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車之困:沒有新車型該怎麼講好新故事?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DoNews,作者 | 張宇,編輯 | 楊博丞

在汽車產業鏈大面積停滯、動力電池原材料價格瘋漲的惡劣行情下,頭部造車新勢力理想汽車率先交出了一季度的業績答卷。

5月10日,理想汽產釋出了2022年一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務報告。總體來看,理想財報的一季度財報並沒有十分亮眼,其總營收和淨利潤維持了相對平穩的態勢。

但危機也即將到來。3月份,由於受到疫情影響,上海及周邊區域汽車產業鏈紛紛“停擺”,進口零部件短缺。乘聯會祕書長崔東樹表示,很多供應商完全停工、停運,導致現有零部件庫存消化後無法繼續維持生產,將直接影響到汽車廠商的生產和交付。

在一季度財報釋出後的電話會議上,理想汽車總裁沈亞楠也表示,二季度業績指引基於當前長三角地區疫情有所緩解的情況,但是困難仍然非常嚴峻,有很多供應商沒辦法迅速復工復產,綜合來看有積極的跡象,但是仍然有風險。現在理想汽車在手訂單是足夠的,目前最大的風險是供應商的生產狀況。

由盈轉虧,一季度虧損1090萬

根據一季度財報,理想汽車的總營收為95.6億元,較2021年一季度的35.8億元增加167.5%,較2021年四季度的106.2億元減少10.0%,同一時期,淨利潤為-1090萬元,較2021年一季度的-3.6億元大幅收窄97%,較2021年四季度的2.96億元減少103.7%。

其中,車輛銷售收入為93.1億元,較2021年一季度的34.6億元增加168.7%,較2021年四季度的103.8億元減少10.3%。車輛銷售收入較2021年一季度大幅增長的主要原因在於交付量的增加,2022年一季度,理想汽車的交付量為31716輛,同比增長152.1%。

相比之下,遠遠超出市場預期的是毛利率。2022年一季度,理想汽車的毛利率為22.6%,較2021年一季度的17.3%和2021年四季度的22.4%均有所增長,其中,車輛毛利率為22.4%,較2021年同期的16.9%上升了5.5個百分點。

儘管理想汽車的毛利率維持了穩中有升的態勢,但依舊沒能延續2021年四季度的盈利神話,各項費用的支出依舊是理想汽車虧損的主要原因,其中,研發費用為13.7億元,較2021年年同期增長167.0%,較2021年四季度增長11.7%,而銷售、一般及管理費用為12.0億元,較2021年同期增長135.9%,較2021年四季度增長6.8%。

銷售、一般及管理費用的提升原因在於理想汽車持續拓展銷售和服務網路。截至2022年3月31日,理想汽車共擁有217 家零售中心,覆蓋102座城市,並於211座城市運營287家售後維修中心及理想汽車授權鈑噴中心。作為對比,在2021年8月理想汽車赴港上市前,其共擁有109家零售中心和176家售後維修中心及理想汽車授權鈑噴中心。

一位新能源汽車行業人士向DoNews表示,造車新勢力正處在盈利能力改善的加速期,研發費用支出導致其仍處於虧損之中,但不斷攀升的車輛毛利率已經顯示出了造車新勢力的盈利能力。

2021年2月,理想汽車CEO李想曾在內部信中表示,新能源汽車未來十年會超高速增長,2025年,理想汽車要佔據20%的市場份額,成為中國第一智慧電動車企業。

為了適應更激烈的市場競爭,也為了提前應對可能因為規模增長過快而帶來的資金短缺問題,理想汽車不得不加大現金儲備。一季度財報顯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理想汽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制現金、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資總額為511.9億元。

相比之下,在蔚來提交給新加坡交易所的一份補充檔案中,其披露截至2022年2月28日,蔚來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制現金、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資總額為526.5億元。理想汽車的現金儲備仍弱於蔚來。

整體來看,理想汽車的一季度財報中規中矩,然而真正嚴酷的考驗還未到來。

5月1日,造車新勢力紛紛釋出了2022年4月份的成績單,其中,蔚來的交付量為5074臺,同比下滑28.5%;小鵬汽車的交付量為9002臺,同比增長75%;理想汽車的交付量為4167臺,同比下滑24.7%。

造車新勢力交付量腰斬的主要原因是以上海為核心的長三角地區爆發了較為嚴重的疫情,部分供應商完全停工、停運,對汽車生產產生了巨大影響,而理想汽車的主要生產地在江蘇常州,蔚來的主要生產地在安徽合肥,均處在長三角地區。

國信證券在研報中指出,上海共有17家汽車零部件上市企業,2020年總營收達到1773億元,這些企業主要供應的汽車廠商有上汽集團、宇通客車、東風汽車、福特、戴姆勒、本田和豐田等。

理想汽車也給出了相對保守的業績預測,其表示2022年二季度的交付量為21000-24000輛,即環比下滑24.3%-33.8%,並且總營收也將出現一定程度的下滑,為61.6-70.4億元,環比下降26.4%-35.6%。

可以預見的是,在2022年二季度,理想汽車等造車新勢力的財務報告或將面臨著嚴重下滑的尷尬局面。

新車型能否幫助理想汽車步入坦途?

在頭部造車新勢力中,理想汽車較為特殊。不同於擁有多款車型的蔚來和小鵬汽車,自2019年12月開啟交付以來,理想汽車從始至終憑藉一款車型打天下。

“事實上,理想汽車早就需要一款新車型開啟其生存空間了。”上述行業人士說道,“雖然理想汽車僅憑藉理想ONE一款車型超越了競爭對手已實屬不易,但同時也要看到的是,在面對市場日益激烈的競爭,僅靠一款車型顯然不足以支撐起日後的發展,而且一旦銷量不及預期,就會承受巨大的壓力。”

理想汽車3年只造一款車,在某種程度上其實是李想的創業思路的對映。此前,李想在微博文章《關於硬體產品經理的升級模式》中寫道,“要麼成為爆品,要麼成為先烈”。

理想汽車戰略部負責人張輝則一語道破了李想的創業思路,“他的這些方法論是以前就有的,圈定一個非常非常明確的使用者群,然後為這群使用者去打造產品。”

這樣的創業思路得到了延續。5月10日,理想汽車對外宣佈,理想汽計劃於三季度交付第二款車型,即專為家庭使用者打造的智慧旗艦SUV理想L9。

在一季度財報釋出後的電話會議上,李想向外界闡述了未來理想汽車的發展戰略,他表示,到2025年,理想汽車整體的產品策略和戰略仍然是服務有孩子的家庭使用者,“我們的產品方案與iPhone非常類似,在不同的價位,精準滿足不同的消費需求。這就是理想汽車的核心產品策略。今年包含理想L9在內,到明年理想會推出3款產品,包含全新一代增程的旗艦產品、全新BEV高壓平臺的產品,也包含明年第一款20至30萬的中型車的產品。”

事實上,理想汽車早就意識到了單一車型帶來的掣肘,擴充產品矩陣已迫在眉睫。在理想汽車提交給港交所的招股書中,其表示,自2023年起,計劃每年至少推出兩款高壓純電動車型。

儘管李想打著複製iPhone產品策略的旗幟,但拋開疫情影響下的汽車供應鏈因素,誰也無法預測理想L9會為其來帶來多少業績增長和交付量增長。對於擴充產品矩陣,李想的態度是“可以承受虧損,但要穩住毛利率”,這意味著理想汽車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或將繼續承受虧損之重。

值得一提的是,理想汽車正面臨著造車新勢力第二梯隊的追趕。在4月份,零跑汽車和哪吒汽車的交付量分別為9087輛和8813輛,均遠超理想汽車。

零跑汽車一向聲稱“全域自研”,即汽車廠商從智慧駕駛到智慧座艙再到三電系統全方位自研自產。長遠來看,這種模式或將打破成本約束、增強核心競爭力。3月17日,零跑汽車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請書,儘管募資額未披露,但如果能順利上市,零跑汽車將成為第四家在港股上市的造車新勢力,同時也能借資本市場回血。

此外,理想汽車面臨的困難要比競爭對手多一些,其採用特斯拉式的自建工廠模式,承擔土地、建廠、生產裝置等成本。

上述行業人士向DoNews坦言,自建工廠模式加重了理想汽車的虧損程度,在疊加疫情因素的影響下,等待理想汽車的或是一段無法預知的困難。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