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做酒,山西汾酒更喜歡理財?

語言: CN / TW / HK

5月17日晚間,山西汾酒釋出公告稱,將投入不超過200億元人民幣的閒置自有資金,來購買結構性存款。

此舉不僅快要追趕上,中國電信在2020年11月份斥資285億元進行現金管理的記錄,更是震驚了整個投資市場。畢竟所謂的結構性存款,實際性質介乎銀行存款和理財產品之間,雖然收益更可靠、更安全,但終究存在著一定的風險。

而且中國電信的閒置資金來源於IPO募集渠道,只要股東不反對,可以說是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山西汾酒拿來做投資的資金,卻是主要來源於合同負債的預收貨款,某種意義上,更像是在花別人的錢。

於是一時間謠言風起,在5月18日開盤後,山西汾酒的股價一度以2.52%的跌幅下跌至每股251.2元。儘管在接近午盤的時候股價開始回升,但股民群體對山西汾酒缺乏信心,看跌情緒依舊在持續蔓延。

至少在大多數投資者心中,都這麼兩個困惑——山西汾酒哪來這麼多閒置資金?既然有著“三分天下有其一”的野心,又為什麼不拿去拓展業務,反而要“不務正業”般去搞理財?

一、停不下來的山西汾酒,錢多到沒處花?

從進入2021年起,山西汾酒就進入了高速擴張期。

根據財報資訊,2021年山西汾酒的總營收已經接近200億元大關,以42.75%的同比增長速度,達到了199.7億元。歸屬淨利潤53.14億元,更是同比增長了72.56%。

進入2022年後,山西汾酒更是爆發出了驚人的戰鬥力。截至2022年3月31日,山西汾酒第一季度營收高達105.3億元,同比增長43.62%。而當前白酒行業排名第三的洋河股份,第一季度營收為130.3億元,二者之間的差距正在不斷縮小。

營收和利潤的快速增長,自然意味著大量可用資金的積累。根據2021年財報資訊,山西汾酒通過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就已經達到了76.45億元,而2021年閒置資金的主要來源合同負債,更是高達73.76億元。

充裕的資金流對企業發展固然是好事,但是在高速擴張的期間,山西汾酒也不可避免地留下了一些隱患——

1.合同負債飆升,“先款後貨”模式潛藏風險。

對於已經打出名氣,且有著多年曆史積累的白酒企業而言,或許怎麼都是不缺錢的。

畢竟有著足夠的品牌信譽和企業形象作保,再加上白酒市場的持續火熱,可以在渠道經營中大膽採用“先款後貨”的預付款模式。包括茅臺、五糧液在內的眾多高階白酒品牌,都深諳此道。

但是山西汾酒的發展過快,在預收貨款的控制上多少有些乏力。根據財報資訊,2020年山西汾酒的合同負債為31.07億元,但是到了2021年就達到73.76億元,增幅甚至超過了137%。

同時在2021年第三季度,山西汾酒的應收款項融資高達43.59%,一度超過瀘州老窖、古井貢酒、五糧液,成為全行業第一。而同期的現金流僅為107.07億元,反而在同等體量的酒企中排名墊底。

由此,在銷售環節,已經出現了經銷商刻意囤貨的情況。一旦山西汾酒高速擴張的步伐有所減緩,引發了大量的囤貨拋售,很難說不會將山西汾酒近些年的努力打回原形。

2.高階酒市場培育時間過短,衝擊行業第三成功率堪憂。

如今白酒新國標實施在即,中低端白酒市場即將在整頓中迎來一場變革,受影響較小的高階白酒市場,或許也很難置身事外。而山西汾酒的全國化佈局雖然進展飛速,但是對高階產品的佈局卻有著明顯不足。

相比於被山西汾酒視為目標的洋河股份,以及同樣在衝擊行業第三排名的瀘州老窖,山西汾酒在2020年左右才推出了進軍千元檔白酒的青花汾酒系列。由於經營時間較短,市場培育不足,在品牌認可度和價格方面,與夢之藍和國窖1573都有著不小的差距。

某種意義上,之所以能夠從容積攢如此多的閒置資金,可能也是因為在高階白酒市場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後遺症”。

二、銷量下降產能過剩,投資理財只為分散風險?

山西汾酒對閒置資金的使用方向,多少也帶著點“沒得選”的無奈。

現如今,洋河股份由於受到渠道改革的影響,開始顯露出頹勢。而同等體量的瀘州老窖在2021年突破了200億元大關,絲毫沒有掩飾對重回行業第三的期望。

但是可能由於以下幾個方面的因素,山西汾酒並沒有選擇進一步擴大產能、加重營銷、加速對高階白酒市場的培育,反而將大量資金用於投資理財。

1.受疫情影響,白酒銷量整體下降。

近兩年來,疫情反覆帶來的負面影響始終都籠罩在零售產業頭上。根據國家統計局此前釋出的2022年4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資料,在4月份,菸酒類商品的總零售額同比下降了7%。

尤其是在今年以來遭受疫情較為嚴重的吉林、上海等地區,並不是生活必需品的白酒,其消費頻率更是下降到了極低的水平。從2021年下半年開始,全國範圍內白酒的消費量和消費檔次都有著不同程度地降低,在這種大環境下選擇將大量閒置資金放入投資理財,也算是分散經營風險的無奈之舉。

2.產能或面臨過剩風險。

進入2022年之後,由茅臺和五糧液掀起了酒企擴充產能的熱潮。包括瀘州老窖、酒鬼酒在內的各大酒企,也都先後公佈了圍繞原酒專案的擴廠計劃。

在今年的3月16日,山西汾酒也宣佈了汾酒2030技改原酒產儲能擴建專案(一期)的擬投資計劃。但是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山西汾酒的存貨價值高達75.85億元,伴隨著白酒銷量下滑,目前山西汾酒或許面臨著產能過剩的風險。

3.管理層變更,內部秩序尚處於磨合期。

從2021年12月份,山西汾酒的前任掌舵人李秋喜宣佈退休,到2022年5月17日,擔任獨立董事滿六年的李玉敏和王朝成也相繼辭職,山西汾酒經歷了一輪管理層的大面積變更。通過天眼查可以看到,在2022年1月份,就有多位高管發生變動。

儘管山西汾酒的核心團隊仍保持穩定,但高層更迭後,終究是要面對一段時間的磨合。

尤其是據內部人士反映,山西汾酒的員工工資並沒有趕上營收增長的速度,或許存在著某些思想認識不足的矛盾。同時李秋喜退休前也曾經指出,山西汾酒的業績快速增長之餘,管理能力也仍在原地踏步。

4.貼牌業務管理不善,假酒偽劣亂象難以根除。

2019年4月左右曾有媒體曝光,山西太原、汾陽等地區存在大量批發價和零售價相差甚遠的,由汾酒廠生產的“股份酒”。此前更是有媒體曝光,在2013年曾有超過160款的貼牌“開發酒”上市銷售。

這一切都源自於山西汾酒在2004年左右採用的開發商模式,儘管能夠以最小的成本實現快速擴張,但在品控方面卻無法形成有效監管體系。儘管這些年來,各大酒企都對授權貼牌商的模式進行了嚴格把控,但至今仍有假茅臺、假汾酒等假冒偽劣產品頻繁出現。

儘管整體來看,山西汾酒更像是受迫於形勢不得不忽視自身的問題,在保持高速向前的同時,依靠投資理財來分散風險。但是想要走得更遠,兌現“三分天下有其一”的豪言壯語,或許最終還是要選擇慢下來吧。

參考資料:

《壕氣!白酒巨頭一出手:200億買理財!》——中國基金報

《白酒“賣不動”了?經銷商積壓千萬庫存,消費量、消費檔次都下降了》——讀創

《山西汾酒業績透出“危險”訊號,“白酒信仰”還能堅持多久?》——大華觀察

本文系作者: 摩根商研所 授權發表,鳥哥筆記平臺僅提供資訊儲存空間服務。

本文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鳥哥筆記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鳥哥筆記版權及免責申明》 如對文章、圖片、字型等版權有疑問,請點選 反饋舉報

關鍵詞

山西汾酒

投資

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