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削減關稅:口舌之爭還是箭在弦上?

語言: CN / TW / HK

近兩週來,對美國削減對華關稅的呼聲越來越大。但是相比前幾次有類似訊息時的情況,本次市場並未太“買賬”,“美股關稅輸家籃子”並未明顯跑贏大盤(圖1)。在通脹高企、商界和消費者對美國政府施加的壓力愈發增大的背景下,如果拜登削減對華關稅,規模有多大、速度有多塊、對通脹的壓制又如何?我們將在本文進行探討。

美國政府內部對於削減對華關稅存在分歧,而在我們看來,贊同者佔據主導地位,這之中包括財長耶倫和商務部長雷蒙多。

如表1所示,耶倫認為應該取消對華的懲罰性關稅,因為這對於解決兩國間的問題無戰略意義;不過貿易代表戴琪傾向於在出臺更廣泛的對華貿易戰略之前暫時維持關稅。 我們認為拜登受到耶倫的影響更大。

如表2所示, 耶倫作為拜登內閣的第三號人物,其地位僅次於副總統哈里斯和國務卿布林肯,相對而言,戴琪排位較為靠後。 疊加近期企業界的施壓加碼, 美國的政治環境使得削減對華關稅的可能性增加,但考慮到美國官員間尚存分歧,削減規模有限。

值得關注的時點方面,首先是未來幾週中美元首或將進行的通話(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19日透露),屆時拜登或就削減對華關稅釋放更多訊號。 此外, 7月6日和8月23日分別為301關稅清單1和清單2(共涉及500億美元商品)的到期日 ,複審程式已啟動。 這意味著從現在到7月6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可能會陸續使得部分301關稅失效,但同時有可能提高其他關稅。鑑於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 可能在同時審理全部301清單, 因此在7月6日前完成所有審查和評估的難度較大,但在此期間現有關稅結構或發生變化。

下面我們來看看美國對華商品加徵的關稅有多高? 根據彼得森經濟研究所的測算,幾輪加徵關稅下, 美國進口中國產品的平均關稅稅率已從2018年6月的3.8%升至2022年5月的19.3%(圖2); 範圍覆蓋了美國從中國進口的66%,涉及金額3,350億美元(以2017年美國進口水平衡量)。

如表3所示, 中美兩國互相加徵關稅主要經歷了三個階段: (1)互相加徵關稅舉措加碼(2018年7月至9月24日), 期間美國對華平均關稅稅率升至12%; (2)關稅幾乎無變化的緩衝期(2018/9/25-2019/6/14);(3)互相加徵關稅再次加碼(2019/6/15-2019/9/1), 美國對華平均關稅稅率一度升至21 %。自2020年1月簽署第一階段協議以來,美國調降了對華部分商品加徵的關稅稅率,但對華平均關稅稅率仍維持高位。

削減關稅對壓降美國通脹有多大幫助?我們預計對通脹的壓制不足0.5%。 儘管幅度有限,但在俄烏衝突、全球供應鏈擾動的背景下,仍是對消費者的慰藉。

拜登政府希望通過削減對華關稅來降低美國通脹,挽回部分民眾支援率。 自2021年三季度通脹飆升以來,拜登的民調支援率一蹶不振,已降至不足42%(2022/5/18),美國民眾對由民主黨掌控的國會的信心也受到侵蝕(圖3-圖4)。輿論壓力下,拜登5月10日發表演講時表示,應對通脹是美國政府的優先事項。

不過削減對華關稅對美國通脹的壓制有限,不足以對衝俄烏衝突的影響。 彼得森經濟研究所的測算顯示,取消對華關稅的直接影響會使美國CPI降0.26%,PCE降0.35%(圖5)。

而推高美國通脹的風險點更多 ,一方面,OECD預計俄烏衝突將推升美國通脹1.4% 另一方面,中國疫情有加劇全球供應鏈 中斷的態勢,自2022年初一直呈回落態勢的紐約聯儲全球供應鏈壓力指數已於4月反彈(圖6)。

美國削減對華關稅的市場影響如何? 美國對華加徵關稅商品以機電裝置、運輸裝置、鋼鐵等為主(圖7),若美國削減對華進口商品加徵關稅, A股中以TMT、鋼鐵上下游、汽車為代表的行業或收益。 美股方面,如上文所述,市場尚未大規模交易美國削減對華關稅。

總體來說,我們認為美國將削減特朗普時期的對華關稅,尤其是消費品相關的關稅,但不排除美國政府後續宣佈部分對非消費品的額外限制或開啟調查,以此顯示其對華的強勢態度,為中期選舉“作秀”。

風險提示: 新冠病毒變異導致疫苗失效,確診病例大爆發導致美國經濟重回封鎖;俄烏局勢失控造成大宗商品價格劇烈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