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一姐”隕落,直播營銷或大洗牌

語言: CN / TW / HK

隨著對直播行業合規要求的加劇,越來越多頭部主播被封,這堪稱行業深度洗牌最為明顯的訊號。

一、兩大網路帶貨 主播被罰

“被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13.41億元”,20日,直播帶貨“一姐”薇婭偷逃稅被查處一事刷屏網路。

一個個大額數字,引來不少網友感嘆“一度懷疑他們跟我們用的不是同一種貨幣”。但實際上,網紅圈已愈發成為偷逃稅的重災區。

此前,同樣是擁有千萬粉絲的大網紅林珊珊和雪梨也被爆出偷稅漏稅,並處以相對應的罰金,足以見得國家對於網紅稅收這一部分已經進行了嚴格的控制。

網紅主播雪梨被處罰後,電商平臺店鋪不久被封,多個社交平臺賬號也陸續被封禁,包括微博、抖音、小紅書、微信公眾號等。

同樣,昨天晚間薇婭微博、抖音號、淘寶直播間、快手、小紅書等平臺賬號相繼被封。

知名頭部網路主播相繼因偷逃稅被處罰 不僅危害了國家稅收安全,更對社會風氣特別是青少年的價值觀帶來不良影響。 今天, 薇婭被撤銷網路誠信宣傳大使

不知接下來薇婭和她背後的團隊,之後的路會走向何方?

二、品牌與主播定價權之爭

在疫情的衝擊下,網路直播迎來高速發展,直播行業的異軍突起無疑給受眾一種新的感官衝擊,隨著直播 使用者的不斷吸收、發展和擴大 ,為網路直播行業帶來新的流量紅利。

然而,在發展的同時也被一次又一次的推上風口浪尖。 一些 主播 亂象頻出, 手段無下限,帶貨產品無保障,破壞了整個直播商業生態。

所以,這就導致流量向頭部主播集中。 2019年, 李佳琪和薇婭引導的成交額佔據整整20%。 與日進斗金的頭部主播相比,腰部和尾部主播在掙扎中求生存。

品牌逐步向頭部集中, 本就是一場風險。比如 11 剛剛過去,大牌美妝品牌歐萊雅與頭部主播李佳琦、薇婭就因產品價差問題而被推至輿論風口。  

這一事件揭開了以主播為代表的渠道與品牌商家之間對產品定價權的暗戰,並帶來之後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李佳琦薇婭挾流量爭奪定價權也被質疑涉壟斷。

相信,經過雪梨、薇婭等頭部主播的稅務風波後,主播勢必會逐步規範稅務和業務,直播行業將往一個更好的方向發展——商家規範化,流量公平化。

三、 對品牌營銷的啟示 

品牌選擇頭部主播 對企業產品進行營銷推廣,往往收穫很多粉絲,具有一定的公眾影響力,其一言一行已不只代表個人,也影響著粉絲和公眾。

然而知名頭部網路主播相繼出事, 電商主播格局重新洗牌,商品銷售渠道發生變遷。

首先, 有利於直播帶貨行業 健康 發展,打破頭部主播壟斷的局面,給予整個直播行業主播機會, 促進整個行業良性競爭。

其次, 對品牌方來說,打破“最低價”營銷策略,讓價格迴歸商品本身,選擇適合的營銷方式,而不是僅靠低價去擴大銷量。

最後, 一個薇婭落幕,還會有更多薇婭登臺, 如果平臺 打破過度依賴頭部主播 能夠把流量重新分配給腰部主播或者品牌自播,對於 整個 直播生態是利好訊息。