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项创举!一举节约5G数千亿成本

语言: CN / TW / HK

作者:赵小飞

物联网智库 原创

导读

随着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作为数字经济底座的网络基础设施,推进共建共享将是常态。

近日,工信部官网公布了《2021年度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典型案例》,涉及5G共建共享、宽带接入市场整治、重点场所共同进入、跨行业共建共享等方向42个案例,形成了一些列成功的标杆。

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电信基础设施作为核心的数字基础设施之一,需要持续建设更新,同时高昂的建设和运营成本也让基础设施运营商承担巨大压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广度和深度将进一步加强。

共建共享范围扩大

在工信部发布的《2021年度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典型案例》中,5G共建共享和宽带接入整治是过去几年相关部门大力推进的领域,其中以电信运营商之间的5G接入网共享最为典型。

过去几年,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推动的共建共享工作,已成为全球运营商大规模网络共建共享的先锋,同时也获得了真金白银的回报。各家运营商发布的2021年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累计开通5G基站69万站,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5G共建共享网络;4G共享规模进一步突破,双方共享4G 基站66 万站。通过4G/5G 网络共建共享,两家运营商积极助力“碳达峰、碳中和”双碳目标,每年预计可节约用电超过175亿度、累计减排二氧化碳超过600万吨,并累计为双方节省投资超过人民币2100 亿元,每年节约运营成本200亿元。

大规模共建共享,有很多技术问题需要攻克,针对5G网络建设与运营中如何有效利用资源、节省投资的关键问题,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走出了共建共享的创新之路,共同解决了大带宽、高功率器件的研发、5G接入网超大规模组网和运营等一系列难题和挑战。通过联合研发了共建共享区块链调度平台,双方在5G共享技术、器件、设备、组网、运营等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实现了“一张物理网、两张逻辑网、多张定制专网”。

在共建共享得到显著成效的激励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在推动进一步扩大共建共享深度广度,包括科技创新、IDC等云网融合领域的合作共享,推进传输线路、管道光缆、机房天面、分布系统基础设施和重点业务平台的共建共享与共维共优。

除了5G网络的共建共享,本次《2021年度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典型案例》中, 重点场所共同进入和跨行业共建共享值得深入研究。 在笔者看来, 如果说铁塔共享、接入网共享是运营商之间合作的结果,重点场所共同进入和跨行业共建共享方向是电信运营商和其他领域单位共同合作的结合,跨出了通信行业,更能扩大电信基础设施在产业数字化赋能中的作用。

重点场所共同接入主要是地铁、机场、桥梁、高铁等场所的共建共享。众所周知,这些场所具有人员流动性大、短时间内接入密度高等特点,而且这些场所的特殊性,无法用地面无线网络覆盖的方式对其进行网络部署,相关资源开放,由多家运营商共同进入,实现网络部署和运维。

跨行业共建共享主要是和电力、交通、景区等本身拥有大量基础设施的单位实现共建共享。这些行业提供通信网络所需的物理资源,网络部署后可以优先试用,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通信行业自建基础设施成本,同时也盘活了其他行业自有基础设施,形成一些新的商业模式。

共建共享向着“深水区”推进

共建共享并非新的事物,早在3G时代,海外运营商面对频谱授权费高、基础设施推进缓慢等难题,在部分地区启动了共建网络基础设施。主要案例包括:

2011年,挪威电信(Telenor)与和黄3两家运营商在瑞典提供一张共建共享的3G网络,当时两家运营商选择成立一家合资公司3GIS来运营这张共享网络,覆盖了瑞典70%的地区。

2004年,沃达丰和OPUTS在澳大利亚成立合资公司,共享3G接入网基站和其他基础设施,并联合建设部分基站。

2006年,沃达丰与Orange在西班牙偏远地区合作共建共享3G网络

2016年,沃达丰与Orange公司计划合并它们在英国的3G网络,以减少运营成本,不过,两公司还将保留对各自骨干网络的控制权。

源于3G网络的共建共享,一直延续至4G时代和当前的5G时代。

实际上,国内对于通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很早就提升议事日程,只是此前共建共享力度有限,而 5G时代共建共享成为核心主题,中国开启了前无古人的大规模5G网络共建共享。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国内以往无线网络共建共享的历程。

2008年,工信部和国资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紧急通知》,对今后电信基础设施(包括移动铁塔、杆路、传输线等)共建共享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此后不久,国内三家运营商联合签署了《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合作框架协议》,随后三家运营商开启了共建共享的工作。

2010年的一份共建共享报告中曾披露出部分数据:2010年初,三大运营商共减少新建铁塔4.7万个、杆路8.1万公里,减少基站站址及配套环境(含铁塔)等16.6万个、传输线路(含杆路)9.9万公里,预计节约投资将超过120亿元。这仅仅是运营商一年多时间中部分范围共享后的成果。

共建共享的基础是有清晰的产权和较低的沟通成本。在过去的运营中,海外运营商往往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来协调不同运营商之间的利益,而国内更多是通过监管部门和各方运营商成立的协调组织来实现。技术方面,共建共享中会形成不同制式网络规划差异、通信系统间干扰、铁塔承重等问题,在2009年7月,工信部发布了《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工程技术暂行规定》,从技术角度对不同运营商之间无线网络共建共享具体实施提供依据。

2014年7月,中国铁塔挂牌成立,由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共同出资设立,拥有188万站址及不间断电力供应、集中监控系统等配套资源,面向环保、地震、公安、农林业等多个行业提供专业化的跨行业站址应用及信息服务。 中国铁塔的组建,在通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方面具有里程碑意义。 根据中国铁塔相关数据,截至目前,新建铁塔共享水平由过去14.3%提升到了74%以上,基本杜绝了铁塔领域的重复建设,累计相当于少建铁塔64万座,节约行业投资上千亿元,节约土地超3万亩,经济社会效益显著。

2019年9月,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签署了《5G网络共建共享框架合作协议书》,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合作共建一张5G接入网络”,以及连续的5G频谱共享,拉开了5G网络大规模共建共享的序幕。

2020年5月,中国移动与中国广电签署5G网络共建共享合作框架协议,协议中约定双方共建共享700MHz、共享2.6GHz频段5G无线网络。虽然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共建共享相对慢一些,但这张网络建成后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低频共建共享5G网络。

《“十四五”信息通信行业发展规划》提出,到2025年每万人用友5G基站数量达到26个,5G虚拟专网数量达到5000个。这些目标的实现,共建共享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十四五规划也明确提出:深入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支持5G接入网共建共享,推进5G异网漫游,逐步形成热点地区多网并存、边远地区一网托底的移动通信网络格局。随着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作为数字经济底座的网络基础设施,推进共建共享将是常态。

6月22日

2022挚物大会与您线上相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