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債超400億、董事長被懸賞,這家公司怎麼了

語言: CN / TW / HK

2016年,對於山東商人邱亞夫來說,是個重要且風光的年份。

這一年,邱亞夫所帶領的全球紡織巨頭山東如意以13億歐元控股法國時尚集團SMCP,將風頭正勁的Sandro、Maje等輕奢品牌收入囊中。後來邱亞夫回憶,那年和SMCP兩位創始人姐妹接洽中,不通英文的他用手畫了兩顆心,“一顆代表是SMCP,另一顆代表是如意,兩顆心交匯在一起。”一年後,SMCP在法國泛歐證券交易所上市,山東如意套現2.61億歐元。

同樣是2016年,市場上風頭無兩的山東如意開始大手筆佈局生產基地,計劃斥資300億元,在中國新疆、印度、巴基斯坦等“一帶一路”沿線佈局10個工業園。山東如意當時稱,自己是中國唯一擁有毛紡、棉紡兩條完整產業鏈的紡織集團。

這家脫胎于山東濟寧國企的紡織企業,是中國傳統制造業通過技術革新,走向全球更高價值鏈的典型代表。在成功拿下SMCP後,山東如意開始進一步收購國外時尚品牌。

如果現在回頭看,會發現在山東如意即將開始狂飆突進的2016年,已經出現不少質疑。在一條公開報道下面,有多名職工指出山東如意工資遠低於同行,甚至有薪水發不出的情況。

而之後的故事,就變成了山東如意的潰敗。步子邁大了,現金流吃緊的山東如意無力支付此前為收購而背上的鉅額債務。短短几年,邱亞夫的時尚夢碎。

2022年5月11日,山東如意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成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逾1.49億元人民幣。而就在兩天前的5月9日,中國執行資訊公開網顯示,山東如意新增兩條被執行人資訊,執行標的分別為6.8億和110萬元。此外,近日,青島和太原中院釋出懸賞通告,向社會懸賞山東如意以及邱亞夫藏匿、轉移的財產線索,合計懸賞金額超過千萬。

而根據上交所檔案,截至2021年6月,山東如意負債402億元。

山東如意與邱亞夫是如何走到這步田地的?

技術與資本壘起的“商業帝國”

1975年,17歲的邱亞夫到濟寧毛紡織廠做學徒,開始了他的紡織人生。到1997年,邱亞夫接任廠長職位。當時全國紡織產能嚴重過剩,整個行業九死一生。邱亞夫接手的毛紡織工廠同樣處於生死邊緣。他後來回憶說,當時公司負債率高達90%,“往後退只有死路一條。”

當時的邱亞夫帶領高管,以“買裝置”的名義溜進了歐洲各大品牌的工廠,感受到了與先進技術之間的鴻溝——歐洲對手可以將1克羊毛拉成200米長紗線,而如意當時僅能拉到40米。

巨大差距讓人氣餒。據邱亞夫說,回國後公司開始斥巨資投入研發。直到2010年,如意紡技術成功研製,讓紡織工藝躍升至500支,打破世界紀錄,這意味著一克重的羊毛能拉到500米長,寬度僅一根頭髮的十分之一。山東如意由此一躍成為全球紡織技術龍頭,也成為傑尼亞、阿瑪尼等國際大牌的供應商。2010年,“如意紡”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邱亞夫一直向外界展示其堅定不移的果敢性格。他曾說,在最初投了八千萬的時候,紗線還是一塌糊塗。“但是後來分析,如果這一步跨不出去,你如意就是平庸企業。所以,算來算去,我們還要投。”

技術日趨成熟之外,邱亞夫又做了一個決定:向更高附加值的方向擴張。邱亞夫曾說,如意一直是義大利奢侈時裝品牌的貼牌商,萬元奢侈品成本不過幾百元,他感到必須要做品牌,否則紡織企業將永遠位於產業鏈的底端。

2010年開始,山東如意調動資本的力量在全球範圍內買買買,以海外併購的方式擴充自己的品牌能力,山東如意以驚人的速度向前發展。先是拿下日本百年服裝集團瑞納,開啟全球掃貨之路,而後收購德國男士西裝生產企業Peine Gruppe、SMCP、英國皇家服裝定製品牌Gieves&Hawkes、英國風衣品牌雅格獅丹、高階男裝集團香港利邦等等。2018年,以7億美元獲得奢侈品牌Bally多數股權。2019年,再以26億美元的金額收購美國萊卡LYCRA 品牌。

對於全球大規模收購,邱亞夫在2018年的《紐約時報》時尚奢侈品峰會上解釋稱,企業應立足於全球化,整合全球資源以建立開放合作的生態圈。如意發展成為以科技紡織與時尚品牌零售兩大業務驅動的全球化時尚集團。

這確實是傳統制造企業轉型升級的必由路徑之一。在巔峰的2018年,山東如意在全球坐擁四家上市公司,為中國紡織500強之首。《經濟日報》報道稱,當時如意在全球投資超過360億元,旗下企業遍佈35個國家,來自義大利、英國、法國、日本的高階品牌,如意收購了三分之一。而彭博社在同年將山東如意排在全球時尚與奢侈品集團第16名,更是將其稱為“中國版的LVMH”。

負債壓力與企業危機

2018年,邱亞夫作為優秀民營企業家代表,在央視《對話》節目上說,自己發自內心地感謝獨具慧眼的中國銀行家和投行專家們,“他們在我們傳統行業走向更高價值鏈的高階轉型過程中,堅定地給予資本力量。”

當時山東如意的負債壓力已經隱現,不知邱亞夫是否會想到,自己所打造的“商業帝國”會在短時間內因過度使用資本力量而崩塌。

邱亞夫的基本邏輯是通過短期借款和發債獲得足夠資金,在全球低價購入二三線時尚集團股份,再以此為抵押物發行債券,或將其打包上市,從而將獲得的金額用在下一輪的收購中。這種方式可以在短期內迅速擴大企業基盤,但壞處就是一旦市場變化或資金鍊緊張,現金流不足的企業就會難以為繼,最終倒在債務壓力面前。

對山東如意而言,一方面,其收購的企業大多沒能短時間內給母公司貢獻利潤。日本瑞納和香港利邦在被收購之前,已經連續虧損多年,瑞納市值縮水90%以上。同時因為疫情開始,2020年後多家品牌難以支撐,瑞納和Gieves&Hawkes接連提出破產申請,山東如意最重要的SMCP也在2020年扭虧,全年虧損1.02億歐元。

據第一財經報道,雖然併購提升營收規模,但實際上公司盈利能力一直未發生根本性改變。山東如意旗下A股上市公司如意集團歷年財報顯示,即便在2018年巔峰時期,公司淨利率也僅為8.4%,2020年開始則連虧兩年。

另一方面,山東如意習慣於依靠外債吞併國外品牌。例如在2019年,各大企業都忙著收縮規模降槓桿時,山東如意仍通過國內上市公司如意集團企圖收購萊卡,這是山東如意最大規模的一筆投資,據路透報道,山東如意為此借了10億美元,以總價26億美元吞下萊卡。而此時如意集團總資產不過26億元人民幣。

疫情之後,邱亞夫攢出來的“帝國幻象”解體。除去上面兩家倒閉的公司外,日經亞洲在2020年報道,因債務壓力,山東如意放棄了收購Bally的交易。2021年,山東如意2.5億歐元債務違約,導致失去SMCP的大股東地位,2022年初,SMCP股東大會投票解散董事會,邱亞夫等如意系被掃地出局,徹底失去對SMCP的控制。2022年2月,因4億美元貸款違約,山東如意的債權人開始尋求對萊卡公司的控制權。

根據上交所檔案,截至2021年6月,山東如意負債402億元,短期借款112億元,而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15.26億元。2022年4月,東北證券提交報告稱,山東如意由於各項訴訟、債務逾期眾多,償債能力弱,未來能否順利推進各項展期和解和償債工作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回到2018年,邱亞夫在回憶自己的創業歷史時曾說:“人就像羊毛一樣,本來就有很大彈性,最大的潛能是逼出來的。”短短四年後,山東如意陷入債務泥潭,能否再逼自己一把以謀得安然脫困尚不得而知,但“中國的LVMH”夢想是確實漸行漸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