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乐离团A-SOUL“塌房”,虚拟人“热赛道”遇冷?

语言: CN / TW / HK

日前,A-SOUL成员珈乐离团,顶流虚拟偶像团体A-SOUL“塌房”了。原因是有网友质疑珈乐的“中之人”(虚拟形象扮演者)遭受不公待遇,存在薪资分配过低等问题。

“目前A-SOUL的5位小姐姐,除了乃琳之外基本都被‘开盒’(即个人信息被挖出)了。”关注虚拟偶像多年的L君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由于这些开盒信息与A-SOUL小姐姐们在直播间的表现非常贴合,不少粉丝愿意相信信息的真实性。”

虽然A-SOUL官方已公开辟谣“压榨员工”的质疑,杭州滨江区人力社保局也表示经核实,该问题系珈乐经纪合同变更问题引发的,在调查中未发现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即珈乐履约地)存在克扣工资和强迫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

但珈乐的关注数量正呈断崖式下跌。

贝壳财经记者浏览B站虚拟主播监测网站vtbs.moe的数据发现,珈乐的关注数量从5月11日起下跌,每日都有粉丝取关。以5月18日为例,珈乐和A-SOUL粉丝数量最多的虚拟偶像嘉然单日分别掉粉599和228,登上了单日掉粉榜单第一和第三。

扮演者被曝月薪几千,A-SOUL却年入千万?

贝壳财经记者查阅A-SOUL企划发起方乐华娱乐今年3月公布的招股书发现,该公司2021年泛娱乐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790万元,同比大增近80%,同时该块业务的毛利率达到77.7%,超过了整体46.6%的毛利率。对此,乐华娱乐表示“主要是由于A-SOUL的商业发展产生收益”、“我们乐华虚拟艺人组合的相关运营成本较低,拥有相对较高毛利率”。

贝壳财经记者通过多方采访了解到,粉丝们之所以能够对虚拟偶像产生情感寄托,直接与其进行弹幕交互的“中之人”无疑起到了“灵魂”作用,当粉丝向虚拟偶像打赏,内心深处的打赏对象其实是虚拟偶像“本人”。而“中之人”被疑遭受不公的薪资待遇,击破了不少粉丝的心理防线。

截至发稿前,仍有大批粉丝在A-SOUL官方账号评论区下发表质疑,或要求提高被称为“中之人”的幕后真人扮演者的待遇,A-SOUL仍然“留任”的4名虚拟艺人的直播间弹幕也受到了“污染”。

珈乐关注数量走势图(来源:vtbs.moe)

粉丝阵营分化 为何关心“中之人”?

“事情已经完全失控了。”关注虚拟偶像多年的A-SOUL粉丝L君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打开A-SOUL最近的直播或B站视频,受珈乐休眠事件影响,出现了不少声讨运营公司压榨的弹幕,直播间不如往日和谐。

根据乐华娱乐的介绍,A-SOUL团体由5名数字化创造的虚拟艺人组成,其中珈乐为团队主唱。此前,在央视财经的报道中,“珈乐”在2021年11月单月进账214万元,被称为收入排名第一的虚拟主播。

L君告诉贝壳财经记者,A-SOUL的粉丝群体非常庞大,拥有非常复杂的粉丝生态,珈乐事件发生后,一部分激进粉丝由于不满珈乐的离开,开始在直播间里“开独轮车”(反复发送没有意义的弹幕),这污染了弹幕环境,干扰了其余四名团队成员的直播;另外一部分相对理智的粉丝则希望公司能拿出更有力的证据“自证清白”,更多关心剩余四位A-SOUL成员,改善她们的工作环境和薪资待遇。

微博上,粉丝们开始通过刷屏的方式抬升“抵制字节跳动压榨员工”“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等话题热度;而在其余四位成员的直播中,粉丝们也喊出“无车无米”(不责怪成员,不送出付费礼物)的口号来切断直播收入,希望能逼迫运营方进一步满足提升团员待遇的诉求。

“两派粉丝对于质疑A-SOUL运营方,要求提高成员待遇的诉求是一致的,但在目前的舆论环境下,想让珈乐留在A-SOUL,支持5名A-SOUL成员‘摆脱压迫’的‘团粉’成了主流,支持剩余4人的粉丝反而被指责是‘毒唯’,舆论风向本来是针对运营方‘一致对外’,但现在甚至出现了粉丝在现任A-SOUL成员评论区下发泄不满的情况。”L君表示。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粉丝们之所以对虚拟偶像的幕后扮演者的情况如此关心,主要是由于其将感情寄托在了虚拟偶像的“灵魂”之上。

以A-SOUL中知名度最高的嘉然为例,在一次直播中,有粉丝在小作文里描述了自己一天辛苦工作加班,在郊区出租屋独自居住的日常,嘉然在朗读过程中数次忍不住转身痛哭,这段录播在B站有上百万播放,即使虚拟形象并未有表现哭泣的功能,其真实的反应也让不少粉丝为之动容。而在另一场直播中,嘉然在收到了一名粉丝金额较大的“sc(醒目留言)”后,面对不少网友狂呼“大佬”的弹幕,并没有像大多数网红一样疯狂感谢,而是淡定地说“你们在跟sc聊天还是在跟然然聊天?”并表示 不会因为金额的不同对粉丝留言进行优待或者轻慢,这样一身正气的表现让不少网友“路转粉”。

事实上,在A-SOUL爆红的一年多时间里,其团队5名成员在各个平台上的粉丝量均达到了百万级别,甚至衍生出了“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可爱捏”“带我走吧”等不少亚文化“梗”,这是虚拟偶像的外皮无论制作得多么精美,技术力无论多高都无法达到的效果。

“此前,运营方曾经尝试使用人工智能+大数据训练的方式训练出一个24小时都能够直播的虚拟人,但遭到了粉丝的抵制。”L君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粉丝们买账的还是皮套+中之人的模式”

正因如此,珈乐的幕后扮演者解约后,运营公司表示“不会起用别的演员”。事实上,此前曾有虚拟偶像更换中之人但遭到粉丝激烈反对的案例,如乐元素2018年9月推出虚拟偶像企划《战斗吧歌姬!》在运营两年多后,6位歌姬的“中之人”“毕业”。此后,当运营方宣布重新招募“中之人”,不少粉丝在留言中表示:“换‘中之人’还是旧皮的话不能接受。”

但在运营上,虚拟偶像的“中之人”也离不开背后的团队。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绝大多数虚拟主播是由“中之人”穿戴动作捕捉设备进行直播,一名粉丝规模数十万量级的虚拟偶像背后往往需要10人左右的运营团队支持,包括导演、剧本、动捕人员、声优、技术等,甚至一些虚拟偶像的脸部和身体需要两名动捕人员。

换言之,当粉丝对虚拟偶像进行打赏时,虽然内心期望是打赏给虚拟偶像“本人”,但实际上这一打赏必须与虚拟偶像背后的运营团队进行分成。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在A-SOUL进行直播时,除中之人外的其他运营团队成员有时会以“羊驼”形象出现在直播视频中,帮助主播进行“一键换装”或增添道具等,虚拟主播则会戏称这些成员为“工具人”。

乐华泛娱乐业务2021年营收3790万元 公司称虚拟艺人“运营成本较低”

A-SOUL究竟为运营方赚了多少钱?运营一个虚拟偶像,除中之人外还需要配备多大规模的团队?这在乐华娱乐今年3月提交的赴港上市招股书中可见一斑。

根据乐华娱乐招股书,该公司旗下拥有艺人管理、音乐IP制作及运营、泛娱乐业务三大业务板块,其中泛娱乐业务板块包括虚拟艺人商业发展、综艺节目形式授权和艺人相关衍生品销售,A-SOUL是泛娱乐业务板块最主要的“吸金力量”。

招股书数据显示,2021年,泛娱乐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790万元,相比2010年的2108.2万元增长了79.77%,对此乐华娱乐表示这主要是由于A-SOUL的商业发展产生收益。不过,这部分收益仅占乐华娱乐总收入的2.9%,虽然比2020年的2.3%有所升高,但可以发现,乐华娱乐旗下真人艺人的规模和收入量级仍然远大于虚拟艺人。

不过,从招股书数据可以看出,虚拟偶像的“钱景”并不差。乐华娱乐在招股书中表示,其泛娱乐业务毛利由2020年的1190万元大幅增加至2021年的2940万元,毛利率则由2020年的56.5%增加至2021年的77.7%。乐华娱乐表示,毛利率的增加主要由于2020年底推出的虚拟依然组合A-SOUL的商业发展开始产生收益,并因“我们乐华虚拟艺人组合的相关运营成本较低,拥有相对较高毛利率,故导致整体毛利率提高。”

分业务具体来看,2020年,乐华娱乐艺人管理、音乐IP制作及运营、泛娱乐业务三大板块的毛利率分别为52.5%、61%、56.5%,2021年则分别为46%、41.1%、77.7%。可以发现,2020年乐华娱乐旗下泛娱乐业务的毛利率低于音乐IP制作业务,但随着A-SOU的推出,2021年虚拟偶像的毛利率已经远远超过了艺人管理和音乐制作的毛利率。

对此,虚拟偶像默默酱的制作方光合造米董事长李浩对贝壳财经记者解读称,乐华财报中虚拟偶像毛利率高的原因或是因为虚拟偶像团队中其他员工的工资开支并未体现在成本中,而是计入了管理费用里,“但虚拟偶像最大的成本项就是团队的人员开支,这块开支未在毛利率的计算中算为成本项,所以会显得毛利率较高。”

东方财富证券研究所传媒互联网行业负责人高博文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市场看好虚拟偶像的原因之一是相对于可能因负面新闻“塌房”的真人明星,虚拟偶像不会“出事”;同时,虚拟偶像的账号掌握在运营公司手中,相对于真人明星,公司更不害怕解约,还能通过控制虚拟偶像的形象攫取更大的价值,因此虚拟偶像相比真人偶像有更好的商业稳定性。 但实际上,虚拟偶像也可能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而且培养出一个成功的虚拟偶像概率很低。

对于虚拟艺人的管理,信达证券在研报中表示,相较于管理真实艺人,管理虚拟艺人涉及的挑战较少,虚拟艺人的公众形象可有效管理,艺人管理公司对虚拟艺人的控制力更强,但目前仍无法完全摆脱扮演者的依赖。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编辑 陈莉 校对 卢茜

记者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