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得得獨家】日本穩定幣市場規模空前,如何打破日本的鐵壁銅牆?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Luna折戟以後,NFT的世界市場還沒有完全反應到日本市場,目前日本市場的NFT依舊火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日本市場對於NFT的需要,以及日本法規的柔韌性。

無論是受到巨大打擊的傳統文創行業,還是行將就木的線下旅遊,在新冠之下均受到極大限制。而NFT的興起,可以說是日本智慧財產權領域的突破口。具體請參看鏈得得之前文章: 【鏈得得獨家】加密市場攔腰斬NFT齊根切,但NFT“陽壽未盡” 。 

同樣穩定的,還有日本的穩定幣市場。

雖然USDT一直飽受爭議,Luna也在一週以內縮水90%以上,但是法治健全的日本對於穩定幣的規定相當嚴密,可以說是目前穩定幣市場較為穩定的區域。

日本在於2020年5月生效的《金融商品交易法案》修訂案中確定了STO(ST:Security Token)的屬性和交易規則。同法規定,STO作為電子有價證券,適用於《金融商品交易法案》,但是,該法案是將加密行業的加密貨幣排除在外的。這樣做出於兩個考慮:

首先,也是最大的原因就是確保傳統金融行業在科技金融中的市場。如果沒有這個前提,日本穩定幣金融市場是不可能發展的,《金融商品交易法》中的第一項有價證券已經完全被開發殆盡,只有第二項有價證券還有STO的戰場。

二是將危險排除在外後加大了新市場的發展和可能性,主要是為創企留一點視窗。

有了這層法律保護,穩定幣在日本金融市場就開始騰飛,僅在2020年,宣佈進軍穩定幣證券行業的巨頭就數不勝數,金融巨頭中的SBI控股、證券巨頭野村證券、創企新星LayerX都涉足了,而且是通過不同角度切入的。

而且,在日本法規完備以後,各大行業自治組織坐不住了,紛紛開始立行規。2020年4月,SBI的CEO北尾吉孝作為領頭人成立的日本STO協會獲了得日本金融廳認證,成為日本穩定幣業界第一個有立行規的自治組織(權利範圍可以參看鏈得得之前解讀的日本數字貨幣交易業協會)。

除了證券投資市場,STO在日本還有支付市場相對繁榮。

在鏈得得之前的文章中就指出,日本2017年就開放了支付決算功能。尤其是在日本的電器城、甚至歌舞伎町一條街都能用比特幣支付。同樣,很多穩定幣當時在日本商戶的交易也都是被認為可行的,但當時市場規模以及能接受的幣種十分有限。而在此次穩定幣滑鐵盧之中,這些可能也會消失殆盡。

近日,鏈得得發現日本市場的另一個新動態,那就是穩定幣在支付市場的使用。

這個市場的先行者是Visa。

Visa加密江湖中的“旁門左道”

鏈得得在之前的文章中多次提到過Visa的迅猛打法。當然Visa第一個選擇的合作伙伴是USDCoin。2021年3月,Visa宣佈將允許使用者結算時使用錨定美元的數字貨幣USD Coin,這使其成為了接受加密貨幣的主流金融機構。

自此以後,Visa就如泥石流一樣在加密貨幣支付領域佈局,去年Visa就已經表示,其至少與50個加密資產平臺達成合作,讓使用者能在七千萬個商戶平臺支付。去年Visa更是表示,僅在2021年上半年就有10億美元的加密貨幣信用卡流水。具體請參看鏈得得之前文章: 【鏈得得獨家】支付巨頭Visa開啟數字貨幣支付通道,無縫對接CBDC時代

穩定幣興起以後,主要還是在加密資產交易市場有較大發揮餘地,因為交易市場的成熟,穩定幣不需要隨時面臨“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的境地。眾所周知,日本市場的試錯成本非常高,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在穩定幣的開發方面,除了交易和上文提到的證券市場(也是日本金融強項)外,支付方面主要是主流世界知名加密貨幣之流,而在預支付市場還是相對藍海。

什麼是預付費?根據日本《資金決演算法案》規定,電子禮券、IC預付卡都屬於預付費支付手段。鏈得得在日本金融廳找到牌照發行檔案,其中顯示,目前日本全國有1117家平臺完成材料遞交。

如何以最快方式上岸?牌照先行

所以,Visa需要這個牌照。在加密行業,預付費平臺並沒有引起很大反響,尤其是在日本這個現金為王的時代,有信用卡這個最大的預付費平臺就足夠了。

上週,Visa與成立僅僅3個月的PassPay簽訂了合作協議。PassPay主要利用基於以太坊“ERC20”發行的JPYW進行預支付,屬於典型的公鏈代幣。與Visa合作以後,就像蘋果禮品卡一樣, PassPay可以購買和發出任何面值的預付費禮品卡 ,只要是Visa的合作商戶或者線上內容,都可以隨時支付。

這個以最快的方式打進日本市場的穩定幣創企公司PassPay在接受鏈得得采訪時表示,成立時間不到3個月,PassPay就完成了其他公司做了兩年都沒成功的事情。

首先是精準定位,申請牌照為重中之重。這一點在日本數字貨幣交易平臺應該是有最明顯的體現了。2018年,日本加密交易所的牌照之爭可謂不流血的戰爭。獲得牌照的平臺甚至不需要交易流量就能獲得巨大資源。一塊牌照甚至被炒到幾億日元。其中成功的交易所不在少數,比如以買牌照安全登入的火幣交易所,目前在日本也是很低調的悶聲大發財。有安全賣掉牌照的位元海洋,也有因目標太大被日本幾次驅趕的幣安交易所。

獲得合法的牌照,在日本從事交易已經成了行業共識。 任何與商業相關的事情,在日本都需要有“資格證”,這是日本進行國內市場保護的措施重要手段之一。

據鏈得得獲悉,PassPay已經在申請日本 “內部預付費支付方式”牌照。而PassPay準備申請的關東財務局佔了一半,已經有526家完成了材料遞交,也就是完全資質的預付費支付業者。

就像日本加密交易所的牌照一樣,只要完成了申請就被認為是“準身份”,當年Coincheck出事的時候,也是沒有獲得牌照,而是完成申請成為了準交易所以後進行加密貨幣交易的。在法規上準牌照開放交易業務是合法的。

雖然還沒有出現在關東財務局公佈的《內部預付費支付手段申請一覽表》裡,但是積極的申請,為Passpay帶來了Visa這一條大魚。

鏈得得預估,Visa沒有選擇GMO所謂的日元穩定幣,或者直接與日本政府合作,主要原因還是在於,日式企業和日式思維方式的巨大限制。

炒了7年的日元穩定幣為何沒有面世?

自從對標美元的穩定幣USDT、USDC概念出來以後,嗅覺敏銳的日本金融巨頭,又有誰不想釋出對標日元的穩定幣?但是,就像鏈得得從2018年就斷言的一樣, 只要巨頭們不破釜沉舟,日元穩定幣永遠不會面世。 具體原因可以看鏈得得之前觀點: 【鏈得得獨家】協會亂立的日本:一家公司要加入多少協會才能在日本開展業務?

日元穩定幣不是沒有發出來,而是直接被內鬥鬥死了。鏈得得之前文章中多次提到這個JCoin的存在,這可是日元穩定幣最有可能成功且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日元穩定幣專案。

開啟於2016年的日元穩定幣Jcoin的前身是J.Score,由日本金融巨頭瑞惠與軟銀共同出資成立,半年後,即2017年7月10日,瑞穗釋出公告稱,WiL LLC.集團出資建立的「Blue Lab」開始大力挺進數字貨幣行業,當年該團隊只有20人。

同年,日本加密貨幣市場開始騰飛,比特幣也是在此時獲得世界知名度。隨後在日本這個備受關注的「BlueLab」投資方中,瑞穗銀行,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日本損害保険日本興亞株式會社、第一生命保險株式會社、農林中央金庫、丸紅株式會社、三井住友信託銀行株式會社等也相繼入資。

「BlueLab」主要專案就是這個「J-Coin構想」,該公司2018年5月就開始預備發行所謂的“穩定幣”J-Coin,1Coin=1日元。而發行主體,就是日本的金融3巨頭:瑞穗銀行(簡稱MHBK)、三井住友銀行(簡稱SMBC)和三菱UFG銀行(簡稱MUFG)。

結果呢?7年過去了,日本加密市場都死過一次又鳳凰涅槃了,穩定幣還是寂寥無聲。具體歷史,請參看鏈得得之前文章: 【鏈得得深度】瑞穗銀行J-Coin“相親”無數,為何選擇與支付寶合作?

被逼海外的日元穩定幣Gyen碰到冰山折戟

鏈得得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聲稱“自己是第一個日元穩定幣”的GMO株式會社發行的Gyen,因為不堪日本內鬥,該公司將戰場放到環境相對輕鬆的美國市場,結果是發行大獲成功,具體請參看鏈得得之前報道: SEC頻頻出手,日元對標穩定幣卻首發獲批。

然而讓人大跌眼鏡的是,美國市場準備整治穩定幣的決心之後,第一個下手的就是日元穩定幣。5月13日,Coinbase因其在穩定幣的推廣和交易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被起訴。

據悉,在上週美國加州北部聯邦法院提起的集體訴訟提案中,Coinbase和GYEN的發行人被指控在代幣的穩定性方面誤導投資者,給投資者造成了共計數百萬美元的損失。有投資者表示,自己“下訂單時認為Gyen的價值與宣傳的一樣,等於日元,購買的代幣價值高達日元的七倍。……但就在突然之間,GYEN的價值暴跌,一天之內就下跌了 80%。”

實際上,早在去年12月,Coinbase使用者就曾要求公司退還因Gyen故障而造成的損失。據CNBC報道,2021年11月,因“技術原因”迫使使用者停止交易日元穩定幣Gyen後,Coinbase已凍結使用者賬戶長達數週。

但在2022年5月幾近歸零的Luna面前也是小巫見大巫了。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爸爸”不會對日元穩定幣留情,也因為是境外發幣,GMO發行的Gyen穩定幣也不能受到日本法律的保護。所以這個唯一的獨苗苗能不能在UST和Luna暴跌所衍生出來的恐慌中存活下去,其實並不重要了。

本文原發佈於鏈得得,授權鈦媒體App釋出,作者:毛利五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