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線”運動?笑到最後的説不定是有線電視(上)

語言: CN / TW / HK

神譯局是36氪旗下編譯團隊,關注科技、商業、職場、生活等領域,重點介紹國外的新技術、新觀點、新風向。

編者按:對於科技圈來説,誕生於近80年前的有線電視屬於老古董了,是註定要被淘汰的。所以,曾幾何時,“掐線”(cord-cutting)運動開展得風風火火。但從美國的情況來看,有線電視的生命力可是頑強得很,為什麼會這樣?本文進行了深度分析。文章來自編譯,篇幅關係,我們分兩部分刊出,此為第一部分。

劃重點:

有線的重要性在於控制了最後一公里

有線電視與工作室形成了良性循環

如果有哪個行業科技界的人永遠都會説其註定要失敗的話,那就是有線電視業了。不過,現實情況是,有線電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而且還有望實現增長。這背後的原因不僅對科技行業觀察者具有啟發意義,對科技公司本身也具有啟發意義。

有線電視的誕生

那一年,Robert J. Tarlton 29 歲,已婚,並育有一子,他自願參加二戰;由於他在賓夕法尼亞州蘭斯福德擁有一家賣收音機的商店,結果他在整個歐洲戰場都在修理這個玩意兒,不僅學習怎麼接收,還學習怎麼發送。戰後,Tarlton 的店重新開張,彼時,他的主要供應商之一摩托羅拉剛推出了一款新電視。

Tarlton 對此很感興趣,但他遇到了地理問題。最近的電視台在 71 英里外的費城;中間要跨過波科諾山脈,而山脈不適合接收信號:

蘭斯福德與費城被波科諾山脈隔開

不過,事實證明,住在薩米特山(Summit Hill)的一些人可以接收到費城的廣播信號。那是 Tarlton 賣出第一台電視機的地方。當然,Tarlton 沒法展示這種新奇玩意兒。他的商店在蘭斯福德,而不是薩米特山。不過,它離薩米特山很近:如果 Tarlton 可以在薩米特山更遠的山上放一根天線,然後用電纜連到他的商店呢?Tarlton 在 1986 年的一次採訪中解釋説:

蘭斯福德這個小鎮形狀細長。小鎮長約一英里半,大概每隔 500 英尺就被一條橫街切開,這樣的街道一共有 8 條。沒有曲線;佈局全都是漂亮的對稱圖案。我們的營業地點距離薩米特山的邊緣大約三條街,而蘭斯福德這個小鎮是坐落在一個斜坡上。小鎮一頭海拔約 1000 英尺,而靠薩米特山着一頭海拔就到了約 1500 英尺。因此,為了讓電視信號能進入我們的商店,我和父親把部分天線放到了山上。不過我們不是一直往上走,而是安裝了一根天線,比較粗糙的那種,然後我們用當時用作傳輸線的雙導線從一棵樹拉到另一棵樹,就這樣一直拉了幾條街道,直到我們商店。然後我們就有信號了。

簡單的雙導線幾乎沒什麼用,但這並不能阻止每個人都要求用亂七八糟的線連到他們家的電視機; Tarlton 意識到針對一處房子設計的新型同軸電纜放大器可以鏈接到一起,重新放大信號,這樣就可以連接到多户家庭。在讓所有其他電子產品零售商都參與進來之後——Tarlton 看到了一個清晰的信號,他知道會賣出更多的電視機,但人人都需要用同一套系統——第一個商業有線電視系統誕生了,而且十分暢銷。Tarlton 回憶道:

你都不用做廣告,還得把門鎖好,因為大家都嚷着要接進來。他們想要有線電視服務。你自然不需要做廣告。

電視總是供不應求;Tarlton 解釋道:

有線電視有賴於技術的進步,因為一開始看到一個頻道的人就想看第二個頻道,然後是第三個頻道,等你有了五個頻道之後,他們還想要更多。所以這是一個多生多的例子。一度有三個頻道似乎就已經夠了,但當我們再增加一個頻道時,這製造了對有線電視系統新的興趣。然後大家就有了多元化,有了其他選擇。曾幾何時五個頻道似乎就夠了。事實上,一位大家經常提起的人,前 FCC 專員 Ken Cox 説,五個頻道就夠了,這本身就是個故事。工程師得以不斷改進設備,增加更多的頻道……所有這些技術進步——不斷的發展、自動增益控制、自動温度補償等,令有線電視成為了今天的樣子。

衞星是最重要的技術發展之一:現在有線電視系統可以更可靠地在更遠的地方獲取信號;這實際上顛覆了地理限制。Tarlton 説:

那時候,我們會跑到儘可能高的地方裝發射器。但現在有了衞星,我們會盡量放到最低點,因為我們不希望受到其他信號的干擾。因此,現在與過去相比發生瞭如此大的變化,這一點很有諷刺的意味。

在這些點點滴滴當中,有線電視業務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是因為這一切:

  • 有線電視的需求量很大,因為它提供了獲得客户最看重的東西的手段。

  • 當有線電視在地理上擁有壟斷地位時,它在技術和財務上的表現都是最好的。

  • 有線電視創造了對新的供應的需求;技術進步帶來更多供給,從而創造出更多的需求。

不過,在我看來,最後一點——衞星在低的地方表現更好——是最突出的:只要你控制進入家庭的有線電纜,對於其他的一切你就可以而且也應該採取務實的態度了。

有線電視的演變

Tarlton 之後將繼續為一家名為 Jerrold Electronics 的公司工作。這家公司決定徹底轉型,去生產模仿蘭斯福德那套系統的設備,但服務的對象是城市。而整個美國有線電視系統的安裝將由 Tarlton 領導。在有線電視的前二十年時間裏,這些系統主要都是轉播廣播電視。

不過,上述衞星還促成了國家電視台的建立,先是 HBO,然後是 WTCG,後者是一家位於佐治亞州亞特蘭大的獨立電視台,由泰德·特納(Ted Turner)持有。特納意識到自己可以用當地的價格購買節目,但通過有線電視運營商用全國性的價格賣廣告,以此來滿足客户對更多電視台的渴望。特納很快就推出了一個只提供新聞的有線電視頻道。他稱之為有線電視新聞網——簡稱 CNN(WTCG 後來則更名為 TBS)。

與此同時,Jerrold Electronics 將其在密西西比州 Tupelo 建造的一個有線電視系統拆分給了企業家 Ralph Roberts。Roberts 開始系統性地收購美國各地的社區有線電視系統,並將公司總部遷至費城,然後更名為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 Corporation,後來他的兒子 Brian 將子承父業)。有線電視服務供應的整合與內容製作的整合齊頭並進,這就是我上面提到的良性循環的必然結果:

  • 有線電視公司獲取想要消費內容的客户

  • 工作室創作客户需要的內容

有線電視公司服務的客户越多,在與內容提供商談判的時候,他們的地位就越強;內容提供商控制的工作室和內容的類型越多,在與有線電視提供商談判的時候,他們的地位就越高。最終結果是隻剩下少數主流有線電視提供商(康卡斯特、Charter、Cox、 Altice 、Mediacom)和少數主流內容公司(迪士尼、維亞康姆、NBC 環球、時代華納、福克斯),為了一個非常有利可圖的餡餅而爭奪不已。

然後是 Netflix 以及科技行業的出現,他們開始 斷有線電視的後路

Netflix 和其他流媒體服務顯然對電視不利:它們幹一樣的活,但方式完全不同,它們利用互聯網提供點播內容,不受電視線性特性的限制,有線電視的線性播放是起源自廣播電視的遺蹟。不過,有線電視對線路的所有權是一種有效的對衝:傳輸線性電視信號的那些線纜一樣可以傳輸基於數據包的互聯網內容。

此外,這不是説有線電視在電視方面的損失可以由互聯網服務彌補這麼簡單:互聯網服務的利潤率要高得多,因為像康卡斯特這樣的公司不需要與數量有限的內容提供商進行談判;互聯網上的一切都是免費的。這意味着有線電視公司在過去十年的日子還是過得很不錯的,儘管取消有線電視服務(cord-cutting)已經讓有線電視的電視業務減少了約三分之一。

不過,由於人們擔心寬帶增長的故事已經基本結束,今天的有線電視公司是又一個從疫情的高點開始下滑的行業之一。光纖提供了更好的性能,5G 為家庭無線打開了大門,現在任何還沒有裝寬帶的人也許永遠都不會裝了。不過,我認為,這種看法低估了有線電視公司的戰略定位,而且忽視了這個行業已得到證明的,適應新戰略環境的能力。

無線的機會

來自 2011 年的《華爾街日報》:

Verizon Wireless 將支付 36 億美元,向一批有線電視公司購買無線頻譜許可證,從而結束了後者多年來聲稱要設立自己的手機服務的逢場作戲。其中的賣家包括康卡斯特時代華納有線電視公司以及 Bright House Networks,二者是在 2006 年的一次政府拍賣中拿到了頻譜,但現在他們將以超過 50% 的加價將其移交給美國最大的無線運營商。雖然有線電視公司已經涉足無線領域,但頻譜基本上處於閒置狀態,引發了多年來對該行業意圖的猜測……

根據協議,Verizon Wireless 將可以在有線電視公司的店面出售自己的服務。反過來,該運營商也可以在自己的商店銷售有線電視公司的寬帶、視頻和語音服務。根據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數據, Verizon 的 FiOS 服務僅覆蓋 14% 的美國家庭。四年後,有線電視公司還可以選擇在 Verizon 網絡上批發購買服務,然後用自己的品牌轉售。

伯恩斯坦的分析師 Craig Moffett 在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這種聯合營銷的安排“相當於以前的死敵現在變成了夥伴關係”。

Moffett 後來與 Michael Nathanson 一起組建了自己的獨立研究公司(自然是叫做 MoffettNathanson);上個月,Moffett 發佈了一份更新版的報告,解釋了與 Verizon 的那份交易後來是如何進行的:

2011 年,當康卡斯特與時代華納有線電視將其 AWS-1 頻譜出售給 Verizon 時,他們當時覺得自己離成為基於設施的無線運營商已經漸行漸遠了。因此,他們認為這次出售必須與 Verizon 達成 MVNO (移動虛擬運營商)協議,以補償頻譜的喪失。他們得到了他們想要的,與 Verizon 簽訂的 MVNO 合同,在當時被描述為“永久且不可撤銷”……

那次交易之後又過去了六年,2017 年年中,康卡斯特終於推出了 Xfinity Mobile。一年之後,Charter [與時代華納有線電視合併,獲得了後者的 MVNO 權] 也緊隨其後……在短短四年內,有線電視運營商已成為美國增長最快的無線提供商,佔到無線行業淨增加量的近 30%。 Cable 的 770 萬條移動線路約佔美國移動電話市場的 2.5%(包括預付費和後付費電話)。

正如 Moffett 所指出那樣,這種增長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因為大多數有線電視公司沒法按照原先的交易條款提供可行的家庭套餐,當時談的時候甚至連這樣的概念都還沒出現呢。不過,這筆交易已經重新談判過,而且幾乎可以肯定對有線電視公司是有利的:如果 Verizon 的客户會跑到移動虛擬運營商那裏去的話,它肯定更希望這家移動虛擬運營商是在他們的網絡上;這意味着有線電視公司擁有談判的籌碼。

不過,是什麼讓有線電視公司變成如此高效的 MVNO 的呢?Moffett 寫的東西里面最有趣的地方之一,是有關無線用户使用的數據量的專有數據。事實證明,有線電視 MVNO 的客户更有可能通過 WiFi 來消費數據,這可能是因為有線電視公司的户外 WiFi 熱點。隨着有線電視公司建立起自己的公民寬帶無線電服務(CBRS)服務,這一點在未來可能會變得更加有利,尤其是在稠密地區,因為有線電視公司在那些地方有線纜,然後可以連接 CBRS 發射器。Moffett 寫道:

在一個完美的世界裏,有線電視將會把流量卸載到自己的設施上,這樣做成本低(位於高密度、高使用率的地方),然後把承載流量這一沉重的負擔推到 Verizon 身上。鑑於當年簽署的MVNO 協議是“永久且不可撤銷的”,而且取的是平均價格(即不管是容易還是很難覆蓋,在任何地方的價格都一樣),有線電視拿到了完美的 ROI (投資回報率)套利;他們可以把網絡 ROI 高的部分留給自己,而把網絡 ROI 低的部分交給他們的 MVNO 宿主……所有這些都不會犧牲掉他們在全國的覆蓋範圍。

為什麼 2011 年的時候 Verizon 要授予有線電視公司這些權利是可以理解的;這家運營商迫切需要頻譜,此外,人人都知道 MVNO 永遠都沒法跟批發供應商競爭,後者才是真正對網絡進行投資的供應商。

但這就是問題所在:有線電視公司自己也在大規模擴容,它的網絡起源要早得多,而且因為它接入的是家庭,所以其實承載的數據更多。當然,這對 Verizon 等無線服務提供商是有利的:Verizon 的 iPhone 合約機在家裏用 WiFi 與康卡斯特的 iPhone 合約機使用 WiFi 的情況一樣多;不過,在這方面,互聯網經濟站在了有線電視這一邊:對充足的資源賦予平等訪問不會造成競爭損害;稀缺的是無線接入,這意味着有線電視公司當年籤的 MVNO 交易,再加上他們提供的户外互聯網接入選項,給他們帶來了重大優勢。

相關閲讀:

“掐線”運動?笑到最後的説不定是有線電視(下)

譯者:bo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