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越南做生意:有人年入800萬,有人兩年沒回家

語言: CN / TW / HK

越南市場,成了投資人、創業者眼中的“香餑餑”。

最近的引爆點是,香港首富李嘉誠在歐洲套現數千億資金後,將目光轉向了越南。與此同時,一份越南統計局資料顯示,2022年一季度越南的進出口總額約1763.5億美元,其中出口額猛增,約為885.8億美元,同比上升12.9%。對比一季度的出口總額,越南超過了深圳。

越來越多投資者開始將目光投注到這個東南亞國家,想搭上發展的快車。

以往提起越南,很多人腦海中的畫面是摩托車和拖鞋,對於這個國家的印象是“欠發達、過於休閒以至於懶散”。

但到過越南的人,對這個小國的整體印象正在發生改變。尤其近十年,“革新開放”的效果開始顯現,越南發展成一個以加工製造業出口帶動的經濟體,此前幾年,股市、樓市都曾有過大幅增長,前去“掘金”的人持續增多。

據深燃觀察,到越南“掘金”的華人,大都“盯”上了三個領域:製造業、電商、房產股市投資。深燃與在越南從事相關領域的創業者、從業者聊了聊,試圖瞭解真實的越南市場是怎樣的,究竟有哪些機會?

“掘金”越南的人中,不少人的心態是,越南的發展過程中一直有中國的影子,當年,在中國沒能趕上的機會,到越南興許能重新趕上。但他們同時又無法否認,越南有機會,但陷阱也不少。

01、“淘金”越南:經濟回升,訂單增長

“今年以來這幾個月,我們訂單變多,利潤率也更高了”,王濤對深燃說道。

2017年,原本生活在江西的他,去了兩次越南,第二次去,他就堅信,“這個地方可以做生意”。

王濤很快便成立了外貿公司,主要做兩大業務,把國內的生活日用品等小商品,以及紡織機械裝置等工業裝置賣到越南。2020年以前,公司年營收能達到800萬左右。

2021年5月以來,越南疫情加重蔓延,嚴格的封控長達三個月。從10月初解封大概兩個月後,王濤察覺到,經濟好轉的速度比他預想中快,2022年以來, 他公司的訂單量甚至比往年更多,尤其是大型工業加工裝置這條線。

王濤分析,原因有兩方面, 一方面,是很多競爭對手在過去兩年因為疫情退出了越南市場。

“競爭對手大概少了一半左右”,王濤估算,自疫情以來,很多國人因為擔心越南疫情持續加重而回國,而一些在當地剛剛起步的商家,只能是創業半路失敗而歸。儘管王濤去年5月也回國了,但因為從2017年就到越南創業,團隊、客戶都更穩定,公司就一直堅持到了現在,而且今年反而活得更好了。

他表示,以往買家會多方詢價,商家為了拿下訂單,可能就得不斷降價,但現在,買家基本詢價兩三家,就會下單了,“以往我們裝置的利潤率大概在15%-20%,現在至少可以達到30%”。

另一方面,當地對工業裝置的需求量在增長。自去年10月解封后,復工後的越南,對外資的吸引力逐漸上升,工廠訂單源源不斷,自然需要更多的裝置擴大生產。

有相關資料顯示,2022年前四個月,越南吸引外商直接投資資金超過108億美元,同比增長88.3%,其中,到位資金達到59.2億美元,有72個國家和地區對越南進行投資。多家工廠相關負責人對外宣稱,工廠接到了大量訂單,訂單甚至已經排到了9月份。

越南進出口貿易經濟回暖之後,本土居民收入回升,生活消費也在恢復。王濤稱,公司大型工業裝置出口這條業務線恢復之後,做小商品出口的業務線也慢慢恢復。

這幾年,王濤也同步在為小商品進口這條線做努力,以“江西鬍子哥在越南”的抖音賬號分享內容,試圖通過短影片平臺把越南盛產的胡椒銷往國內,不過自疫情以來,這條業務線基本處於停滯狀態。今年以來,越南經濟的回升,讓他再次下定決心,要將更多精力用於開拓越南市場。

近幾年, 電商在越南市場的發展速度,也不容小覷 。有機構估算,2021年越南人均GDP達3700美元左右。一位分析人士指出,越南人均GDP已經超過3000美金,這是一個地區消費開始爆發的黃金點。

早在2019年,在國內做廣告公司的韓笙,看到有人拍越南風土人情的短影片火了後,感覺自己能拍得更好,就來了越南,進行短影片創業,當時還拿到了融資。直到2020年春節回國,因為疫情,再去越南就成了難題。

一直到今年2月,韓笙再到越南,重新定了方向,以TikTok為主要平臺,在當地做直播帶貨。有機構統計,越南的社交媒體滲透率達73.7%,超過了世界平均水平。在他看來,這意味著,使用者上網習慣培養起來了,直播帶貨就不是難事。他分析,當地的直播帶貨主要分為四大類:鞋服、美妝、零食、小家電。不過,韓笙選擇了一個更加細分的領域,將當地茶葉包裝成新品牌進行售賣。

他之所以選擇這個垂直賽道,是因為,一方面,越南是世界茶葉生產大國之一,資源豐富,但在當地銷量不行,有一定的市場空間值得挖掘,另一方面則是可以不用依賴中國的供應鏈,能減少物流給訂單帶來的影響。

“現在越南當地人在直播間購物的習慣正在慢慢培養,我們現在的目標就是培養電商銷售,培養出頭部超級大主播”,韓笙的目標是,今年要在越南做到當地同類目第一。

在王濤和韓笙眼裡,越南市場是座大金礦,他們看著一波又一波的人到達又離開,他們也知道,要想留下來,也要經歷一波又一波考驗。

02、越南“淘金熱”,熱在哪?

疫情之前,一批又一批人,抱著旅遊+考察市場的目的來到越南,一些人甚至選擇直接留在當地,開創新事業。有人把原本在國內做的職業搬到越南,比如開餐館、當導遊、做物流等。

一位深耕越南市場的從業者提到,來越南“掘金”的人,也會抱團取暖,不過從早期的商會圈子,後來隨著主流社交平臺不斷變化,又形成了新的圈子,總體來說,越南的華人創業者圈子並不算大。

綜合公開資訊和深燃瞭解到的情況,過去十年裡,在當地投資創業的人,大致可以分為三類。

一類是傳統模式,投資建廠。

大企業想要尋求更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向外投資建廠時,越南便是選項之一。據世界人口綜述2021年的資料統計,越南人口大約9800萬。而且越南的人口結構偏向於年輕化,勞動力成本更低。這其中也包括一些中國企業,產業外溢正在加速。

手機行業便是如此。以往三星在越南投資建廠,各個分廠加起來的產值,一度超過越南GDP的25%,不過,自2021年以來,小米、OPPO、vivo等中國手機品牌的供應鏈廠商,比如光弘科技,也在加速佈局越南,到越南投資建廠。

此外,據王濤觀察,早在十年前,就有許多中國人因為大型工廠搬到越南而來到這裡,成為公司高管之後,又出來自己投資建廠,成為大型工廠的下游代工廠。但這一類工廠往往規模較小,員工人數最多能達到300-500人,每年的產值在五六千萬之間。

一類是新興創業,把新產品、新模式帶到越南。

韓笙在做的短影片直播帶貨,就是型別之一。據他觀察,來到越南的年輕人,大多嘗試做自媒體、電商相關等形式的創業。

其中一個原因是,越南與直播電商相關的領域,也正處於發展的快車道上,比如電子支付、物流等。有調查顯示,如今,越南的主流支付方式依然是現金,與此同時,數字化轉型勢在必行,金融科技領域擁有發展紅利,相關企業在越南市場上更容易成長為獨角獸企業。

據介紹,越南可以分為北越和南越,北方城市以首都河內為首,偏保守,南方城市以胡志明為首,更開放,也有將胡志明比作上海、把河內比作北京的說法。除了這兩大城市外,越南還有一個旅遊城市峴港。頭部幾大城市,基本覆蓋了到越南創業企業絕大多數的目標使用者。

此外,教育科技、區塊鏈遊戲以及與人工智慧、物聯網等新技術相關的領域,也是創業的熱門領域。

還有一類,則是投資越南的房產、股市。

2015年後,伴隨著越南政府允許外國人在越南購買房產等政策出臺,到越南投資房產的華人增多,多聚焦在胡志明、河內兩大城市。

在越南從事房地產開發的陳鳴告訴深燃,自己2019年到越南後,和親戚朋友共同投資買房,目前在越南胡志明市及周邊擁有的房產數量達到了3位數。他透露,身邊有朋友2017年就到了越南,2000萬買的頂樓複式,現在已經漲價到了4000萬元。

陳鳴介紹,現如今,胡志明市公寓樓盤的均價大概是每平方米2萬左右,偏僻一些的樓盤1萬多,中心商業區的3-5萬元,更高階的樓盤能達到10萬。

而越南股市在前兩年也處於整體上漲狀態,有資料顯示,2021年,越南股市指數漲幅達133.35%,漲幅達到世界第一。儘管最近受美聯儲加息等因素影響,越南股市也在下跌,但投資者們依然看好越南市場投資的長期價值。

越南建設證券董事長王衛亞對深燃表示,2017年左右,越南股市開戶數量僅有200萬戶,到2022年,開戶數量已經達到了520萬左右,佔全國總人口的5%。國內也已經有基金參與到越南證券市場,是普通人可以參與到越南市場最便捷的方式之一。

但股市、樓市的投資,往往因為不確定性較強而伴隨著高風險。在越南投資創業的人,也往往是掘金與踩坑並行。

03、新興市場,有機會也有陷阱

人口紅利、成本優勢、人口結構年輕、消費意願強烈,這些因素組合在一起,越南被視為是繼中國後的下一個“亞洲奇蹟”。

關注越南市場的人,都對越南市場未來的發展持樂觀態度,認為“至少未來十年內,經濟還是會一直上行的”。

但是,要想在越南這座金礦中分一杯羹,並不容易。

“有些機會可能存在,但並不一定是你的機會,你來不一定能抓住。”韓笙說,盯上越南市場的人中,有的是想賺一筆錢就離開,但對真正的越南市場並不瞭解。“ 很多人都覺得,把中國跑通的模式搬到越南就能成功,但很多想法是不切實際的 ”。

他舉了個例子,“有人問,到越南賣醋靠不靠譜,他們其實並不知道,越南很少用醋,而是吃檸檬更多”。

“去越南創業,要有對越南市場瞭解的領路人、至少在國內有過做生意的經驗,否則到了越南一定會踩坑吃苦。”韓笙稱。

在異國他鄉創業的實操過程中,也有很多潛在問題需要不斷解決。一位在越南創業的MCN機構創始人,在最近的公開交流中指出,就連最簡單的註冊公司、找代理人,都可能會存在安全隱患。

更關鍵的是,多位身處越南市場的人提醒道,整個越南人口規模1個億左右,國土面積相當於中國的一個省,“ 儘管越南處於上升期,但也不可神話越南的發展 ”。

更何況越南市場上,有些機會已經在收縮。比如,越南樓市相較疫情之前,已經有所降溫。

陳鳴稱,如今的越南樓市,已經受到了經濟大環境、房地產政策調整等因素的影響。在胡志明市,房價換算成人民幣,今年和兩年前其實相差並不大,接下來可能會有穩定的微漲,但如果沒有外力影響,再出現2015年以來的飛速暴漲,可能性不太大。而且,買房之後,房子能否如期交房也是個問題。陳鳴這兩年屢次遇到樓盤延遲開工的情況,“開發商一直延期,可能就是專案出現了問題”。

越南首望地產創始人薛超提醒道,在越南投資買房,第一,要考慮安全性,胡志明、河內的開發商實際資質情況,能否順利交工,是否安全;第二,要考慮流動性,想要再次賣出套現時,接手人是誰,是否是主流越南消費群體能夠接受的價格,短期內的租金回報率是否可觀等。

事實上,去越南“掘金”,當前最現實的阻礙是, 受疫情影響,前往越南也不再通暢。很多身處越南的創業者、打工人,自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已經兩年多沒回國、回家。

陳鳴就是其中之一。“疫情前,去越南很方便”,中國很多城市都有飛機直達,而且機票也就一千多塊錢,陳鳴每個季度都會回國看望家人,但疫情後,這變得很難。“我好幾次辦了回國手續,但出發前還是取消了行程,我不可能連續幾個月不在崗。”

一位從事越南簽證辦理的工作人員告訴深燃,當前的選擇主要是留學簽證和商務籤,流程和手續更復雜,價格大概在3萬元左右。

即便流程困難,但王濤已經不願意再等了,他打算下個月就前往越南,“身為老闆如果不在,在客戶談判上還是會吃虧,會錯失很多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