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華文流血上市,樂華風華秋實還在排隊,今年的IPO實在太難了

語言: CN / TW / HK

鈦媒體注:本文來源於微信公眾號 音樂財經 (ID:musicbusiness),鈦媒體經授權釋出。

要點:

  • 1、今年樂華娛樂和風華秋實等提交了IPO的申請後,還在排隊中,遲遲沒有新的訊息。
  • 3、《中國好聲音》背後的星空華文剛剛提交了新的上市申請資料,再次衝刺IPO。
  • 4、今年港股慘淡,新股破發,IPO發行專案實在是太難了。
  • 5、無論衝刺IPO成功還是失敗,站在創業者的角度,我們希望企業能夠熬過去,穩住業務迎來新的春天。
  • 6、未來,一批中概股即將掀起在港“二次上市”潮,選擇合適的視窗期成為難點,靜待信心迴轉、市場好轉的一天。

近日,《中國好聲音》背後的星空華文再度提交了赴港上市的招股說明書,這是繼其於2021年11月遞表失效之後的再次遞交。

音樂財經曾在燦星文化每一次提交招股說明書的第一時間就解讀其財務報表,這已經是在華人文化主導下,燦星與星空華文傳媒電影重組整合為星空華文公司後,第四次舉起IPO大旗。說實話,我們也已經有點“疲勞”了。

今年,與音樂娛樂產業有關的三家公司分別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請材料——風華秋實(鹿晗概念)、樂華娛樂(王一博概念)和巨星傳奇(周杰倫概念)。

目前還沒有新的訊息,IPO排長隊的企業實在是太多了,但今年的大環境又實在是太差了,港股的IPO新股發行在2022年遭遇前所未有的艱難。

全球IPO創新低,港股也難

先來看一組資料,瞭解今年的新股市場到底有多差。

根據清科創業(01945.HK)旗下清科研究中心統計,2022年第一季度,中企境內外上市數量98家,首發融資額合計約人民幣1,857.36億元,同比分別下降32.4%、9.2%,中企境內外上市節奏均有所減緩。

其中, 港股方面,市場表現持續疲軟。 第一季度僅12家中企赴港上市,總融資額合人民幣90.80億,分別同比下降53.8%和91.1%,其中有3家中企以介紹形式上市。 在美股方面, 2022年一季度有1家中企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為近半年來首隻在美IPO的中概股。

在美上市的中概股都跌成什麼樣了,自然不用贅述。在赴美上市不現實,股權融資陷入寒冬期的多重壓力下,今年扎堆衝刺港股的中企變多了。但是,投資者意向冷淡。

還記得去年11月網易雲音樂上市之初,曾經找了基石投資者來護盤嗎?當時的招股書顯示,網易雲音樂已引入3名基石投資者,分別為網易公司、索尼音樂娛樂及奧比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Orbis,合計認購3.5億美元(約27.3億港元)股份。

什麼是基石投資者?說白了就是財大氣粗的金主,待上市企業提前談好引進來護盤(基石投資者有長達半年的限售期),並且向資本市場傳遞對企業的信心,也是企業上市之後穩健發展的保障之一。

市場上基石投資者要麼是主權財富基金,要麼是大企業財團和實力雄厚的投行/PE基金,又或者個人投資者乾脆就是超級富豪。基石投資者與上市公司有著更緊密關聯,屬於核心利益合夥人。所以, 對於上市公司來說,自然是基石投資者越多越好。

當新股破發,港交所又是不允許基石投資者以低於發行價認購股份的。所以,在當下的市場環境裡,基石投資人根本賺不到錢,還有長達半年的鎖定期。這也是為什麼,好像現在的基石投資者消失不見了的原因。

其實,我們翻開港股每一家公司的招股說明書,裡面都會有一欄是“基石投資者”。如果招股書裡面沒有,基石投資者“空白”,就說明企業確實很難,沒有找到財大氣粗且願意深度與企業繫結的基石投資者進來。

實際上,今年並不僅僅只是IPO大幅降溫了, 港股第一季度的股權融資規模也在整體大幅下滑。 Wind資料統計顯示,港股一級市場股權融資金額為883億港元,較2021年一季度的2637億港元大幅減少66.53%。

今年4月22日,知乎從美國迴歸香港二次上市,基石投資者一欄就是“空白”。此前,我們曾分析過騰訊音樂到香港二次上市的訊息,即便中概股已經跌出了一個時代,“二次上市”並沒有那麼簡單。

暫緩是代表對當下二次上市的謹慎和不樂觀,企業賬面上尚有充足的現金,即便資本市場表現不佳,但可以熬過當下最艱難的寒冬期,等待市場更合適的視窗期再重啟二次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5月3日,嗶哩嗶哩釋出公告稱,公司已就建議轉換向聯交所提出申請,並於2022年4月29日,就建議轉換申請收到聯交所的確認。生效日期後,公司將於香港聯交所及美國納斯達克雙重主要上市——是指兩個資本市場都算第一上市地。

二次上市 (secondary listing),是指公司在兩地上市相同型別的股票,實現股份跨市場流通,這種方式主要以存託憑證 (Depository Receipts,簡稱 DR) 的形式存在。二次上市和雙重主要上市不同,但都適合於已上市公司去選擇研究什麼樣的方式適合迴歸。

對於已經在排隊中的企業來說,無論是風華秋實、樂華娛樂,還是星空華文,這個階段是最難受的。 私募市場已經融不到錢了,投資人著急退出,公司又缺錢急需發展,二級公開市場現在又打不開,只能乾著急。

今年為什麼IPO這麼難?

除了從A股轉戰港股的星空華文,喜馬拉雅迄今也已經是三次遞表了。

從2021年5月1日第一次遞表紐交所,到9月中旬二度遞表港交所,到今年第三次遞表,喜馬拉雅的上市之路也是命途多舛。

為什麼上市難?在這背後,每一個因素都環環相關,外部因素的不確定性無法掌控,市場信心轉悲觀,資本現在更關注現金流和利潤率等。

例如,喜馬拉雅估值200億元,歷經9輪融資,但是聲音賽道的想象力未能在商業上釋放出來。招股書中披露的資料顯示其使用者增長和付費訂閱趨勢強勁,可是這依舊沒有解決喜馬拉雅盈利難的問題。

但話又說回來,即便是賺錢的企業,如果沒有展現出增長潛力,也同樣很難得到資本市場的認可,大家用腳投票,就是覺得你不值錢,自然也拉不到基石投資者來出“真金白銀”站臺了。

從此次最新披露的星空華文招股說明書來看:在 營收方面 ,2019年、2020年和2021年,星空華文的收入分別為18.07億元、15.6億元和11.27億元,呈下行趨勢。

在淨利潤方面,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分別為3.8億元、-2780萬元、-3.52億元。 在銷售成本上 ,公司連續三年的數字為11.02億元、9.73億元和8.52億元,銷售費用佔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1%、62.3%和75.7%,佔比呈不斷上漲趨勢,銷售費用主要用在了綜藝節目IP運營及授權板塊。

從賬面現金和負債來看,截至2021年12月31日,星空華文的現金及銀行結餘為5.47億元,流動負債為4.71億元。對比芒果超媒,截至2021年年底其賬面現金貨幣資金為69.74億元。

在四大主營業務板塊中,佔收入百分比最高的仍是綜藝節目IP運營及授權,2019年、2020年和2021年該部分收入分別為13.41億元、10.9億元和8.8億元,分別佔總收入的比重為74.2%、69.9%和78%。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中國好聲音》這一老牌最賺錢的IP,其毛利率出現了大幅下滑,僅有2.2%。在2020年、2021年收入下降的原因中,星空華文也提到了《中國好聲音》產生的收入下降,背後因素也有因為在新冠疫情的負面影響下,經濟及業務的高度不確定性,來自企業客戶的廣告預算也在下降。

不過,《這!就是街舞》的總營收和毛利率都在上漲。2021年,《這!就是街舞》錄得收入2.39億元,較同期《中國好聲音》的收入少1200萬元。

圖注:小鹿角制

在股權結構上,星空華文的最終控制人為華人文化產業股權投資(上海)中心(有限合夥)、華人文化(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兩者統稱華人文化)、田明、金磊及徐向東。西藏源合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持股為5.7%,上海奧遐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股為2.02%,平潭灃淮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合夥)持股為1.79%,淘寶中國控股有限公司持股為1.17%,上海灃浦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股為1.08%。

屢次衝刺上市,寒冬期的背景下,既要給公司投資者一個交代,更是企業發展不得已逆勢必須衝擊的階段。

此次IPO募集資金的用途,星空華文表示,將用於為IP製作及運營提供資金;用於擴大受眾範圍以提供更好的客戶服務及宣傳已建成的文娛IP產業價值鏈;用於進行投資及收購與業務互補及符合策略的資產及業務;用作營運資金及一般企業用途。

創業難,做內容創業更是難上加難。

無論IPO成功還是失敗,我們都期望 這一批企業能夠長久地活下去,熬過寒冬期,迎來新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