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面”突變“涼麵”?!

語言: CN / TW / HK

來源:創業資本匯

吃麵要趁熱,那麼曾經瘋狂吸金的各類小面們現在到底還“熱不熱”?

今年以來,消費領域的投資熱度驟降,反覆按下暫停鍵的線下經營、難以壓縮的租金、原材料、人工等成本,加上銳減的客流,讓整個行業面臨一場“生死大考”。而對於餐飲企業來說,更是艱難,包括粉面店在內的消費投融資環境持續降溫,去年被投資機構關注的連鎖餐飲公司,今年開始遇冷,且很少被資本再度出手加註。

不過,已經邁向資本化程序的餐飲企業,開始紛紛加快了上市節奏;而從已經上市的餐飲企業業績來看,頭部企業抗衝擊能力相對較強,但仍存在明顯分化。

小麵館進軍大商場 但幾乎沒有投資機構願意再“出手”

在2021年下半年,資本的子彈在米麵粉賽道上“狂飛”,多箇中式面類連鎖企業收穫了資本的青睞,但粉面賽道的競爭依舊激烈,儘管疫情有所影響,但小小的粉面進軍大商場的步伐並沒有停止。

近日,證券時報記者在深圳羅湖筍崗新開的寶能環球匯商場看到,蘭州拉麵新品牌陳香貴等主打粉面的一些店鋪已經進駐,因為價格不高且上菜速度快,人氣不低,獲得周邊上班一族的青睞。有商場營銷部人士告訴記者,在門店選址方面,線下業態也呈現出一個有趣的現象:一些看起來難登大雅之堂的品類,如小麵館等已經改頭換面開進百貨商場、購物中心和高檔寫字樓。

深圳筍崗寶能環球匯內的陳香貴麵店 吳家明/攝

同樣是在深圳福田中心區的和府撈麵在就餐高峰期也是人滿為患,有網友稱專門來吃,雖然價格偏高,但就是喜歡“又貴又好吃的酸辣拆骨面”。在受制於疫情影響的地區,線下堂食無法提供,外賣成了新增長點。

根據和府撈麵上海的資料,截至5月7日已有11家門店復工。和府撈麵相關負責人介紹,已復工門店主要服務門店周邊五公里範圍內的居民小區和企事業單位。自4月16日首家門店復工以來,門店外賣訂單增幅顯著,外賣營業額達疫情前的10倍。近期復工的和府撈麵上海復地活力城店店長孟迪表示,自己所在的門店平均每天外賣訂單都保持在350單左右。

有火的一面,自然也有冷的一面。去年頗為高調的趣小面卻在短短半年時間內,經歷了融資困難和改名,拓展門店的步伐也相對緩慢。這家由瑞幸前董事長陸正耀創辦的連鎖麵館也在2022年1月關閉了位於鳳凰匯購物中心的北京首店,甚至都沒能走到融資這一步,開出多家門店後,卻遭遇融資失敗。開店3個月後就匆匆改名為“趣巴渝”,轉型做川渝小吃品類。進入2022年以來,遇見小面、馬記永、陳香貴、張拉拉等麵食玩家都放慢了擴張的腳步。

這和去年的局面截然相反。2021年的前8個月,和府撈麵、遇見小面、五爺拌麵,蘭州拉麵新品牌陳香貴、張拉拉、馬記永等等都獲得了大額融資,部分品牌甚至一個月內完成兩次融資。紅杉資本、高瓴資本、IDG資本、GGV、騰訊投資、原始碼資本等知名的投資機構都加入了此次搶佔米麵賽道的大戰。

根據iiMedia Research(艾媒諮詢)資料顯示,2021年中國中式麵館市場規模為3120.9億元,預計2022年突破3400億元。光是2021年1-8月,面的品類裡就發生了18筆融資,超過26億的資金被投進這個賽道,資本愛“吃麵”已成為不爭的事實。和去年瘋狂被資本追捧的局面截然相反,今年以來,投資機構在米麵粉賽道的出手次數微乎其微。

2021 年 8 月是新消費賽道融資規模和融資數量都達到頂峰的階段,9 月、10 月之後,新消費賽道融資情況變得惡劣,華映資本主管合夥人王維瑋總結原因有兩點:首先是,二級市場對新消費企業的估值有所下降;其次,一級市場的部分新融資公司的業績表現沒有達到預期,使得一級市場的投資熱情消退;此外,因為消費市場火熱而進入的非消費類投資人,也更加快速地退出。

處於細分賽道的“小面”們自然也難逃一劫。艾媒諮詢分析師認為,近年來,麵館行業轉向中高階方向發展,新興品牌獲得市場和資本的青睞,而且中式麵館門檻較低、流程複製率較高,市場競爭激烈。為增加市場份額,麵館企業應不斷在品牌形象、營銷方式、衍生零售產品等方面進行創新。

“米麵粉的賽道我們會長期關注,但今年出手的概率會比較低,除了疫情對線下門店的影響以外,未來退出的機會也有所顧慮,加上目前手上子彈有限,所以投資會更謹慎。”深圳一家長期關注消費行業的資深投資人對記者表示,“但我們會關注一些新的變化,比如新品牌在整合供應鏈方面、在產品的推陳出新、以及內部數字化管理方面的機會。”

賽道或呈現結構性變化

不僅僅是小麵館面臨艱難的環境,整個餐飲行業都不好過。

據國家統計局披露的資料,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中,2018年餐飲收入達42716億元,2019年餐飲收入達46721億元。2020年餐飲收入為39527億元,較2019年明顯下降。2021年餐飲收入46895億元,增長約18.6%,2021年餐飲收入規模超過了2019年。

同樣是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最新資料顯示,今年4月全國餐飲收入為2609億元,同比下降了22.7%。根據IT桔子的資料,截至3月31日,2022年已經過去了四分之一,但這一季度餐飲行業的融資總金額僅為去年全年的不到10%。

華映資本主管合夥人王維瑋在近期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從行業的投資邏輯來看,餐飲行業的規模至少是在 5 萬億以上,這樣的一個大賽道,同時又是剛需、高頻的領域,為何選擇押注和府撈麵?主要基於三個因素:

首先,頭部餐飲的增長會遠超於整個行業的增長。隨著基礎設施的完善,比如支付的數字化,供應鏈的標準化,商超的連鎖化,行業頭部品牌集中度變高是一大趨勢。對標海外的大的餐飲公司,有很多很大的上千億美元的餐飲公司,反觀國內餐飲頭部品牌卻都還處於很小的體量。

其次,選定餐飲品類——麵食,標準化與普世化的結合。如果一個餐飲品牌只是依靠初始的能力,那就很難標準化和快速複製,細數上市的餐飲公司,都是連鎖化和標準化做的比較優秀。比如,火鍋、燒烤、酸菜魚;從主食看,米粉、面等是國人主食的最大品類,相對來講容易標準化,其次,作為正餐,也屬於大眾剛需,通過覆蓋湯頭澆頭,還可以產生很多單品的變化創新。在中國,吃麵是一個全國性的東西。雖然各地的面口味不太一樣,但它的群眾接受度是全國最高的。

第三,和府撈麵標準化能力、供應鏈能力、數字化能力極強,能夠讓其商業模式有更大的想象空間。

加華資本董事長宋向前曾公開表示,未來賽道的結構變化會比較大,過去新消費抓小功能、小痛點、小流量的時代機會已經過去,對於民生、剛需、高頻產業有理解的人,才能在未來取得市場的競爭力,這也是一個預判,正如巴菲特所言,結構性的競爭機會,護城河的機會其實很重要,抓長坡厚雪大賽道,抓民生抓剛需,這樣才能贏得時代調整的機遇。

他指出,消費服務業看似進入門檻低,但事實上競爭門檻非常高。商業的本質可以概況為八個字:拉新、留存、轉化、復購。消費服務行業看似好投資,因為人人都有場景,個個都有體驗,但是很多投資人把自己的消費體驗當做投資邏輯,這是完全錯誤的。開1個店和開10個店,開100個店和開1000個店,是完全不一樣的邏輯。品牌的運營、管理、供應鏈、人力資源、制度紅利、品牌紅利、創新,這裡面臨的挑戰和壓力,是指數級的變化。如果只看單店模型去做投資,寄希望於未來的成長能夠填平估值邏輯的缺口,這個是很有挑戰的。

上市餐飲頭部企業現分化

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一季度,有十餘家餐飲企業傳出即將上市的訊息,部分企業已經提交招股書,而綠茶餐廳據報道已經通過港交所聆訊,或有望成為2022年首個上市的餐飲企業。尋求上市的餐飲企業的共性在於,成立時間長、連鎖化程度高、基本實現盈利、重視供應鏈能力,通過擁抱資本可以進一步提高抗風險能力、實現規模化。

而對於已經上市的企業來說,疫情對餐飲行業造成一定衝擊,在資本市場上市的頭部企業抗衝擊能力明顯相對較強,但仍存在明顯分化。

證券時報記者發現,在A股和港股上市的餐飲企業中,多數在最近幾年營業收入仍有一定增長,不過,在利潤方面,頭部企業也普遍受到一定衝擊。

比如在港上市的餐飲龍頭企業海底撈最近幾年營收逐年增長,2019年營收為266.19億元,2020年增至287.02億元,2021年進一步增長至412.89億元;利潤方面看,2019年海底撈盈利23.45億元,2020年盈利驟降為3.09億元,2021年進一步變為虧損41.63億元。

同樣在港上市餐飲企業九毛九的營收和利潤增長則相對更為穩定。資料顯示,2019年,九毛九的營收為26.87億元,2020年增至27.15億元,2021年大幅增長,至41.8億元;利潤方面,公司2019年歸屬權益股東應占年度溢利為1.64億元,2020年降為1.24億元,2021年大幅增長至3.4億元。九毛九表示,儘管疫情的持續影響,與2020年相比,集團於2021年分別錄得54.0%的收入增長及169.7%的純利增長,主要是由於太二餐廳網路的持續擴張,餐廳數量從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233間增加至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350間。此外, 2021年的總餐廳營業天數較2020年增加,此乃由於集團的經營從疫情中恢復。

在A股上市的餐飲企業經營相對較弱。比如同慶樓2019年營收14.63億元,2020年降為12.96億元,2021年大幅增加至16.08億元;利潤方面,同慶樓2019年歸母淨利潤1.98億元,2020年降為1.85億元,2021年進一步降為1.44億元。

另一家A股上市餐飲企業全聚德近年營收明顯下滑,2017年公司營收為18.61億元,2018年和2019年營收分別為17.77億元和15.66億元,2020年進一步驟降至7.83億元,2021年有所回升,為9.48億元;利潤方面,全聚德2019年歸母淨利潤為0.45億元, 2020年開始陷入虧損,2020年虧損2.62億元,2021年虧損1.57億元,2022年一季度再度虧損0.47億元。

資料來源:W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