企業發展動能。

與網際網路廠商、運營商、軟體商從技術側切入工業網際網路不同,TCL本身即以製造業為根本,長期深耕工業領域,因此更加了解工業需求,更能解決工業發展的特點。因此能夠以行業內生視角,提出了“對內賦能,對外輸出”的工業網際網路研、用結合頂層設計。產生了一系列探索成果。

李東生介紹,在工業網際網路賦能企業轉型升級方面,TCL的實踐主要包括三方面:打造標杆工廠,孵化平臺以及突破核心技術。

在打造具有示範效應的智慧製造標杆工廠方面,TCL華星通過工業網際網路平臺建設,已實現工業現場超十萬臺裝置的聯網管理和各業務系統的資料對接,基本實現了由資料驅動和軟體定義的生產管控和裝置管理模式。2018年至今,由數字技術的應用在提質降本增效等方面所產生的有形效益達2.3億。

2018年,TCL成立格創東智,並推出東智工業應用智慧平臺,加強工業網際網路對企業自身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的支撐,並面向全行業開放自身數字化轉型升級核心能力,即“對內賦能、對外輸出”。

依託東智工業應用智慧平臺,TCL極大提升了工業軟體的開發效率和質量,實現了半導體制造領域工業軟體核心技術的突破。目前TCL華星超過80%核心軟體系統已實現了自研開發,並向二十餘家半導體行業重點企業進行技術輸出。

技術立根,行業立範,發展立本,組成了中國網際網路時代的發展新正規化。

面向未來,工業網際網路三步走

從TCL、華為等企業的工業網際網路發展經歷與探索軌跡中,我們可以看到企業如何吸納最新技術成果,完成工業網際網路的價值轉化。從中我們總結出,面向未來中國工業網際網路需要著重於“三步走”:

1.技術走向工廠。

工業網際網路的發展驅動,首先需要企業廣泛吸納技術成果,與自身的研發、生產、應用體系進行緊密結合。從而完成從技術向實用體系的第一層轉化。

在上文提到的百度智慧雲合作的常熟工廠、華為煤礦軍團合作的紅柳林煤礦、以及先後被工信部授予了國家級智慧製造標杆工廠的TCL華星深圳工廠、武漢工廠,都可以看到技術走向工廠的工業網際網路深度實踐。

2.由經驗為中心,走向平臺為中心。

工業網際網路發展離不開頭部企業的中心化、平臺化建設。將自身經驗、佈局與發展動力轉化為行業共性平臺,從而完成從自身經驗向行業樞紐的第二層轉化。

以格創東智為例。目前,東智工業應用智慧平臺已經服務泛半導體、新能源、3C電子、家電、石油石化、航空航天等20多個細分行業,為TCL華星、TCL實業、華虹華力、ASML、中車半導體、高德紅外、立訊精密、誠瑞光學、長電紹興、康吉森、中信科行動通訊、武鋼維爾卡等行業龍頭企業打造標杆示範案例,應用場景覆蓋生產製造、質量管控、運營管理、節能減排等9大領域,展現了平臺為中心的工業網際網路體系建設正規化。

3.從頭部企業發展,走向行業普惠發展。

接下來,需要發揮工業網際網路頭雁效應,平臺需要積極聯接各行業,普惠各企業,以行業的普遍繁榮,推動經濟發展,實現科技自立。從而實現從行業效應到社會效應的第三層轉化。

在這三步走的支撐下,中國工業網際網路的“提檔升級”2.0階段已經愈發明晰。在國家支援、頭部企業探索、行業普惠發展的相互砥礪中,工業網際網路正在加速落地。從點狀示範工程為主,走向面狀的全行業輻射。

作為大國重器的工業網際網路,正在全面來到以立為本的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