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短期內我更強調的是消費

語言: CN / TW / HK

意見領袖丨林毅夫(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

我來談談中國經濟的新挑戰和應對。

那麼近幾年以來,我在各種場合內反反覆覆地談, 在百年未有大變局中保持快速的發展,是我國駕馭變局的基礎和關鍵,是我們當前最大的大局。

同時我也反反覆覆的說, 中國到2035年以前,還有8%每年的增長的潛力。 那麼只要利用好我們國內的各種有利的條件來克服面臨的困難,那麼 應該可以實現每年6%左右的增長 。並且從2036年到本世紀中葉,我們每年應該還有6%的增長潛力,同樣利用好我們有利的條件,那麼不管外面有什麼挑戰, 也應該可以實現實現每年4%左右的增長。 那麼到了 2049年建國100週年的時候,我國的人均GDP應該可以達到美國的50%,我們的經濟規模應該可以達到美國的兩倍 ,人均GDP是按照購買力評價計算。那麼到那時候這個世界就可以出現一個新的穩定的格局。

我很高興我上述的看法在國內國外對已經取得不少關注,並且也得到了不少的肯定跟贊同。那麼上述看法談的是一箇中長期的發展的趨勢, 今天談的是當前的新挑戰,以及怎麼來應對這個挑戰。 我同樣是從國外跟國內兩個方面來談談我的一些認識。

從國外來講

拜登美國的新總統在2021年上臺以後,他基本上換湯不換藥,延續了特朗普對中國發動的貿易戰,科技戰,而且在貿易戰科技戰之外,還試圖組成所謂的同盟,以意識形態和文化等劃界,試圖在經濟上和中國脫鉤,並孤立中國。最新的行動包括美日、印、澳組成一個聯盟來進行軍演,想打造亞洲版的北約,並且最近北約還邀請了日本、韓國這些西 太平洋 的國家去參加他們的峰會,那麼這些行動目標當然是針對中國。上個星期,拜登還邀請了東盟的領導人到華盛頓去開會,舉行特別峰會,一方面討論要跟東盟國家簽署全面戰略伙伴關係,另外也想說服這些東盟國家把供應鏈搬離中國。所以這些基本上都是針對中國的。

除了美國的行動之外, 俄烏戰爭 爆發到現在80多天了,短期之間影響是明顯的,造成了油價急劇上漲,糧食價格上漲,本來美國歐洲,它就已經面臨通貨膨脹的壓力,加劇了通貨膨脹。同時我國也是石油的主要進口國,糧食也是有相當大的部分依靠進口,除了油價糧價之外,還有一些礦產資源價格也在上漲,因此對我國進口成本會增加,會影響到我國的增長,我想短期的這是不可避免的。

從中長期來講的話,經過這次俄羅斯跟烏克蘭的戰爭,俄羅斯跟歐盟這些國家,它的不信任和安全的緊張關係,我相信相當長的時間是很難消除的。那麼美國他就試圖渾水摸魚,把中國和俄國綁在一起,這樣的話進一步挑撥中國跟歐洲的政治跟經濟的關係,以安全為理由來使歐洲跟我國在經濟上面貿易上面來脫鉤,那麼這是在國外的新的狀況。

國內的話

從2021年第三季度以來,我國的經濟是出現了比較大的下滑,下滑是由於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減弱三重壓力造成的。從去年下半年以來延續到今年,還是在這樣的一個下滑的週期當中,進入到3月份以後可以說是雪上加霜,因為出現了奧密克戎這樣一種傳染率非常高的新冠病毒的新變種。在我國一些地方像在深圳、廣州、上海出現了疫情爆發。上海自從爆發以來,基本上都一直處於封控的狀況,並且全國各地也有不少地方都在加強對奧密克戎的傳播控制。

這些封控的舉措,會影響到生產、投資、消費各個方面。可以說我們的經濟預期就全面變了,今年5.5%的增長目標是不是能夠實現也是面臨新的挑戰。

我們怎麼來化解這些挑戰,來應對這些國內國外的挑戰?

我想對國外來講,美國是希望各國和中國脫鉤,讓中國變成一個內向封閉的經濟。那麼這樣子的話,中國的經濟就不能利用後發優勢,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就會慢,增長速度慢了以後,那麼趕上美國或是人均GDP達到美國50%,可能就不是2049、2050年能實現,可能要拖很長的時間。拖的時間越長的話,夜長夢多,可能挑戰反而更多。 這是美國的圖謀,來打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步伐。

但是我想面對這種圖謀,我們也不用那麼緊張。因為中國是世界第一大貿易國,而且按照購買力評價是世界第一大市場。貿易是雙贏的,而且在貿易當中,小經濟體它從貿易得到了好處,比大經濟體是大的。那麼美國它可能為了維持它的霸權的地位,寧可為政治目的去犧牲經濟利益。但是歐盟其他國家,如果順從美國的那些舉措,要犧牲他的經濟利益,但政治上沒有得到什麼,只不過就是為美國做嫁衣裳。所以在這種狀況之下,我想只要我們能保持比較高的增長,那麼同時保持開放,繼續推動開放,擴大開放。

中國從2008年以後,每年為世界的經濟增長貢獻在25%~30%之間,又是最大的市場。在這種狀況之下的話,歐洲國家和東盟國家,我相信為了他們自己的就業,為了他們的自己的經濟增長,他們就不會進入到美國的圈套。

那麼在這種狀況之下俄烏戰爭,我們還得繼續堅持現在我們國家採取的立場,我們是希望和平的,我們不願意看到衝突的,並且我們要維護聯合國的憲章,尊重每個國家的領土的完整。當然我們也必須尊重各個國家的安全的需求,我們不要落入美國的圈套,讓歐洲國家把我們跟俄羅斯綁在一起,因為他們的矛盾短期之間是很難消弭的。那麼實際上我們應該保持我們自己的一貫的主張,這是在對外方面。但它的前提是必須 我們有比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 。那麼中國的增長是除了美國可能為了維持霸權,他寧可犧牲經濟利益之外,其他國家那麼只要中國的增長,中國的開放,那麼他們會把中國的發展看做是對於他們發展的機遇。

對國內來講,我們現在是從去年以來面臨的三重壓力,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但我個人覺得其實最關鍵的是預期轉弱,因為你要是預期轉弱以後,大家投資就沒信心,供給就會減少,而且你要是沒有投資的話,就業就會受影響,就業受影響,收入不增長,需求當然會收縮。所以我覺得在三重壓力當中,最關鍵的是預期轉弱。

那麼預期怎麼會轉弱呢?我想有相當大的程度是在政策執行上面的一些我們在去年經濟工作會議上面點出來的合成謬誤。有些政策比如說平臺的治理,雙碳目標,房地產,這些當然都是很重要的,對我們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對我們經濟的穩定都是非常重要的這種政策。但是在執行上面,它有的是中長期的政策,你不能把它短期化,也不能把它地方化,就造成了我們形成的這種合成的謬誤,然後讓大家對未來的發展沒有信心。

那麼我們知道信心是比黃金重要,所以在政策執行上面,非常需要像現在在採取的一些糾正偏差的糾正,並且有些政策是有很良好的願望也是我們長期的,而且為了要實現的,也是我們社會主義國家跟其他國家的不同的,比如說共同富裕。但是這個目標提出來以後怎麼樣來落實,也要解釋清楚,不要讓大家覺得這是針對富人的,其實不是,是要大家都富裕,然後在這個過程當中先富帶後富等等一定要說明清楚,不然的話會影響大家的信心。

那麼同時我覺得政府的工作,應該把所有的工作都 落實到發展是解決一切問題的基礎和關鍵。 我前面講遭遇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其實這的基礎是我們的進一步發展,這也是關鍵。對國內我們當然有不少問題要解決,但是你不發展,那些問題就更難解決。那麼這些都是從中長期的現在要做,中長期要這麼做。

但當前來講的話,這個新冠疫情的防控是當前最緊急的挑戰,在防控疫情上面動態清零政策是對,但是在落實上面要科學,要有效,不能層層加碼。

我想我們在一些媒體上看到,有些地方藉口靜態管理不讓農民下地,農民在農田裡面很好開闊,奧密克戎也傳播不了,但是你農時一過,就一誤一年了,影響到我們糧食安全。所以各個地方不能夠這種層層加碼,這個一定要把握好。並且要爭取動態清零以後,迅速恢復生產生活。

那麼在封控的一些城市,我想大家也看到有很多中小微企業已經到了瀕臨破產的邊緣。那麼在這種狀況一定要出臺有效的政策,來幫助這些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像減稅、免稅、減租金、貸款延期等等一系列的措施,這個是必要做的。這些企業要是倒閉了以後,失業就增加,要慢慢恢復,那就要相當大的困難。

那麼另外有不少家庭,尤其中低收入的家庭,那麼經過兩年多的疫情時段持續的封控,一方面就業受到影響,收入受到影響,另一方面有不少儲蓄也用的差不多的,最近不管在線上還是線下的消費都出現了崩塌式的下跌。針對這種情形,國發院的姚洋院長、黃益平老師和沈燕老師跟我前段時間寫了一個建議,建議在封控的地方每個家庭發1000塊錢人民幣來支援他的消費,這1000塊錢人民幣中500塊錢可以是消費券,針對他所在地的這些中小企業,哪個行業為主消費券就支援他們的消費,另外可以發500塊人民幣的現金,可以用數字人民幣來發,這樣也有利於我們來推廣數字人民幣。

那麼在上述的基礎之上,當然常規的逆週期的措施上,積極的財政政策,積極的貨幣政策也要去推行, 來支援新基建這些逆週期的措施 。那麼我相信如果這樣子努力的話,假定說我們的疫情能夠在5月底,在全國真正達到動態清零,我相信我們保持5.5%左右的增長,還是有可能的。 我們在增長上面絕對不能低於美國,今年不能,將來當然也同樣不能,將來不能今年也同樣不能,我們一定要努力保持我們的增長 ,那麼這樣可以加強我們的信心。我們自己有信心,其他國家對我們有信心,這樣是對內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對外駕馭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最好的辦法,我就講這些,謝謝。

林毅夫回答關於投資與消費的問題:

這是好問題。因為在各種場合,我是比較強調投資的重要性,稍微很重要,也是我們發展的目標,但消費要作為經濟增長的動力,全體是收入水平要不斷提高,收入水平要不斷提高的話,必須有就業,而且所就業勞動生產力水平要不斷提高,怎麼樣能夠有就業勞動生產力水平不斷提高,現有的產業要技術不斷創新,然後新的附加值更高的產業要不斷湧現,然後現有的產業技術創新,新的附加值更高的產業不斷湧現,都是需要投資,而且新的產業要湧現,讓很多新的基礎設施,像我們這些年數字經濟網際網路的發展,平臺的發展,都是新的基礎設施,4G能夠很快的建設好,我們現在要進入到5G,都是需要投資。這些投資能夠帶來就業的機會,這些投資能帶來勞動生產力水平的提高。所以在各種場合我個人是不太贊成消費,要把中國投資拉動的經濟增長變成消費拉動的經濟增長,這個觀點我在很多場合都說的, 我還堅持這個觀點,但是針對今年的狀況,我認為在疫情防控當中跟疫情防控之後的三個月半年必須要有效的措施來支援消費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前面也介紹了,我非常同意應該向2020年那樣,在受到疫情影響比較大的地方,對消費提供支援,那麼可以發消費券,可以發現金,可以用數字人民幣來發現金,那麼這個重要性是消費,因為我們現在有很多中小企業,微型企業,由於這些防控措施沒有收入,還要花工資,還不還要付房租,已經到了要破產的邊緣。

那麼如果我們現在不支援消費,他就經營不下去。並且我前面講,經過這兩年多來的疫情,有不少人的家庭他儲蓄也用的差不多了,生活都會碰到困難。所以在短期來講, 我覺得要把這些消費提到議事日程,但從中長期來講,我覺得投資是本身提高生產率,創造就位,它能夠推動投資的增長。 那麼有了就業,有了收入的增長以後,消費也會持續增長。

本文來自5月18日《中國與西方:全球經濟的新觀察、思辨與應對》論壇活動

本文原發於Economics一克奈米

(本文作者介紹:著名經濟學家、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