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石網路45.6億關聯交易惹眼,海康威視身兼供應商和大客戶,A拆A勝算幾何?|IPO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 | 郭佳佳

編輯丨武麗娟

來源 |野馬財經

本文約 3838 字,閱讀時長約 10 分鐘

從海康威視(002415.SZ)拆分出來,正在闖關IPO的螢石網路,獨立性備受市場質疑。

5月16日,杭州螢石網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螢石網路”)回覆科創板二輪問詢。 上交所主要關注其同業競爭、資產獨立性、關聯採購、關聯銷售等方面的問題。

螢石網路是海康威視探索智慧家居領域的重要一環。但智慧家居市場群雄逐鹿,參與者包括阿里、百度、小米、綠米、塗鴉智慧、歐瑞博、博聯等。

螢石網路能夠在臥虎藏龍的智慧家居賽道脫穎而出嗎?

安防大廠“A拆A”,螢石網路闖關創業板

在智慧家居賽道中,安防大廠海康威視發力的並不算太晚。2013年,國內正掀起一波“智慧硬體”之風,諸多企業紛紛加碼佈局,海康威視也不甘落後。

2013年,海康威視創立“螢石”智慧生活品牌,並設立了網際網路業務中心,這就是螢石網路的前身。 兩年後,海康威視出資設立螢石有限,註冊資本為100萬元。自此,螢石網路開始公司化運營,正式入局智慧家居賽道。

螢石網路的戰略定位為物聯網雲平臺服務和智慧家居業務,公司產品涉及包括攝像機、智慧鎖、貓眼門鈴、感測報警、智慧屏等。

圖源:易維視

值得一提的是,海康威視是A股上市公司。其創新業務陣營除了螢石網路,還包括海康機器人、海康微影、海康汽車電子、海康儲存、海康消防、海康睿影、海康慧影。 但在一眾創新業務中,海康威視卻選擇了螢石網路率先“A拆A”獨立上市。

什麼叫做“A拆A”?就是A股上市公司將旗下的子公司拆分,然後登陸A股。以前A股公司分拆上市選擇的登陸地點更多是港股,而非A股。 2021年2月8號,生益科技(600183.SH)的子公司生益電子(688183.SH)開啟網上申購,登陸科創板。這是自2019年12月份分拆上市規則落地以來,資本市場首單“A拆A”落地。

2021年4月,螢石有限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同年12月,螢石網路向上交所提交《招股書》申報科創板上市。

《招股書》顯示,螢石網路此次IPO計劃募集37.39億元。其中,22億元用於螢石智慧製造重慶基地專案,8億元用於新一代物聯網雲平臺專案,3.9億元用於智慧家居核心關鍵技術研發專案,3.38億元用於螢石智慧家居產品產業化基地專案。

圖源:《招股書》

據知名經濟學家宋清輝介紹,“分拆上市有利有弊,從‘利’的方面來講:可以拓寬融資渠道、獲得股權二次溢價等,從‘弊’的方面來講:分拆上市可能會攤薄母公司來自子公司的利潤,同時減少母公司對子公司的控制權。‘A拆A’政策和規則可依,相對容易,但是時間成本較高。”

螢石網路的股權結構較為簡單。其控股股東海康威視直接持有60%的股份,中建投信託通過青荷投資間接持股40%。

具體來看, 海康威視持有螢石網路60%的股份中,背後其實是電科集團。 電科集團通過全資子公司中電海康、電科投資以及下屬科研院所中電五十二研究所,合計持有海康威視40.93%的股份,為螢石網路實際控制人,同時也是海康威視實際控制人。

圖源:《招股書》

需要注意的是,2021年7月,中國普天併入電科集團。中國普天旗下鴻雁電器,也拓展了智慧家居業務,這也就與螢石網路形成了同業競爭。

而持有螢石網路另外40%股權的青荷投資,其系海康威視對創新業務進行專案跟投的持股平臺。其中相關人員不僅包括螢石網路的員工,還包括母公司海康威視的員工。

據深圳紅岸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經理王兆江介紹,專案跟投就是讓激勵物件用自有資金參投公司所開展的專案。根據具體情況可以設計出很多種,比如從強制性質上,可以分為強制和自願。從分配上又可以分為寬鬆、平衡等方式。上市公司可以有針對性地設計自己所需要的方案。

“專案跟投提升了激勵物件的持股份額,同時也就讓所有參與激勵的人和公司利益高度一致,有利於提升被激勵物件的積極性。”王兆江進一步指出。

控股股東及關聯方 身兼供應商和大客戶

俗話說得好,背靠大樹好乘涼。成立7年,螢石網路營收淨利持續增長。

據螢石網路披露,2019年-2021年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3.64億元、30.79億元、42.38億元,同比增長54%、37.6%、37.6%;同期,分別實現淨利潤2.11億元、3.26億元、4.51億元,同比增長59.8%、54.5%、38%。

作為海康威視親手養大的親兒子,螢石網路與海康的聯絡頗為緊密。以致於後來上交所還對螢石網路的資產獨立性和關聯交易的情況進行了問詢。

圖源:罐頭相簿

事實上,螢石網路在2020年之前,未建立獨立的生產和採購體系。

為了順利開展業務,螢石網路通過全資子公司螢石軟體,進行產品設計研發及計算機軟體的研發之後,再委託關聯方海康科技進行產品生產。 生產完之後,海康科技又反過來再將產品出售給螢石網路,由螢石網路對外銷售。

通過上述一系列操作,海康威視及其下屬企業常常登榜螢石網路前五大供應商之列。

《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螢石網路向海康威視及其下屬企業採購材料及商品金額分別為9.6億元、18.32億元, 佔當期採購物料總額比例分別為100%、99.57%。

直到2020年,螢石網路不斷向海康威視及其下屬公司、海康電子、第三方等購買機器裝置,推進了公司的獨立的生產和採購體系建設,上述情況才得以轉變。

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螢石網路向關聯方採購金額佔採購總額比例呈明顯下降趨勢,分別為17.34%和 9.46%。 同時,關聯公司從螢石網路第一大供應商,降到了第五大供應商。

2021年,螢石網路智慧家居攝像機自主生產的數量比例達56.21%,智慧入戶產品自主生產的數量比例達94.42%。

但螢石網路想要徹底從海康威視的庇護之下獨立,可能還需要一段時日。 螢石網路在第一輪問詢中回覆指出,公司仍將繼續向海康威視及其下屬企業採購儲存卡和指紋模組,其他採購未來將終止。

此外,海康威視及其關聯方還是螢石網路的第一大客戶。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購買產品金額分別達到2.15億元、5.24億元和2.14億元,佔螢石網路收入比分別為9.1%、17.03%及10.66%。

螢石網路與關聯方產生的交易規模較大。經統計,2018年-2021年上半年,螢石網絡合計產生45.61億元的關聯交易。包括螢石網路向關聯方採購材料、商品的金額合計為32.84億元;向關聯方採購勞務的金額合計為1.8億元;向關聯方銷售商品/提供勞務的金額合計為10.96億元。

據投資行業人士介紹,控股股東同時是主要客戶和主要供應商的現象,關聯交易太嚴重,存在虛構收入的風險,掛應收賬款是最典型的虛構收入的手段。時間久了可能形成壞賬,可以核銷。 不過,企業IPO是要做審計的,虛假收入要扣除。如果有虛假收入就上市,事務所和保薦機構以及發行人都要擔責,嚴重的還要禁止從業。

《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上半年,螢石網路的應收賬款賬面淨值分別為4.28億元、6.12億元和5.5億元,賬面金額較大,佔各期末資產總額的比例分別為18.33%、25.54%和17.79%。

圖源:《招股書》

其中,海康威視及其下屬企業應收賬款較多,佔比一直在30%以上。

此外,螢石網路的存貨賬面價值持續大幅攀升。2019年-2021年上半年,螢石網路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4.33億元、5.32億元和9.92億元,佔各期末資產總額的比例分別為18.58%、24.75%和32.07%。

對此,螢石網路在《招股書》中表示,2021年上半年,公司為了應對上游原材料價格變動,充分利用供應商信用政策,採取了積極的備貨策略,由此存貨規模擴大。

家居攝像機業務還能火多久?

雖然螢石網路以“智慧家居”類企業自居,但或許是因為出身海康威視的緣故,目前螢石網路業務還是以影片安防類裝置為主,智慧家居攝像機是螢石網路的主要收入來源。

《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上半年,智慧家居攝像機實現銷售收入分別為14.76億元、20.19億元和14.03億元,收入佔比為62.71%、65.81%及70.21%,不降反升。

圖源:《招股書》

據潮電智庫全屋智慧部負責人鍾麗介紹,按產品類別來看,智慧門鎖和智慧攝像頭都屬於智慧家居單品,也是全屋智慧的核心組成部分。特別是攝像頭應用範圍非常廣泛,比如智慧門鎖、智慧小家電、智慧掃地機器人、包括貓眼等等,都與光學視覺技術密切相關。

“毫無疑問,物聯網是大勢所趨。但中國的市場佔比還不是很高,目前不到10%。這也意味著未來的增長空間巨大,這也是現在很多產業鏈企業爭相進入這一領域的原因。”鍾麗進一步指出。

根據統計機構Statista 分析及預測,2020年全球物聯網市場規模已達2480億美元,到2025年預計市場規模將超過1.5萬億美元,複合增長率達到44.59%。 而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物聯網產業的未來同樣十分光明:據行業研究機構IDC預測,中國物聯網市場規模將在2025年超過3000億美元,全球佔比約26.1%。

不過,截至2021年6月末,螢石網路旗下物聯網雲平臺“螢石物聯雲平臺”共連線裝置約1.36億臺,國內雲平臺裝置接入數達到約1.04億臺。

這一資料,與華為全場景智慧連線裝置超10億、2021年小米所有智慧裝置的全球連線數量4.34億件,以及京魚智慧生態可連線裝置數超2.2億相比,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

需要注意的是,談及攝像頭人們最關注的就是隱私保護問題,但螢石網路對此卻有所疏忽。

據“澎湃”入駐作者“財經新知”報道,2021年12月3日,一網友在某短影片平臺釋出影片,表示自己通過螢石雲影片檢視自家監控時,意外發現App內可以顯示其他小區的實時監控影片,影片內容甚至包括保安室、樓道等。

圖源:“財經新知”

鍾麗認為,隱私規範在未來肯定是一個很重要的內容,其中會涉及到人臉解鎖和人臉支付等板塊。 “目前國內在這方面還沒有出臺特別的法規和標準。如果不能把隱私問題規範化,萬物物聯在未來很難推行。”

“另外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要統一協議。現在市場看似個性化,其實是魚龍混雜,有什麼樣的需求,就有什麼樣的產品。品牌基本都是自定協議,然後用自己的APP去實現控制與操作。如果有了統一的標準協議,就可以快速達到互通互融,實現萬物物聯。”鍾麗說,行業正在積極倡導Matter協議,但要想真正落地實現還需一個過程。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野馬財經”(ID:YMCJ8686) ,作者:野馬財經,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