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斌最新分享:投資中的風控就是要給自己留有迴旋餘地,三四季度可能會有一次本壘打的機會,會在這...

語言: CN / TW / HK

精彩觀點

1. 個人認為今年三季度或四季度可能會有一次本壘打的機會,就像 20 18年的年底一樣,可能會出現一個重大的投資機遇

2. 到了三季度和四季度 各種反饋可能會更加徹底,包括企業盈利 行業的變化 世界格局的變化等等,到年底應該會看得比較清楚。

3. 從過去我個人的成長歲月來看,太順的時候確實要做一個反向的 操作

4. 根據我個人經驗,如果遇到特別弱的市場,搶反彈,你的資金很小就無所謂。

但是如果你是很大的資金去參與弱勢中的反彈,往往是虧損的,是很難做的。

5. 目前情況下,我們可能主要還是以消費、網際網路為主,醫藥相對為輔,高階製造我們也會增加一些比重,還有一些低估的價值股,比如分紅派息 10%甚至更高的,我們也會參與一些。

6.在不出臺消費稅的影響下,白酒行業還是作為 一個主要的方向。另外 像啤酒乳業等等,我們在消費這個行業裡面會重點關注。

7. 關於風控,其實要給自己留有迴旋餘地。當你有準備了,而且真的發生了,可能會有一個不小的坑出來,可能正好是機會。

8. 未來我們配置的行業可能會稍微分散一些,但總的來說,在有本壘打的機會時,我們還是希望全力以赴。

以上 東方港灣公司董事長 但斌近日在一場客戶交流會上,分享的最新觀點

但斌回顧了過去一年的操作 坦言過去一年產品做得不好。 作為基金的管理人,吸取的教訓還是應該做風控的,要讓持有人的體驗更好一些。

“說句坦率 的話 ,我們去年就應該下定決心去做降倉位了,這幾個月還算好一些,但是總體來說還是有點晚。

據介紹,目前東方港灣的現金比重佔到 9成左右。歷史上,也曾 多次 保持 1 0 % 的倉位度過危機

一季度東方港灣旗下部分產品還有正回報,目前公司管理規模大概在250億,申購和贖回沒有太大的變化。

但斌認為 今年三季度或四季度可能會有一次本壘打的機會,屆時可能加倉的行業包括醫藥 消費 網際網路 高階製造等

歷史上做過多次

保持10%的倉位度過危機 

對東方港灣來說 去年在歷史上來說也是極具挑戰的一年

擅長的幾個方向,消費 網際網路 醫藥 教育 包括高階製造等等,都面臨了非常大的挑戰

我們過去投的海外教育股,主要是投的美股,前年底海外那部分都賣掉了。去年因為行業政策帶來的變化大家都看到了。

消費去年幾次變化都跟消費稅的影響有關, 完高點以後也是一路下跌

醫藥集採也是一個政策變化,導致醫藥行業出現了比較大的變化。甚至不太受(集採)影響的一些公司,在國際局勢變化、制裁擔憂等因素下,有比較大幅的下挫。

今年春節回來,我們做了一個風控處理

從過去我個人的成長 歲月 來看,太順 的時候 確實要做一個反向的 操作

20 15年,我們在股災最高點基本上就全部賣掉了,當時就剩了10%的龍頭白酒。 20 16年的年終才 滿倉。

我們在 2018年的5月份 8月份 倉位也降下來,也是剩了 10%的龍頭白酒 還算比較順利

那七年就比較順利。

一直到 20 21年的春節回來,鑑於企業盈利高估的情況,我們也想做一個風控,因為跌得太快了。這過程中有點患得患失。

到了今年的 1月份和2月份,特別是俄烏戰爭起來以後,個人認為市場可能會面臨系統性風險。

汲取2008年 (注:機械學習巴菲特滿倉操作,有差不多60%多的回撤) 和白酒危機 (注:茅臺從250元一直跌到80元的過程中持續加倉”) 的教訓,我們像2015年和2018年一樣,現在也就是保持了10%的倉位,也是以龍頭白酒為主,度過危機。

目前為止 還算躲過了 3月份4月份 包括 2月份的大跌市場

2022年國內和國外市場都不好做

三、四季度可能會有本壘打的機會 

個人認為 今年三季度或四季度可能會有一次 本壘打 的機會,就像 20 18年的年底一樣,可能會出現一個重大的投資機遇

包括疫情、俄烏戰爭的後續影響,到時都會更加明確。

東方港灣 成立後 一直在 A股和港股 操作 ,後來又在美股操作。去年我們的 股收益還是不錯的,今年因為做了風控,也沒有受到損失。

在美股這方面,目前加息 縮表 通脹對市場都會有影響,伯南克也說面臨自上世紀 70年代以來的重大變化

今天資本市場面臨的是全球變化的挑戰。總體來說,真正純美股 Roblox也是跌了80%,美股跌起來可能不比中概股要小

在美國市場 這種過去比較高估的 靠講故事的公司都是大幅下跌,甚至像 Netflix   Facebook這樣業績不達預期的,一天可以跌30%多,這個是很恐怖的。

包括今年老虎基金, 我估計 已經 50%的浮動虧損, 在美國曆史上也是非常罕見的

2022年的變化確確實實不太一樣,內外都不是特別好做,對市場的影響和預期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短期股票市場已經有企穩跡象了,但總體來說 還是需要對上述的所有這些因素 有一個疊加的反饋

到了三季度和四季度 各種反饋可能會更加徹底,包括企業盈利 行業的變化 世界格局的變化,今年對中國來說 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到年底應該會看得比較清楚。

目前來說,我們還是保留了大部分現金 來應對這種環境的變化。

各種因素有明確變化的時刻

會加大倉位 

在上述這些影響市場的因素有一個比較明確的,或者說能看明白變化的時刻,我們可能會加大倉位。

就像 2018年和2015年 我們做完風控以後,會滿倉去操作。

在過去的歷史上 東方港灣 一直是滿倉操作,除了有些系統性風險的情況。

系統風險表現的形式不一樣,像 20 15年是高槓杆 高估值帶來的整個市場的風險, 20 18年是貿易戰 今年是俄烏戰爭衍生的一些影響

我們的投資跟巴菲特還是有很大區別,巴菲特有銀行的 浮存金 ,可以逆向去做,也不用去控制倉位。

但是作為基金的管理人,我吸取的教訓還是應該做風控的,要讓持有人的體驗更好一些。

說句坦率 的話 ,我們去年就應該下定決心去做降倉位了,這幾個月還算好一些,但是總體來說還是有點晚。

三四季度如果有機會

加倉擅長的消費、網際網路、高階製造 

三季度或者四季度,如果有機會,我們加倉的方向,還是傾向於比較擅長的那些方向。

消費當中的白酒行業為例。現在這個行業就像房地產一樣,去年影響房地產行業的還有個房產稅的問題,因為今年的情況,可能房產稅不會出了,但是明年 會不會出 未來會不會出?都不知道。

白酒行業最大的變化也就是消費稅,今年這個情況 可能消費稅也不能出了 像兩會期間也有代表提出用累計消費稅方式徵收 針對比如龍頭白酒

在不出臺消費稅的影響下,白酒行業還是做一個主要的方向。

另外 像啤酒乳業等等,我們在消費這個行業裡面會重點關注。

還有網際網路,反壟斷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每次大的危機一般都要 1 - 2年,在白酒塑化劑,包括三聚氰胺事件當中,我們都可以看到,每次大的危機都需要時間。

從網際網路龍頭企業的一季報跟蹤來看,業績可能還會有一些挑戰。

但總的來說,經過 1- 2 年,網際網路反壟斷可能也會告一段落,企業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可能也有一個明晰的邊界了。

網際網路行業涉及面也比較廣,可能也會有一些機會。目前我們稍微持有一點點的外賣龍頭,我們也在觀察

醫藥賽道受政策影響還是比較大。但目前總的來說,經過去年到現在所有政策基本上出的七七八八,當然盈利性的、服務性的(政策)可能不會再出, 醫藥行業 的機會 確實是此起彼伏,我們會在這個方向上投出一些精力去參與。

另外高階製造方向, 我們 在海外投特斯拉投了很多年。還有 低估值派息比較高的穩健增長的行業,特別是以國企為背景的一些行業或者企業,也會重點關注, 比如煤炭,比如現在也持有一點點電信行業相關的 公司。

未來我們配置的行業可能會稍微分散一些,但總的來說,在有本壘打的機會時,我們還是希望全力以赴。

問 答 環 節 

抱團背後的邏輯是不是長邏輯值得深思 

 問 自去年 2 0 21年年初以來,像基金的抱團股,它整個波動是比較大的,如何看待這個現象?

 但斌 真正的投資還是英雄所見略同,大家都認為好的東西才會去買。我不太認同抱團取暖這種概念,但大家喜歡用這個概念。

在美國投資也就是 Facebook、亞馬遜、谷歌、蘋果、微軟這些公司,包括特斯拉。再看這次下跌,如果你不是拿了這些藍籌股,而是那些高估的小票,跌到百分之八九十都沒有了。

比如說你買蘋果,跌的時候它也會跌,但是肯定的是,它跌完以後就回去了,你買小票真的是死得很慘。

全世界的投資者,買蘋果、微軟、谷歌這些都是大基金,甚至養老基金、共同基金。要這麼說全世界都是抱團的。

我個人還是傾向於企業本身的變化,企業盈利,就是企業的長期未來是不是能夠得到大家認同。

我們知道的所謂抱團股的崩潰,有些本來底層邏輯是錯的,你非要去(抱團),國內的一些只要有半年一年的變化,不管長期的邏輯,他就買。

像去年的新能源等等,可能長期是一個重要方向,但是從企業的底層邏輯來說,它沒有像蘋果、谷歌這樣堅實的基石。

而像白酒主要還是政策的影響,如果能夠像過去一樣提價,量價提升,它也不會有變化。但是去年政策的變化影響比較大。

其實國內投資挑戰性更大,有機會大家都去抱,抱完之後它就沒有了。

就像我一個朋友說的, 中國炒股票,就像聚光燈一樣,聚光燈打過來的地方,就是熱點,聚光燈一停嘩啦就下來了。 形容 挺形象

國內所謂抱團背後的邏輯是不是長邏輯,這個是需要思考的。

減倉主要源於對地緣政治影響的擔心 

 問 從產品月報可以看到,東方港灣在 2月底,幾乎就是空倉狀態,也因此順利的躲過了三四月份的下跌。當時是基於什麼樣的原因去空倉?

 但斌 我們從 1月中旬就開始減倉了,到了2月24號,俄烏戰爭一打響,我個人認為整個全球市場面臨一個系統性的風險,而且這個風險衍生的變化比較不可琢磨,特別是對我們國內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的。

因為目前也看到了,包括北約東擴等等,美國和英國督促北約要擴張到全球, 戰爭引起的衍生變化是非常大而且深遠

我們幾乎每天都在見證歷史,而且這種變化還是讓人很擔心的,當戰爭發生以後,它的衍生變化是我們比較擔心的,現在我們也做了相應的處置。

20%-30%倉位參與下一次階段性的反彈,但總體大的機會可能要等到三四季度 

 問 這段時間行情有所反彈,因為東方港灣的產品幾乎是空倉狀態,那也就錯過了這一波反彈。如何來看待這個現象?

 但斌 我們現在還有 10%左右的倉位,相當於倉位很輕。

我從業有 30年了,1 9 92年開始到現在正好整整30年了,東方港灣成立了也有18年。在這麼漫長的投資生涯當中,我經歷了A股市場所有的牛市和熊市。

在我個人的職業生涯當中,也經歷過港股、美股的一些大波動,根據我個人經驗,如果遇到特別弱的市場,搶反彈,你的資金很小就無所謂。

但是 如果你是很大的資金去參與弱勢中的反彈,往往是虧損的,是很難做的。 因為你不可能抄到每一個反彈的最低點,這個是很難的。

我們經歷過 20 08年、2 0 15年,包括2 0 18年,都是從年頭跌到年尾,中間看似很熱鬧,反彈還是很難做的。

下一個階段,我們也會小倉位, 20%-30 % 去參與這種階段性的反彈。

但總的來說, 我個人認為大機會可能要等到三季度和四季度。

做好準備,給自己留一些迴旋的餘地 

 問 也提到了北約東擴 事件,如果這個事件持續發酵,對於未來兩年 A股的行情會有怎樣一個影響?還有沒有機會去參與?

 但斌 像這次俄羅斯打仗,資本市場雖然一天跌 50%,可能跌完之後反彈也很劇烈。

大的事件往往可能也是發大財的機會,你需要有準備。

比方像 20 08年,我們是一股都沒賣。從2 0 08年6000多點幹到1600多點,你明明知道是機會,但是你沒錢了,而且就算反彈從1600反彈到3200,你只是稍微回點本。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就是 2 0 08年往下走,比如當年我們買的保險龍頭、銀行龍頭、地產龍頭,這些東西它可能當時跌了百分之八九十。

當市場反彈,它不一定漲這些東西,像保險龍頭到現在都沒有創出 2 0 07、2 0 08年的高點。可能在下一波新的高潮來臨的時候,可能就換行業、換企業了。

關於風控,其實要給自己留有迴旋餘地。

當你有準備了,而且真的發生了,可能會有一個不小的坑出來,可能正好是機會。所以我是這麼理解的。

如果目前情況延續,將以消費、網際網路為主,醫藥為輔

 問 剛才 提到比較看好像白酒、網際網路、醫藥、高階製造等等這些行業,未來如果 加倉,這幾個板塊之間是怎樣一個配比?

 但斌 我們是希望集中之餘稍微分散一些,合理配置。

而且政策對國內投資的影響確實是非常大的,我們只能根據當時的情況做側重。

但是 如果目前的情況延續,我們可能主要還是以消費、網際網路為主,醫藥相對為輔,高階製造我們也會增加一些比重,還有一些低估的價值股,比如分紅派息 10%甚至更高的,我們也會參與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