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岁张汝京又跳槽,曾创办中芯国际,数次创业成功后辞职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齐鑫

74岁的张汝京仍在不停“折腾”。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张汝京从青岛芯恩离职,加入上海积塔半导体。

天眼查显示,华大半导体为上海积塔半导体母公司。5月20日,华大半导体员工张超(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张汝京确已加盟上海积塔半导体。

张汝京曾创办知名半导体制造企业中芯国际(688981.SH;00981.HK)。在他的过往经历中,很多都对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张汝京,图源:视觉中国

已过古稀之年,张汝京却仍没有退休打算,此次加盟上海积塔半导体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5月20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积塔半导体与青岛芯恩了解相关情况,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事了拂衣去

张汝京一辈子,几乎都在跟半导体行业打交道。据媒体报道,赴美留学后,张汝京便进入了全球著名的半导体企业德州仪器工作。期间,他曾加入集成电路的发明人之一、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杰克·基尔比的团队。

张汝京在德州仪器一干就是20年,曾先后参与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多个晶圆厂的建设,由此积累的丰富建厂经验为他后来回国建厂打下基础。

据媒体报道,1998年,张汝京回到台湾成立了世大半导体,这是他的第一家晶圆代工厂,此时的台湾已经有台积电和联电。经过几年发展,世大半导体成为台湾第三大晶圆厂商,但最后却被台积电以50亿美元收购。

张汝京权衡再三,放弃了手中的股票,在2000年带着全家来到上海,从零开始建厂。

据媒体报道,受到张汝京的感召,许多“旧部”也跟随张汝京从头创业。仅用13个月,张汝京在大陆的第一家晶圆代工厂便建成投产,而这家位于上海浦东张江的企业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中芯国际。

图源:视觉中国

张汝京的这一举动,无疑推动了国内半导体产业发展。然而正当事业蒸蒸日上之时,他却再度陷入与台积电的纠葛。

2003年12月,中芯国际上市进入关键时刻,竞争对手台积电突然在美起诉,指控中芯国际侵犯其专利权。为此,中芯国际推迟了上市计划。

两家官司一打就是6年,最终在2009年以中芯国际两次败诉,累计赔偿台积电3.75亿美元及10%股份落幕。张汝京因此请辞中芯国际执行董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离开了这家由他一手创办的企业。

沉寂5年,张汝京在66岁时再度启程,在上海创办新昇半导体,研发生产大硅片。天风证券研究报告显示,新昇半导体是中国大陆第一家300mm大硅片公司,该公司的成立填补了国内大硅片领域的空白。

但3年后,张汝京第3次离开了自己创办的半导体企业。“我也很高兴现在国内缺大硅片的问题开始有了实质性的解决方案,那就交给国家来继续做大做强。其实我最想做的是IDM(垂直整合制造模式)。”张汝京曾表示。

年近古稀,张汝京又来到青岛,创办了青岛芯恩。据媒体报道,期间,张汝京提出CIDM模式,即共有共享式的IDM。在该模式下,参与到芯片设计、研发、生产等多个环节的企业不仅可以资源共享,也可以减少风险,张汝京认为这是“最适合中国的新模式”。

去年8月,青岛芯恩8英寸厂投片成功,芯恩是中国首个协同式集成电路制造(CIDM)项目。

与绝大多数创业者不同,纵观张汝京的创业历程,他总在成功和离开间重复。

“帮我们中国做一些事情,我是在这个方向在做,遇到什么困难、挫折,没关系,克服。遇到什么难处,忍耐挺过去,然后东山再起再做,这是我的做法。”张汝京曾在接受采访时说。

曾有人评价张汝京:他有一个中国半导体的宏伟梦想,他为这个梦想要彻底献身,好像甚至牺牲性命都可以,这个人不是为了赚钱才做这件事,这才是最可怕的。

图源:Pixabay

瞄向车规级芯片?

张汝京似乎总爱在企业成功时选择离开。

早在去年11月,就有张汝京履历更新的消息传出。今年1月,张汝京出席了积塔半导体2022年工作会。近期,积塔半导体微信公众号的一篇推文称,5月3日,任执行董事、积塔学院院长的张汝京在厂区进行了演讲。

积塔半导体官网显示,公司专注于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特色工艺的研发和生产制造,在上海临港和徐汇建有两个厂区,为汽车电子、工业控制和高端消费电子领域提供微控制器、模拟电路、功率器件、传感器等核心芯片特色工艺制造平台和技术服务。

天眼查显示,该公司背后的大股东是华大半导体,去年11月,该公司完成了80亿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华大半导体、小米长江产业基金、交通银行等。

作为行业泰斗级人物,张汝京的许多重要举动与选择,被视为行业风向标。

企业官网显示,积塔半导体是国内第一家通过国际汽车客户VDA 6.3(VDA是德国汽车工业联合会)过程审核的A级汽车芯片制造供应商。据媒体报道,该公司将在上海临港投资二期项目,新增固定资产投资预计超过260亿元。作为新能源汽车芯片主要供应商之一,该公司的正常生产运作有利于缓解新能源汽车行业缺芯困局。

无锡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吴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芯片是现代汽车智能化发展的基础支撑,是汽车的神经中枢和大脑。汽车芯片短缺问题深刻反映了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重要性,以及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对一个企业、一个国家发展的重要性。

钉科技创始人丁少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消费级芯片热度较高,车规级芯片的投入、关注度、资源等相对较少,高端微控制芯片短板明显,对国外依赖度较大。

无论从全国还是全球范围来看,新能源汽车都是产业风口,丁少将认为,与传统汽车相比,新能源汽车产业所需的芯片量更大,车规级芯片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

“因为有资本连接,加上张汝京的产业人脉,及其贯彻产业链的协同创新思想和模式,在国内旺盛的需求以及相关产业政策推动下,我相信这家公司(积塔半导体)能够有很大作为,在设计和制造一体化上能取得一定发展。”丁少将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