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线”运动?笑到最后的说不定是有线电视(上)

语言: CN / TW / HK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对于科技圈来说,诞生于近80年前的有线电视属于老古董了,是注定要被淘汰的。所以,曾几何时,“掐线”(cord-cutting)运动开展得风风火火。但从美国的情况来看,有线电视的生命力可是顽强得很,为什么会这样?本文进行了深度分析。文章来自编译,篇幅关系,我们分两部分刊出,此为第一部分。

划重点:

有线的重要性在于控制了最后一公里

有线电视与工作室形成了良性循环

如果有哪个行业科技界的人永远都会说其注定要失败的话,那就是有线电视业了。不过,现实情况是,有线电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而且还有望实现增长。这背后的原因不仅对科技行业观察者具有启发意义,对科技公司本身也具有启发意义。

有线电视的诞生

那一年,Robert J. Tarlton 29 岁,已婚,并育有一子,他自愿参加二战;由于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兰斯福德拥有一家卖收音机的商店,结果他在整个欧洲战场都在修理这个玩意儿,不仅学习怎么接收,还学习怎么发送。战后,Tarlton 的店重新开张,彼时,他的主要供应商之一摩托罗拉刚推出了一款新电视。

Tarlton 对此很感兴趣,但他遇到了地理问题。最近的电视台在 71 英里外的费城;中间要跨过波科诺山脉,而山脉不适合接收信号:

兰斯福德与费城被波科诺山脉隔开

不过,事实证明,住在萨米特山(Summit Hill)的一些人可以接收到费城的广播信号。那是 Tarlton 卖出第一台电视机的地方。当然,Tarlton 没法展示这种新奇玩意儿。他的商店在兰斯福德,而不是萨米特山。不过,它离萨米特山很近:如果 Tarlton 可以在萨米特山更远的山上放一根天线,然后用电缆连到他的商店呢?Tarlton 在 1986 年的一次采访中解释说:

兰斯福德这个小镇形状细长。小镇长约一英里半,大概每隔 500 英尺就被一条横街切开,这样的街道一共有 8 条。没有曲线;布局全都是漂亮的对称图案。我们的营业地点距离萨米特山的边缘大约三条街,而兰斯福德这个小镇是坐落在一个斜坡上。小镇一头海拔约 1000 英尺,而靠萨米特山着一头海拔就到了约 1500 英尺。因此,为了让电视信号能进入我们的商店,我和父亲把部分天线放到了山上。不过我们不是一直往上走,而是安装了一根天线,比较粗糙的那种,然后我们用当时用作传输线的双导线从一棵树拉到另一棵树,就这样一直拉了几条街道,直到我们商店。然后我们就有信号了。

简单的双导线几乎没什么用,但这并不能阻止每个人都要求用乱七八糟的线连到他们家的电视机; Tarlton 意识到针对一处房子设计的新型同轴电缆放大器可以链接到一起,重新放大信号,这样就可以连接到多户家庭。在让所有其他电子产品零售商都参与进来之后——Tarlton 看到了一个清晰的信号,他知道会卖出更多的电视机,但人人都需要用同一套系统——第一个商业有线电视系统诞生了,而且十分畅销。Tarlton 回忆道:

你都不用做广告,还得把门锁好,因为大家都嚷着要接进来。他们想要有线电视服务。你自然不需要做广告。

电视总是供不应求;Tarlton 解释道:

有线电视有赖于技术的进步,因为一开始看到一个频道的人就想看第二个频道,然后是第三个频道,等你有了五个频道之后,他们还想要更多。所以这是一个多生多的例子。一度有三个频道似乎就已经够了,但当我们再增加一个频道时,这制造了对有线电视系统新的兴趣。然后大家就有了多元化,有了其他选择。曾几何时五个频道似乎就够了。事实上,一位大家经常提起的人,前 FCC 专员 Ken Cox 说,五个频道就够了,这本身就是个故事。工程师得以不断改进设备,增加更多的频道……所有这些技术进步——不断的发展、自动增益控制、自动温度补偿等,令有线电视成为了今天的样子。

卫星是最重要的技术发展之一:现在有线电视系统可以更可靠地在更远的地方获取信号;这实际上颠覆了地理限制。Tarlton 说:

那时候,我们会跑到尽可能高的地方装发射器。但现在有了卫星,我们会尽量放到最低点,因为我们不希望受到其他信号的干扰。因此,现在与过去相比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这一点很有讽刺的意味。

在这些点点滴滴当中,有线电视业务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是因为这一切:

  • 有线电视的需求量很大,因为它提供了获得客户最看重的东西的手段。

  • 当有线电视在地理上拥有垄断地位时,它在技术和财务上的表现都是最好的。

  • 有线电视创造了对新的供应的需求;技术进步带来更多供给,从而创造出更多的需求。

不过,在我看来,最后一点——卫星在低的地方表现更好——是最突出的:只要你控制进入家庭的有线电缆,对于其他的一切你就可以而且也应该采取务实的态度了。

有线电视的演变

Tarlton 之后将继续为一家名为 Jerrold Electronics 的公司工作。这家公司决定彻底转型,去生产模仿兰斯福德那套系统的设备,但服务的对象是城市。而整个美国有线电视系统的安装将由 Tarlton 领导。在有线电视的前二十年时间里,这些系统主要都是转播广播电视。

不过,上述卫星还促成了国家电视台的建立,先是 HBO,然后是 WTCG,后者是一家位于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独立电视台,由泰德·特纳(Ted Turner)持有。特纳意识到自己可以用当地的价格购买节目,但通过有线电视运营商用全国性的价格卖广告,以此来满足客户对更多电视台的渴望。特纳很快就推出了一个只提供新闻的有线电视频道。他称之为有线电视新闻网——简称 CNN(WTCG 后来则更名为 TBS)。

与此同时,Jerrold Electronics 将其在密西西比州 Tupelo 建造的一个有线电视系统拆分给了企业家 Ralph Roberts。Roberts 开始系统性地收购美国各地的社区有线电视系统,并将公司总部迁至费城,然后更名为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 Corporation,后来他的儿子 Brian 将子承父业)。有线电视服务供应的整合与内容制作的整合齐头并进,这就是我上面提到的良性循环的必然结果:

  • 有线电视公司获取想要消费内容的客户

  • 工作室创作客户需要的内容

有线电视公司服务的客户越多,在与内容提供商谈判的时候,他们的地位就越强;内容提供商控制的工作室和内容的类型越多,在与有线电视提供商谈判的时候,他们的地位就越高。最终结果是只剩下少数主流有线电视提供商(康卡斯特、Charter、Cox、 Altice 、Mediacom)和少数主流内容公司(迪士尼、维亚康姆、NBC 环球、时代华纳、福克斯),为了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馅饼而争夺不已。

然后是 Netflix 以及科技行业的出现,他们开始 断有线电视的后路

Netflix 和其他流媒体服务显然对电视不利:它们干一样的活,但方式完全不同,它们利用互联网提供点播内容,不受电视线性特性的限制,有线电视的线性播放是起源自广播电视的遗迹。不过,有线电视对线路的所有权是一种有效的对冲:传输线性电视信号的那些线缆一样可以传输基于数据包的互联网内容。

此外,这不是说有线电视在电视方面的损失可以由互联网服务弥补这么简单:互联网服务的利润率要高得多,因为像康卡斯特这样的公司不需要与数量有限的内容提供商进行谈判;互联网上的一切都是免费的。这意味着有线电视公司在过去十年的日子还是过得很不错的,尽管取消有线电视服务(cord-cutting)已经让有线电视的电视业务减少了约三分之一。

不过,由于人们担心宽带增长的故事已经基本结束,今天的有线电视公司是又一个从疫情的高点开始下滑的行业之一。光纤提供了更好的性能,5G 为家庭无线打开了大门,现在任何还没有装宽带的人也许永远都不会装了。不过,我认为,这种看法低估了有线电视公司的战略定位,而且忽视了这个行业已得到证明的,适应新战略环境的能力。

无线的机会

来自 2011 年的《华尔街日报》:

Verizon Wireless 将支付 36 亿美元,向一批有线电视公司购买无线频谱许可证,从而结束了后者多年来声称要设立自己的手机服务的逢场作戏。其中的卖家包括康卡斯特时代华纳有线电视公司以及 Bright House Networks,二者是在 2006 年的一次政府拍卖中拿到了频谱,但现在他们将以超过 50% 的加价将其移交给美国最大的无线运营商。虽然有线电视公司已经涉足无线领域,但频谱基本上处于闲置状态,引发了多年来对该行业意图的猜测……

根据协议,Verizon Wireless 将可以在有线电视公司的店面出售自己的服务。反过来,该运营商也可以在自己的商店销售有线电视公司的宽带、视频和语音服务。根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数据, Verizon 的 FiOS 服务仅覆盖 14% 的美国家庭。四年后,有线电视公司还可以选择在 Verizon 网络上批发购买服务,然后用自己的品牌转售。

伯恩斯坦的分析师 Craig Moffett 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这种联合营销的安排“相当于以前的死敌现在变成了伙伴关系”。

Moffett 后来与 Michael Nathanson 一起组建了自己的独立研究公司(自然是叫做 MoffettNathanson);上个月,Moffett 发布了一份更新版的报告,解释了与 Verizon 的那份交易后来是如何进行的:

2011 年,当康卡斯特与时代华纳有线电视将其 AWS-1 频谱出售给 Verizon 时,他们当时觉得自己离成为基于设施的无线运营商已经渐行渐远了。因此,他们认为这次出售必须与 Verizon 达成 MVNO (移动虚拟运营商)协议,以补偿频谱的丧失。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与 Verizon 签订的 MVNO 合同,在当时被描述为“永久且不可撤销”……

那次交易之后又过去了六年,2017 年年中,康卡斯特终于推出了 Xfinity Mobile。一年之后,Charter [与时代华纳有线电视合并,获得了后者的 MVNO 权] 也紧随其后……在短短四年内,有线电视运营商已成为美国增长最快的无线提供商,占到无线行业净增加量的近 30%。 Cable 的 770 万条移动线路约占美国移动电话市场的 2.5%(包括预付费和后付费电话)。

正如 Moffett 所指出那样,这种增长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大多数有线电视公司没法按照原先的交易条款提供可行的家庭套餐,当时谈的时候甚至连这样的概念都还没出现呢。不过,这笔交易已经重新谈判过,而且几乎可以肯定对有线电视公司是有利的:如果 Verizon 的客户会跑到移动虚拟运营商那里去的话,它肯定更希望这家移动虚拟运营商是在他们的网络上;这意味着有线电视公司拥有谈判的筹码。

不过,是什么让有线电视公司变成如此高效的 MVNO 的呢?Moffett 写的东西里面最有趣的地方之一,是有关无线用户使用的数据量的专有数据。事实证明,有线电视 MVNO 的客户更有可能通过 WiFi 来消费数据,这可能是因为有线电视公司的户外 WiFi 热点。随着有线电视公司建立起自己的公民宽带无线电服务(CBRS)服务,这一点在未来可能会变得更加有利,尤其是在稠密地区,因为有线电视公司在那些地方有线缆,然后可以连接 CBRS 发射器。Moffett 写道:

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有线电视将会把流量卸载到自己的设施上,这样做成本低(位于高密度、高使用率的地方),然后把承载流量这一沉重的负担推到 Verizon 身上。鉴于当年签署的MVNO 协议是“永久且不可撤销的”,而且取的是平均价格(即不管是容易还是很难覆盖,在任何地方的价格都一样),有线电视拿到了完美的 ROI (投资回报率)套利;他们可以把网络 ROI 高的部分留给自己,而把网络 ROI 低的部分交给他们的 MVNO 宿主……所有这些都不会牺牲掉他们在全国的覆盖范围。

为什么 2011 年的时候 Verizon 要授予有线电视公司这些权利是可以理解的;这家运营商迫切需要频谱,此外,人人都知道 MVNO 永远都没法跟批发供应商竞争,后者才是真正对网络进行投资的供应商。

但这就是问题所在:有线电视公司自己也在大规模扩容,它的网络起源要早得多,而且因为它接入的是家庭,所以其实承载的数据更多。当然,这对 Verizon 等无线服务提供商是有利的:Verizon 的 iPhone 合约机在家里用 WiFi 与康卡斯特的 iPhone 合约机使用 WiFi 的情况一样多;不过,在这方面,互联网经济站在了有线电视这一边:对充足的资源赋予平等访问不会造成竞争损害;稀缺的是无线接入,这意味着有线电视公司当年签的 MVNO 交易,再加上他们提供的户外互联网接入选项,给他们带来了重大优势。

相关阅读:

“掐线”运动?笑到最后的说不定是有线电视(下)

译者:bo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